郎鹹平和六六一起給外國遞刀子了

郎鹹平

文:蘇慶

(筆誤)教授

郎鹹平,臺灣人,美國上大學,香港當教授,卻在內地混的風生水起,在東方衞視、廣東衞視和國內網站做過多檔「財經節目」,是網紅大V,他出書,給股民種草,讓他們買泛亞有色金屬的金融詐騙股票,最後股民被割韭菜,證券公司老板被逮捕,他卻溜之大吉繼續行騙。

他的一樁花邊新聞前幾年也傳的沸沸揚揚。

郎教授本尊 和他的桃色民事訴訟

這麼一個滿嘴跑火車的人,卻可以繼續在各大媒體繼續招搖撞騙,為甚麼呢?因為他有正能量。

郎教授批發的「經濟學正能量」

看這些標題,你就知道,郎教授有著一顆做「國師」的心。也許許多經濟學家都有一顆做「國師」的心,但在經濟學正能量方面,郎教授堪稱最強輸出。或者說,郎教授就是經濟學的司馬南。

郎教授和小三分手後,依法要回了原先贈與小三的房產,然後住在了上海,畢竟他在上海有電視節目要做。郎教授強力輸出經濟學之餘,也不忘為上海的防疫事業輸出正能量。

狼教授4月4日的輸出

但是,今天,郎教授的母親在上海因病去世了,郎教授罕見地發了一條微博,說母親去世是因為入院之前為「做核酸等了4個小時」,耽誤了病情。又說,因為「他住的小區被隔離了」,所以「沒能見母親最後一面」為此深深遺憾。

4月11日 狼教授的悼母文

在為老人惋惜之餘,我不禁要問,郎教授這種正能量公眾人物,怎麼也在網路上散布負能量了?套一句流行語:「萬一讓外國人看見,這不是給敵對勢力遞刀子嗎?」

郎教授的上一條正能量抗疫輸出說到:「這就是中國力量!」多麼正能量,——他為甚麼不繼續正能量了呢?

普通人寫這種傷心事,在網上發出來,是會404的,是「不能因為你一家人的事情給國家抹黑」。

郎教授這種正能量大V,難道不懂這個道理?他的正能量碰到自己親娘,怎麼就變成負能量了呢?

按郎教授的人設,我們都相信他的正能量是發自肺腑的;那我們有理由懷疑,他失去母親的悲傷是裝出來的,因為他不想被人們指責他不愛母親,指責他沒人性——所以他違背正能量天性,故意強調母親死於「做核酸耽誤病情」,故意強調「因為小區被封閉不能見母親最後一面」,給祖國抹黑,給外國人遞刀子——如果是這樣,那他豈不是個有正能量但是沒人性的變態?

六六

變態的不止郎鹹平一個人。住在上海的新加坡作家六六,也在朋友圈哭訴她母親反複做核酸,陰轉陽陽轉陰,「每天被居委會騷擾」,「嚇唬她要拖到方倉」「嚇出了心髒病」,每天活在「無限恐懼和絕望中」。

編劇六六的朋友圈

六六這種種抱怨上海市政府,抱怨抗疫政策的負能量,不要以為我們看不到!

兩年前的六六可不是這樣的,當時她自稱「帶著國家任務」到疫情後期的武漢尋找正能量抗疫題材,為國家拍抗疫電視劇,她不但在微博、公眾號文章充分贊美武漢的抗疫故事。還在公號導語中抱怨,去晚了素材就沒了。

兩年前  六六「身負國家任務」赴武漢尋找抗疫電視劇正能量素材  「再不來素材都沒了」

到武漢後,六六寫的正能量微信公眾號,包括「你在中國,就是中彩票了」

那時的六六多麼正能量!為甚麼當疫情發生到她親娘身上的時候,她就抱怨「被居委會騷擾」「每天活在恐懼絕望中」還道聽途說,傳播「小區裡死了一個人,兩天得不到救助」這種謠言呢?

為甚麼當年六六能在武漢全城悲痛的氣氛中帶著國家任務尋找正能量素材,而如今卻要借著她母親的病情,借著道聽途說的謠言,給外國人遞刀子呢?——又是個表裡不一的變態。

有人說六六還曾罵過武漢作家芳芳,罵芳芳給外國人遞刀子,我沒查到她罵芳芳的原文,但芳芳說過:「時代的一粒沙,落在普通人頭上就是一座山」。我們是普通人,但我一直以為像郎教授,六六女士這樣的正能量專家不是普通人,而是國家的財富。我一直以為,他們的父母病了,上海市騰出高幹病房接待他們的父母,畢竟都是為正能量吹鼓手嘛——沒想到,新冠很公平,新冠這一粒沙,砸到兩條舔狗的頭上,主子也照樣不搭理。

最後,我放句預言在這裡:因為跪舔是他們的財路,所以親人死了就死了,過兩天他們還會接著舔,反正舔慣了。

來源:幹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