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抗議、下台……哈梅內伊終究難逃覆滅宿命

伊朗

文:宋雙傑

剛剛,路透社報道稱,伊朗發生政變,哈梅內伊情況不明。報道稱:反哈梅內伊軍官封鎖了德黑蘭,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目前哈梅內伊情況不明,反對派軍官發表了講話,支持人民的訴求進行民主改革,川普放棄了訪問歐洲的計劃,做出緊急預案。

2020年1月6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在蘇萊曼尼的葬禮上,悲痛欲絕,淚流滿面。

這是為親密戰友逝去,流下的悲傷的眼淚。

這是為伊朗二號人物遇難,流下的仇恨的眼淚。

這是身為政治家,深知不可能向美國展開實質性復仇的悔恨的眼淚。

這也是身為大阿亞圖拉,為了安撫蘇萊曼尼的支持者,必須要流的影帝的眼淚。

中東火藥桶,歷史悠久,局勢複雜。本文重點從經濟角度,解讀伊朗當前面臨的終極問題。

1

繼承了霍梅尼意志的哈梅內伊,領導伊朗在政教合一這條路上走了41年了。政治、經濟、文化全面伊斯蘭化,神權高於一切。

歷史告訴我們,經濟規律從來沒有繞過誰。

真主也無法改變經濟規律。和四十多年前一樣,經濟規律正在懲罰伊朗。

政府腐敗是伊朗面臨的首重困境。特權階級利用權力,貪污腐敗獲得了大量金錢,普通伊朗百姓卻在為生存苦苦掙扎。

2012年,內賈德總統在第二個任期最後一年演講中,無奈的說出伊朗腐敗的真相:伊朗60%的財富,在300個人的控制之下。他表示已將250人的名字交給司法機構,但司法機構沒有做出回應。

貴為總統的內賈德,也對整個系統性腐敗毫無辦法。可見伊朗政府的腐敗程度之深,範圍之廣。

惡性通脹是伊朗面臨的第二重困境。2019 年 3 月 21 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在新年例行講話中表示:經濟困難是伊朗最為緊迫、嚴重的問題和優先事項。

根據伊朗統計中心(SCI)的評估數據,伊朗2019年總體通脹率為47.2%,食品和燃料通脹率高達63.5%。

通貨膨脹分為普通和惡性,超過10%即為惡性通脹,47.2%的通脹率,已經是世界罕見級別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由於受到美國經濟制裁影響,伊朗經濟今年預計將萎縮9.5%。

世界銀行的預測也相當悲觀,在2019/20財年結束時,伊朗的經濟規模會萎縮至兩年前的90%。

冷冰冰的數據下,是普通伊朗人民日益艱難的民生。

伊朗工薪階層月薪大約在2000~3000萬里亞爾(約合人民幣1070~1604元),伊朗最低工資1517萬里亞爾(約合人民幣812元)。

工資雖然奇低,物價卻出奇的高。一公斤新鮮羊排200萬里亞爾,一箱汽油45萬里亞爾,一包A4紙30萬里亞爾,一公斤土豆9萬里亞爾,一個饢2萬里亞爾。

伊朗剛畢業的大學生,每月拿著大約1000塊人民幣工資,早飯買個饢1塊錢,買兩斤土豆5塊錢,買一公斤開心果108塊,一公斤羊肉108塊。基本上,一個月如果頓頓吃上肉,工資就花得差不多了。

物價高,不是最可怕的。還在持續瘋漲,才最可怕。

饢,是伊朗人每天必需的主食。經濟制裁之前,一個饢是5000里亞爾,現在已經漲了4倍。美國對伊朗實施制裁之後,物價一路飛漲。

伊朗財政常年赤字。哈梅內伊和每一任總統,都沒有想過好好搞經濟,採取的措施就是一印解千愁——無腦印鈔。錯了,叫發行貨幣。

過去 15 年裡,伊朗央行平均每年增發 30% 的貨幣來填補預算虧空,這一數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 4.7 倍,造成的衝擊大部分由普通居民通過實際收入減半來承受。更可怕的是,沒有人知道他們現在手裡的錢,可以花多久,今天可以買10斤牛肉,下週可能只夠買5斤了。人民生活在恐懼中,對政府喪失信任,反政府情緒不斷滋長。

高失業率是伊朗面臨的第三重困境。「德國之聲」報道稱,八千萬人口的伊朗,青年人口占比達40%,青年失業率高達26%。

平均每4個伊朗青年,就有一個失業,肩負國家未來和希望的青年群體,竟有如此高的失業率,經濟怎麼可能發展?沒有工作,自然無法成家立業。截止 2018 年,伊朗 35 歲以下男性的未婚率,已經接近 50%。

恐懼和憤怒的伊朗市民,選擇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抗議。近年來,伊朗發生過多次對物價、失業、政府腐敗不滿的抗議遊行。

2019年底,汽油價格上調50%,伊朗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這次抗議造成逾百人死亡

政府不作為,內部嚴重腐敗,國內經濟蕭條,絕望中的伊朗人民,反政府群體越來越龐大。
如果經濟持續惡化,恐怕這片土地,將再次上演一次伊斯蘭革命。

只不過,這一次哈梅內伊拿的劇本,不是600萬伊朗人民迎接回國的霍梅尼,而是像老鼠一樣,被扔出伊朗的巴列維。

2

巴列維王朝,是伊朗父子君王禮漢薩(1925年-1941年在位)和巴列維(1941年-1979年在位)的執政年代,其統治伊朗期間使用的國號為伊朗帝國,實行的是君主制。
1941年,蘇聯和英國聯手入侵伊朗,並要求禮漢薩退位。禮漢薩放棄王位流亡國外。1953年,美國推翻當時的摩薩台政權,轉而扶植巴列維上台。當時是美國和伊朗的蜜月期。

為了防止「紅色革命」,巴列維在1963年搞了白色革命。改革計劃包含十二項,隨手列幾項出來:

廢除佃農制將所有政府經營的工業企業出售給合作社和個人
這些出售的企業所獲利潤,應由勞資雙方分享
要建立一支由各科醫生所組成的衛生工作者大軍,到農村去進行免費醫療工作
要建立一支促進農業發展的大軍
制定全國性城鄉建設的規劃

改組所有政府機關,行政權力下放,並全面改進國民教育

土地改革,所有制改革,農村免費醫療,現代化農業,簡政放權,是不是很眼熟?

巴列維雖然是君主獨裁體制,但這些政策,是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規律自然會獎勵符合規律的國家。伊朗的農業、工業和城市化方面,都取得了飛速的進步。

圖 60年代的伊朗女人生活照

上世紀70年代,巴列維時期的德黑蘭街道,和現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並沒有什麼區別 

農業方面:1962年,伊朗全國只有6000台拖拉機,到1977年達到了53000台,農業基本實現機械化。1961年~1977年糧食產量從444萬噸,增加到641萬噸。

工業方面:工業年增長率15%,煤炭產量從29萬噸增長到90萬噸,鋼鐵產量從3萬噸增加到28萬噸,水泥產量從140萬噸增加到430萬噸,汽車產量從7000輛增加到11萬輛,發電量從5億度增加到155億度, GDP從104億美元增加到了510億美元。

城市化方面:1956年,伊朗總人口1900萬,其中城市人口600萬。到1976年,人口增長到3370萬,城市人口增加到1590萬。1976年,人口超過5萬人的城市達到45個,62%的城市人口生活在19個超過10萬人的大城市。

圖 1960年-2018年伊朗和中國人均GDP對比圖(美元計價)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70年代的伊朗,就是這麼繁榮。

作為對照,1977年,我國人均GDP只有185美元,伊朗人均GDP高達2316美元。

白色革命後,伊朗GDP總量躍居世界第9,並且每年GDP增速都在8%以上。

巴列維很快就飄飄然了,要求20年內,把伊朗建成世界第五大工業大國和第五大軍事強國。理想是美好的,但由於缺乏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伊朗的路自然就走偏了。

巴列維的規劃不合理和投資過快,造成了大量財政赤字,不符合經濟規律的結果,就是懲罰也來得很快。

伊朗落實計劃的第一年,財政赤字203億里亞尔,第二年暴增到2497億,之後穩定在千億以上。

1970年到1974年,伊朗物價指數從100上升到126,1975年飆升到160,1976年飆升到190。

1977年的通脹率達到了60%,失業率也從1974年的1%飆升到9%。

1971年10月12日-16日,伊朗國王巴列維請來世界各地貴賓,共同慶祝波斯帝國建成2500周年。有數字估計,慶祝活動總計花銷約為3億美元。

當時,一半伊朗人還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巴列維決定電視直播慶典和盛宴,也被解讀為絲毫不懂百姓疾苦。

一位伊朗人回憶說,當年她在德黑蘭上小學,和妹妹興高采烈地看電視直播。媽媽鐵青著臉走過來、二話沒說就按了”關”。

伊朗百姓憤怒的,是自己沒錢送孩子上學,吃不起飯,國王卻這樣奢華浪費。巴列維的這場慶典,成了波斯帝國最後的輓歌。

惡性通脹,高職業率,政府腐敗。這三個問題,讓巴列維失去了民心。流亡期間一直在抨擊巴列維政府的霍梅尼,在法國政府的安排下,重回伊朗,拉開了伊斯蘭革命的序幕。

3

1979年2月1日,流亡國外15年的霍梅尼,搭乘一架法航專機,從巴黎回到德黑蘭。

六百萬伊朗人,排列在機場外的公路兩旁。只為了,親眼見證,這位大阿亞圖拉的歸來。

記者向霍梅尼提問:流亡生活即將結束,此刻您作何感想?霍梅尼只回答了一個詞:Hichi (什麼也沒有)。這被當時的媒體解讀為,符合他所倡導的什葉派教義信條,作為崇高教士,理應無欲無求,心靜如水,淡泊名利。

早在1978年,霍梅尼接受採訪時說:個人願望,年齡,和我的健康,都不允許我在現行制度倒台後,讓我執政。我不想擁有權力或政府掌控權,我對個人權力不感興趣。

諷刺的是,霍梅尼回國3天後,也就是2月4日,任命邁赫迪•巴扎爾甘為臨時政府首相,並命令伊朗人需要服從巴扎爾甘,行使宗教義務。

霍梅尼宣稱,這不是一個普通政府,這是建基於沙裡亞法規的政府,反對政府就是反對伊斯蘭沙裡亞法規……反對真主的政府,就是反對真主,而反對真主,就是褻瀆。

翻臉比翻書還快。

2月11日下午,伊朗電台宣布:終結2500年的王權以及國王的統治。巴列維王朝覆滅。這一天,被定為伊朗伊斯蘭革命勝利日。

4月1日,伊斯蘭共和國宣布成立。霍梅尼獨攬軍政大權,成為伊朗最高領袖。

伊朗的政治體制,叫法基赫制度。這裡簡單說一下,有興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伊朗憲法規定伊斯蘭教為國教,《古蘭經為最高法律具有政教合一神權高於一切的特點國家設最高領袖由大多數人公認的一位宗教首領擔任如無合適人選則由專家會議推選數名宗教人士組成領袖委員會最高領袖統帥全國武裝力量任免高級軍官簽署總統的任職書任免最高法院院長罷免總統決定宣戰停戰等

伊斯蘭革命40多年來,最高領袖就兩任:霍梅尼和哈梅內伊。但是總統不知已經換過好幾任了。鐵打的最高領袖,流水的伊朗總統。

伊拉克看準霍梅尼上台不久這個時機,向伊朗發動戰爭。1980年9月22日,死傷近百萬人的兩伊戰爭開始了。由於雙方均不肯讓步,歷時8年後,在聯合國調停下,兩伊戰爭終於在1988年8月20日結束。

霍梅尼其實並不想停戰,他用「吞下一杯烈性毒藥」,來形容停戰的痛苦。

戰爭結束後不久,霍梅尼就病死了。在伊朗民眾心中,那是一位神明離開了世界。

1989年6月6日,伊朗為霍梅尼舉行了一場隆重的葬禮。伊朗人口約6000萬,霍梅尼葬禮上,有將近1000萬人參加,萬人空巷都不足以形容當時的場景。場面極其混亂,有8人因踩踏而死亡。

人們,悲痛欲絕的哭喊著霍梅尼的名字,為失去了知識淵博的大阿亞圖拉而悲傷,為失去了伊朗的最高領袖而慟哭。

當直升機降落在Behesht-e Zahra,霍梅尼的遺體被抬出那一刻,人潮沸騰了!伴隨著電台播音員那嘶啞的吶喊:父親,不要離開你的孩子!哦,父親,不要離開你心愛的人!

狂飆的信徒,衝破了伊斯蘭革命衛隊設立的人牆與圍擋,霍梅尼的兒子艾哈邁德被當場撞倒。

距離霍梅尼棺木最近的人群,伸手去觸摸心目中的聖人。混亂中,棺木也不知道為何被打開。
送葬的人群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衝上去,想要帶一片霍梅尼的裹屍布回去供奉。

在失去理智的搶奪下,脆弱的木質棺材板終於被掀翻了……一雙蒼白而虛弱的腿暴露在外,裹屍布遭到眾人強盜般的撕扯與洗劫。

圖人們太愛伊瑪目了,每個人都想要得到一塊(裹屍布)

伊朗革命衛隊不得不開槍警告,驅散人群,才勉強使得葬禮進行下去。

霍梅尼死前三個月,緊急宣布哈梅內伊為他的接班人,把他從霍賈特伊斯蘭提升為阿亞圖拉。但哈梅內伊還是不滿足條件,因為憲法規定,只有大阿亞圖拉才能當最高領袖。霍梅尼又把憲法修改了,哈梅內伊才當上最高領袖。

哈梅內伊雖然只有大師的宗教水平,經濟搞得一塌糊塗,但搞政治確實有一手。

哈梅內伊這麼喜歡搞政治,在什葉派也算是個異類。什葉派的最強王者,基本都主張政教分離,專心做學問。五大阿亞圖拉連人都懶得見,公推了一個人作為他們的代表,那個人就是——在伊拉克的西斯塔尼。所以西斯塔尼差不多就是全服第一了。

總之,最強王者和最強王者的支持者們,都不待見霍梅尼和哈梅內伊。霍梅尼當初掀起伊斯蘭革命,是為了推翻巴列維王朝的統治。

四十年過去了,伊朗又走回了老路,這又是一個屠龍勇士變惡龍的故事: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會變成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回以凝視。

4

蘇萊曼尼被斬首,對哈梅內伊來說,無疑於損失了一條臂膀。傷心,自然是難免的。

和美國全面開戰?戰爭就是燒錢。一路赤字的伊朗,國內經濟越來越差,幾乎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拖垮美國之前,自己先被拖垮了。

向美國服軟,換取解除經濟制裁?也不可能。反美是哈梅內伊的基本盤,哈梅內伊絕不可能放棄。哈梅內伊必須在蘇萊曼尼的葬禮上,表現得足夠悲痛。

伊朗GDP增速(粉框是美國實施經濟制裁時期,藍框是經濟制裁解除的兩年) 來源:伊朗中央銀行,IMF,BBC

伊朗雖然嘴炮無敵,實際上,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1月6日,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祕書沙姆哈尼高調宣稱:美國人應該要知道,伊朗已經討論了13種報復情境,哪怕就其中最輕微的報複方式,美國人都將經歷一場歷史性噩夢。

實際呢?

1月8日凌晨,伊朗轟炸美軍基地前2小時,通知了伊拉克,通知伊拉克就等於通知了駐伊美軍。

2小時什麼概念?別說美軍了,普通平民都能從美軍基地撤到十幾公里外了。

炸完以後,哈梅內伊馬上跳出來說,這是一記對美國響亮的耳光。

伊朗打完美國「耳光」,也不忘扇自己一巴掌。1月8日,伊朗軍方用導彈打下一架客機,飛機上176名遇難乘客,82個是伊朗人,其他也大多是加拿大籍伊朗裔。這架飛機是從烏克蘭飛到加拿大的,遇難者裡許多都是學生,他們選擇烏克蘭航班只是因為價格便宜。

他們當中,有帶著女兒回伊朗探親的母親,有回國探望父母的在醫學院求學的兒子,還有第一次前往加拿大準備和丈夫團聚的妻子……但一切都被導彈毀滅了,幾十個家庭一夜之間支離破碎。

1月11日,伊朗才承認是自己打下來的,哈梅內伊發表聲明,向遇難者家屬表示誠摯慰問和沉痛哀悼。

抗議者走上街頭,要哈梅內伊下台,對這起事故負責。遊行隊伍中最響亮的口號是:美國不是我們的敵人,神權獨裁才是。

哈梅內伊現在手裡有什麼?幾乎什麼都沒有。因為真主也救不了伊朗的經濟。

他只能用蘇萊曼尼的死,和內賈德搞出來的伊核問題當籌碼,重新上談判桌,爭取減輕甚至解除經濟制裁。

伊朗現在的經濟情況和民意,都和40多年前非常相似,貧富差距甚至比40年前還要高,伊斯蘭革命再來一遍不是不可能。這是哈梅內伊最不想看到的。

單單使用反美這一張牌,已經不好用了。根據 2019 年初發布的伊朗民調結果,有多達 80% 的受訪民眾,認為困境應當歸咎於特朗普撕毀核協議,但也有 60% 的民眾,指責伊朗政府治國無方,腐敗猖獗。

反政府和反美情緒,是可以同時存在的,認為反美等同於擁護哈梅內伊政權,反哈梅內伊政權等於反美的思路,已經不好使了。

伊朗的最高領袖,只能在阿亞圖拉當中產生,看看有哪些人,可能扮演流亡在外的霍梅尼?
之前提到過,最強王者的後代們,都是有力的競爭者。目前這兩位還都在大師,如果他們能上到宗師或者王者的話,對整個伊朗局勢,都會有巨大的影響。

一位是霍梅尼的孫子侯賽因,另一位是蒙塔澤裡的孫子小蒙塔澤裡。

侯賽因是霍梅尼的次子艾哈邁德的兒子,也是反神權獨裁的代表。他公開支持美國武力推翻哈梅內伊統治下的伊朗政權。侯賽因認為,他祖父的革命已經偏離了原本的路線,已經毀了子孫後代。

侯賽因明確反對伊朗研發核武器。他表示力量並非來自武器和炸彈。自由民主後伊朗將得到真正的力量。如果他的祖父還健在的話,他肯定不會欣賞當前伊朗任何一個當權派,因為這些人都犯有錯誤,而且行為無度。當權者壓迫了伊朗人民,普通民眾往往無故遭到逮捕或殺害。

這番言論,恐怕只有霍梅尼的孫子,說了還能活下來,這位侯賽因常常被非黑即白的理解為帶路黨,其實並不是。

蒙塔澤裡1997年就被哈梅內伊軟禁了,但是小蒙塔澤裡說要爆料霍梅尼選哈梅內伊而不選自己作為繼任者的猛料,哈梅內伊就把他的三個孫子也都抓起來了。

小蒙塔澤裡一家,都被哈梅內伊整得很慘,所以他的孫子小小蒙塔澤裡,屬於堅定的反哈梅內伊派。

小蒙塔澤裡要爆的料,是霍梅尼上台後對前朝的政治犯進行大屠殺,小蒙塔澤裡勸霍梅尼不要集體處決這些政治犯,結果非但沒有勸成功,還把哈梅內伊勸上位了……

2009年,蒙塔澤裡去世後,他的兒子選擇揭露真相,關鍵證據的錄音被公諸於世。音頻文件出版後,蒙塔澤裡的兒子艾哈邁德被控危害國家安全,泄露國家機密等罪名而被捕。蒙塔澤裡一家的形象,在許多伊朗人民心中都非常高大。

這兩位候選人,相比哈梅內伊可以打的牌就多了,親美/反美/中立,對美立場可進可退,加上反哈梅內伊,總有一款適合你。

對哈梅內伊來說,是伊朗的經濟先崩潰,還是自己先被癌症戰勝了,不管發生哪一個情況,各路反對派都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伊斯蘭革命第二季火熱籌備中。

儘管,蘇萊曼尼的死,對伊朗人來說是一個巨大損失,葬禮長達四天,踩踏死亡50多人(比霍梅尼葬禮上踩踏死亡人數還多)。

但對一個普通的伊朗人來說,為這位名將的哀悼是短期的,沒飯吃和失業問題,則是長期的。
長期問題不解決,伊斯蘭革命第二季,或許已經不遠了。

5

戰爭是政治家的遊戲,兩伊戰爭死傷百萬人,霍梅尼全身而退。

處於戰爭邊緣的美國和伊朗,死去了多少平民,但高官又死去了幾個?

人們記得被斬首的蘇萊曼尼,但誰記得那些死於動亂的平民?

哈梅內伊為蘇萊曼尼流下了熱淚,但他會為航班上那176條曾經鮮活的生命流淚嗎?

良好的經商環境,穩定的經濟增長,健康的通貨膨脹率,才是每一個普通人在社會安身立命的基礎。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罔顧經濟發展,不管是王權還是神權,都難逃覆滅或衰亡的命運。
政權更迭,時代變遷,唯一不變的是經濟規律。

最先因為不遵守經濟規律而受到懲罰的,往往是最無辜的普通百姓,伊朗人民曾經選擇反噬掉腐敗的政治體系,讓統治階級也遭受懲罰。

但沒有人能保證,繼任者會給伊斯蘭一個更好的明天。

革命會帶來改變,但方向是未知的。

這一次,伊朗又來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

伊朗人民,又將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文章來源:投研雙傑 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