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南研究打獎,準備中個五百萬

每個去海南旅游的人,都曾得到過提高自己數學水平的機會。

當地茶店裡到處都透露著人民對數學的熱情,如果你是第一次看到,根本分不清他們是來喝茶的還是來做題的。


這些民間數學家總是保持鑽研精神,經常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多大的難題也沒法動搖那種磐石般的心智。

他們是數字的使者,堅定而親和,願意對所有好奇心作出反饋,跟這座島嶼一樣包容。

只要踏入海南境內,當地朋友會告訴你,海南人對追星不感興趣,他們追七星。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沒山沒海,靠七星彩」

對於很多人來說,海南是遙遠的,不少游客遠道而來,在沙灘上曬個日光浴或是搞個新鮮椰子嘗嘗,都只是打了個卡。

好在海南人民足夠體貼,要想深入一些真實的海南語境,只需要對本地人問一句:今晚打甚麼碼?


「一般打獎的人都挺友好的,你要是問他買甚麼,他能跟你分析半個小時」

在海南,買彩票叫做「打獎」,而那張寫滿了之前幾十期中獎號碼的紙,就是用來參悟下期開獎結果的重要道具。

真正的悟道者已經可以做到不管開出過甚麼數字,都能通過它發現某種規律。雖然每個人總結出的結果不太一樣,但都是經历了相當漫長嚴謹的考證過程。

「我爸每天拿著彩紙推算中獎號碼,吃飯睡覺都要往後放放,有段時間沉迷連煙都不抽了,說顧不上。」


沒有甚麼能阻止海南人買彩票,就像沒有甚麼能讓地球倒轉。

也許正是因為這種信念,才讓他們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掏出藏著希望的星圖,在手掌中即可推演宇宙的奧祕。

不說別的,下面這位輕傷不下火線的精神就已經值得尊重了。


作為一門傳統手藝,他們不會隨便敲定號碼,在充分理解了因果關系之後,又經過高人們的畢生鑽研,基本進入了玄學領域。

在他們心裡,一個星期至少有三次改變家族命運的機會,分別是每周二、五、日晚上八點半,因為那時候七星彩開獎。

首先要知道打獎在海南是平凡的,任何事件都有可能引發一次打獎行為,這本身就是世界可以維持正常運轉的底層架構之一。

家裡的植物開花要打獎,自行車爆胎要打獎,鍋摔地上碎了要打獎,踩到狗屎要打獎,路上碰到一只雞都可以成為打獎的理由。


理由是隨機的,打獎是永恆的。

海南朋友表示,上了新車牌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去打獎,或者說生活裡只要出現了數字,打獎的心就按捺不住了。


緊跟時事打獎第一人

「一切事物的歸宿都是去買彩票,它已經進化為某種本能,類似肌肉記憶,並對生活場景完成了全方位覆蓋。」

「坐公交車等紅燈,抬頭看到司機一手拿筆一手拿紙好像在學習,頓時感覺自愧不如。定睛再一看,大叔在打獎。」

「到海南坐個黑車,司機都有可能通過它為你獻上最誠摯的祝福,特別親切。」


海南是個夢醒來去打獎的地方,有人說這是種充滿浪漫的詩意表達,但其實它是個嚴肅的陳述句。

因為很多當地朋友做夢都是號碼,要是在夢裡出現了準確數字,馬上就會拿它去打獎。



「改變命運的時刻又到了,所以今晚打甚麼碼?」

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這種特異功能,夢境總歸很難控制的。

傳統智慧在此刻凸顯出了光輝,專業的事情就要交給專業的人來做,解夢這種事還是周公比較在行。

因此出現一部專門為夢境賦予數字的巨著也就不足為奇了,它堪稱彩票界的《推背圖》,暗藏著無數玄機。


老海南人家裡的標配

內容上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從「想念男友」到「丈夫自殺」都有記錄,同時跟著時代在進步,夢到「出納逃走」也在它的指導範圍內。

據說它的功能不止於幫人打獎,還具有一定的啓發意義,有人早開始在其中尋找電影劇本的靈感了。

「細心就能從裡面找到彩蛋,比如最右面那一連串夢組合起來,本身就可以串起一部完整的驚悚片。」


坊間傳言海南人民根本不怕做噩夢,他們壓根不在乎有多恐怖,對寓意顯示出的運勢預測也沒太大興趣。

在打獎原教旨主義者看來,不管甚麼內容的夢境,都只是換了幾個數字而已。


一個當地朋友告訴我,想玩好這項活動,除了要能夠領會玄學,必須在數學領域也下足功夫。

「測算過程中需要用到微積分、等差-等比數列、無窮數列等知識,不研究的話看都看不明白。」

「海南人均數學家,有些高手還有自己的公式,祕不外傳。」

圖片來源:海南廣播電視總臺

在他的介紹中,一旦到了一定的年紀,海南人就會自動解鎖這個技能,屬於刻進DNA裡的天賦。

「高中時有個同學打獎中獎了,之後數學老師每節課都問他要打甚麼碼。」


同時它也承擔了一些社交功能,其他地方公園裡大爺大媽在給孩子相親,海南的公園裡一般在研究彩票號碼。

曾經幾乎有公園的地方就有講解彩票的攤位,每個講師都是藏在民間的神人,有的說自己對數學的理解遠超華羅庚,有的表示晚上能給客戶托夢,很有華山論劍的意思。


對於海南人民而言,這更像一場街頭表演,現場足夠激情,對方的演技足夠自然,比電視節目好看多了。

其中既隱藏著不世出的掃地僧,也有用心打磨語言藝術的演員,他們向來敬業,直到演進派出所裡。



一直有人將海南稱為反內卷聖地,也是休閑的代名詞之一。

就像四川人要打麻將,潮汕人要喝茶,打獎早已融入了海南人的生活,成為某種娛樂方式。它跟當地特色的「老爸茶」相輔相成,甚至很多人出門的原因,就是為了跟人研究打獎。


獻血也不能耽誤打獎

很難說清這裡的人到底有多愛它,但可以確定它是本地人的日常,從一些疫情流調資訊中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根據媒體報道,海南的彩票最早出現於1989年,由新加坡商人白秀華與海南省信貸投資公司聯合發行。

1992年又聯合發行了新玩法,彩票這種形式開始在海南流行起來。到1994年國家開始接管之後,她退出了彩票行業,但民間一直有人在以她的名頭搞私彩。


2008年她因走私問題被法院判刑

當時她掀起了海南彩票熱潮的開端,並且一直持續至今。

要知道現在瓊劇裡都有《打獎》這個曲目了。

有人說自己從小看老爸坐在椅子上研究彩票,到他這一代已經沒那麼狂熱。

在他眼裡,中獎和沒中獎都是結果,許多人享受的只是那個研究的過程,以及跟朋友交流的契機。

中了就跟家人分享,沒中就說差點中,這本身就代表了海南人特有的休閑生活態度。

當然他在長久的打獎實踐中也有了自己的心得,雖然起初總是在情感與理性之間徘徊,但最終還是找到了平衡點。

「一切都是命數,理性打獎,日子還得過。」

 

資料參考:

地道的海南人總是戒不掉這些習慣,你中槍了嗎?——海南廣播電視總臺

「海南彩票第一人」白小姐涉嫌走私——南國都市報

微博,知乎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