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好萊塢的最大醜聞,被它戳破了

黑心钱

作者:魚叔

最近,好萊塢又鬧了大新聞。

戀童癖」。

迪士尼童星Ricky Garcia前不久公開控訴,自己多年來遭受經紀人Joby Harte長期性侵。

不僅如此,還被帶到「戀童癖圈子派對」,像「性玩具」一般販賣給好萊塢的高管們取樂。

「幾乎每週都被強姦」

這其中一個派對,就在「星爵」和他前妻的家中。

報道中稱,迪士尼明明知曉此事,卻毫無表示。

既沒有告知受害者的母親,甚至沒有對該經紀人做出懲罰。

在昨天的金球獎頒獎禮上,主持人也在開場致辭中揶揄。

更提到了愛潑斯坦戀童小島事件

簡單概括就是愛潑斯坦這位富豪大亨經常攜帶未成年人與權貴去自己的一個私人小島行墮落狂歡之事。

具體大家自己去查。


很多人指出。

戀童癖這件事在好萊塢是個公開的祕密,眾人皆知,但誰都不說。

而下面的這部電視劇,幾乎就是照著上面所說的現實,原模原樣地拍了出來——

《黑心錢》

Dark Mon£y

這部英國BBC投拍的電視劇,幾乎就是Ricky Garcia性侵事件的翻版。

相似得甚至令人有些細思極恐。

現實中。

Ricky Garcia出生於普通家庭,12歲時被好萊塢星探相中成為童星,就此落入魔爪。

電視劇裡。

主角艾薩克同樣出生於一個並不富裕的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收入一般的藍領。

13歲時被挖掘送往好萊塢參與拍攝了一部大製作電影。

被媒體贊為「天才演員」,未來前途無量。

然而前方等待他的,實際上卻是萬劫不復。

艾薩克殺青回到倫敦的家,家人們都很開心,圍繞著詢問他在好萊塢的見聞。

但艾薩克的心情似乎並不好。

問什麼都是含糊其辭,躲躲閃閃。

甚至連為他精心準備的歡迎會都拒絕參加。

父母察覺到事情不對勁,關切地詢問原因。

反覆盤問下,艾薩克拿出手機,播放了一段視頻——

那是他正在遭受好萊塢大製片人喬瑟姆性侵的過程。

儘管只有聲音,沒有直接的畫面。

但依然令人憤怒而心痛。

做父母的肝腸寸斷,表示一定要讓這個混蛋付出代價。

他們約見律師,諮詢該如何起訴。

然而卻得到了萬萬意想不到的答覆——

由於性侵發生在美國,根據屬地管轄原則,無論是刑事起訴,還是民事索賠,都必須向美國法庭提出申請。

而艾薩克的父母作為英國公民,在美國又是得不到法律援助的。

他們必須自理高昂的訴訟費用

不僅如此,庭審的過程也將非常艱難。

勝訴率並不高。

被告作為業內大亨,必然有著強勢資源,能夠挖出艾薩克以及他們所有親人的黑料,來攻擊和否定所有證詞。

父親不懂:

「我的家人們做過什麼,與艾薩克的事有什麼關係?」

對方的回答令人心寒:

「辨方的目標就是讓艾薩克認為,受審的是他,而不是這位製片人。」

面對未成年目標,辯方只需要稍微玩點心理戰術,都能十拿九穩。

可以想像。

如果真的當庭對質,遭遇過嚴重傷害與威脅,又心智尚未發育成熟的艾薩克將背負何等的壓力。

受害者有罪論,走到哪裡都會有市場。

諮詢結果令人沮喪。

父母倆又找上那位大製片人喬瑟姆的律師團隊討要說法。

寄希望於他們會有做人應有的良知。

當然,這樣的希望只會遭遇失望。

精英律師團隊討論過後表示,手機裡的那段視頻並不能百分百證明喬瑟姆實行了性侵。

話裡的意思就是。

你們連個像樣的證據都拿不出,更別說來起訴我們了。

絕對贏不了的。

緊接著,律師團又「大方」地給出了一份保密協議。

「雖然我們有權不認,但出於人道主義精神,還是願意給予一定慰問。」

只要艾薩克父母刪除視頻,絕口不對任何人提及此事,就將得到300萬英鎊的補償。

這當然讓人感到難以接受。

但站在艾薩克父母的角度考慮。

如果不接受私聊,堅決起訴。

首先經濟並不寬裕的他們能不能湊出打官司的費用都不一定。

更不用說,這場勝負難料的官司會將全家人拖入輿論的旋渦。

甚至是惡意的抹黑與攻擊。

之後鋪天蓋地的新聞,漫長的折磨,對艾薩克而言更是尤為殘酷的心理考驗。

而如果選擇忍氣吞聲,接受補償。

自然保護了其他家人,不必面對大眾的質疑與指指點點。

艾薩克的事業也不會被影響將仍是冉冉升起的新星。

最關鍵的是。

被傷害的艾薩克也羞於面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不想再提及,更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此時。

他在內心,是在責怪自己的。

向父母透露被性侵時,艾薩克說了兩次「對不起」

於是乎,如劇名指示的,父母接受了這筆「黑心錢」。

他們用300萬英鎊買了帶泳池的大房子和一輛二手保時捷。

大家搖身一變,成為了中產模樣。

從外表上看,這個家庭仿佛煥然一新,蒸蒸日上,美好未來已然在前方招手。

但扒開光鮮的表層。

性侵的創傷,從來沒有離開過艾薩克的內心。

在學校,他被當成一個吉祥物,時不時被要求分享身處好萊塢的「愉快經歷」。

這等同於是一遍遍扒開結痂的傷口。

其他同學在座椅背後畫S殖Q圖樣,這種惡作劇到處都是,大家看了一般也就是笑笑。

唯獨艾薩克會生理性地感到不適。

連不知情的姐姐都感覺到異常。

打趣他是否在拍戲期間接吻,都讓他產生了應激反應。

更糟糕的是。

為了配合電影宣傳,他還要回到好萊塢,和喬瑟姆同走紅毯。

在萬千攝影機與媒體的面前,演出一副親密無間的樣子。

痛苦的不止是艾薩克。

父母也感到萬分自責,他們不確定當初的選擇是否正確。

尤其是當不知情的外人還大聲誇讚他們教子有方的時候。

「你是所有父親的榜樣。你讓他們知道,為孩子傾盡一切之後,能夠得到的回報。」

收黑心錢的回報嗎?

實在是諷刺。

在這般尷尬處境下,做父親單方面決定不再讓艾薩克繼續演藝事業。

但這引發了父子間的爭吵。

父親自認為是出於「全然地為孩子考慮」,是兒子想要的結果;

但艾薩克卻控訴:

「你從來不聽我說話。」

這個父親似乎沒有意識到,從頭到尾最最痛苦的是艾薩克,而他能夠堅持至今,內心定是有什麼支撐著的。

或是追求夢想,或是希望努力不前功盡棄。

如果就這麼退出,他之前的痛苦和忍耐又是為了什麼?

父母與孩子間的相處,因為缺乏溝通,變得小心翼翼、隔閡重重。

兄弟間的來往也並不輕鬆。

在哥哥的追問下,艾薩克坦誠了最難以啟齒的經歷時。

可他得到的反應是這樣的——

你反抗了嗎?你為什麼不打暈他?那個人能屢屢得逞,你該不會是gay吧?我們不能再一起玩了,我可受不了同性戀。

姑且不提哥哥這種思想是從何而來的;

最糟糕的是,艾薩克赤裸裸地承受了二次傷害。

而這次是來自家人的。

對外,他已經要隱瞞真相,裝作若無其事。

對內,他也沒有獲得充分的疏導與支持。

於是更可怕的事情,一樁接一樁發生了。

艾薩克開始喝酒、嗑藥,學著像成年人一樣排解痛苦。

他在學校裝酷,不恰當地觸碰女生的裙子,當面說出「婊子」、「蕾絲邊」這樣的字眼。

這顯然不尊重女性。

是通過給別人施加痛苦來發洩自己的痛苦。

他還沾染了好萊塢那一套

在結識了一個非常渴望演戲的女生後,他以介紹試鏡為由,誘使女生與他裸聊。

當這件事情被捅到父母那,他又使出了全盤否認、倒打一耙、抹黑對方、花錢消災的話術。

儼然是小一號的喬瑟姆。

受害者也可以被異化為加害者。

只要是地位強勢的一方,都能輕易碾壓弱勢方。

而這套應對方法的行之有效,已經連孩子都一清二楚。

更耐人尋味的是,面對兒子的不當言行,身為一個父親兼男性的反應也令人震驚。

「估計是那個女孩想找他麻煩。

或許她眼紅艾薩克的名氣,想獲取大家的關注。

這話是不是又非常耳熟?

僅在這兩句台詞間,社會對女性、對弱勢群體的偏見,與對強勢一方的袒護,已經表露無疑。

他也在變成自己原本討厭的那種人。

一筆黑心錢,沒有讓一家人的生活更好。

反而將每個人都拖入泥塘,變得加倍痛苦。

現實中,有太多受害者由於這樣那樣的原因,選擇簽下保密協議,息事寧人。

很多時候,站在上帝視角,我們會直接定性他們「同流合污」「貪圖錢財」「依附權貴」「懦弱怕事」。

不是當事人,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疼。

卻因此忽視了這背後的自我掙扎與內心折磨。

難得《黑心錢》將這個群體拉上舞台中央,一筆一划描繪他們的困境,給予更全面的呈現。

兒童性侵、家庭關係、親子教育、社會偏見……

編劇冶如此之多的議題於一爐。

從另一個微觀角度,向我們展示了性侵創傷之大,受害者處境之艱

回到劇本身。

後來,當記者爆料了喬瑟姆的所作所為後,艾薩克的母親決定站出來接受匿名採訪。

他們似乎已經意識到,性侵這件事,忘不掉,也過不去

可這時再想要維權,又難上加難了。

不提保密協議的法律效益。

說不清道不明的300萬封口費,父母原本的貧困家境,一開始的默不作聲……都將減少公眾的同情分。

也更有利於喬瑟姆一方抹黑他們的動機。

將他們塑造成借MeToo運動東風敲詐的小人

現實中的情況也並不樂觀。

韋恩斯坦性侵案開審在即,雖然身負近90名女性的指控,但考慮到證據力度、無罪推定原則等情況,結果並不一定樂觀。

另一位關鍵人物凱文·史派西。

2017年被指涉嫌在酒吧性侵一名18歲青年。

但今年7月,原告方因為關鍵證據丟失,撤回起訴

有律師分析推斷,起訴人應該是無法應對漫長的審理過程與情緒堆疊,「這個選擇或許對他更好」。

凱文·史派西儘管已經身敗名裂,但並沒有完全從公眾視野消失。

甚至在聖誕節發布了一個視頻。

而最近的Ricky Garcia事件,實際上他早在2018年就曾向洛杉磯警察局報案

但卻因為證據不足無法,而被撤銷立案。

這場好萊塢戀童癖大地震,還將持續發酵。

後續如何,有待觀望。

劇集中,艾薩克一家的打破沉默,給了更多受害者站出來的勇氣。

他們將團結起來,對喬瑟姆發起聯合訴訟。

無論是艾薩克,還是對我們而言。

硬仗,尚且在後頭。

文章來源:“獨立魚”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