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國可以避免嗎?

黑客帝國
文:西奈山峰
黑客帝國,最早是20多年前一部電影的名字,描述的是未來人類被高科技控制,全體成為行屍走肉的景象。

這部極富哲學意義乃至神學意義的電影,在20多年前是超前的,超出了絕大多數人類的想象,但是在今天,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以及人類政治的走向,讓越來越多的人真切意識到——黑客帝國的到來難以避免。

300年前,洛克的經驗主義哲學為現代科學奠定了理論根基,同時,他的政治哲學也為現代政治奠定了理論根基。所謂「德先生、賽先生」,都可以說是洛克之子。

科學迅猛發展,也曾引起過人們的各種擔心,環保方面的,地緣政治方面的、文化沖突方面的、資源方面的,等等。

以前最大的擔心莫過於核武器會毀掉人類。關於這一點,有兩段話耐人尋味,因為它們太超出一般人的思維方式。

其一,據說愛因斯坦一度憂慮核武的誕生會毀滅人類,他的一位哲學家朋友反問他:「人類毀滅怎麼就是壞的呢?」一句話把愛因斯坦扔進了虛無之中。

是啊,根據熱力學第二定律,甭說人類,即便整個宇宙也必將永死。在這個必然結果面前,多活幾天和少活幾天有甚麼區別呢?賤民們不能理解這些,你科哲雙修的愛因斯坦也有這樣的憂慮,不是太低級了嗎?

其二,比之愛因斯坦,另一位大人物在這個問題上則大徹大悟,他主張要早打、大打、打核大戰,即使死掉一半人,剩下的繼續幹大事。

你一定會認為上面這二位的想法不可思議,精神錯亂,反人類等等等等是吧?但不好意思,你和蕓蕓眾生,甚至包括愛因斯坦這些大科學家的命運,恰恰就握在這些哲學家和政治家的手中。

上面二位,在普通人眼裡都是深井病,但如果你有思考能力,你會發現前面那位沒有實際權力的哲學家更為可怕。因為後者雖然不憚死掉一半人,但他仍然想之後幹大事,這就意味著他相信人類應該有某種更好的社會形態。而那位哲學家則不這樣認為,在他那裡,人類命運無所謂好壞。其實,這就是著名的——存在主義。

不過,還有一種更可怕的思維——科學主義。

愛默生說有兩件事他最憎惡:沒有信仰的博學多才和充滿信仰的愚昧無知。科學主義就是前者,後者嘛,就是你所鄙視的那些人,當然你在他們眼裡也是這個。

科學主義為甚麼最可怕?因為它沒有超驗信仰,一切以效率為標準,在他那裡,效率就是正義。效率,可以是賺錢的效率,也可以是生產的效率,可以是治理的效率,也可以是毀滅的效率。為達到這種「正義」,他必須仰仗科學,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管科學。

科學是槍,科學主義者是造槍的人,效率論者是把槍派上用場的人。

黑客帝國,就是持效率論的陰謀家,用科學手段,把他們認為無用的人類「變廢為寶」。通過某種科技,腦機接口?註射某藥?從而用人工智能操縱和管理人類的意識,眼耳鼻舌身意、色受想行識,六根五蘊,俱以幻為真。你眼之所視,耳之所聞,鼻之所嗅,舌之所嘗,身之所感,意之所想,其實都是陰謀家為你設定的程序,實現了真正的「以百姓為芻狗」的「壹民壹教」。

這個反人類嗎?如果你是無神論者,就沒有理由討伐它。因為與其讓你飽暖思淫欲饑寒起盜心貪生怕死趨利避害,不如用某種科學方法把你變成無害的行屍走肉,你不會喪失勞動機能,還能夠被智能賦予幸福感,就像世界經濟討論版的那個願景一樣:你將一無所有,你會快樂!

圖片

科學家會憑自己對科學的狂熱發明這一切所需的手段,並且它的速度是指數級的。效率論的政客們會用竊選的方式獲得權力來推行這些。

圖片

圖片

科學本身無罪,洛克在為科學發現理論的同時,也為它不被濫用而創立了政治倫理。但是,能確保科學這把槍不被濫用的政治倫理,被西方左派進步主義者們逐漸破壞,直至2020那場竊選,它就被徹底摧毀了,打開了通往黑客帝國的地獄之門。

其實即使他們不竊選,人類好逸惡勞的本性也會用選票把那些偽善的政客推上權力巔峰。正如蘇格蘭历史學家弗雷澤泰特勒200年前預言的那樣:當民眾知道他們的選票可以幫他從國庫中獲得更多利益的時候,民主制度就終結了。

阿克頓勛爵說在每個時代,自由都面臨四種威脅。

第一種,強人對於權力集中的極度渴望;

第二種,窮人對於財富不均的怨恨;

第三種,無知的人,對於烏托邦的強烈向往;

最後一種,是沒有信仰的人,隨意地把自由和放縱混為一談。

事實上,正是第一種強人利用你們共有的後三種心理,一步步最終把你們帶進黑客帝國。到那時,那些整天自以為義的、憤憤不平的、憂憤交加的你們,才會不再有後三種挑戰,而變得「一無所有,又很快樂」。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