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練比學員多的健身房,是社恐患者的噩夢

健身房
文 餘音

「目標鎖定!前台有2名教練正在與顧客嘮嗑,應該無暇顧及我們,安全。」

「危險!器械區有5名教練,其中3人沒有學員,正在尋找目標。我們從跑步區繞道。」

辦了健身房的游泳卡後,我跟朋友都被逼成了「特務」。

健身房裡隨處可見「守候」你的健身教練。/pexels

雖是游泳卡,但作為第一批會員,健身房表示這個卡同樣適用於健身區。聽上去很划算,實際這是為之後教練推銷課程埋下的伏筆。

後來的我們,練器械被圍觀、跑步機上被搭話、體測房裡被「訓話」,就連微信也被天天轟炸……

為了推銷私教課,這些教練簡直「殺紅了眼」。

繞不開的體能測試

一般來說,每家健身房都會為健身者設有體能測試項目。體能測試包括兩方面:儀器測試與動態測試。

儀器測試就是用體脂機測出健身者的體重、脂肪量、體脂率等數據,從而判斷人們的身體胖瘦程度。

動態測試則是教練通過運動者做仰臥起坐、俯臥撐、縱跳等運動的狀態,來判斷他們的運動量和身體素質。

運動者根據教練的要求作出相應動作。/pexels

這樣的體能測試本沒有問題,畢竟只有充分了解自己的情況,才能更有針對性地展開練習。

但是,在很多教練的「努力」下,這個測試卻逐漸變味了。

首先,本應遵循自覺自愿原則的體能測試,如今卻成為許多健身者的必經項目。

「練器械時,有教練不請自來地親身示範;在操房門口等候下課時,有教練過來搭話,說我的身材不適合做太多有氧運動;就連在跑步機上跑步的時候,都有教練來遊說我去做體測,最後甚至按停了我的跑步機。」

第一次去健身房的小曼表示,自己就差被教練扛去體測室了。

學員:我是自願來健身的。

教練之所以如此執著於體能測試,是因為體能測試是他們推銷課程的第一步。

只要你走進體測室,「骨盆前傾」「膝蓋超伸」「體脂過高」「基礎代謝太低」等問題就會迅速被檢測出來。

如果教練們是如實講述情況並給予運動者真誠的建議,在價格符合經濟能力的情況下,很多人的確會考慮買私教課進行有針對性的訓練。

但往往有太多不夠專業的教練,拿著運動者的檢測報告單添油加醋。

朋友阿莘被拉去做了體測後發現,報告單上清楚地顯示著她的體脂率為23.6(體脂率的正常範圍是在18-28),但教練卻說她體脂率偏高,不能再自己練有氧,否則會有危險。

對著白紙黑字都能說出花來。

後來,當阿莘坐在椅子上低頭看報告單時,教練又「趁機」指出她含胸駝背嚴重,建議阿莘在增肌訓練的同時報幾節儀態糾正課。

「當時我就笑了,你可以說我體脂率高,但不能說我一個從小練舞的人儀態差吧?」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阿莘一樣對自己的身體有自信。

快節奏的生活與工作早已壓榨了人們鍛鍊身體的時間;久坐辦公室而產生的職業病正侵蝕著每一個上班族;亞健康成為人們難以避免的身體狀態……

既然來到健身房,大部分人對自己的身材和健康都是有更大期待的。

這時,教練只需誇大人們的問題,再講一些成功案例灌灌雞湯,人們就很容易腦袋一熱地拍板交錢。

就算是7天冷靜期,也頂不住教練的喋喋不休。/《九品芝麻官》

最近就有這樣一則新聞:

山西太原一個80後小伙楊煦去健身房鍛鍊,在一名教練主動拉他做了一組高強度的體能測試後,楊煦感覺身體很不舒服。教練即稱他身體狀況太差,還不如50歲的老頭,必須馬上開始專業指導下的健身。

就這樣,楊煦糊裡糊塗地買下了5000元的私教課程。但楊煦的身體真有教練所說的那樣差嗎?其實未必。

只能說,教練的套路實在太多了。

困在銷售任務下的教練

健身房的主要盈利點有兩個,一是招收會員,主要宣傳方式就是在大街上發傳單。一旦人們辦了卡,健身房就迎來了第二個收割機會——銷售私教課。

由於教練的體型更有說服力,同時他們對運動的了解更專業,所以健身教練就成為銷售自己課程的不二人選。

也就是說,健身教練早已不是單純的技術人員,而是銷售人員。

嘴皮兒伶俐,可能是一個教練更重要的本事。/pexels

已從事健身教練行業6年的Aaron透露,大部分教練的工資都是由底薪+課時費組成的。

很多不正規的健身房為了提高課程銷售量,會將底薪壓得很低,迫使教練多多發展學員。

還有一些健身房給教練布置很重的銷售任務,如果沒有完成,還要接受做俯臥撐、跑步甚至剃頭的懲罰。

在這種恐怖的規則下,教練們只能使出渾身解數,拚命招收學員。

這讓我想起大學室友的健身經歷。

去過健身房幾次後,室友與一位教練熟絡了起來。由於都住在大學城,教練隔三差五就約室友去吃東西。

婉拒幾次後,教練竟向室友表白了。

「我以為他只想要我的錢,沒想到他是連人帶錢一起要!」室友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後來,這位教練果然又帶著其他學妹一起訓練、吃東西了。

沒想到,健身房還會培養渣男。/pexels

威脅逼單、打感情牌,這些銷售方式可能都是健身房在內部培訓時交給教練的方法。

「很多教練就算把課賣出去了,也不一定能把錢拿到手。如果學員不來上課,錢都是歸健身房的。」Aaron說道。

健身房與教練分配私教費用,只有兩種形式。

一種是教練根據比例獲得酬勞。比如,私教課全款5000元,教練與健身房五五分。那麼教練只要售出課程,就已經可以拿到2500元。

不過拿到錢之後,教練還會不會像推銷課程時那樣熱情對待學員,就要看教練的職業素養了。

在大眾點評等平台可以看到很多學員的吐槽:「下課前教練本應幫我拉伸放鬆的,結果看到下一個學員來了就不管我了。」「我的教練學員量太飽和了,每次約他都約不到。」

翻臉比翻書快的教練不在少數。

另一種情況就完全相反,教練天天催上課。

不明原因的學員很費解:「我課都買了,不去的話教練不就躺著把錢掙了,幹嘛還一天到晚地催我,難道真是恨鐵不成鋼?」

其實不是。這種情況說明,健身教練是根據課時獲得酬勞的。如果你不來上課,那課程費用就全部歸健身房,教練一分錢也拿不到。

所以這些死纏爛打也要推銷課程、催上課像催命似的教練,也是在健身房規則下無奈「求生」的打工人呀。


健身這件事,慢慢變私密了

近十年來,中國的健身房數量呈爆髮式增長。國家體育總局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健身房總量已超過10萬家。但是,人們對健身教練的信任感卻越來越低了。

Aaron說:「有時看到學員練器械的動作不規範,想去糾正一下,對方卻絲毫不領情,甚至一句話也不願跟我們說。」

造成這樣的局面,一方面是教練給人留下了迫切推銷課程的印象,另一方面是當代人逐漸把健身看作是一件比較私密的事情。

大多數社恐年輕人只想窩在家裡,能不說話就不說話。/pexels

與父母那代人不同,現在的年輕人多半有些輕微的「社恐」,過於熱情的教練反而會讓他們對健身房產生牴觸心理。

「白天上班的社交已經很辛苦了,下班後實在不想在健身房裡應付教練的遊說了。」

同時,現代人社交的邊界感在逐漸加強。

「別說讓異性教練幫我壓腿、按摩了,就是他站在旁邊打量我,我都覺得很彆扭。」

「我只想在健身房裡做個透明人,實在不想有教練來點評我的身材。」

走樣的身材會給很多人帶來自卑感。/pexels

基於人們的需求,很多特別的健身場所開始冒出頭來。

比如,提供一對一訓練服務的健身工作室。

健身房屬於面面俱全的健身場所:有操房、單車房、有氧區、器械區、自由力量區等等。

而健身工作室不一定會有這些,它有自己的側重點,可以是體能、瑜伽、力量舉,或者是單純的減脂、康復、高水平的理論教學等。

換句話說,健身工作室的成本不高,但教練往往非常專業。

除了健身工作室,還有只允許女性入場的女性健身房。

健身是件私密事,對於女性來說更是如此。

體驗過女性健身房的網友小咪評價道:「終於可以穿上好看的健身服去鍛鍊了。」

還有24小時無人智能健身房。

微信掃碼進門、按分鐘計費,這樣全自助的健身房深得年輕人的喜愛。

如果你已經是一位健身老手,那在無人打擾的健身房裡「泡著」的確很爽。但如果你是運動小白,恐怕還是需要先找一個靠譜的教練入門,畢竟健身也是有危險性的。

現在,一個健身房最大的亮點就是無人推銷。/大眾點評截圖

總之,在健身者對私密性、空間感要求越來越高的當下,那些教練比運動者還多的健身房是時候換個思路了。

參考文章

[1]起底健身房亂象:廚師搖身變教練,男教練認學員當「乾姐姐」| 澎湃新聞

[2]健身工作室是否能取代健身房?| 陳柏齡的醬油台

來源:新周刊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