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似英法德加牆頭草,這哥們才是硬漢子!

墨西哥

文:木子瑪雅

【一】

11月3日,美國大選投票結束,尚未有官方結論,美國多家主流媒體預測拜登當選,紛紛發布信息,擅自加冕拜登為總統,不知天高地厚的拜登也在推特堂而皇之自稱當選總統,更可笑的是,連推特名稱也急火火改為當選總統。

美國這邊一鬧,如同往野地扔了一根臭骨頭,引得一些沒脊梁的惡狗爭相撲食撕咬,唯恐落了人後。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當地時間7日滾動統計,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印度、日本、以色列、津巴布韋等十幾個主要國家的元首或議會成員,均已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祝賀拜登贏得大選。報道形容,當中許多人帶著「歡欣鼓舞」的語調。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當地時間7日中午發推祝賀拜登與哈里斯,並形容加拿大與美國「在世界舞台上共享獨特的關係」,「十分期待同你們共事」。

比特魯多早大約20分鐘,愛爾蘭總理米歇爾·馬丁在歐洲國家中率先送出祝賀。他還提到拜登的愛爾蘭裔血統、稱對方是「真正的朋友」。「我十分期待在條件允許時歡迎他(拜登)回家看看!」

英國首相約翰遜祝賀拜登勝選,評價哈里斯當選副總統是「歷史性成就」。約翰遜強調美國是英國的重要盟友,「非常期待在氣候變化、貿易與安全等兩國之間的共同優先議題上緊密合作。」英國外相多米尼克·拉布則沒有忘記「關照」白宮的現主人,稱美國大選結果「非常接近」、川普「英勇戰鬥」。

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美國人民已經做出了決定」,「我期待與拜登總統共事」。她祝賀哈里斯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當選副總統的女性。德國副總理奧拉夫·朔爾茨形容,拜登當選「翻開了德美關係中激動人心的新篇章」。德國外長海科·馬斯表示,期待開啟新的跨大西洋關係並加強合作。

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在推特上說,「為了克服當今的挑戰,我們有許多事情要做。讓我們共同努力!」巴黎市長安娜·伊達爾戈難掩激動地形容:「歡迎回來,美國!」她說今年是巴黎氣候協議簽署5周年,「面對氣候危機,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共同合作」。美國本週早些時候正式退出該協議。

《今日美國》:美國的盟友與對手已經「向前看」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在推特上祝賀拜登、哈里斯,形容兩國聯盟關係「深厚且堅韌」日本首相菅義偉、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當地時間8日均在推特上祝賀拜登當選,期待加強日美聯盟及在印太地區的合作。

印度總理莫迪在祝賀拜登之餘,稱讚他任美國副總統時對加強印美關係作出「關鍵、不可估量」的貢獻,期待未來四年兩國關係邁上新高度。莫迪還形容哈里斯取得的「歷史性成就」,是「所有印裔美國人的驕傲」。

此外,還有挪威、葡萄牙、比利時、希臘、馬耳他、津巴布韋等國元首在推特上祝賀拜登當選。

【二】

而其中最為可笑的是英國的「黃毛」首相約翰遜,竟然鬧出了世界頂級烏龍,同時得罪川普和拜登。

美國媒體宣布拜登勝選後,最尷尬的盟國是哪個?毫無疑問是英國。

別忘了,英國首相約翰遜,曾痛罵當時的奧巴馬-拜登政府,甚至說奧巴馬是「半個肯尼亞人」;拜登也毫不客氣,曾嘲笑約翰遜「在身體和情感上都克隆了川普」。

還有,在英國脫歐問題上,川普極力贊成,但拜登很不感冒。沒有了美國支持,脫歐後的英國,怎麼辦呢?

但現在,老冤家宣布成了美國新總統,加拿大的特魯多、德國的默克爾、法國的馬克龍,第一時間發賀電或聲明,熱烈祝賀拜登當選……

以往搶在最前面的,都是英國。美英可是有特殊關係的。怎麼辦?估計也是思考再三,最後,約翰遜一咬牙一跺腳,趕緊也向拜登發了一封祝賀信。

信不長,發在約翰遜推特上,就兩句話:祝賀拜登當選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祝賀哈里斯取得歷史性成就。

美國是我們最重要的盟友,我期待在氣候變化、貿易與安全等我們共同優先議題上進行緊密合作。黑底白字,有祝賀有評價有期待,看上去很正常。

但網絡社會,架不住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網友用放大鏡看圖片。仔細一看,果然有大問題,英國政府2020年這封最重要的祝賀信,居然隱藏著一個世界大烏龍。

1,黑底看不出,但只要將顏色調整,就可以發現,圖案背景裡另有文字。

2,在「Joe Biden on his election(拜登當選)」字樣上方,可以看到「Trump on(川普)」的字樣。

3,在「 I look forward to working closely together(我期待與美國密切合作)」字樣附近,則是「second term(第二任期)」的字樣。

按照一些網友的分析,那意思也就很清楚了:表面看,是在祝賀拜登當選,但其實還念念不忘川普,還要祝賀他獲得「第二任期」。

你想想,如果你是拜登,看到這樣的賀信,你會高興呢還是哭笑不得?說輕了,英國人太兒戲,太不把拜登當一回事。說重了,真讓人懷疑,約翰遜你是不是故意的?

事情越鬧越大,證據確鑿無疑,英國政府發言人趕緊出來滅火。按照他的說法,確實因為這次美國選舉太激烈,英國政府預備了兩份聲明,但技術性問題,就弄成了這樣的樣子。

也就是說:

1,英國確實兩面下注,各為川普和拜登準備了一份賀信。

2,最後,發的是祝賀拜登的那份。

3,鬼使神差,不知道怎麼川普的信息沒摳乾淨。

但很多人更不解了,就這麼簡單的兩句話,你重新建個新文件不就行了。現在好了,PS技術也不過關,又讓全世界看英國的笑話。

最關鍵的,你本來是祝賀拜登,你現在不是噁心拜登嚒?

英國《衛報》就批評,英國政府「修改一個已經存在的圖像,而不是創建一個全新的圖像,這種做法令人困惑,而且還出現了不完全刪除原始信息的情況,這似乎可能會在英國政府和下屆美國政府之間製造更多摩擦。

一件事情,得罪了川普不說,現在又得罪了拜登,英國人也真不容易啊!

可能是考慮到這一點,約翰遜也在想辦法補救。

所以,接下來通電話,在歐洲領導人中,約翰遜第一個打電話給拜登,比默克爾和馬克龍還早。

11月11日在議會通報情況時,議員問約翰遜:你對川普有什麼建議嗎?約翰遜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和美國前總統有良好的關係……但我很高興看到,即將上任的拜登-哈里斯政府,能夠和我們在許多領域達成共同目標!

請注意,「前總統」!

川普,你聽到了嗎?這是你在歐洲最親密的夥伴對你的建議:

1,你已經是前總統了。

2,我們覺得拜登很好。

3,我們要和拜登達成很多共同目標。

英國人,已經翻開了新的一頁。

要知道,川普和約翰遜,那可還真不是一般的關係。約翰遜的綽號,就是「英國川普」,兩人每次見面,都是格外高興。

去年約翰遜競選連任,川普打破慣例,直接上電台說:約翰遜是一個超棒的人,我認為他是眼下最合適的人選……

一點都不掩飾,以至於約翰遜的競爭對手、工黨主席科爾賓當時強烈抗議:川普粗暴干涉英國內政……

今年約翰遜確診,川普又是第一時間打來越洋電話,各種噓寒問暖。能幫的,川普都幫了;不能幫的,川普也幫了。感覺全世界都可以拋棄川普,但約翰遜你不可以,你們是真鐵哥們啊。

但現在,川普最關鍵的時刻,最好的鐵哥們卻跑了,還稱呼自己是前總統,向拜登各種示好。

真真的是,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當然,也不排除「黃毛」是故意的。川普,真對不住了,我們也只能到這一地步了。搞出這種世界最頂級烏龍,拜登會怎麼想?本來就彆扭,會不會更彆扭?英國人很小心,站隊站錯了真麻煩。

【三】

掌權的老太太好像都不喜歡川普?美國有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德國有總理默克爾。

真不知道默大媽到底是有多恨川普,

一次祝賀拜登當選還不夠,還要接著再來第二次,欣喜之情難以掩飾。

當美國媒體剛報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勝選」後,默克爾就加入了第一波恭喜者的行列,7日,她在由總理府發言人斯特芬·塞貝在推特上發布的聲明中說,「祝賀!美國人民已經做出了他們的決定。拜登成為美國第46任總統。我衷心祝願他好運成功。

默克爾稱,「我期待與拜登總統合作,如果我們要應對當今時代的重大挑戰,跨大西洋的友誼是必不可少的。」

後一句話沒錯,不光德國,所有其它歐盟國家,面對東邊軍力強大的俄羅斯,沒有與美國這現實中的「跨大西洋友誼」,腿肚子會抖,腰杆子也會彎。因為普京手裡有真傢伙,惹翻了,是不好辦的。

可前一句呢?誰告訴你美國人民已經做出了他們的決定」只能說,「美國媒體說美國人民已經做出了他們的決定」,而對於大選這樣第一重要的大事,只有當正式的權威的結果出來後,那才是「美國人民的決定」已經做出來了。

也許覺得這種表達還不夠明確,不夠強烈,默老太星期一再次就美國大選結果向拜登祝賀。

不過,這次是祝賀拜登「預計獲勝」。同時向哈里斯道賀,稱她「當選」美國副總統是 「鼓舞人心的」,也是 「在美國皆有可能的」象徵。

默克爾在演講中說,拜登「對德國和歐洲均有豐富的經驗」,「我們兩國的友誼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她表示,與美國的跨大西洋關係是我們必須維護的財富」德國和歐洲都必須在與美國的這一關係中 「承擔更多責任」。

默克爾稱,德國將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氣候變化和打擊全球恐怖主義等方面與美國並肩作戰」

默克爾的這種表現很好理解,美國人民的選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默克爾本人實在是和川普不對付,快四年了,誰看誰都彆扭。如果為了美國人民的選擇,晚點兒祝賀根本不算什麼,但是因為德國終於可以不用再和川普打交道了,祝賀就成為第一重要的事兒——晚賀一分鐘,都是對民族的犯罪。

面對彆扭了四年的合作夥伴川普,這位先後曾與三位美國總統打過交道的德國總理,實在是想讓川普吹燈拔蠟。如果拜登真的最終入主白宮,默克爾毫無疑問想成為最早一撥造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之一。

川普與默克爾政治理念相左,這是兩人互不認同的主要原因,但就導火索來說,川普在還未正式上任時就毫不客氣地給了默克爾當頭一棒,讓身為歐洲政壇大佬的後者感到很沒面子。可以說,從那時起,默克爾就對其後四年間的德美關係不抱多大希望。

2015年難民危機時,德國宣布暫停執行《都柏林規則》,停止遣返難民。面對洶湧而來的難民潮,很多德國人感到了不安。但是,默克爾挂帥的德國政府此時開始管制輿論,凡是對政府難民政策提出質疑者,均被視為新納粹的種族歧視」言論。甚至管到美國公司頭上,要求臉書不要傳播「仇外」言論。

這樣的難民政策,川普怎麼能看得慣?他在2016年大選中的承諾之一就是要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更確切說,是對來自伊斯蘭教義活躍程度高的國家或地區的移民實行更嚴格的限制。

2017年1月,在距離正式上任僅剩兩週時,川普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和德國《圖片報》的聯合採訪時,對默克爾的歐洲難民政策進行了毫不客氣的批評,認為她讓近百萬難民進入德國是一個災難性的錯誤」

川普說:甚至沒人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我想她犯了一個災難性錯誤,非常嚴重的錯誤。」

川普直言不諱的批評還是令默克爾非常不悅,因為除了川普駁她的面子,還說德國正在把歐盟當成自己的工具,而在當時,默克爾正在謀求第四度總理連任。川普的這番批評,等於給德國那些反對默克爾的人提供了證據,也等於在提醒其它歐洲國家的領導人,默克爾想在歐盟內部一家獨大。

除了移民政策,默克爾與川普可以說在包括貿易、氣候變化等重大問題上,都存在明顯政策分歧。默克爾的全球化思維,與川普的「美國優先」發生了直接碰撞。川普的立場很明確:我們再也不會為任何外國力量犧牲美國人的利益……是時候全力以赴把美國放在第一位了。」

針對德國遲遲不按美國要求將國防支出比例升至GDP的2%,川普非常不滿,威脅要從德國撤出部分美軍。今年7月,美國國防部正式宣布準備從德國撤出近1.2萬名美軍,把駐德美軍人數從目前的近3.6萬減至2.4萬。

儘管如果川普真的敗選,默克爾與拜登也將交往不了多久,但是,以德國政壇的總體傾向看,與左派的拜登打交道要遠比與連任的川普來往要舒服得多。所以,當拜登「勝選」的消息被媒體推出來後,默克爾就忙不迭地表達祝賀,一次不夠還來二次。就差用德語唱一曲「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了——因為,川普可能就要走了。

在默克爾眼中,拜登是多麼受歡迎呢?

支持重返2015年伊朗核協議,重新加入2015年《巴黎協定》,取消退出世界衛生組織,重建川普任內大幅惡化的美國-歐盟關係,並爭取歐洲盟友對美國的支持。

這些,都是作為歐盟老大德國所希望的,默克爾在拜登被確定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那天起,就盼望著他能戰勝川普,以結束讓她和歐洲頗為難受的美國優先」政策。

撇開老糊塗不談,像拜登這樣的主張,哪個歐洲領導人都會舉雙手歡迎。他們之所以不喜歡川普,恰恰說明川普維護了美國的利益,讓美國的盟國們難受了

作為美國政壇老人,拜登是別人喜歡聽什麼他就說什麼,至於將來怎麼結帳那是另一回事。他的支持者也是一樣,除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的精英集團之外,其他的都是想先從這些政策中撈點什麼。相比之下,川普的主張就不那麼悅耳。

如果把川普和拜登比喻成兩個農民,川普是老老實實種地、我的收成我做主那類,顯得不那麼「大氣」。但是自己的日子會越過越好。而拜登則是想當廟裡的方丈,誰來都施碗粥,先搞個菩薩心腸的名聲,只要自己能賺,至於這個廟將來是不是資不抵債以後再說。

這樣的拜登「當選」了,各國的賀電還不紛至沓來?

默克爾二次賀喜就更不難理解。至少,那一萬多美軍肯定是不走了,錢還得由美國出,拜登不會有意見。就算有人有非議,拜登也會說,留在當地好,有利於軍民團結。

【四】

有這些唯利是圖見風轉舵的牆頭草,也有明白是非堅持原則的真漢子,墨西哥總統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就是其中的一個硬漢子 。

▼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圖/美聯社)

墨西哥是美國的近鄰,雖不能說關係很差,但也說不上關係很好。之前川普威脅加征關稅,迫使美墨加重新簽訂關貿協議,還有,為防止難民流入,川普投巨資修建美墨邊境牆。應該說,如果川普倒台,最該開心的應該是墨西哥,但是洛佩斯是至今未向拜登道賀的少數幾個國家元首之一。

他在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對這次美國大選沒有立場,但「我們無法承認尚未合法組成的政府。」他將等到川普政府針對投票提出的法律挑戰有最終結果後再發賀電。

洛佩斯對美國大選投票的態度令一些民主黨人感到不安,但洛佩斯堅持自己暫不表態,他說:「我們堅持我們的原則政策。」 「我們不是殖民地,我們是一個自由、獨立的主權國家。墨西哥政府不是任何外國政府的傀儡。」

2020年美國大選接連曝出舞弊醜聞後,總統川普陣營正式開啟司法指控程序。但多家美國左派媒體7日在官方尚未公布哪一個候選人勝選之際,即宣布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贏得大選」,隨即多國領袖致電祝賀。

對此,洛佩斯當時就在記者會上提醒,現在恭喜拜登還為時過早,選舉仍然有法律爭議尚未解決,他會等候有最終結果發布時才會表態。

他強調,對於美國選舉結果「不會輕舉妄動」,在所有法律程序完成之前,應尊重「人民自決和權利」,不能祝賀任何一位候選人在大選勝出。

【五】

作為曾經和川普很鐵的歐盟和加拿大,一眾小弟為何在關鍵時刻一起拋棄帶頭大哥呢?首選是國家利益使然,其次也有每個政治家的心性和品格的因素。

網上有一個說法比較有意思,應該說也道出了這些政治家肚裡的小九九:說是為何這些人不喜歡川普當選?你想如果台上的對手由泰森換成了馬保國,誰會不偷著樂呢?千里之外,無緣無故被中槍,這馬保國也是夠可憐!

但是現在,大選還在膠著,選情正朝向有利川普的方面走,假如川普真的翻盤了,前面的牆頭草們該有多懊悔!老臉被打得啪啪的。就川普的性格,估計會有多雙小鞋伺候著。沒辦法,自己約的炮,含著淚也要打完。不過,我們的擔心也許多餘了,對於有些所謂的政治家,臉皮比城牆厚的多了去了,啥事做不出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