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的強大,不是富人的奢華,而是弱者的尊嚴

美國
作者:玖奌

這是三個發生在美國的故事。

01

今年7月4日,紐約警方接到曼哈頓一間超市的報警,說超市保安抓住了一名正在偷東西的婦女。

紐約巡邏警察(NYPD)三名警員趕到了超市,分別是中隊長Louis Sojo和警員Esnaidy Cuevas以及 Michael Rivera。

中隊長Sojo問那名偷東西的女子:「發生了什麼事?」

這名女子回答:「我很餓。」

中隊長Sojo翻了她的背包,發現裡面果然都是食物。

Sojo沒有說什麼,拿著該女子的背包,帶著她走到收銀台,親自給該女子付帳,這些食物大概是30美元。

這名女子當時感動得當場掩面哭泣,不停地抽噎地說著:「Thank you!Thank you!」

這一切過程被一名叫Paul Bozymowkski的人看到了,他便將這個過程發到了網上,得到了網友的。

Sojo的做法也得到了紐約警察局局長的表揚,他說,像Sojo、Cuevas和Rivera都是善良的警察,他們悄悄為有需要的紐約人做事,謝謝你們。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2015年,新罕布什爾州一名警員在接獲商店發生偷竊事件後趕到事發現場,但該警員並沒有逮捕偷竊者,而是自掏腰包為這名女子所偷物品買單,因為該女子是為了給她的孩子製作生日蛋糕而行竊的。

02

美國83歲的法官爺爺Frank Caprio成了法律界的網紅,全球都有他的粉絲。這位Caprio法官是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市(Providence)市政法院的首席法官,他的審判總能讓人在敬畏法律的同時,又能倍感溫暖。

這次是一位帶著三個孩子的單身母親,上庭處理罰單。

跟著這位媽媽一起上庭的還有三個孩子。這位媽媽自己也很緊張,手足無措的樣子,回答問題時滿臉尷尬。

這位母親告訴法官,這張罰單本屬於她前夫的,她並不知情。

Frank法官聽了以後,便詢問她,還有一張5年前的100元罰單和一張6年前30元的罰單是否也屬於她前夫的。

這位媽媽滿臉通紅,低著頭尷尬地回答說:「是的,都是他的。我事先毫不知情,我今天來上庭前他才告訴我有這些事情。」

Frank法官說,因為沒能及時交罰款,這兩張罰單都翻了三倍。現在一張300,一張90。也就是說這位媽媽今天本該要付490元的罰金。

聽到罰金的數字後,這位媽媽被嚇到了,臉也越來越紅。

沒想到,Frank法官說,「我不會因為孩子們父親的行為而追究你的責任。我也不想問些問題讓你感到尷尬。但我認為,他沒有盡到應盡的義務。」

這位媽媽聽後一邊感謝法官的理解,一邊抹淚。法官見狀,把她的女兒叫到身旁來幫著判案。

「你想要媽媽今天遇到好事嗎?」

「想。」

「現在你也看到了,你媽媽不是很開心,媽媽在哭是吧?」

「是的。」

「那你覺得我們能做些什麼讓她開心起來呢?我來告訴你我們有哪些選擇,我可以罰她175元,也可以不罰她。你覺得怎麼做媽媽會開心呢?」

沒想到小孩說「罰媽媽錢」。這個回答讓在場所有人都笑起來,原本氣氛有些沉重的法庭一下子輕鬆了很多。

Frank法官覺得孩子沒有理解他的意思,便對孩子說:「我現在再問你最後一遍喲,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我可以跟你媽媽說『我要收你175元,現在從你包裡把錢拿出來給我』。我也可以說『你可以走了,你什麼都不用給』。你覺得,我該選哪一種?」

小孩或許是因為自己上一個回答引得眾人發笑,這次超小聲地說:「你可以走了。」但她這次的回答還是讓在座的人又笑了起來。

審判結束後,Frank法官這樣說:「我幾乎每天都能在法庭上遇到這樣一類人,他們極力想撇清前任們的爛攤子。但這位撫養三個孩子的單身媽媽,儘管身陷窘境,費時傷神地照顧好每個孩子,這些都沒能磨掉她的骨氣。她勇敢地出庭收拾爛攤子,承擔不屬於她的責任。她值得喘口氣,休息一下。」

「在我法袍下的不是一枚徽章,而是一顆心。」Frank法官這樣說。

盧梭說:「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民眾的內心裡。」

法庭上指引Frank法官的不全是那些法律的條條框框,而是他內心對是非善惡的評判,是悲天憫人的情懷。Frank法官通過判決告訴所有人,冰冷的法條、嚴謹的邏輯,與寬容的人性並不衝突。

03

這是一個老故事:

1935年的一個冬天,在紐約市一個窮人居住區內的法庭上,正在開庭審理著一個案子。

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個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衣衫破舊,滿面愁容,正因為偷盜麵包房裡的麵包被麵包房的老闆告上了法庭。

法官審問道:「被告,你確實偷了麵包房的麵包嗎?」

老太太低著頭,囁嚅地回答:「是的,法官大人,我確實偷了。」

法官又問:「你偷麵包的動機是什麼,是因為飢餓嗎?」

「是的。」老太太抬起頭,兩眼看著法官,說道:「我是飢餓,但我更需要麵包來餵養我那三個失去父母的孫子,他們已經幾天沒吃東西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餓死。他們還是一些小孩子呀。」

聽了老太太的話,旁聽席上響起嘰嘰喳喳的低聲議論。法官敲了一下木槌,嚴肅地說道:「肅靜。下面宣布判決?」說著,法官把臉轉向老太太,「被告,我必須秉公辦事,執行法律。你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處以10美元的罰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

老太太一臉痛苦和悔過的表情,她面對法官,為難地說:「法官大人,我犯了法,願意接受處罰。如果我有10美元,我就不會去偷麵包。我願意拘役10天,可我那三個小孫子誰來照顧呢?」

這時候,從旁聽席上站起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他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說道:「請你接受10美元的判決。」

說著,他轉身面向旁聽席上的其他人,掏出10美元, 摘下帽子放進去,說:「各位,我是現任紐約市市長拉瓜迪亞,現在,請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罰金,這是為我們的冷漠付費,以處罰我們生活在一個要老祖母去偷麵包來餵養孫子的城市。」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驚訝了,都瞪大了眼睛望著市長拉瓜迪亞。法庭上頓時靜得地上掉根針都聽得到。片刻,所有的旁聽者都默默起立,每個人都認真地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長的帽子裡,連法官也不例外。

紐約格林威治村的拉瓜迪亞塑像照片Mskyrider

故事的真假已經無從考究,但這個故事在拉瓜迪亞擔任市長的上世紀30年代就開始廣為流傳,也說明了拉瓜迪亞在紐約市民的影響力很大。

拉瓜迪亞是是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紐約市長,正是他的努力下,紐約率先從經濟大蕭條中走出來,現在紐約的拉瓜迪亞機場,就是紀念這位歷史上傳奇的市長。此外,還有以拉瓜迪亞命名的學校、街區等。

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不在於強者生活多麼奢侈,而在於弱者是否有足夠尊嚴。

執法者和執政者對弱者表現出來的包容和關愛,能讓每一個人都體會到來自國家和社會的溫暖和善意,在內心深處也會充滿了妥妥的安全感。

一個讓人充滿安全感的社會,也能讓身處其中的每個人心甘情願地為之付出,久而久之就會變得越來越美好,形成良性循環。

一個國家的強大與否,藏在它對待弱者的態度之中,是由一個個簡單的社會事件,來體現社會、國家對於弱者的責任。

文章來源:「當代美學」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