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愛淩的角色屬性非常複雜,以至於很多思潮都在這裡撕裂了

穀愛淩

文:盧詩翰

剛剛我說,穀愛淩的角色屬性非常複雜,以至於很多思潮都在這裡撕裂了

很多人不理解,我簡單描述一下

理解這些你可能就理解這些天的很多爭議

1

很多人不理解穀愛淩為甚麼會有這麼多廣告這麼高的商業價值,其實這是必然的,

首先,她的實力過硬,奧運金牌是終結一切爭議的最好答案

其次,她是 「傑出女運動員」,道德位置很高,不用考慮禁紅不禁黑這些問題

再次,她還是糢特出身,有經紀公司,早早開始商業化運作,很適合大品牌,這一點是很多國內草根女運動員不具備或者花很久才補課補上的。

最後,她是從美國回到中國的,完美的愛國範本,很多明星往往會被質疑 「你成功了會移民嗎」,穀完全不用考慮這些,啥?我就是美國回來的,你和我說這個?

所以,一個全方位無死角,成績道德商業化全部滿分,各方面都挑不出問題,還很適合當下大量海外人才回國時代大潮的範本就這樣出現了,自然會擁有超高的大眾評價和商業價值。

2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些優勢,也都是爭議的來源

左翼的撕裂在於,認為穀的家庭好,從小能花時間精力資源投入到滑雪這樣的高門檻運動中,也不用內卷,一天能睡十個小時,這些都是普通人完全無法具備的,你現在讓我們學,我根本不可能學啊,唯一靠譜的,是讓我父母學習穀愛淩父母先。

所以左的撕裂,主要體現在階級性上,「為甚麼我每天不睡十個小時,是我不想睡嗎?」

3

那體制這塊呢?爭議在於商業化。

穀有實力,且很早就進行了商業化運作,這是剛剛說的優勢。

但這,恰恰是很多草根運動員無法具備的,並且,一個幕後因素是,直到現在,很多運動項目國家隊還在商業化這塊有諸多考慮,之前國足那篇我寫過,很多項目還是體工隊糢式,運動員是國家培養的,歸屬也在國家,所以商業化過程中,有非常多顧慮,比如之前乒羽中心甚至會去限制商業聯賽的薪水,認為運動員輕松拿高薪了,國家隊比賽就會不上心~~~

所以看見穀這樣高商業化的,自然會有爭議,我們其他項目運動員要不要也要這樣?步子會不會邁太開?「為甚麼我不商業化,是我不想嗎?」

4

皇漢這個最好理解,有的皇漢理念是,只要有華人血統,並且自我身份認同也是中華,那就 OK,穀明顯符合。
但有的皇漢理念是,自我身份認同之上,還要算血統,混血不行。

(其實這個和美國白人的 WASP 很接近,盎格魯撒克遜白人新教徒差一個都不行,都要給你劃去拉丁裔)
於是皇漢在這個問題上也撕裂了。

5

那麼,右翼這邊呢?

右翼的自由派,目前有兩類,一個是正統自由派,也就是當年美國的普世自由那一路,你可以理解為全球化那一派,他們看見穀的回歸,思路是代表中美未來人才交流可以更開放,那當然是好事。

另一類自由派,本質是美國派,他們贊同自由派,不是因為贊成理念,而是覺得美國好,所以美國用的制度當然好。整體思路一直是,美國說的甚麼都對,你不一樣那就要定體問反思。很多人說的公知,高華,殖人,其實都是這一類。

這一類看見穀居然回國了,那當然三觀顛覆破防,因為這直接沖突了他們的理論基石,優秀人才都是要出國的,不出國一定是不夠優秀沒資格,現在她居然回國了,甚麼情況?

6

那女權呢?

女權這邊穀的爭議,其實就是婦聯和西式女權的差異,平時很多人不太能感覺出來,但穀這裡就比較明顯。
前者的思路是,宣揚女性力量,就足夠作為女性榜樣。簡單來說,自強不息。

後者的核心是,反父權壓迫,你宣傳成功宣揚努力,意思是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沒成功的原因是不夠努力?那這顯然沒有揭露女性不成功的根本問題 —— 父權社會壓迫啊。

所以,一個奇特的景象是,你會看見很多人推崇穀,但也能看見很多平時甚至對立的思潮,居然跑去一個陣線裡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