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小心,那群人又出來砸車打人了

文:劉著民

我曾經說過,我們在這場面對新冠肺炎的戰役中只有一個敵人——新冠病毒

但人性是分裂的。

當我們一邊高喊「武漢加油」的同時,一邊禁止鄂籍車輛入境,哪點來的滾回那裡。

如果能回得去也罷,可惜全國各地都封城、封路,讓一些湖北人、武漢人有家難回。

很多人待在幾不管的地方,在寒冷中啃著方便麵等著能回家的路。

湖北人、武漢人不是敵人,他們是我們的同胞啊。

| 口號可以喊,但讓他們進來,門都沒有。

在全國疫情呈爆發趨勢的時候,各地政府及老百姓把該病情怪罪湖北、武漢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必須有一個度。

不能打著抗擊疫情的名號,肆意妄為,又開始出來砸車打人了。

 

這是和諧社會極其不和諧的一幕。

網上已經有人爆料,就是因為眾所周知「根本走不脫」原因,自己武漢牌照的車被人砸了。

網友說,年前,早在疫情爆發前,武漢的這位朋友便開著車來了B城,準備休假過年,那時所有人都還不知道,疫情會變得那麼嚴重。

後來,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樣,武漢封城了,他即便很想回去支援自己的家鄉也回不去了,不得不被迫待在B城。

我們就每天一起在線上為疫情禱告,也努力籌措救助物資扶持一線。

可是一天早上,他那輛停在路邊正常停車位的奧迪汽車,卻被人砸了……

| 網友質問,或許某一天,這病毒有藥可救了,那人心呢?

我可以負責的回答這位網友的質問:有些人的心從來都沒有變過,正等著機會重新出來打砸搶。

疫情,總算讓這些人找到機會了。

 

現在的的疫情就這些心中的「愛國」一樣。

不合我意,趁機出來幹大事啊。

這不是個例啊。

我看到一群穿著制服的人在圍毆一個年輕人,拳打腳踢,就是因為這位年輕人沒有戴口罩。

你勸阻、你打110報警,或遞給他一個口罩,很難嗎?

|這不是借著疫情這個大環境,干一些私活嗎?

1789年7月14日,法國巴士底獄監獄被攻破

巴士底獄的監獄長被亢奮的人民群眾活捉。

一群極度亢奮的人把監獄長團團圍住,四面八方對他拳腳相加。有人建議吊死他,砍下他的頭,把他栓在馬尾上。

在反抗過程中,他偶爾踢到了一個在場的人,於是有人建議,讓那個挨踢的人割斷監獄長的喉嚨,他的建議立刻獲得在場群眾的歡呼聲。

那個挨踢的人是誰?

一個廚子,一個幹完活的廚子,沒有什麼革命理想,他來巴士底獄只是無所事事的好奇心,他只是想來看看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是被這場革命卷進的廚子。

然而由於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場革命運動,於是他也相信這是一種愛國行為,甚至自以為應為殺死一個惡棍而得到一枚勳章。他用一把借來的刀切那裸露出來的脖子,因為武器有一些鈍了,他沒有切動。

於是他從自己的兜裡掏出一把黑柄小刀(既然是廚子,他對切肉很有經驗),成功地執行了大家的命令。

 

|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古斯塔夫認為,我們服從別人的慫恿,它會因來自集體而更為強大,殺人者認為自己做了一件很有功德的事情,既然他得到了無數同胞的讚賞,他這樣想是很自然的事情。

這種事情從法律上可以視為犯罪,從心理上卻不是犯罪。

可怕的群體衝動。

看到這個實例,我依稀記得2012年那一次震驚中國也震驚世界的,借反日示威遊行實施打砸搶的事件。

當然提起那個聲勢浩大的反日遊行,又不得不提起那個河南泥瓦工蔡洋在西安的反日遊行中,掄起U型鎖砸傷日系車主李建利致其重傷並五級傷殘的刑事案件!

即使事後,他還認為自己此舉就是一種愛國行為。

這位90後泥瓦工想證明自己很重要卻只擁有貧瘠。

被抓後,他還高呼,我是愛國抵制日貨!他以為披上「愛國外衣」就可以欲所欲為,愚昧可笑至極!結果此人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當然還有搞笑的就是:有人熱血沸騰地參加抗日遊行後,回到停車位卻發現自己的日產車被砸了。

| 真搞笑。

2017年「薩德」反導系準備部署在韓國。

我們表達了強烈不滿,這很正常。

因為每一個國家都有表達自己意見和主張的權利。只要這種意見和主張不能以傷害別人的利益就行。

但,按照「愛國群眾」的邏輯,顯然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在「愛國」的旗幟下,他們認為機會來了,高喊幾聲口號,就可以打砸搶了,這個世界就屬於他們的了。

薩德部署事件後,已經有地方的「愛國群眾」在當地的樂天超市扯起大條幅,抗議韓國部署「薩德」。

 

還有一些地方的大媽們堵在樂天超市門口,高喊「樂天」立即滾出中國。

……

仔細一看,那幾次借愛國名義打砸搶和這次借抗擊疫情名義打砸搶有什麼區別嗎?

其實,翻遍中國的法律還真沒有一條寫到,你只要高呼「我愛國」就可以隨便打砸搶的免責條款!

同時,也沒有找到以抗擊疫情的名義就可以砸車打人免責的條款。

| 每個人做事,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

仔細一想,那位90後泥瓦工、那位砸武漢車牌的人、那些毆打沒有戴口罩的和那位用小刀割人頭的巴士底獄中的廚子有區別嗎?

如果我們社會對這方面不加以管控,每個人都會成為打砸搶的受害者。

細思極恐。

而在這些所謂的「硬核」抗擊疫情的各種橫幅標語,很多看得你膽戰心驚。

這還是鄰裡之間的和諧社會嗎?為什麼都是按階級敵人的標準在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呢?

只要我的病人比例少,那麼你的城市就是疫區,這是妥妥的地域歧視鏈啊。

當然這樣防得住,也行。

可惜,很難。

 

在疫情初期,武漢封城,某省一系列「硬核」手段讓其他省市人民群眾羨慕不已,甚至喊出來了「借省長兩天」的口號。

現在情況呢?某省是全國第四個確診人數破千人的省份。

有網友評論:武漢封城之後,某省便第一時間快速地封住了所有湖北進入河南的通道,人們稱之為「慓悍土匪式」作風,還有人為其的「硬核」點贊。各省紛紛效仿,斷路封村,讓武漢人成了過街老鼠,讓無數正常人有家不能歸。如今,該省也成了病毒感染大省,原來野蠻也並不能杜絕病毒。

| 我其實看到日本人在給中國的援助物資上寫著八個大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這是唐朝時期,日本國長屋王子造了千件袈裟,布施給唐朝眾僧。

在袈裟上繡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這話比「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如何?

我們的標語為什麼都是殺氣騰騰的呢?

口罩告罄,日本商家貼出告示,大意是「沒有不停的雨,天一定會晴,互相爭就不足,互相分則有餘。」

這難道不比對待沒有戴口罩的人拳打腳踢好嗎?日本學我們的文化禮儀,學得好,做得好。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經要進入了第二個14天的潛伏觀察期,但希望藉助抗擊疫情名義出來搗亂、打砸的人住手,因為,這是同胞不是敵人。

| 大家小心吧,說不要哪天他們的U型鎖就會砸到你頭上。

從本質上說,這些人一直就沒變過。

來源:民言民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