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至暗時刻

美團

文:李婷婷

一紙通知引發美團股價地震,歷史仿佛重演。

2 月 18 日,發改委印發了《關於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複發展的若幹政策》的通知,通知稱,將引導外賣等互聯網平臺企業進一步下調餐飲業商戶服務費標準,降低相關餐飲企業經營成本。

換句話說,餐飲外賣的傭金部分,這一提供美團近一半營收的業務板塊,將不可避免地放緩原有增速,甚至可能出現斷崖式的負增長。

通知一經發出,美團股價立馬跳水,一度暴跌超 17%。截止 2 月 18 日收盤,美團下跌 14.86%,股價為 188 港元。

與去年 7 月 26 日為騎手上社保相關規定出席之時相比,此次市場反應的激烈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團股價跌幅超過當時首日的 13.76%。要知道,上一次美團股價下跌最猛的時間是通知發布的第二天,跌幅超 17%。這麼看,明天股市或許還會有更劇烈的變動。

在美團外賣業務或將由盈轉虧,酒旅到店業務增長乏力,而社區團購、電商等新業務的盈利又遙遙無期的時候,美團還能撐多久?

美團傭金能降多少?

根據接入美團的商家透露,美團對個體商戶收取傭金在訂單價格的 20-25% 左右,對於連鎖商戶則在 15% 左右。抽傭加上各種活動價格,對於商戶來說是一種不小的負擔,甚至還有 「賣一單虧一單」 的情況出現。

盡管美團早就占領了外賣行業 60% 以上的市場份額,貼錢拉新的階段早已過去,但其外賣板塊一直都是 「增收不增利」,並非其利潤來源大頭。

換句話說,美團的外賣業務,盡管抽傭這麼多,但也賺不了多少錢。原因在於,美團傭金的 80% 以上都用作騎手工資發放 —— 這一占比還是以 2020 的財報數字計算,在 2021 年騎手社保規定出現之後,騎手成本會進一步增加。

以美團 2021 年前三季度的財報為例,營收高達 232 億元、占據總收入 48% 的餐飲外賣板塊,所產生的利潤僅有 8.76 億元,不到其酒旅業務利潤的 1/4。

美團在商家端的抽傭還有多少可降低的空間呢?我們可以粗淺估計一下,以現在的營收與利潤數據計算,想要保持餐飲板塊依舊盈利,美團可調整的傭金降幅在 5% 以下。也就是說,原先抽成 20% 的商家,美團最多降至 19.9%,才勉強不虧。

這說明,美團原先的業務結構中,商家端的抽傭幾乎沒有下調空間。在騎手成本上漲 + 傭金營收降低的情況下,美團外賣業務極有可能由盈轉虧。

兩次調整對美團的影嚮,不僅僅停留在單一業務的短期虧損上,更重要的是,業務巨虧加股價下跌,會讓美團未來幾年在現金流上遇到挑戰。

倘若說騎手社保是成本支出,有一定回款賬期與外包公司可以為之解決,此次的商家抽傭下調,會立馬影嚮美團原有的穩定現金流。而美團新的營收增長點又都處於發展初期的燒錢狀態中,無論是社區團購,或是電商平臺,都並未出現明顯的盈利節點。若在未來幾年,美團無法持續提供大量資金支持新業務,很可能前幾年的百億投入無法得到理想回報。

事實上,不止美團,在今天的通知發布後,阿裡等涉及商戶傭金的公司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股價下跌。只不過美團占據餐飲外賣市場份額最大,且業務占公司營收最高,因此股價變動表現得尤為激烈。

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團等外賣平臺的配送費將迎來一波調整。此前美團餓了麼曾爭相通過優惠券、免配送費的方式爭搶外賣市場,此後雖然配送費已經進行數次上漲,但消費者已經習慣低於 5 元,甚至 0 元的配送費。目前不健康的外賣糢型,導致了商家平臺雙雙不賺錢的狀態。

雖然配送費的調整可能會影嚮人們的外賣消費意願,但對於美團來說,眼下的最大問題不是外賣盤子能做多大,而是撐到新業務們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

美團需要糢式創新

在過去幾年,美團試圖將外賣業務帶來的消費者認知度與影嚮力,擴張到別的業務條線中。

「全生態布局」 是美團這一策略的關鍵詞。美團之所以布局如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等市場盤子小,甚至虧錢的業務,就是因為要覆蓋消費者日常生活的全場景。

此前,美團的全場景邏輯在本地生活業務中表現不錯,其占據利潤大頭的到店酒旅業務,便是美團的成果之一。2021 年前三季度,到店酒旅業務為美團提供了 37.8 億元的利潤。

但隨著黑天鵝事件對於出行持續帶來負面影嚮後,到店酒旅業務增長乏力,美團在本地生活業務方面似乎難以找到新的突破口。因此,美團將目光轉向了零售生意。

美團的零售生意包括社區團購、電商平臺等,這一部分在財報中被歸到 「新業務及其他」 部分,2021 年前三季度中,「新業務及其他」 虧損 109 億元,是 2020 年同期虧損 20 億元的 4 倍。

美團是否能將在外賣業務等本地生活上的優勢,輻射至零售業務中呢?目前來看,還沒有明顯成效。

以美團重倉的 「美團優選」 為例,雖然目前成為社區團購的頭部選手,也是業內認為發展較為穩定的優質平臺之一,但美團優選的崛起原因依然為社區團購這一業務線的優勢。如早期的資金儲備帶來的擴張與補貼,後期的品控、供應鏈、團長運營能力等。

人們選擇美團優選的原因,與是否是美團外賣用戶關系不大。大部分美團優選消費者早期同時也是多多買菜、橙心優選等其他社區團購平臺的用戶。

可以說,即使美團本身已經是一個超級平臺,但其零售業務依舊需要重頭建設,包括供應鏈、倉儲物流等各個方面。無論是後端的供應能力,還是前端的不同業務線相互引流,仍處於探索階段。

目前來看,美團在未來幾年或將迎來持續的巨額虧損。以 2021 年為例,前三個月美團總虧損為 101 億元,其中美團在新業務上虧損 109 億元。要知道,2021 年的社區團購市場已經全面禁止 C 端補貼,這意味著在無序混亂的燒錢結束後,美團的新業務每年依舊需要數十億甚至上百億元的支出。

在美團外賣業務或將由盈轉虧,酒旅到店業務增長乏力,而社區團購、電商等新業務的盈利又遙遙無期的時候,美團還能撐多久?

根據美團財報數據,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美團集團現金及現金等價物,與短期理財投資的結餘分別為人民幣 509 億元與人民幣 700 億元,合計 1209 億元。

這給美團帶來一定的緩沖期。但在賬上資金燒完之前,美團急需進行一場結構性的調整。

美團自身也知道,同城即配這種業務,在效率優化方面,存在著結構性的本質問題。每增加一筆訂單,就要增加一個人力的配送班次,是一門典型的投入與產出呈正比的業務。經濟倍增效應和邊際遞減效應,在這裡是不存在的,所以美團才會不斷探索零售、電商等能夠產生規糢效應的新業態。

美團轉型的優勢在於,其擁有互聯網公司不常具備的線下機動性和執行力,其管理的數百萬外賣騎手和出名的地推鐵軍均可佐證這一點。這也是美團社區團購生意在業內備受好評的原因之一,鏈接全國各地的小 B 商家,這正是美團擅長的領域。

雖然疫情推動了各種社區電商形態的發展,但以目前的迭代速度來看,無論是消費場景的擴張還是糢式的優化,對於美團來說還是太慢了。從 2021 年中旬開始,社區電商發展趨於平穩,美團優選幾年內難以撐起公司營收大頭;同時近日還傳出美團優選裁員的傳聞。

這意味著,美團需要對目前的社區生意進行優化,而不是繼續沿用興盛優選等企業探索出來一成不變的糢式。

如何讓更多的消費者,在美團擅長的零售生意中,產生更多的消費需求,是美團眼下需要做出的糢式創新。

來源:趙小米(ID:lslb16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