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保釣人士的悲憤和大熊貓之死

保釣

2010年9月7日上午,一艘中國漁船在釣魚島海域進行捕撈時,被指非法在日本海域作業並與日本巡邏船發生碰撞。日方以妨礙執行公務逮捕了中國漁船船長詹其雄,並將詹其雄以及漁船帶往了沖繩縣石垣市展開調查,船上其餘14名船員由於沒有護照,在調查期間滯留在船上,釣魚島爭議再次升溫。與此同時,中港台三方的保釣人士準備聯合行動。

保釣

但是,中國廈門保釣聯合會會長李義強表示,9月12日共有志願者10人原定晚上8時登船出發前往釣魚島抗議,卻與當局協商失敗,在警察阻攔無法上船。

中國大陸的保釣人士被打落牙齒只有往肚子裡咽的結局是必然的,可能他們一直都沒有搞清楚的狀況是:政府需要的只是他們的行動計劃和高調聲明,用其來做輿論宣傳和「譴責與交涉」,而動真格的行動就是給政府「添亂」,嚴重影響大局的穩定。

9月13日,中方接回被日方抓扣的14名漁民,並敦促日放還船長。外交部發言人姜瑜發表談話說:「日方非法抓扣中國漁民漁船事件發生以來,中方多次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全體中國人民和海內外同胞同聲譴責日方非法行徑,充分體現了中國政府和人民捍衛本國領土主權的堅定意志和決心。」

但是,網絡上一篇《釣魚島事件報導分析》的文章表明,在9月8日,新華社英文稿、日本共同社、美聯社都已經清楚表示,中國14名船員並沒有被扣,美聯社更是引用日本官員的話,只要中國派船隻來接載,就可以離開。

也就是說,大陸媒體對中日撞船事件的高調報導,並把這一事件重點引向釣魚島的領土主權和爭端上,這場戲是做給國內看的,最大可能地煽動民眾的民族主義熱情和仇日情緒。但是,有網友撰文分析,這場釣魚島風波會很快過去,理由有三:

首先,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要求,在國際上是不會得到支持的,因為中國與太多的鄰國有領海紛爭,計有越南、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等國,與印度更有藏南地區的巨大紛爭;其次,對於日本這樣素質很高的武裝力量,中國的軍隊絕對不堪一擊,中國軍隊現狀是,腐敗、無能、弄虛作假到了何種程度,與晚清有得一比。第三,如果釣魚島的事件持續升溫,政府就會引火上身,處理不好,百姓的矛頭會朝向政府,會指責政府無能,這才是當今政府最害怕的,中國政府的強硬做派全是做給老百姓看的。

此分析理智清醒,很有道理。

另外,與紛紛揚揚的中日撞船事件同時發生了一件與日本有關的事情。在日本8年的14歲雄性大熊貓 「龍龍」(日本名:興興)近日突然死亡, 據神戶市介紹,為了採集用於人工授精的精子,有關人員9日上午向「龍龍」實施了麻醉。當麻醉失效時,「龍龍」的心臟卻停止了跳動。

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中國贈與大熊貓「蘭蘭」和「康康」,當載有這兩隻熊貓的專機飛入日本領空時,日本自衛隊出動了兩架戰鬥機護航,日本隨即也掀起了熊貓熱。

中共建政後,所謂的國寶大熊貓已經成為了中國政府在經濟、政治、外交等方面的得力工具。

所以對於中國政府來說,這次大熊貓死的正是時候,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透露,根據中日熊貓繁殖合作協議,熊貓死亡的賠償額為50萬美元。不僅要求賠償,有中國專家質疑其死因是神戶市立王子動物園在非發情季節對「龍龍」進行麻醉強迫取精造成的。中國國家林業局已要求日方妥善封存「龍龍」屍體,並成立專家小組,趕赴日本查明死因。

大熊貓「龍龍」的身份從原來的「連接中日人民之間情誼的橋樑和大使」,轉眼之間成為「為國捐軀」的革命烈士和受害者,不知政府最後是否會授予「龍龍」「革命烈士」或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的稱號?

綜上所述可以知道,在政府眼中,保釣人士和大熊貓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他們都是被政府利用的工具,並被玩弄於指掌之間,大熊貓可以從「愛心大使」變為「受害者」,那些保釣人士可能會從「愛國志士」立刻變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如果不聽政府勸告,成為「不明真相破壞中日兩國人民友誼和大好穩定局面」的反動份子而淪落為階下囚,這也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廈門保釣聯合會會長李義強稱,他們搭帳篷、拉布條在海邊靜坐抗議,計劃長期抗爭,不達目的,絕不罷休。他呼籲大陸當局能放手讓漁船出海,以便兩岸三地保釣船順利在釣魚台海域大會師。但可以預料的是,在當局的阻撓下,他們的愛國理想和豪情只能是南柯一夢,難以實現,而空留滿腔的悲憤。

首發于2010年9月15日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