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草和白銀若干問題

黃金

文:天風盜

今兒來聊聊糧草與白銀等若干問題。這大約是許多人都感興趣的話題,恰恰也是在當前趨勢演繹下,正在發生的現實。

1)背景:貨幣與股債樓匯

關於貨幣與股債樓匯等話題,是本人關於未來趨勢分析的主要內容之一。在當前態勢下,有一些資本與市場的關注點,有必要在此再聊一聊。

從莊家的角度看,對於樓市和股市控盤的著眼點是什麼?一直關注本人天風盜文章的朋友,我認為對這兩者的運作性質,是具有基本認識的。簡言之,於樓市來說,無論是收與放,控盤的核心目的訴求是穩定土地財收,也就是穩財政,亦即等同於保匯率。

於股市來說,通過反覆拉升與下行等方式,吸納與蒸發樓市之外的流動性資金,以達到儘可能減少可以衝擊外匯的民間資本能量。因而此項控盤的核心訴求,除了為做大做強提供養分之外,就是要保外儲。

這兩項核心訴求,如今仍然成立,一定還要「保」。因而基本判斷是,對於股市,曾經有過的豐滿童話和骨感現實,還將繼續來回演繹下去。廣大懷揣碎銀的瓜眾,都被描繪出擁有即將成為白天鵝式的童話前景,而最終依然不得不接受自己根本就是一隻醜小鴨的現實。可謂: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對於樓市,在土地財收模式能夠整體切換之前,整體樓市價格不會出現連續性的大幅下行。但要注意,此後的樓市價格運行邏輯必然出現全面的本質變化。之前樓市的上漲,主要邏輯是由市場供需關係決定;之後,逐漸脫離供需關係,主要是出於資本邏輯。這是什麼意思呢?

諸位明鑑,莊家真正的訴求是,即是通過貨幣超發以及擴大財赤等方式去覆蓋與抹平前期債務,以及不斷增加的債務成本。

未來的故事情節,將與漁民村落一起聯袂上演,這個概率開始日益加大。故事的演繹架構,主要存於以下三種衝擊模式形態之中:

其一,鷹系撤資與第三秩序一階段協定模式。不可逆的結果是,貿易份額與順差數字必然面臨極大擠壓。進出口貿易主要通道之一的漁民村落,其空間將被大幅壓縮。

其二,由瑞幸財務造假與某行原油寶事件所引發,資本市場上擁有巨大資本規模的中概股,以及第三秩序海外金融業務,兩者整體的市場根基必將遭到動搖。諸如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之類玩法,以「模式」覆蓋市場,以「故事」描繪利潤,這種經濟全球化下資本泡沫遊戲的冰山一角,遲早要被全面揭開。

由此引發的風險或危機,作為第三秩序最大的海外融資發債平台,以及作為資金的主要進出渠道的村落,與內地資本市場一樣,必然會受到衝擊。

其三,村落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日趨承壓,隨著未來事態進一步演繹,不排除被鷹系取消的可能。在這個承壓過程中,以下事項正在發生,譬如金融信用度大幅下降,國際資本持續撤離,第三秩序金融境外交易業務和港元聯繫匯率都將面臨衝擊。

那麼,這個故事劇本的主要人物關係又是如何呢?首先,從市場和資本的關係上看,港股與A股屬於聯動綁定關係,而占據港股最大市值部分的就是樓市。其次,從信用角度看,樓市的質押是資本市場估值的關鍵構成,也就是說,樓市價格與金融信用體系事實上也屬基本綁定關係。第三,基於港股與A股關係,從原油寶等事件可以看出,整個市場資本運行的背後正在隱含巨大的債務。

那麼,對於如此人物關係,又意味著什麼呢?假如,某貨幣跳貶或持續大幅下行,港股中的「中概股(或曰紅藍籌)」會面臨什麼?港元的聯繫匯率將面臨何種衝擊?樓市呢,又如何抵禦衝擊?融資與發債平台的信用還會剩下多少呢?

邏輯演繹線路及其結果,其實已無需多說,那必然是一連串的多米諾骨牌效應。股債樓匯,不管是哪一個首先出現問題,都一定會同時吞噬另外三個。這些,已經是常識。

從經濟的角度分析,以上三種衝擊模式漸次形成之後,接下來故事的主要劇情已經大致浮現了。基本演繹形態如下:

三大模式衝擊→外資撤離+外儲減少→匯率承壓+市場流動性不足+債務違約風險→多種公開市場操作補充流動性(即是印鈔和放水)→資產泡沫加大→實體成本上升+需求萎縮+通脹率增加→利率上漲→債務成本與風險上升→加大放水頻率和規模→外資加速撤離+匯率全面承壓……

之後,基於路徑鎖定之下的循環圈以及走不出的叢林,就這樣不斷反覆運作,直至迎來換幣時刻。

 

2)糧草和白銀若干問題

基於上述資本演繹背景分析,其中許多具體事宜,曾有朋友在我所發文章留言區裡提及。從市場關注的角度上看,這些話題,有一定的代表性,為此,我將其匯集在這裡,扼要作出我個人的分析與判斷。

1,貨幣錨

一般而言,對於不具備完整產業全球市場競爭力的經濟體而言,貨幣發行之錨,出於對信用的尋求,只有兩種選擇,即是黃金與美元。因此,於第三秩序而言,若貨幣發行採用國債為錨定模式,包括體現為銀行買入地方債方式,簡單說,由於整體信用成色欠缺,邏輯結果是M2擴張之路難以節制,最終結果只能是換幣。從當前來看,以國債為錨發行貨幣的模式,已在路上了。

近期之內,第三秩序出於匯率和通脹方面考慮,發鈔規模會有所節制,但隨著事態向前演繹,主要由於債務和樓市壓力,大約就顧不上匯率了,進程必然提速。

2,數字貨幣

數字貨幣玩法,主要目的包括這兩個,一是去「白頭鷹」美元秩序這個中心,二是全面對系統內資本能量進行管控。如同金本位貨幣和信用貨幣一樣,無論叫做虛擬還是數字,貨幣的本質都是信用。如果脫離基本信用支撐,單純從經濟角度上看,這種形態玩法,你聽聽就好,依然走不出上述演繹形態範疇。但事實上,這作為一種控盤方式,核心訴求其實已經在經濟範疇之外了。

3,外儲

當前外儲餘額,主要存留的部分是外資投資的本金、利潤以及外債,真正掌握在手中的流動性部分,已日益減少,而且這還將是一個長期趨勢。從老特的角度上看,其訴求是,必須要取回屬於鷹系的本金、利潤和外債償還,而且最好是採用文的方式。這種資本的撤回,也可理解為產業鏈轉移的一種形式。

4,閉館子

這是一個偽命題,尤其於近期而言,更無可能。主要原因有以下三項:

首先,產業鏈轉移需要時間和條件;其次,經濟全球化以來形成的經貿高依存度,譬如更多的相互投資、債務、貸款同樣處於糾纏不清狀態,也需要時間處理。第三,老特出於選戰等方面考慮,也需要基於一階段協定來繼續抽取籌碼,甚至都不能接受第三秩序匯率出現大幅波動的情形;對於第三秩序而言,同樣需要維持當前基本的經貿格局,不至於面臨因閉館子所帶來的關廠房和失業潮。

這個階段,脫與不脫之間,雙方都會很尷尬,但這種尷尬還只能繼續延續下去。

5,土地與糧價

不久前,多地試點區域下放農村用地審批權限,此事從整體上看,目前仍屬試水溫階段。關鍵要看財收模式如何分配和走向。這是博弈的焦點。

從更遠一些的周期來看,未來土地財政出現具有全局性的改變,是大概率方向,主要即是從樓市上漲模式切換到農村土地資本化模式。換言之,從財稅角度看,即是要從高房價徵收模式切換為高糧價徵收模式。

這種判斷的核心邏輯是兩個,一是,樓市模式已不可長期持續。二是,若干年前,在整體低成本經濟運行階段,沒有實現產業鏈升級。如今已失去進行產業升級的基礎條件,能夠選擇的,只能是進行產業轉移。

應該知道的是,如此涉及面廣的模式切換,過程中可能伴隨著諸多難以預見的不確定性風險,而且糧價模式也不可能一步到位。因而,當前主要操作方向是,一是全面落實農村土地收儲準備;二是在城市範圍逐步推出房產稅徵收試點與試行;三是嘗試以「城市房產稅徵收+部分糧價徵收」模式逐步推廣過渡。

這個階段,至少從控盤者的角度,是不允許樓市失控,或出現價格持續大幅走低情形。

此外,有人擔心,在當前疫情影響之下,其他經濟體會不會進行糧食出口封鎖?我的看法是,當前諸國所為,只是短期的進出口限制,不算是封鎖,具有暫時性。若事態繼續發展,美俄巴西阿根廷等幾大糧食出口國政策走向可能會出現變化。

接下來會對糧價造成影響的還包括,隨著美日德意志持續跟進撤資,轉移產業鏈,導致第三秩序美元不足,糧食進口會遇到資金壓力。最壞的情形是走向失序。

6,黃金、美元與白銀

處在經濟危機周期的當前,我繼續看好美元作為全球硬通貨幣的信用穩定性,對於黃金價格繼續長趨看漲。這是我的基本判斷。

因此,面對未來的全球性經濟危機周期,從保值和避險角度,將一部分資產,轉換為以包括黃金在內的硬通貨幣為計價的資產,是可考慮的配置形式。對於有渠道和選擇空間的人,「美元+美債+黃金」對沖組合是一種較佳的資本配置模式。

這裡的美元,也可換為日元、英鎊等同一信用等級的貨幣形式;美債則主要是指10期及以上長期美債。

應當說明,對黃金價格走勢的判斷,本號發文主要是對整體與長期趨勢進行分析。在此過程中,對於短期的、技術調整的或波段沉浮式的價格點位走向,本人既不盯盤也不關注,更不會提供任何交易操作上的建議。對此感興趣的朋友,操作上不妨多關注分析以下幾點:

一,參考歷年金價運行與當時股指走勢關係,尤其是在危機周期階段;二,美聯儲具體QE操作方向;三,跟進分析當前美歐等貨幣或財政政策動向。三,多看盤,包括資金進出情形、全球黃金ETF及相關產品總持倉量變化等。

關於白銀。我曾說過,這10年裡,金強銀弱的分化走勢是一個特點。兩者作為貴金屬,同時也具有商品屬性。相比之下,黃金的貴金屬屬性更高,白銀要差一些;同時,白銀的商品屬性則多一些,黃金少一些。這段時間的行情,白銀更多跟隨的是大宗商品走勢。但作為一個較大風險周期,白銀的貴金屬屬性還是會顯現出來的,這是長趨。

7,黃金股和紙黃金

有人對黃金股更感興趣,這沒什麼問題,但要知道的是,黃金股和現貨黃金價格走向雖有同方向特點,但並非完全相關,一是黃金股會更敏感,二是你還要對具體企業的經營和盈利數據有一定掌握。此外,如果股市出現波動或洗盤風險,必然也會傳導到黃金股。

銀行裡的紙黃金呢?我當然也不會認為一定會有什麼問題。依然要知道的是,你買的究竟是什麼。與原油寶不同的是,紙黃金不是投資實物金的標的,不存在交割提貨上的問題;相同的是,本質上所買的都是銀行本身的信用。

有人會擔心,如果現在兌換部分黃綠作為資產配置,以求保值與避險,在未來某些形態下會不會被宣布持有該項資產為非法,或被強行收繳,這種可能性當然不能被排除。但大概率會給出一個過渡期,譬如在過渡期內以某種「價位」回收黃綠,不至於讓你顆粒無收。同樣是大概率的是,這種「價位」不會是所謂的「市場價。」

只是話說回來,在一片缺乏siyoucaichan保護fazhi基礎的土地上,又有那一項資產必然是萬無一失的呢?所以在危機周期進行資產配置時,必須要有一種權衡利弊的風控意識,並根據各自不同的實際情況進行選擇配置。

8,國際原油價格

當前國際原油價格走勢主要受這三個因素影響:一是全球經濟整體陷入衰退,需求不足;二是歐佩克與北極熊關於減產協議出現分歧;三是受疫情衝擊而加劇。

其中,一因素是根本原因,也將是長期影響,短期內不會消除。二和三因素則是變量因素,大概率是階段性因素,但存在諸多不確定性走向。

假如,國際原油價格一直持續走低或惡化,會出現什麼呢?這裡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分析。我在此前文章曾作出判斷,相比北極熊,沙特財政對低油價衝擊的抗風險能力更差。一旦原油市場持續惡化,沙特主權基金就必然要拋售海外資產,也就難免造成國際資本市場美元流動性不足問題,進而可能會觸發麵臨債務違約問題。在這種風險的傳導下,美利堅頁岩油企業同樣會面臨債務違約問題,甚至是部分企業出現破產。這樣以來,那些在資本市場上購入或交易沙特或美利堅頁岩油企業債務的交易機構,也必然出現問題,到了這個時候,整個華爾街金融體系能不能扛住這樣的風險,那就呵呵了。

正是基於如此背景下,4月13日,包括北極熊在內,歐佩克和非歐佩克國家達成減產協議,首階段將於今年5~6月份日均減產970萬桶。接下來國際原油市場上出現「活久見」負油價事態,說明如此減產幅度還是遠遠不夠。譬如,在這份減產協議達成之後,特朗普表示,OPEC+尋求的減產規模應是日均2000萬桶,而不是1000萬桶。

可以預見,OPEC+繼續尋求更大的減產之路,是接下來的大概率事件。如果,OPEC+再次全面談崩,那麼好,請準備好面臨華爾街金融風暴的巨大衝擊吧。

9,個人負債問題

有人認為貸款購房等個人負債沒什麼問題,尤其是處在未來放水與通脹周期,債務也會因此而被稀釋,實質等同減少負債規模。

這種看法太想當然了。常識是,大通脹會帶來高利率,也必然帶來整個市場環境的高失業惡化之局。因此,具有以上大額負債消費想法的人,不妨先考慮這幾個問題:

1,若出現大通脹,你是否可確保一定不會失業?2,若還有工作,工資上漲的滯後期有多長?能否跟上物價上漲速度?3,負債的利息浮動區間,你能接受多大的變動?4,大通脹首先意味基礎民生物品大幅上漲,譬如豬肉之類,生活成本大幅升高,你如何面對持續增大的消費壓力?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債務擴張式泡沫遲早有消散的一天,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不論何種形式的負債,其實也一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