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研究生,明天會更好?

研究生

01

有句話很傷人:「中國正在催生一批高學历窮人」。

為此,南風窗採訪了三位不得志的碩士畢業生。

其中一位姑娘,本科在雙一流大學讀,後來去山西某雙非院校讀研,專業是人文地理學。

1

畢業時,父母推薦了法院書記員的工作,但她很苦惱,因為這份工作就是在法庭上打字,甚麼人都可以做。

只是她一直沒考上。

這份她沒考上、但人人都可以做的工作是怎麼樣的呢?

網上有相似的。不久前,江蘇全省法院招聘聘用制書記員 656 人,學历要求是專科及以上。

初步篩選後的競爭比大致是 6:1,接下來的初試肯定不輕松,結果還沒出來,不過我們可以結合過往資訊推測一下學历分布。

江蘇法院現有 7324 名聘用制書記員,本科及以上學历占到了 64.9%。

想必裡面包括幹了很久的大專學历的老員工,所以可以推測, 近年來被聘用的本科以上學历的書記員占比會遠遠超過六成。

學人文地理學專業的姑娘她當然會苦惱,自己讀到了碩士,閱讀過多少學術專著,寫過多少論文。

可成為一個打工人後,全部價值在於能不能打字 100 字 / 分鐘,正確率 95% 以上。

最後每月到手三四千。

可要成為這樣一位打工人的關鍵在於,擠掉差不多學历的同齡人。

這麼一來她的世界觀自然被挑戰了。

南風窗報道她,既為了說說碩士難找工作的事,也為了報道另一個現象:

很多人會去比本科層次差的學校讀研。

經濟觀察報報道過,一些北大、複旦等名校本科生,選擇去 廣州大學深造。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每年接受的雙一流高校學生推免比例,達到三四成。

同時,雙非高校的考研報名人數大幅增長。

2022 年西藏民族大學(位於陝西鹹陽)考研報名人數暴漲 123.2%,江西農業大學猛增 80%,湖南工商大學猛增 72%,都遠遠高於著名大學的報名人數增長率。

雙非高校已經成為考研香餑餑,為此,陝西理工大學一年前就說要緊抓機遇,提升內涵。

為甚麼大家開始熱衷於去雙非高校讀研了呢?

因為形勢嚴峻。

文憑社會裡,大家主動或被動地都在為學历鍍金,以致於考研的人實在太多了。

2022 屆高校畢業生規糢是 1076 萬人,考研報名 457 萬人,二者的比例接近 2:1。

我算了算,這個數據在五年前是 3.96:1,在十年前是 4.12:1。

畢業就考研,和畢業就失業一樣,已成為近幾年一股顯而易見的趨勢。

一些人想輕松一點,把目光放到了推免保研上。

這方面的數據也很誇張。

近兩年北京大學的保研比例創下了历史新高,在 55% 左右。

像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高校,過去五年的保研率提高了 10% 以上。

但推免比例上升的速率,跑不過考研人數增加的速度。實際上,這不過是意味著名校考研難度又上了一個臺階。

沒想到,頭部名校的此種做法,還被雙非院校仿效。

山東財經大學 2022 年推免名額為 163 人,較 2021 年增加 40 人。

江蘇大學 2022 年推免數量為 293 人,較 2021 年增加 50 人。

缺乏論文的學生這時候發現,名校的考研保研路已經堵死了,雙非院校的保研之路也夠嗆的。

那麼不如轉換思路,通過考試去雙非院校尋找自己的廣闊天空,畢竟自己曾經也算會做題。

他們還會發現,雖然雙非碩士在一二線城市競爭力不高,但是在三四五線城市前途可觀。

農發行是三大政策性銀行之一,它的湖北分行在 2022 年進行了校園招聘,競爭比遠沒有當地公務員考試誇張。

你看,不少金融雙非碩士拿到了崗位。

從生活幸福感而言,雙非碩士在當地政策性銀行謀得一份穩定工作,都不比在大城市裡擠地鐵差。

總之,不管是名校還是雙非院校都在被熱搶。

除此之外,考研之路上沒甚麼其他選擇了。

不考行嘛? 不考的話,可能本科畢業即失業。

考研本身就是在推遲求職時間, 考上的話,即使研究生失業,也可以嘗試靈活就業。

既然如此,試一試唄。

反正每兩個畢業生裡就有一個會考研。

輸了,大不了重頭再來。

02

碩士畢業意味著你有了文憑,並不意味著你能拿到工作機會。

很多人會繼續進入白熱化競爭領域,比如考編。

在這裡說說考編的一個重頭戲 —— 考教師編制。

光是教師有寒暑假這點,就足以吸引大量學子前去應聘,數據顯示,「中國專任教師總量從 2012 年的 1462.9 萬人增長到 2021 年的 1844.4 萬人。」

十年來,教師總數增幅 26%,或許並不是算迅猛。

但為此做出的鋪墊才是驚人的:

十年來教師資格考試報名人數由 17.2 萬人次躍升到 1144.2 萬人次。

教師資格證報考人數增長超 65 倍,對於考生來說,顯然不是甚麼好消息,因為未來求職中的對手會很多。

另一個不好的消息是,這些手握教資證去應聘教師編制的人,一個比一個簡历優秀。

我們也寫過,比如這份 2020 年深圳市南山外國語學校(集團)的擬聘名單。

大部分教師從清華、北大等名校畢業,教師的學位不是碩士就是博士。

還可以看到,來自於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教小學英語;來自北大的博士,教初中數學。

北大碩士教初中道德與法治,清華碩士教小學資訊技術,清華碩士教小學美術。

深圳市南山外國語學校(集團)旗下的南外高級中學公布過教師的本科資訊與榮譽獎項。

有人是清北本碩連讀,有人是清華碩博連讀。

有人是 AI 獨角獸企業聯合創始人,有人擁有發明實用新型專利,有人參與編輯高中地理教材,有人擁有多篇核心期刊文章。

榮譽獎項個個出挑,看了不禁令人懷疑,這是在選青年傑出科學家嗎?

當然不是,這就是在招高中老師,甚至是在招初中、小學老師。

廣州的情況也旗鼓相當。

去年 5 月份,廣州 25 所中小學招聘 203 名編制內教師,結果近九成的教師是碩士或博士。

白雲區的招聘裡,已經明確博士起步,其中兩名博士需要去教非熱頻的心理課。

長沙作為中部城市,也在奮勇追趕。

招聘編制內教師 177 人,要求是 「雙一流」 高校碩士,國外就讀的,大學必須排在世界前 100。

當我們打開職位表,可以發現 「雙一流」 高校碩士將要教授小學體育。

網上熱議紛紛,一幫名校碩博士去教中小學課程,這有必要嗎?單純是為了教育情懷嗎?

或許因為對方給的實在不少吧。

深圳中小學的待遇,知乎有人算了算,可以達到一年二三十萬。

這個數據我沒有考證過,如果屬實,算是不低了。

而且,現在一些地方以好客見長。

鄂爾多斯多所學校,以年薪 60 萬元招聘清北畢業生,豪言 「我們財政負擔得起」。

薪酬是鄂爾多斯中小學措施的一部分,在招聘啓事裡,他們還承諾服務滿十年後,還能享受對應的住房優惠政策。

那麼,讓清北博士去教小學初中是不是浪費人才?

這個問題上,要談施展才能的前提是,談談博士們平日裡會遇到怎麼樣的招聘啓事。

2018 年,藍鯨財經記者工作平臺援引中青報的報道:

「中國天眼」 難覓才俊,10 萬元年薪難覓駐地科研人才。

網友追問,年薪是不是少寫了一個零。

藍鯨財經回覆:「沒少。」 並加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符號。

藍鯨財經後續報道這份科技工作的實際是:

「稅後到手五千多一些」。

還有最近敦煌研究院的難處。

他們招專業人才,給了編制,要求是雙一流和八大美院畢業的考古碩士研究生,年齡在 35 歲以下。

結果招不到人,因為地處大西北,薪資 3000 元。

不過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這個待遇在文博行業中不算低,肯定不是墊底,

既然去當專業技術人才那麼辛苦,為甚麼不能選擇待遇好一點的教師編制做貢獻呢?

體面的生活和一定的假期,甚至豐厚的薪酬,越來越成為年輕人保護自己的資本了。

畢竟編制內沒有職場 「35 歲中年危機」。

或者換個角度看,學子們湧入考教師編的大軍,不過是為了說明:

知識可以有價,或者無價,但不能廉價。

03

對於大學畢業生而言,除了讀研、考編以外,還有一個好去處,那就是考公務員。

你會發現身邊總有一兩個人不是考了公務員,就是在考的路上。

很多關於考公的段子並非沒有根據。

國考的參考人數近幾年保持在百萬的級別上。

根據新京報的圖表資訊,競爭壓力曾經可以大到 9837 人爭搶一個崗位。

根據網易文創的數據顯示,廣東省的國考報考熱度遠遠超過了山東,南方的浙江、湖北、雲南、貴州的報考熱度也超過了北方許多地區。

除了國考,現在一些省考也在上演 「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的場面,比如河南的平均競爭比為 73:1,雲南是 98:1。

五年前的情況相對好一些,河南是 52:1,雲南是 75.7:1。

但也只是 「相對」。

優秀人才紮堆考進體制內,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更何況他們哪裡都可能去,包括三四線城市。

浙江理工大學的碩士郝治偉在國際頂尖學術期刊《Nature》正刊上,以第一作者的身份發表了文章。

對於任何碩博士來說,這都預示著光明的學術前途。

導師也多次建議他在學術道路上好好走下去,可郝治偉最後還是回到了家鄉安徽宿州。

在這個四線城市裡,他考了當地經開區的一個管理工作,同批被錄用的有 5 名本科生。

示範效應很強烈,跟著幹的人不少。

許多高薪的程序員在見識到了社會的毒打後,就走上了這條路。

編程社區網站 GitHub 上,一份針對程序員的考公指南在幾天內就收獲了上萬星標。

「程序員怎麼轉行公務員」 已經成為了各大網站的熱門話題,還被開發出了各類收費教學。

於是每一個職位都開始緊俏,每一場考試都是擠獨木橋,考公越來越內卷。

那些一時搶不到入場券的人,另辟蹊徑。

有人願意去殯儀館上班,半夜堅守崗位,因為有了五險一金,讓他們在相親時倍有面子;

有人考進畜牧站,給老鄉的雞、鴨、羊看病,因為有了五險一金,讓他們在相親時倍有面子。

這才是紮根現實的夢想,值得被拷貝和推廣。

緊跟著,一組很有特色的現象產生了:

「月入 3 萬,不如回家考公務員。」

「在各行各業當螺絲釘,不如回家考公務員。」

「想為自己的孕期買單,就回家考公務員。」

一切的熱鬧好像真應徵了那句話 ——

宇宙的盡頭是編制,編制的盡頭是公務員。

04

最近兩個月,「小鎮做題家」 成為網路熱詞,緊跟著也有一段話很流行:

我生在大山,你生在羅馬;

你說你一步步走得 「辛苦」,卻不知,我一筆一劃都在抗衡自己的苦難。

站在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大城市,我不感謝那堆積如山的題海,只感謝那個淌過題海的自己。

這段話讓我很感傷,但我始終知道時代就是如此:

學历在過剩,人才在過剩,打工人更在過剩。

這一切的源頭是:你不幹有的是人幹。

讓你自願降薪不就是為了你好嗎?

只給你 800 元工資不就是為了你好嗎?

經濟不景氣,這些發生在企業裡的情況想必不會少。

既然你卷我、我卷你地互相傷害著,不如去穩定的崗位卷一卷,誰怕誰。

何況到了穩定的崗位,並不一定需要卷。

不是說不能創業,不能去小廠,我們自然鼓勵每個人為夢想而努力,但同時不妨看看社會經驗豐富的人他們怎麼做。

有句爛大街的至理名言是:

如果不能賺到甚麼錢,那就盡量不虧錢,少折騰。

另外,在難免不焦慮的今天,我補上一句:

相信明天會更好。

來源:雷叔寫故事(ID:raistlin2017),作者:小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