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保險專題(一):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險

養老保險

文: 古原

官辦養老保險是在世界上存在了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但這個制度其實是存在很多無法修改的BUG的,以致於全世界各國都出現了支付危機,本文就來探討下官辦養老保險的各種BUG。

保險是什麼呢?

保險是市場經濟條件下風險管理的基本手段,從經濟角度看,保險是分攤意外事故損失的一種財務安排。

也就是說,保險是一種防範風險的手段,是商業保險公司或組織提供給個人應對未來不確定風險的金融產品。

這種產品有幾個特點:

第一、投入並不一定有回報:

如果人人購買保險產品都有對價的回報,那風險就無人承擔了。而買保險的人是不希望有回報的。

買了航空意外險的人不會滿懷希望,這飛機掉下來多好,這樣我就可以賠個幾百萬了。

有這種希望並用行動達成這一結果的,叫騙保

社會保險專題(一):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險

而賠付的金額就來源於那些沒有出狀況的大多數人的保費,比如你買意外險,一年中,沒有出現意外,將你購買的費用退回給你。有這樣的保險產品嗎?沒有的。

如果每個人都退回,那出意外的那個人的賠償,商業保險公司如何賠付呢?那就將無錢可賠。

第二、是基於自願購買的

個人自願購買是因為自己個人的風險喜惡,比如某人的是風險厭惡型人格,他哪怕才三十歲,也花很多錢去購買重疾保險,雖然他知道他這個年齡患上重疾的可能性非常低。

也有人是風險偏好型的人,他就喜歡冒險,比如他根本就不存錢,永遠相信自己任何時候都有能力保持收入,不購買任何保險產品。

買不買保險對自己有利,只有購買者自己最清楚。

有的母親是風險厭惡型,他的小孩從出生開始,就購買大額的健康險,哪怕這個小孩到七十歲才出現大病,她也覺得值,因為這能讓他安心。

而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從來不買保險,他就認為生死有命,不需要這玩意,那也是他個人的選擇。

假設按第一個例子中的母親的標準強制要求全社會每一個人都做風險厭惡型的人,那會發生什麼呢?

只要低於這個母親的風險厭惡程度的人全部被傷害了。

第三、保險產品需要細分人群,對個體進行風險估價,以降低價格。

保險產品如何在市場上競爭呢?最有效的武器就是價格了。

這家保險公司保障一樣的疾病,保額都是一百萬,但保金一家一年五千,另一家一年兩千,當然兩千的更容易占領市場。

那保險公司是如何來降低價格的呢?

他們採取的方式叫做細分人群,分別對風險進行估價。

比如你是一個喜歡健身的人,那你的疾病險的價格可以打七折,比如你年輕,那你的價格還可以更便宜,因為越年輕得病概率越低,比如你是個跳傘愛好者,那你的意外險我得翻五倍,因為風險太大了。

通過對人群的細分,保險公司就能將風險一致的人分到一個風險池裡來,大家一起共同分攤大家的風險。

這樣的結果,就是年輕人購買疾病險、人壽險的價格就便宜了,喜歡健身的人購買疾病險就比那些不喜歡的人更便宜。

這樣有利於保險公司爭取客戶。

與此同時,他還帶來另一個結果,就是大家不會互沾便宜。

假設你購買意外險和一個天天玩高空跳傘的人的保費一樣,保額一樣,那你肯定被別人佔便宜了,因為你的風險更低。

社會保險專題(一):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險

隔三差五,就摔一個,那你的意外險肯定就越來越貴,那你就不願意和這樣的人呆在一個風險池。

你和另一群和你一樣風險的人購買意外險五塊一年,而那些高空跳傘的人則和搞翼裝飛行等其他極限運動的人在另一個風險池,他們購買意外險可能是一年五萬。

最後極限運動者內部也發生矛盾了,有些人一年玩二百次,有些人一年才玩一次,怎麼辦?

那保險就按次收,一次收一千,那這樣玩一次的人就不被人沾便宜了。

所以保險產品是如何提升服務質量和擴大客戶群的?

依靠的就是對風險更加精準的估價,對風險人群的細分,甚至對風險行為的細分。

只有這樣,他才能​​讓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他的保險產品。

第四,保險產品還需要滿足大數法則。

什麼叫大數法則呢,風險的概率一定是在比較大數量的基礎上才可以計算,獨立的個體,無法計算風險。

人們常說,碰不到億分之一,碰到了就是百分百。

但如果一萬人,一百萬人,一千萬人,他們的風險係數就可以計算了。

所以保險公司要找到足夠多的客戶,才能設計出產品。

如果數量不夠,就無法開發產品了。

社會保險專題(一):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險

舉個極端的例子,一種意外保險只有兩個人買,價格怎麼定呢?假設一人一萬保費,十萬保額。
不出事,保險公司賺兩萬,一出事,保險公司賠八萬。保險公司要不巨賺,要不血虧,這樣的保險公司是開不下去的。開著開著碰到個事故,就破產了。

要持續經營就需要足夠多的客戶量,這就叫大數法則。

講完了這四個保險產品的特點,我來問你,現收現付的官辦養老保險有哪一點符合這個特點嗎?

第一,只要你活到歲數,就一定有回報。

這是官辦保險的特點。

有人要來槓了,人壽保險不也是這個特點嗎?

人壽保險是保障意外身故的,如果某人沒活到歲數,這就出了風險了,保險公司會按保額賠你一大筆錢,比如某人交了十年,交了十萬,可能賠你兩百萬。

但官辦保險,比如某人在六十歲前就掛了,他交了四十年養老保險,他有幾倍的賠償嗎?不會有。

按中國的規定,是退回個人部分,但個人部分只有28%。

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障他人可能活的不夠長的風險的,而是活的越長領的越多。

那風險在哪裡呢?沒有風險,反而領的更多,有風險反而吃虧,因為單位上交的72%部分就給別人了嘛,更不用談交幾十年下來,個人餘額的28%早已貶值多少倍了。

社會保險專題(一):官辦養老保險不是保險

就算這28%,有可能都會被取消,因為有專家就提出要取消個人帳戶,全部交由社會統籌。

取消代表什麼呢?死的早的人就一分錢都沒有了,他所交的所有費用全部為別人做貢獻了。

那這叫作保障風險嗎?一個人因疾病或意外離世早,這本來應該是人生路上的風險,但現有的養老金支付模式反而是要懲罰這種風險的,這與保險就沒有關係了。

老不是風險,人人都會老,在官辦養老保險體系中,大家在競賽誰活的更長,誰在養老基金池裡拿的錢就更多。為什麼這麼多在跳廣場舞呢,她們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參與競賽呢。那這就不是保險產品了,他是懲罰風險,而不是保障風險,誰叫你活的短的?

第二,官辦保險當然不是自願買的。

非自願買的,帶來的問題就是根本沒有考慮個人的風險偏好問題,當然上面已經說過了,他都不是保險風險的,自然也無關個人風險喜惡問題。

第三,官辦保險並不細分人群。

不管是官辦養老保險還是醫療保險,你會驚奇地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一個地區里工資接近的人交錢的人往往是一樣多的。

大家風險都一致嗎?當然不一致,那有沒有多交的呢?有啊,就是那些工資高的。

工資高就風險大嗎?一個阿里的25歲的程序員,月交養老醫療保險可能超過五千塊,因為他收入高,另一個55歲的壯年工人,可能只需要交一千塊,這二者風險是一樣的嗎?

如果是商業保險公司定價,壯年工人的保費肯定比年輕程序員工高,因為他的風險明顯更高。所以官辦保險收費的方式也不是細分風險的方式,他是根據你的收入高低來調整徵收比例的,這像什麼,像稅收嘛。

第四,官辦保險與大數法則也沒有關係。

大數法則的目的是將風險分類,找出風險一致的人,以確保每一個人的風險估價相近,任何一個群體不佔另一個群體的便宜。

而官辦保險雖然不停地試圖增加上交官辦保險金的人數,但他不是依據大數法則來細分風險,因為新加入的還是交一樣多的保費,他只是在一個風險池裡不停地增加人員。

最後你會發現一個事實,官辦養老保險與保險完全不搭架,他和什麼很像呢?稅收。

稅收也是強制徵收的,稅收也是按你收入高低來評估你多交少交的,官辦保險和稅收從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一種強制的財富轉移的方式。

那有人要說了,稅收交上去,他不返還啊,但養老金交上去,他可是你老了以後會返還給你的,甚至拿更多,這就要談到本文的重點了,也就是這種制度的關鍵BUG點在哪裡。

在談這個話題前,我們先來說明一個常見的觀點,就是官辦保險是不是龐式騙局?我的看法是,不是。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