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稱「哥來晚了」背後收黑錢,「好領導」還真會演

「哥來晚了」

文:徐媛

2009年,張海超為證明自己罹患塵肺病,被迫「開胸驗肺」,曾轟動一時。時隔12年,如今該事件又有內幕爆出。近日,媒體披露的一份起訴書顯示,當年「開胸驗肺」事件被曝光後,時任新密市委書記王鐵良曾收涉事企業給予的40萬元,為該公司避免停產整頓提供幫助,而這只是其受賄的「冰山一角」。輿論再次譁然。

輿論之所以感到驚訝,是因為這位書記人前人後的表現截然不同。據《南方都市報》2012年12月報道,當年7月,媒體曝光了張海超「開胸驗肺」事件,當地政府沉寂一天後,地方官員絡繹不絕地趕往張家, 市委書記進屋的第一句話就是,「海超,哥來晚了!」然後抱起張海超的女兒,左臉蛋親過親右臉。據張海超回憶,當時王鐵良對他說,有什麼條件都隨便提,讓他「隨便說個數」。張海超堅決走法律程序索要賠償,但他對王鐵良的觀感不差,覺得書記是個「好領導」,聽聞其受賄一事頗感驚訝。

確實,張海超有驚訝的理由。當年因為用人單位拒絕出具職業史證明,導致無法認定塵肺病,張海超才不得不鋌而走險,開胸活檢。媒體曝光後,王鐵良的到訪和表態讓整件事峰迴路轉。他在會上要求,各部門在最短時間內給張海超一個滿意的答覆。隨後,張海超被河南省新密市勞動局認定為塵肺三期,如願申請到了賠償。

2009年7月27日,張海超展示兩份診斷證明書 。

不管王鐵良是出於何種動機,受上級領導指示也好,輿論壓迫也好,還是良心驅使也好,張海超後期維權過程中,他應該是起了積極作用的。張家人把他的到訪視為正義不會遲到的證明。如果沒有他為張海超特事特辦,張海超後面的維權之路不會那麼順暢。

通常,一個職業病患者從認定到理賠,需要走10餘項法律程序,耗時至少1149天,很多塵肺病人等到賠償之前就已經撒手人寰。張海超能夠成為萬千不幸中的幸運,既因為他開胸驗肺的壯舉撼動眾人,也得益於市委書記一聲令下各級官員的立馬跟進和不敢懈怠。所以,縱使「開胸驗肺」一事引起舉國轟動,但地方官場並沒受到太多牽連,王鐵良也維護了他在民眾那兒一貫樹立的 「親民、負責」的形象。

據之前的報道,王鐵良主政新密市5年,曾被媒體評價為「是個個性官員」、「工作作風很硬對老百姓很軟」。曾有新密市民向媒體爆料,講述他幾次遇上市委書記王鐵良清晨在街頭撿垃圾的「猛料」。2010年,王鐵良接受群眾評議,免去了10餘名官員;他還曾在一個月內,鐵腕關閉採石場,聲稱不怕上訪舉報,「因為把群眾的利益放在心裡」。

但誰能想到,這樣一個有口皆碑的「好領導」,背後受賄4000多萬。在「開胸驗肺」事件中人前人後的表現,更證明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兩面人。人前跟受害者稱兄道弟,要為困苦人群主持公道,一點官架子都沒有。但人後卻昧著良心收涉事企業的錢,避免企業停工。報道顯示,當年涉事企業所受的處罰是,當時的企業黨總支書記留黨察看一年處分,依法追究企業後勤負責人的責任,並對公司罰款二十五萬元——確實避過了最重的停業整頓處罰。

雖然,起訴書說,王鐵良受賄,是「開胸驗肺」事件後,幫助企業能正常營業,該受賄行為對張海超的維權影響多大,現有的信息說不清楚。但作為一地的主政官員,明明知道用人單位的作業環境,讓員工不幸罹患塵肺病,還各種規避責任,逼得人不得不「開胸驗肺」,不是想著如何約束企業完善防塵措施,改善塵肺病人的維權困境,而是收下黑錢,利用職務便利為企業保駕護航,這相當於間接置廣大勞動者於險境。對照他此前拜訪張家的一系列表現,讓人倍感諷刺,不得不佩服王書記演技的高超。

王鐵良 資料圖

如今戲已落幕,王鐵良的「兩面人」被拆穿,很多像張海超一樣苦苦等待工傷認定的塵肺病人,頭頂上可能被澆了一盆涼水。有民眾認為,不作為的只是小官小吏,往上總有青天大老爺會為自己作主。但王鐵良的落馬和受賄說明,將希望寄託於官員的道德水平上,風險很大。張海超的「幸運」,不是因為他遇到了一位敢於主持正義、體恤民眾的「好領導」,而是他遇到的領導善於觀察形勢和作秀,會藉助一切有利因素,對外營造美好人設。而官員的關注點容易隨形勢而變化,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的,不是個例。即便真遇到一位熱心的好領導,裡面偶然因素太多,不可複製。

張海超曾說,在旁人眼裡,他的幸運可望不可即,而用幸運形容他的經歷,也是一種悲哀。如今看來,他的幸運不過是書記藉機表現、力挽狂瀾的結果。因而此話更為讓人悲涼。距離張海超開胸驗肺已有12年,物是人非,但國內塵肺病人的困境仍未得到根本性的好轉,職業病鑑定之路依舊艱難。如果不從制度上來一次「開胸驗肺」,比如簡化塵肺病的認定程序,改變苛刻的診斷流程,明確各級單位的責任,追責職業病防治不力的企業,還是會有很多患者遭遇不幸,並且可能最後獨自承擔所有代價。

來源:弧度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