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歷史中的宮鬥學

文:聞韶

在許多影視劇中,母憑子貴乃是常態。一旦生下了孩子,這個角色就可以博得寵愛、在宮廷中橫行霸道,最終踏上皇后之位。

然而,在中國歷史的大部分階段,這一情況是完全相反的,許多皇后終其一生也沒有生子。譬如東漢,自皇后馬氏到宋氏十人均無子;在東晉,元帝虞後、成帝杜後、穆帝何後、哀帝王后、安帝王后五個皇后不曾生子。然而,史書上說,這些沒有生下皇子的皇后們,都是深受皇帝「寵異」。

這聽起來是個悖論,受寵愛當然容易生孩子,不生孩子大多是不受寵。那麼,為什麼歷史上會有這麼這麼多沒生孩子,還深受「寵愛」的皇后們呢?

一、母儀天下的標準

如何成為一名皇后?

溫柔漂亮、賢惠大方、能生孩子嗎?

並非如此。 《晉書·后妃傳》記載了一個皇家娶妻的故事。武帝想要為太子娶衛瓘的女兒,但皇后中意賈充的女兒。兩口子商量的時候,武帝說「衛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衛家種賢而多子(家族中女性善生子),美而長白;賈家種妒而少子,醜而短黑。」

然而,又美又白個又高,性格好能生育的衛氏女反而落下陣來。長得醜、個子矮、皮膚黑且善妒的賈南風被大贊一番「賢明」後,由父親及其朋黨送進了宮,先後成為了太子妃和皇后,而賈南風也果然無子。


賈南風可能是歷史上最知名的醜皇后。外貌優越、能生能養都是一般標準,賈南風一個都不符合。但考慮到賈南風父族的權勢,賈南風還是成為了皇家媳婦

長相在皇室婚姻中從來不是最重要的考慮,而「娶妻娶賢」的民間法則也並不適用。在近世之前,皇室婚最重要的是「春秋之義,先娶大國」。所謂「大國」,指的就是大國之女,大國的公主可以帶來龐大的財富,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危急時刻帶來軍事援助。

劉秀的婚姻就完全貫徹了這一原則。光武帝劉秀有兩個皇后,陰麗華與郭聖通,兩人具是出生於地方大族。劉秀先娶陰麗華,為了郭聖通舅舅的十萬兵馬,又和郭聖通成婚。


影視劇中的郭皇后和陰皇后

登基後,劉秀先立郭聖通為後,接著又廢後,立陰麗華為後。郭陰兩位皇后又各有數個兒子,娶了各自母親家族勢力集團中的女性。而後,每逢新帝登基,便要從這些兩大陣營中選擇一個皇后,或以後族對抗母族,或者以後族對抗其他可能的皇位繼承人。

如此一來,皇后漂亮與否,賢惠與否,能否生子都不再重要。重要的始終皇后家族能為皇帝所帶來的利益和權勢。

如果說東漢的皇后們有什麼品格,那大概是投胎到豪族大姓的特殊技巧吧。

東漢的皇后們的姓氏高度集中,陰、竇、馬、宋、樑等大家乃是正兒八經的皇后之族。而這些家族也會相互通婚,形成一張緊密的豪族姻親網絡。

東漢皇后列表,不包括被子孫追諡的皇后 / 表格信息來自《後漢書·皇后紀》

日復一日,到明帝之時,已有「四姓小侯」之說,即樊、郭、陰、馬四個盛產皇后家族中的男丁可以成為「小侯」,依例可以入學、拜官、參與朝會。這些小侯不被視作為「外戚」,相反,在漢代,他們被視作宗室的一員,外戚也是肺腑、骨肉。

不同於後世史學界對於外戚的強烈排斥和鄙夷,皇帝的統治是高度依賴於皇后、嬪妃及其家族的。只有借助於外戚這樣的大族豪強,王權才能有效的維持統治、要求效忠。

外戚乃是宗室的觀念在東漢末年也並未消失。如陸抗為孫策的外孫,他在上疏中寫道:「況臣王室之出,世荷光寵,身名否泰,與國同戚,死生契闊,義無苟且,夙夜憂怛,念至情慘。」

在後世,王室的外孫不太容易將自己視為王室的一部分。


某遊戲中陸抗的介紹卡片

外戚對於皇室如此重要,以至於皇帝自己的偏好顯得無足輕重。桓帝曾想要立寵愛的採女田聖為皇后,但朝臣激烈反對,認為其出身微賤,不足以踐後位。桓帝只能立竇氏女為皇后,竇氏自然是傳統的大族。順帝也曾經因為臣子們的反對,放棄了自己寵愛的后妃,而轉立轉立家世更好的梁氏為後。

在以門閥政治聞名的東晉,皇室娶妻嫁女更是以門第為重。在「王與馬,共天下」的格局下,司馬氏和王氏自然是理所應當的兒女親家。


據上表,與東晉皇室聯姻有:太原王氏5 人、琅邪王氏3 人、潁川庾氏、陽翟褚氏、譙國桓氏各2 人、濟陽虞氏、陳郡謝氏、杜陵杜氏、廬江何氏、潁川荀氏、泰山羊氏、沛國劉氏各1 人。這些都是當世大姓

唐代略有不同,乃因其以關隴集團起家,所以在唐前期,娶妻基本上都是關隴六郡之豪門女,大多為代北虜姓。李淵的皇后竇氏(鮮卑紇豆陵氏漢化後姓氏),李世民的長孫皇后都是代北虜姓。

高宗的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雖非代北虜姓,但也是關隴集團中的一員。而武則天不屬於這一集團,武姓是當朝顯貴,但並無根基,既湊不進山東士族,也擠不進關隴集團,只能算作是山東寒族。

唐高宗想要「廢王立武」,將武則天立為後。出身微賤的女子通過爭寵和生育獲得了皇帝的喜愛,進而想要踏上後位,這似乎是一個宮鬥故事。

然而,此事一出,滿朝嘩然,而後分為兩派。 「挺王」的大多是關隴舊部,而「挺武」的則是山東集團。在高宗和武則天聯手下,王皇后和蕭妃失勢,關隴集團受到打壓。高宗立後,立的不是武則天,而是山東集團。

武則天畫像

武則天之後,關隴集團持續走低,山東郡姓甚至是江南僑姓也逐漸進入了唐代的前朝與后宮。在唐代的 27 個皇后中,甚至還有四位出身低微之人,但大多都是中唐以後,皇權衰微之時才有。

唐文宗時,皇帝想要在世家大族中為兩個公主擇婿,但似乎並不順利,皇帝的女兒尚且不如世家好嫁。唐文宗只能嘆息:「我二百年天子,顧不如崔盧乎?」此時,適應了科舉的門閥們再次佔領了朝堂。然而,這種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

唐代有五姓七望之說,即隴西李氏、趙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陽盧氏、滎陽鄭氏、太原王氏五姓七家。李氏乃是皇室,世家以崔盧二姓為首。終唐一代,崔氏出相者有 27 人,盧氏也有十餘宰相

很快,黃巢繼承者們將長安和洛陽屠戮一空,朱溫則是在白馬驛殺盡清流,「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自東漢至唐,近九百年的門第閥閱就此一空。和皇權相互對抗的勢力幾近於無,后宮的嬪妃們終於要面對外無父兄、獨自爭寵局面了。

二、宮鬥如何發揚光大

到了宋代,「酒杯釋兵權」,軍隊被皇帝緊緊掌控,地方割據實力或者強大的軍事集團不再存在。

地方割據集團不再存在,門第閥閱也早已不在,皇帝們自然沒必要在婚姻上委屈自己了。至此,皇后最重要的品格已經發生了改變,美貌、性格好、能生養成為了擇妻最重要的考量。

宋代的婚姻大多「不問閥閱」,而后妃也是「不欲選於貴戚」。司馬光就已經發現了這一現象,「祖宗之時,猶有公卿大夫之女在宮掖者」,但是近歲以來,「軍營、井市下俚婦女,雜處其間」。如真宗的皇后劉娥,為蜀中孤女,入宮之前還嫁過人,和門第閥閱沒有任何關係。

因此,在宋代,有過數次太后臨朝,但從未有過女主稱制。宋代沒有內朝,太后和外戚們只不過皇權短暫的代理人,始終沒有過真正的權力。

明代皇室也非常注意控制后妃的出身。朱棣等首代藩王多選娶功臣之女,但這多是天下未定之時、情形所迫的選擇。在大明江山坐穩後,朱元璋曾告誡太子和諸王說:「天子及親王后宮妃嬪風,必慎選良家子而聘焉,戒勿受大臣索進,恐其恐其貴緣為奸,不利於國也。

既然后妃們能力之外的資本為零,那自然要大展拳腳,鬥他個死去活來、天崩地裂。真正意義上的宮鬥戲,也只能在宋代以後才發生。

宮鬥的常規場景 —— 大清后宮,則更是如此。入關之前,愛新覺羅氏和蒙古人尚且有聯姻。在據有天下之後,則開發出八旗選秀來營造出「天下美人盡入吾彀中」的氛圍感。


《甄嬛傳》中的選秀

八旗中滿十三歲到十六歲到女子,必須參加三年一次的皇帝選秀,不得私自嫁娶。出身八旗聽著不錯,但是從皇太極起就漸奪八旗軍權,入關之後,八旗力量逐年衰落,遠遠不能與皇帝抗衡。故而,秀女大部分也都出身小官或者平民之家。

因此,今天的宮鬥戲看起來更像是職場劇 —— 出身類似的人進入職場,看我如何整死那個害我的賤人。

三、后宮養蠱故事

和中央集權的宋朝相比,白溝河另一邊的遼就頗有上古遺風。

遼共有九帝,所有的皇后都出於一族。既述律氏,或後來的蕭氏。終遼一代,計有六位母后皇太后攝國政,遼代三百年,有接近一百年是由母后攝政稱制的。其中,應天皇太后述律氏 —— 即阿保機的皇后,廣泛的參與了遼代的建政,而承天皇太后蕭氏,則是遼朝走向復興的主要決策者。


在京劇《四郎探母》中,尚小雲飾蕭太后。蕭太后因為在楊家將的系列故事中擔任反派角色而廣為人知

事實上,遼代只有兩個姓,即皇室的耶律氏和皇后一族的蕭氏。皇室固定和後族通婚,後族世為高官、擁有特定的食邑,更重要的是,皇后及其一族,始終擁有直屬的私兵。皇后親領屬珊君、國舅帳下有賬剋軍,家族食邑當中還有著數目龐大的鄉丁,隨時可以變成武裝力量。

因此,同樣是太后,宋朝的劉娥和遼朝的蕭綽,其權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同樣是胡人政權,大清朝比起遼朝來,就漢化更徹底,對后妃的控制也更充分。

乾隆皇帝要求所有后妃和家族斷絕財務溝通,領著皇帝的俸祿,靠著皇帝的賞賜過活。更有甚者,清代皇室娶妻的嫁妝,都是從內務府置辦好了送過去的。


清《大婚典禮全圖冊》局部

這就更像是職場劇了,大家都靠老闆發薪,只能搶破頭爭取升職機會了。眾所周知,升職最快的是最會拍馬屁的,后宮大概也不例外。

不過,和頂天不過開除轉行回老家的職場劇不同,宮鬥失敗的懲罰顯然更多。沒能升職成功,一輩子在低位上打轉在后宮是相當嚴重的。在明清兩朝初期甚至可能為老皇帝殉葬,後來也存在「守皇陵」這樣的變相懲罰。

但是一旦宮鬥成功,除了不用被殉葬或者趕去守陵,還能有無邊富貴。只要生居高位,或者生個一兒半子,命運就不會太差。運氣平平,可以在宮內頤養天年;運氣稍好,就能在晚年出宮前往兒子的王府養老;如果運氣爆棚,自己的兒子登基了,那甚至可以登上至尊之位。

乾隆皇帝的生母鈕鈷祿氏,就屬於運氣爆棚的那一類。親兒子登上皇位,且極盡孝順之能事,老太太當了幾十年的皇太后,日子過的美滿幸福。


電視劇《甄嬛傳》的女主角甄嬛就是以乾隆生母孝聖憲皇后鈕祜祿氏為原型創作的

這麼看來,爭寵是只贏不輸的生意。即便用力過猛,被皇帝嫌棄,只要留下了兒子,不得寵愛也關係不大。嬪妃的後路們不是皇帝,而是自己的兒子。所以,爭寵爭寵,最終變成了爭著給皇帝生孩子。

越是身份低微的妃子,越需要搶著給皇帝生孩子,既為了保命,也為了日後可能的榮華富貴。或者說,前景越光明,就越不需要體現自己的生育價值,而前路越暗淡,就越要藉生孩子來翻身。

參考文獻:
[1]陳蘇鎮:《論東漢的外戚政治》,《北大史學》,第15期。
[2]田餘慶:《東晉門閥政治》,北京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
[3]金仁義:《東晉皇室婚姻初探》,《安徽師範大學學報》,第29卷第2期。
[4]陳寅恪:《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三聯書店2015年版。
[5]方東明:《唐代外戚研究——以后妃親族為中心》,西北大學2011年碩士論文。
[6]張邦煒:《試論宋代婚姻不問閥閱》,《歷史研究》1985年第6期。
[7]羅友枝:《清代宮廷社會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

來源       大象公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