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突變!人民日報力挺李躍華:給救命良醫個機會

李躍華

導讀:

有證,把人給治死了,沒事。

無證,把人給救活了,有罪!?

3月1日,一份湖北省衛計委綜合監管局《關於對李躍華、張勝兵治療新冠肺炎等相關情況的調查報告》陳列了李躍華非法行醫的三宗罪:

一、涉嫌偽造、變造、買賣醫師執業證書;

二、李躍華自己配製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的許可;

三、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非法行醫並進行虛假宣傳,嚴重影響正常醫療服務秩序和當前疫情防控工作。

《調查報告》對李躍華的處理,提出三條處理意見:

一、建議屬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向同級公安機關依法移送案件線索;

二、建議有關部門審查李躍華持有發明專利的詳細情況;

三、責成屬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依法嚴肅查處。

 

 

可以說,這三點處理意見,每一條都足以讓李躍華被打入塵埃。

湖北省衛計委的這份《調查報告》經媒體報道後,李躍華迅速做出如下回應:

我是李躍華,1987年畢業於第三軍醫大學軍醫系。被分配到瀋陽軍區81380部隊任軍醫。1989年三月復員退伍回武漢。1989年6月至1992年8月,在武漢市漢陽區永豐醫院任住院部醫生。 

1992年9月起,我應聘過幾家藥廠或者醫藥公司做銷售工作。1999年至2006年應聘工作於不同的民營醫院,2007年起,開辦個體診所,至2012年起,開辦愛因思門診部到現在。 

2004年,在多次嘗試之後,我意外發現,用微量苯酚(萬分之五到十)做穴位注射劑,在相應穴位進行注射,每個穴位注射05毫升,可以治療多種疾病,特別是對各種病毒性疾病,有很好的治療效果。因此,我猜測,這是一種廣譜殺病毒方法。

2011年,我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專利號CN201110136639.9。2013年在《求醫問藥》發表論文《一種穴位注射劑——微量苯酚在臨床中的應用》。其中就提到了對幾種病毒性疾病的治療,效果顯著。 

這次疫情爆發以來,我於1月22日開始治療新冠狀病毒肺炎疑似病人,共治療15例,其中確診陽性的10例,疑似病人5例,全部治癒。他們都有在醫院拍的CT和和化驗單為證。同時,我也跟蹤後期恢復情況,這些病人已經基本全部治癒。 

只有一例病人的核酸檢查時陰時陽,反覆不定。我之所以認為這個方法是廣譜抗病毒的方法,是因為,病毒可分為DNA 和RNA二類,它們在進行複製的時候,至少有一種鹼基是含有嘧啶環結構的。 

而苯酚的結構就是一個苯環加一個羥基,苯環與嘧啶環結構非常相似,因此,在病毒複製時,容易出現競爭抑制,使病毒複製無法順利進行,造成病毒死亡。而這死亡的病毒又可以刺激人體免疫系統產生抗體,從而達到治癒病毒性疾病的目的。

我從1月18日起,就給金銀潭醫院,湖北省衛健委,武漢市衛健委等相關部門送請戰書,推薦我的治療方法,希望為撲滅疫情做出貢獻。但是,至今為止,沒有收到任何回應。倒是有省藥監局和區藥監所的人來調查取證,主要是在找我的違規證據。       

各位讀者,醫師證的問題,是這樣的:因為我回到地方上以後,主要在民營醫藥企業和醫院任職和行醫,所以就錯過了辦證的機會。當時推出醫師資格證制度,我這樣的畢業生如果在公立醫院,就可以直接辦。但因為在體制外就業,所以就不能辦理。 

當時在民營醫院做臨床工作時,是院方說為我辦一個西醫的醫師證,我提供資料辦了這張資格證,後來知道這是假證,我就沒用了。這是在另一個區。我回到漢陽區,就沒有使用過這個證。當時我的診所是辦理了相應手續的。這次上門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為了進入小區,只得拿出這個假證才能通行,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救人要緊,是不得已而為之。

後來在漢陽某體制內醫院上班,當時領導答應我在醫院幹兩年就給我辦證,結果乾了兩年半,什麼手續也沒有給我辦,等於就是一個臨時工,領導也換人了。我於是就辭職辦起了私人診所。我的醫師資格證辦不下來,我辦診所時對本地的管理部門說明過,但辦不了。 

後來醫師資格證需要參加統一資格考試,我多年來興趣在研究,非常入迷,全部時間精力都花在上面。再去準備資格證考試,一沒有精力,二畢業多年複習也有難處,三就算辦了西醫或中醫醫師證,我的這個穴位注射療法,也仍然不在規定範圍,還屬於違規經營。 

這就是事情的真相。如果按照調查報告那樣對我,我全錯。但是,我二十年研究,獲得專利,確實治癒了眾多患者,而且完全可能為新冠肺炎患者帶來新的希望。我盼望,衛健委的同志在處分我的同時,也幫我向上呼籲,如何為我這樣的醫者提供政策幫助,給我們生存的空間,給我搭建進入一線的綠色通道

從李躍華治療的15例新冠肺炎患者情況來看,其治癒率幾乎達到百分百,且成本極低,只要區區幾百元。

於是,李躍華多次向有關部門請戰上一線,希望能用自己的治療方法參與到一線的救治中,沒獲得批准。於是,他又在網上發出呼籲希望能參戰到一線中去,未果,甚至連自己發聲的微博都被莫名其妙的註銷了。

這期間,有很多人聯繫他,提出投資合作,甚至邀請他到國外合作的情況下,他都一口拒絕了。他說大疫當前,武漢很苦,我只想參與一線治病救人,其他我都不願意談。他還是希望向上級請戰,如果他不能操作,可以找到執業醫師配合,他來說,別人做。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讓李躍華沒想到的是,自己滿腔救治病人的仁心,換來的卻是這樣一個宣判自己有罪的一份《調查報告》。

期間,還有人站在「法律道義」的道德制高點對李躍華提出批判:

國家法律有規定,沒有醫師證,無證行醫肯定不行。國家的法律,沒人敢違反!無論是公民,還是國家機關,都必須遵守國家的法律。一種新藥要獲得批准用於臨床,需要經過充分的試驗驗證,除了療效,還有有無副作用、預後等等若干指標,而且僅僅十幾例是遠遠不夠的。沒有經過充分的試驗驗證,誰也不敢批准使用,否則, 一旦用於臨床,出現醫療事故,誰來負責?

可是這些持批判意見的人,有沒有想過,這是非常時期,國家法律從來沒說過公共衛生安全決策要聽一個眼科醫生的意見,但鍾南山說他是英雄。你們說李醫生的新藥需要獲得批准用於臨床,需要經過充分的試驗驗證。現實是,現在用於新冠肺炎治療的藥物中,有很多種抗病毒西藥,未拿到批文,未知毒副作用,未做一例臨床實驗,都已經用在臨床了。

這些,你們知否?知否?知否?

鄧小平早就講過,不管黑貓白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在抓老鼠這個問題上,難道只有白貓抓的老鼠才算數,黑貓和花貓抓的老鼠就不算數呢?

湖北省衛計委的這份《調查報告》被曝光後,一下子就淹沒到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口水聲、罵聲、板磚聲,可謂是聲聲入耳。

 

就在大家都在為李躍華的結局捏著一把汗之際,就在剛剛,人民日報的評論員文章出來了。

人民日報客戶端在《「李躍華被查:形勢火急,救人怎麼成了罪過?》這篇文章裡稱:完全不問這兩個人救治了多少人,療效如何,而只以所謂「合法」與否來判定是非,這是西方法律觀念的產物。中國歷來是一個以德治為主的國家,評論一個人、一件事的功過是非,除了講法律,還要講情理,講道德。有證醫生把人治死了,是無罪的,這從法律上可以接受;而無證醫生把人治好了,卻是有罪的,這在法律上依然可以理解,但道德上、情理上就不能接受。

該文章最後呼籲:此次查處,湖北省衛健委能拿出一個既合乎法規,又合乎情理的解決辦法來。

疫情之下,人命大於一切。希望有關方面能打破傳統的門戶之見,給這個救命的良醫一個機會,給那些還躺在病床上的患者一個機會,好嗎?

 

人民日報:給民間中醫留一條生路

作者:人民日報客戶端 蒼生 謹以致謝!

武漢新冠疫情發生後,除本地醫院積極開展救治外,各省市醫護力量也在中央的調動下,紛紛奔赴武漢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由於疫情緊急,患者暴增而醫院不夠,當地的一些民間中醫也參與了救治行動,其中李躍華和張勝兵因媒體報道而比較知名。

李躍華本人證實,採用自己的專利方法,以萬分之一的微量苯酚注射相關穴位,治好了新冠肺炎患者湖北省司法廳退休副廳長陳某某夫婦及其兒子三人,收取治療費2200元。

張勝兵,號稱中醫鬼谷子,從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用純中醫方法治療新冠肺炎確診、疑似患者達2000餘人,並在網上發布了自己的理論和治療方法。

3月1日,在網上看到湖北省衛生計生委綜合監督局的一個文件——《關於對李躍華、張勝兵治療新冠肺炎等相關情況的調查報告》,內稱:2月25日,收到《關於對李躍華、張勝兵治療新冠肺炎等相關情況進行調查核實的函》(國中醫藥法監監督便函[2020]4號)後,次日派員進行調查。結論是:李躍華、張勝兵等人無證非法行醫,嚴重影響了正常醫療服務秩序和當前疫情防控工作,建議屬地市場監督管理局、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和交通管理部門嚴肅查處。

這件事,迅速引起輿論關注。人們議論紛紛,意見不一,但以支持民間中醫者居多。

應當說,這不是一個新問題,而是一個老問題,只不過因新的事件而引發了新一輪的關注和討論。

筆者認為,非法行醫這個罪名,足以把民間郎中和民間祕方置於死地。

要知道,中醫是有生態的,猶如植物,自下而上依次是青苔、草、灌木、大小喬木,構成了植物的完整生態,而中醫事業的生態,自下而上依次是民間中醫、鄉縣中醫院、省市中醫院、國家中醫治療與研究教學機構。

離開了民間中醫的肥沃土壤和生機勃勃的創造力,沒有了民間中醫對中醫知識的普及傳播,而只保留高高在上的廟堂,正是中醫走向衰微的重要原因之一。

再者,疫情期間,情勢火急,患者暴增,而醫院床位不足,在此之際救人於危殆,實乃最大的義舉!表揚還來不及呢!怎麼就成了罪過了?

完全不問這兩個人救治了多少人,療效如何,而只以所謂「合法」與否來判定是非,這是西方法律觀念的產物。

中國歷來是一個以德治為主的國家,評論一個人、一件事的功過是非,除了講法律,還要講情理,講道德。

有證醫生把人治死了,是無罪的,這從法律上可以接受;

而無證醫生把人治好了,卻是有罪的,這在法律上依然可以理解,但道德上、情理上就不能接受。

救人無功,無證有罪。

按照現行法規,這樣的判斷似乎符合法律;但問題在於,非法行醫的法規是存在問題的,因為它不符合道德,不符合情理,不利於中醫藥事業的發展,故應廢除之。

法律與道德的關係,應該是道德引領法律,法律捍衛道德。

如果一部法律不但不維護道德,反而破壞道德,那麼這就是一部惡法。

惡法帶來的後果,比無法還要壞。

實踐證明,民間中醫,絕大多數是有兩下子的,甚至擁有祖傳祕方或拿手絕活,否則也不會吃行醫這碗飯。

試想,如果給他們打開一條通路,有多少祕方、絕活會得以延續、應用和發揚!

由於近代以來西風東漸,中醫一直受到擠壓和抹黑,民間中醫更是沒有活路,我國祖傳的各種祕方、絕活大批量失傳,遺留下來的已經不多,再不採取保護搶救措施,就為時晚矣!

來源:新聞頭條(id:headline0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