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影瑣憶·華盛頓曾有個「女孩鎮」

舊影瑣憶·華盛頓曾有個「女孩鎮」

愛達荷宿舍的住戶和她們的男友正在卿卿我我。

早在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前幾年,美國政府其實已經在為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做準備,備戰的後果之一就是大量新招募的政府工作人員湧入華盛頓特區。

為了安頓這些人,政府在離市政廳不遠處波托馬克河畔的阿靈頓農場新建了7000套臨時住宅,1943年10月15日,美國第一夫人埃莉諾·羅斯福親自主持了這個住宅園區的開園儀式。

園區占地28英畝,建有10幢宿舍,分別以美國的10個州命名。有四幢宿舍樓分配給女性軍事人員,其中大部分是海軍的志願應急服役婦女隊後備人員,其餘六幢樓住的則是政府僱員。

《好管家》雜志這樣描述這個住宅園區的新住戶:「一支全新的大軍來到波托馬克河畔,這些眼睛明亮、面帶稚氣的年輕美國女子從遠方的農場、沉悶的小鎮和喧囂的城市湧到華盛頓特區,在危難時刻為國效力。」

阿靈頓農場的住戶漫步在綠樹成蔭的園區內。

既然是為國效力,待遇總不能太差,這些宿舍的單人間和雙人間雖然不大,但都很舒適,內有簡單的家具和每周一次的保潔服務。建築的外觀雖然簡樸,但內飾卻是由來自公共事業振興署的藝術家們操刀,使整個生活空間顯得明快活潑。

沒過多久,這個純女性住戶的住宅園區就聲名鵲起,吸引了附近軍事基地的不少士兵和水手來這裡找女朋友,並得到了一個「女孩鎮」的別稱。這裡的居民並不是不可多得的專業技術人員,而是些剛從鄉邨和小鎮來到首都,被大城市的生活迷得眼花繚亂的女孩。1944年11月的《讀者文摘》刊載了一篇題為「28英畝女孩」的文章,其中寫道:「這些迷人的建築是如此受歡迎,到處可以看到年輕女孩喜歡的威尼斯百葉窗和印花棉布。為政府工作的女孩中有90%都想搬到這裡來。」

隨著同盟國的勝利和戰時經濟的終結,阿靈頓農場的住戶漸漸離開,宿舍也被政府用於其他用途。上世紀60年代,這些建築終於被拆除,當初的「女孩鎮」如今是阿靈頓國家公墓的一部分。

提著行李箱剛剛搬進愛達荷宿舍的新住戶。

一名住戶站在梳妝臺前。

愛達荷宿舍的三位住戶正在看一位朋友的照片。

住戶在愛達荷宿舍內的商店裡購買食物。

駐紮在附近邁爾斯堡的士兵來園區和女孩們交往。

住戶在洗衣房外的休息室裡聊天。

一位輪值接電話的住戶無聊地打發時間,可以肯定她不是拿著行動電話在看視頻。

每間宿舍都有良好的採光。

住戶在愛達荷宿舍外讀報。

一位住戶正在讀信,這裡的住戶平均每人每周收到20封信。

女孩們閑暇時用各種方法打發時間。

等著乘公共汽車去上班的住戶。

愛達荷宿舍的一位住戶在自己房間裡讀報紙周末版的幽默文章。

愛達荷宿舍的公共淋浴室裡,兩個住戶正在交談。

愛達荷宿舍的值班接待員在給郵件分類。

住戶們等著領取郵件。

在洗衣房裡洗熨衣物的住戶。

為了園區環境的整潔,管理方要求住戶不能把衣物晾到室外。

一男一女在堪薩斯宿舍外閑聊。

宿舍房間不大但很舒適。

住戶在人行道上曬日光浴。

快速建成的園區內還沒有來得及鋪設草坪。

正在洗熨衣物的住戶。

一位住戶在洗衣槽前洗頭。

一對夫婦在愛達荷宿舍外散步。

來訪的男士在商店裡為住戶買汽水。

一名住戶在房間裡聽唱片。

穿鞋準備出門的住戶。

附近的水兵騎著自行車來阿靈頓農場結識女孩。

住戶和訪客聚在愛達荷宿舍大廳的一架鋼琴旁。

宿舍大廳是一個主要的社交場所。

愛達荷宿舍每兩周舉行一次開放式舞會,這時候總是不缺興致勃勃趕來參加的男士。

愛達荷宿舍的舞會。

宿舍內有獨立的棋牌室,住戶和訪客經常在這裡打牌。

當然打牌跳舞都不是最終目的,虐狗才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