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自殺上熱搜,他還想洗白?

校園暴力

最近,一條揪心的熱搜,被淹沒在娛樂新聞裡。

廣西賀州的江邊,高一女孩慧慧,縱身一躍,將生命定格在16歲。

失去唯一的女兒,父母悲痛欲絕,母親哽咽讀著女兒生前寫下的遺書:

「在廁所被水潑過,被同學孤立,被無數人嘲笑辱罵。」

「你們對我的所有辱罵、所有侮辱,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

圖片
圖片

慧慧寫下幾個同學的名字,字字悲憤,可惜她再也等不來一句道歉。

分明是一樁校園暴力釀成的悲劇,有網友卻指責受害者:

「不就是被罵幾句,現在年輕人承受能力這麼弱?」

「同學間鬧點矛盾,就跑去自殺?」

圖片

這種輕視校園暴力的腔調,我們早已熟悉。

甚至,某些老師也將校園暴力,看做「同學間的小打小鬧」。

湖北某中學,一個女孩遭同學輪流掌摑,滿臉發紅。

打人者還笑嘻嘻地說:「打重一點,還要來一次!」

圖片
圖片

媒體採訪時,當地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員回應:

「被打女孩沒有受傷。」

「同學之間並無矛盾,是開玩笑的行為,本身是好玩的事情。」

圖片

該工作人員已被停職處理

一句「開玩笑」,便輕飄飄遮蓋了一場暴行,捂住了受害者的嘴。

被層層掩飾的校園暴力,到底有多殘忍?

圖片

圖片
「如果沒有人欺負我,我還能活得更久一點」

未成年人的惡,你我根本想象不到。

最在乎自尊的青春期,女孩林某,被當眾扒光衣服,經受長達四個小時的毆打和折磨。

原因不過是:林某跟施暴者喜歡的男生,多說了幾句話。

圖片
圖片

拳打腳踢、用煙頭燙乳頭、頭被塞進馬桶、被逼著喝馬桶裡的水……

堪比古代刑罰的罪行,竟然就在今天的學校裡上演。

渾身傷痕、奄奄一息的女孩被送入醫院,但她早已沒有活下去的勇氣,多次嘗試自殺

我們總以為學校是天真爛漫的象牙塔,但對於某些孩子而言,那是血腥的恐怖囚籠。

一則小學生被欺淩的視頻,曾在網路上流傳。

穿著校服的小男孩,跪在地上,一群男生先是用腳將他踹倒,後又用拖鞋猛地扇他耳光。

男孩絕望大哭,哭聲讓人心碎。

施暴者卻覺得還不過癮,竟然將點燃的鞭炮,塞進了男孩的衣兜裡。

圖片
圖片

肢體毆打,是最直觀的校園暴力,尚且難以引起註意,隱性的校園暴力,更是常常被忽視。

在兒童節當天,15歲的初中生陶成鵬,喝下一整瓶農藥,自殺身亡。

他是個連離開都愧疚的善良孩子,那封血跡斑斑的遺書裡,第一句是向老師、父母、弟弟道歉:

「你們的學生、孩子、哥哥對不住你們,我因受不了幾名同學的欺淩,所以選擇離你們遠去了。

圖片
圖片

殺死他的,是幾位同學的霸淩。

在學校,他被幾位男孩逼著拿飯盒、打開水、倒洗腳水,稍有疏忽,便會遭到毆打。

日複一日的折磨下,他選擇用死亡來結束這一切,因為他絕望到,不知該如何面對明天。

我們總是低估孩子的惡,也無法預料自己的孩子,會在學校遭受甚麼。

河南的李女士,在7歲女兒的眼睛裡,發現一些小紙片。

圖片

詢問後才知道,這些是班裡的男同學塞進去的。

平常人一粒沙子進眼睛都覺得難受,小女孩眼睛裡,竟然取出來40多張小紙片。

李女士去找學校要說法,誰知校長回應:

「這是小孩子之間的玩鬧,沒有惡意。」

圖片
圖片

看過一則採訪,15歲的初三學生小光,坦言班上「有人會強迫其他同學洗襪子、買飯,還會有踢打等行為。」

但他認為這不算甚麼,「在老師看來,沒有那麼惡劣。」

我們太熟悉管理者的這套邏輯:

將「惡行」糢糊成「鬧著玩」,將「侮辱」定義成「開玩笑」,仿佛造成的傷害就不再存在,自然沒有人需要擔責任。

圖片
圖片

然而事實呢?

書本被撕、水杯裡被吐痰、頭髮被燒焦、樓梯間被圍堵搞惡作劇、被編造八卦侮辱、被集體孤立……

這些都屬於校園霸淩,都會對一個孩子的身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圖片
離開校園十年,她的傷口依然沒有愈合

施暴者,可能轉頭就忘記自己的「惡作劇」。

但對於被傷害者,到底多難擺脫陰影?

一位匿名網友曾說:

「整整十五年,在那一間我被他們毆打的教室中,他們欺淩完我順利離開。

只有我,被無盡的恐懼困在裡面,十五年都沒有走出來。」

圖片
圖片

傷口會愈合,但那份恐懼和無助感,哪怕時隔多年,依舊會緊緊攫住他們的心髒。

「假白富美」、「蕩婦」、「性工作者」,這些是同學們給王晶晶貼的標簽。

起因是有同學打碎王晶晶的茶杯,她的同桌開玩笑說:

「王晶晶的茶杯要三百萬,你們慘了。」

圖片
圖片

經由他人的添油加醋,這件小事變成:

王晶晶拒絕賠償,用自己「三百萬的茶杯」刁難同學。

王晶晶試圖解釋,卻仿佛豎起了一個靶子,句句被曲解,字字被攻擊。

圖片
圖片

一場校園狂歡開始,一盆盆髒水向她潑去。

她整過牙齒,便被侮辱是「整容怪」;

她說舅舅做生意,便被嘲「穿衣那麼廉價,還裝有錢人」;

她澄清「我又不缺男朋友,不會暗戀他的」,被造謠是「賣淫,男朋友不間斷」。

……

圖片
圖片

謠言瘋傳,沒有人在乎真相。

人人自詡正義者,辱罵她,成為一種校園流行。

有學姐特意跑來,不由分說地,扇了她十幾個耳光。

有男生假裝是愛慕者,從被全校孤立的她那裡,騙到穿內衣的不雅照,轉頭就發到了校園貼吧裡。

圖片
圖片

被校園暴力圍剿的王晶晶,吞下40粒抗抑鬱藥物,卻被父親救下。

誰知施暴者絲毫不反思,還諷刺道:

「這招太老套了,有本事真的去死啊!」

圖片
圖片

結婚生子後,王晶晶將15年前的校園霸淩者蔣某告上了法庭。

历經十年的取證和糾纏,最終,蔣某被判拘役3個月。

但那場校園暴力的傷害,早已無法挽回。

曾經班級前五的尖子生王晶晶,退了學,複讀後上了個專科,人生軌跡就此改變。

在最美好的年紀,她得了抑鬱癥,整日恐懼、失眠,與自殺的念頭對抗。

圖片
圖片

有人問王晶晶:

「十年後維權有甚麼意義?換不來你的青春,也換不來你的班級前五名。」

她說:

「告訴全世界,校園欺淩是錯的。

告訴家長和學校,你們應該懲罰作惡者,保護受傷的孩子。

告訴校園欺淩的受害者,要強大,而不是自我放棄。」

圖片
圖片

在痛苦的漩渦裡掙紮十年,她終於鼓起勇氣,為那個被傷害的自己伸張正義。

社交平臺上,還有太多的「王晶晶」,背負著校園暴力那道未曾愈合的傷口:

有人夢裡都是恐懼:

「初中時穿衣服土,被同學們嘲笑、毆打。

現在夢裡我總是夢見他們打我的場景,每次都會被嚇哭。」

有人變得自卑、封閉:

「因為臉上有小雀斑,被稱為麻子臉,全班沒人跟我說話。

體育課總是坐在角落發獃,運動會自己站在操場中間,打掃完衞生發現書包被鎖在教室……

總之,還是長大了,還是自卑。」

圖片
圖片

有人因此退學,遺憾終生:

「校園暴力沒解決,就灰溜溜地逃走退學了。父母和老師的態度都是你不惹別人,別人怎麼會霸淩你呢。

退學之後一蹶不振,不敢社交,不敢和人對視。因為沒有學历,找不到好工作,學東西也很慢,覺得人生沒有希望。」

圖片
圖片

被霸淩的孩子們,出路到底在哪裡?

圖片
冷漠,是欺淩的幫兇

總有人很不解:為甚麼被欺淩的孩子,選擇自殺也不向老師、家長尋求幫助?

其實,他們並非沒有求助。

但他們等來的,往往是失望:

「同學之間開玩笑的,為甚麼這麼小題大做?」

「他們為甚麼不去打別人,偏要打你呀?」

圖片
圖片

當被霸淩的孩子多次求助失敗時,便會變得「習得性無助」。

他們會陷入孤立無援的絕望中,不再尋求幫助,並將所有原因歸結於自己。

他們如同墜入深不透光的海底,窒息又恐懼。

然而,一束微光的出現,就能驅逐黑暗,避免悲劇發生。

這束微光,可以是父母的守護。

是一位媽媽拒絕息事寧人,堅定為兒子爭一句道歉:

一個上小學的男孩,在上廁所時,被同班同學將有廁紙、尿液的垃圾筐扔下來。

男孩滿臉污穢,哭著進行自我清理,而施暴者見狀,「哈哈哈」一陣嘲笑跑走了。

圖片

當晚母親察覺到兒子的異常,才得知事情的經過。

然而,老師給出的態度卻是:「孩子間的過分玩笑」、「大事化小吧」。

母親沒有放棄,她寫下長文《每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園霸淩說NO!》

母親嚴厲控訴兒子就讀的中關邨某重點小學,對霸淩行為置之不理,堅定維護孩子的自尊。

圖片

長文引發輿論風波,校方最終只得嚴肅處理此事。

或許若幹年後,男孩回憶起校園暴力的陰影,會因為母親的勇敢,而減少幾分痛苦。

圖片
圖片

這束微光,可以是同學間的幫助。

是一個女孩,在所有人孤立同學時,毅然牽起她的手:

豆瓣上有一個溫暖的帖子,「收到了當初在校園暴力中保護過的女孩的婚禮請柬」。

圖片

樓主初中時,一位女孩被其他同學霸淩孤立。

她與被霸淩的女生並不熟悉,卻因為一腔正義感,在班裡所有人都沉默的情況下保護當事女生。

逆著所有人的冷漠,樓主堅持和女孩一起上下學,想辦法幫她換座位等。

畢業後她們基本沒了交集,但這份小時候的行俠仗義,卻被對方記了十幾年。

一點正義和勇敢,就可能讓故事擁有不一樣的結局。

圖片
圖片

這束微光,可以是社會的態度。

是所有人,對霸淩者的訓斥,對受害者的溫暖和鼓勵:

有一個現象,網路上校園暴力的施暴視頻,絕大部分的拍攝者,是施暴者自己。

冒著被發現的風險也要發布,是因為他們喜歡施暴行為被觀看——

欺淩他人,會讓他誤以為是自己力量感的證明。

圖片
圖片

如果有人去制止,去嚴厲抨擊,將會降低他們的興趣。

看過一則溫暖的視頻,是國外的一次街頭實驗。

幾個孩子扮演施暴者,用言語侮辱另一個小一些的女孩。

聽到有人抨擊女孩的外貌:「你太需要化妝來拯救你的長相了。」

路人直接懟道:

「不,她不需要。難道你希望別人也這樣對你嗎?」

圖片

聽到有人指責女孩的愛好:「同學們都說你是個怪物,因為你只會讀書。」

有壯漢開口訓斥:「不要騷擾她,你們太惡劣了。」

並對被欺淩的女孩說:「乖孩子,你就好好讀你的書。」

圖片
圖片

沒有人縱容這場暴力,所有人都向女孩施以善意。

一位阿姨將女孩攬到一邊,誇她的書包可愛,安撫她的自尊心。

一位爺爺拿出口琴,給小女孩吹奏歌曲緩解情緒。

圖片
圖片

有數據顯示,至少三分之一的孩子,會在校園受到欺淩。

而對校園暴力的忽視和縱容,是施暴者肆意作惡的庇護所,也是對受害者的二次傷害。

如果黑暗容易滋生罪惡,那請讓我們一起,擴大光的範圍。

圖片
圖片
「誰能阻止霸淩?我們所有人都可以!」

別將肢體暴力,等同於「小打小鬧」;

別將人格侮辱,等同於「開個玩笑」;

別用一句「熊孩子」,抹掉所有該被嚴懲的罪行!

一起點亮「在看」,

願再沒有父母,需要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

願所有小孩,都能在愛的世界裡,安然長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