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華在中國殺人 張益唐在美國端盤子

薑文華

文:王昊軒

跑到水深火熱的美國讀數學博士的姜文華殺人了,他回到了自己的本科母校複旦大學,卻成了一個殺人犯。讓人五味雜陳。

殺人的時候,姜文華的身份,是複旦大學數學與科學學院的青年研究員。他把數學系的黨委書記王某某給殺了。

有網友說,王某某,其實也是運氣不好,他是一個替罪羊罷了。其實吧,我覺得,數學這種短時間難以出成果的學科,就不應該搞甚麼tenure-track,搞甚麼長聘半聘制。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姜文華這樣的科研工作者,未必能做出甚麼成就。

也許有人要說了,美國的大學也搞tenure-track,也搞非升即走的競爭糢式啊。為甚麼中國不能搞這個?難道要讓沒能力的人屍位素餐嗎?

這個問題問的好,確實不該讓沒能力的人屍位素餐。

但是該被趕走的,不是姜文華這樣學術獃子。而是屍位素餐的所謂政工幹部。他們拿著鐵飯碗,而青年教師卻背負著巨大的壓力。搞行政的,是長期工,搞學術的,是臨時工。教師犯錯是教學事故,要負責,搞行政的,無論怎麼犯錯,都有人兜底。

難道對一個大學來說,搞行政的政工幹部要比艱苦卓絕的科研人員更寶貴嗎?

姜文華在被抓的時候,情緒穩定,口齒清晰,看上去不像是有甚麼精神障礙的樣子,是甚麼讓他做出了極端的舉動呢?

他說自己長期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不知道是哪一方面的不公正對待呢?姜文華在大學裡並沒有混日子,作為美國大學的海歸博士,回國後是不是只能做學術臨時工,要承擔很多雜事,不能專心科研?這些問題,都有待回答。

中國很多大學,已經到了不改革不行的地步了。為了所謂的國際排名,為了國際化,招了一堆學術水平堪憂的外國留學生,還給他們配學伴。

為了出業績,招了大量沒編制的學術臨時工,領導逼老師發論文,老師就逼學生,最終把學生給逼自殺了。

很多領域,學術造假橫行。上位的都是沒能力的關系戶。比如複旦那個說在中國月入兩千人民幣生活質量好過在美國月入三千美元的陳平。

殺人的姜文華博士,讓我不由得想到了另一個搞數學的張益唐。

張益唐出生在上海,他畢業於北大數學系,在美國普渡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因為導師莫宗堅的錯誤指點,讓他的學術生涯中斷。(張益唐的博士論文是按照老師的論文寫的,結果老師論文被證明有錯,前功盡棄)最後張益唐拿不到老師的推薦信,不得不留在美國幹雜活,一邊洗盤子,一邊做超市收銀員,一邊堅持研究數學。

甚至張益唐的老婆,其實也是中餐廳的服務生。張益唐在四十八歲的時候,才和她結婚。

好在美國這個社會相對扁平,選擇躺平的人比較多,就算做超市收銀,洗盤子,生活水平也不至於太差。直到幾十年後,五十八歲的張益唐,終於證明了孿生素數猜想,獲得了終身教職。獲得麥克阿瑟天才獎,得到了學術界的承認。

當被問到為甚麼寧願在美國刷盤子,做服務生,當超市收銀也不回國發展,張益唐的話耐人尋味:

他說,國內的世俗壓力太大了,你躲不開,你要不出論文,你就會怎麼樣怎麼樣。

(雖然)我自己可以沉住氣,我不要這些東西,但你的家人,親朋好友不答應。在美國就沒有這個問題。

我欣賞美國的地方是你在一個快餐廳打工,在一個超級市場收錢,沒有人看不起你。在美國我還是我,但回了中國我就不是我了。

張益唐沒有回國,四十八歲結婚,五十八歲做出成就,長期要靠體力勞動謀生。而回國的姜文華,三十九歲時把學院黨委書記給殺了,毀了自己的人生,也毀了別人的人生。不知道姜文華本人,會不會後悔回國發展,在一個內卷的,重行政,輕學術,把學術臨時工當做韭菜的環境下,是很難培養出張益唐這樣淡泊名利的學者的。

只能把想專心學術的人給逼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