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給胡錫進上課 為何中共倒了中國不會亂

胡錫進

烏克蘭政局劇變,烏克蘭各地大批列寧像被推倒共產黨或被取締,大陸精英與普通民眾興奮熱議,認為中共垮臺也快了,甚至有大陸民眾上街打出「烏克蘭人自由了,中國人還要等多久?」的橫幅,網絡上一片沸騰。

胡錫進

面對這種情況,《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仍然一如既往地為黨分憂,針對烏克蘭局勢發出了這樣的微博:「烏克蘭這次死了很多人。像是又發生了一場「革命」。烏克蘭折騰23年了,不斷革命,原來那麼富庶,中國航母遼寧號的船殼就是買的它的,如今它的人均GDP只有中國的60%。從歷史長河看,這或許是必要的代價,但是誰碰上誰倒霉呵。我不希望當代中國人拿出1/3的生命時間再來回折騰,所以我支持中國不斷改革」。

不過胡錫進的用意立刻被網民識破,有網民說:「胡總,如果政府正視民眾訴求,一開始就談判而不是閉門不出,不派軍隊鎮壓,還會死那麼多人嗎?你又把水攪渾,死這麼多人究竟是民主之故啊,還是不夠民主之故啊」?

作家李承鵬則評論道:「每當別國人民起來反抗暴政時他就憂心忡忡分析「未來可能更亂」的人,甚麼內分泌呢?就像每當別家女人反抗家暴,他就「唉,未來一定碰到好老公嗎?」未來自有未來運,就算沒找到好老公,怪她命不好。可眼下就得抗暴,以擔心未來而否定即時的必要反抗,真是:倒數第一的同學轉學了,倒數第二的當然著急」。

鑒於胡錫進先生的糊塗思想,需要我在這裡給胡先生上上課,講講「為何中共倒了中國不會亂」的道理。

其實,胡錫進先生的論調,與三十多年前多少人在毛澤東的遺像前痛哭流涕地重複著一句話「沒有了毛主席,中國怎麼辦?」一樣可笑,想必胡先生當時就是痛哭流涕者中的一員,與別人不同地是:胡先生現在還在哭泣。

中國從古代朝廷到近代中共統治前的政府,對於民間社會的控制,實際依賴的是士紳階層和家族長老的自覺維持,傳統的禮法家訓和鄉規民約在代代鄉紳的傳承下,形成中國人的倫理底線和生活秩序。古時朝廷委派官員只到縣令一級,其下則進行鄉紳自治,中國自有「縣寧國安,縣治國治,下亂,始於縣」的說法。

僅翻閱近代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滅亡時的史料,原來一直以為當時全國各地局勢一定是一片混亂,後驚奇發現,面對改朝換代的巨變,中國各地包括大城市在內,除了局部地區的少數戰鬥與官方的改旗易幟之外,城鄉民眾的生活大都比較平靜,沒有大的社會動盪發生。

中共建政後,徹底改變了中國傳統社會的二元式結構,為了穩固黨的統治,中共嚴密地控制社會運作和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黨的機構從中共中央一直建到窮鄉僻壤,無處不在。「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所以,中國農民才會如此貧窮辛苦,因為他們不但要負擔傳統的國家官員,還要負擔和行政官員同樣人數甚至更多的附體官員。所以,中國的工人才會如此大規模下崗,因為那些無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來就一直在吸取企業的資金。所以,中國知識份子才會發現自由是如此的困難,因為除了主管的行政機構外,還有那個無所不在卻又無所事事而專門監視著他們的影子」。(《九評共產黨》)

即使這樣,我們也可以看到一些例子,在沒有了共產黨管理的時候,中國民眾所表現出的秩序與高素質。1989年中共在六四屠殺前,北京全城居民聲援絕食學生阻擋軍隊入城,當時中共暫時失去了對民眾的控制,北京民眾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組織性,人們自發地組織了糾察隊維持秩序,陌生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和諧熱情、甚至連小偷都停止了工作。

在2011年廣東汕尾烏坎村維權事件中,中共的黨委被趕出了烏坎村,村民自發組織了村民委員會,向世界展示了在沒有中共黨組織下,中國農民所表現出的前所未有的高素質與民主能力。人們驚奇地發現,沒有了共產黨,原來生活可以這樣輕鬆和美好。

由於中共統治下對新聞和言論的嚴密控制,沒有了言論的自由,就沒有思想的自由,經過中共幾十年的宣傳洗腦教育,今天的許多中國民眾,不知道黨同政府、國家和民族之間的關係,把這幾個概念混為一談。中共不等於中國。政黨與國家、民族從來都不是一個概念。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存在了幾千年,而中共的出現只有九十多年的歷史,統治中國不過六十多年。中共的宣傳使得民眾對國家和民族的情結全都轉到了對黨的情結中,反黨就是反政府,就是不愛國,就是反華,就是賣國,就是給中國人丟臉,給民族抹黑。黨偽裝成政府的權杖、國家的化身、民族的代表。

中共從中央到基層有一整套的並行於政府機構的班子——「中央軍委」與「國家軍委」,「黨中央」與「國務院」,「省委」與「省政府」,「縣委」與「縣政府」,「鄉黨委」與「鄉政府」——政府有「公檢法」,黨有「政法委」;政府有「廣電部」,黨有「中宣部」;政府有「人事部」,黨有「組織部」;政府有「監察部」,黨有「紀檢委」。黨是一把手,黨委永遠領導政府。正常社會裏,各黨派的黨員、組織機構不能由納稅人供養。但是共產黨卻直接附體到了政府身上,各類專職、半職的黨務機構強行由納稅人的血汗錢供養。

對於中國的政府官員來說,沒有共產黨不是他們的末日,而是他們的真正解放。沒有了共產黨,他們才能真正施展才華,發揮才能。現在的官員都不得不主動順應中共的粗暴領導,或者乾脆被黨的系統束縛住了手腳,想幹正事幹不了,想不墮落卻不行。

在一次「九評研討會」上,一位老太太提問:共產黨垮臺之後,誰給我們發養老金呀?一位主講人回答到:沒有了共產黨,就沒有了這個龐大的官員系統,而這個龐大的官員系統是一群世界上最腐敗的官員,沒有了他們以後,中國老百姓的退休金要翻倍地成長。

共產黨通過國家機器控制了全中國人的財富和資源,中國人生活的改善絕不是來源於共產黨,而是來自自己的辛勤勞動。而且,沒有共產黨的剝削和壓搾,中國人的生活肯定比現在更好。沒有共產黨的國家,有更多的人上學,有更好的工作,更大的住房和更多的退休金。

中共是動亂之源

事實上,擁有幾百萬軍隊和武警的中共,才是中國真正的「動亂」之源。老百姓沒有理由去「動亂」,更沒有資格去「動亂」。只有逆潮流而動的中共,才會草木皆兵,把國家拖入動亂。「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成為中共鎮壓人民的理論基礎。

烏克蘭民眾拋棄獨裁嚮往自由民主,這是世界的潮流,大勢所趨。東歐共產黨國家解體後,民眾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了人真正應有的生活狀態。雖然中共媒體一直對東歐國家進行妖魔化宣傳,以表明中國人決不能選擇拋棄中共、和平過渡的道路,實際上除了少數國家外,東歐改革總體上說是成功的。東歐轉型到現在將近二十年,儘管共產黨可以再次組黨參加競選,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再次選擇共產黨,也沒有民眾再次選擇黨文化。拋棄共產黨和黨文化的東歐人,失去的是一座監獄,得到的是平靜地安享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社會和國家非但沒有崩潰,反而更加生機勃勃。中國更是如此。

胡錫進先生如果還繼續這樣為黨分憂、「攪渾水」,可以肯定地是,在不久未來中國沒有共產黨的社會裏,胡先生可能要失業了,會更加憂愁,繼續地「痛哭流涕」。希望我的這堂課會使胡錫進先生有所改變。

2014年02月25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