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鬼節,每只鴨子都後悔來到廣西

鬼節期間來到廣西,你很難預料會參加多少只鴨子葬禮

在當地所看到的畫面,足以讓人明白,今天就算是唐老鴨來了也逃不出去。

一到農历七月半,廣西很多地方都將被鴨子覆蓋,空氣中都是鴨的氣息。

它們會在這裡完成鴨生的最後綻放,經過歲月打磨與流水的淨化,每只都將帶來極致的節日體驗。

親眼看到這種景象,你很容易會懷疑是甚麼古老的神祕儀式。

在廣西過鬼節,鴨子屬於主角,有人的地方就有鴨子。

遠道而來的游客往往還沒品嘗當地朋友的手藝,就能感受到他們對這種食材的深入理解。

從現場來看,鴨子的熱度比鬼可高多了。

這段時間來廣西的話,根本不用專門找,只需要出門就能遇到鴨子。

傳說它們這時已經晉升為德藝雙馨的老藝術家,所以才能受到人民群眾的愛戴,可以合理出現在任何場景中。

在民間智慧的指導下,一切交通工具都是為了運輸鴨子而生的。

你可以把這看作是嶺南地區向你送上的一場歡迎儀式,只是整體透露出的是種遠超常規的節日氣氛,跟過年也沒甚麼太大差別。

當你第一次體驗到他們對鴨子的熱情時,先得提醒自己保持冷靜。

印度火車也就是這個載客量了。

能在廣西生活的鴨子,一般具有足夠強的心理素質,算是鴨界硬漢。

它們對自己定位精準,擁有最高級別的使命感,就是為了在這一天裡不負重托,完成自己必須完成的任務。

而熱情的廣西人民早已跟它們達成類似默契,鴨子之間應該平等,他們絕不會讓任何一只鴨子失去自我實現的機會。

「我家樓下的一家小超市,七月十四售鴨最多的時候,一天賣了幾千只」

有本地人說,到了七月十四這天,加班是不可能加班的,得罪老板也不加。

沒有甚麼能阻止他們與鴨子之間的會晤,單位開會須改日,晚上連廣場舞都沒人跳。

「七月十四之前那幾天,我們領導說會議全部在節前安排開完,過節那天不開會,都回去過節。」

有條件要吃,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吃。

一直有人認為在廣西是沒人怕鬼的,他們過鬼節過得比鬼還歡樂。

作為最會吃鴨的地方之一,這裡已經全方位拿捏了鴨子的歸宿,人手一只都屬於常規操作。

可以這麼說,最近奈何橋下應該全是來自廣西的鴨子。

「以前跟廣西那邊的公司合作,中元節打電話過去人家都放假了,很重要的日子」

在一位廣西朋友的描述中,小時候把鬼節就叫鴨子節,家家戶戶都要去買,相當具有指向性。

那幾天很多地方的市場裡都能聚集成千上萬只鴨,並且最終都會賣完。

雖然老板們都是通宵備貨,但去晚了還是可能空手而歸,跟搶春運火車票都快差不多了。

有的市場一晚能聚集十幾二十萬只,堪稱鴨的報恩

這就像是打造了一個專屬於鬼節的主題樂園,此時鴨子遠比限量版AJ更有吸引力。

有經驗的人知道,只要經過了足夠長久的磨合,誰都有機會在這發現自己的心靈伴侶。

據說那些真正的高手,用手摸幾下就能找出最好吃的那只。

當然並不是輕易就能掌握這樣的絕技,畢竟只是拔鴨毛就已經能讓人感受絕望。

即便是身經百戰的本地人,也可能會因此受挫,能駕馭這個流程的都屬於拔毛大師。

「以前邨裡河邊扯鴨毛的排成排,有的沒有燙好或是燙過頭了,一扯就個把鐘,還扯不幹淨,鴨子都想丟掉。」

「有次在老家過中元節,家裡殺了三只鴨,我因為好奇去圍觀,結果就讓我新手上路,從早上拔毛拔到下午四點多,拔到發火。」

「老鴨簡單,要是遇到換毛鴨,能直接把人逼死」

但好客的廣西朋友也會告訴你,只要堅持頂過了這個階段,就將收獲遠超之前絕望感的喜悅。

每只鴨子都會在人的努力中得到升華,同時它們會有新名字,其中包括且不限於白斬鴨、啤酒鴨、檸檬鴨、嫩薑鴨、醋血鴨,以及燒鴨、荷葉鴨、老鴨湯等等。

「廣西差不多都過七月十四,鴨子的做法相當豐富,我們那邊一般吃白切水煮鴨,蘸自制的鴨血醬。」

「鴨血醬是精髓中的精髓,加醋加鹽還是加醬油都看個人口味,每家不太一樣,放鍋裡開小火不停攪,變得粘稠就可以吃了,鴨肉蘸著吃,口味提升一萬倍。」

「今天早上殺了兩只鴨子,一只白切,一只田螺鴨煲,正!」

可以說當地早就將鴨子與鬼節完成捆綁,並且發展出了相當多元的味覺體驗。

鴨子還是那個鴨子,但它已經突破生物學的範疇,有了更多社會學含義,也有信達雅的本地人士把它解讀為某種溝通情感的橋梁。

廣西鬼節限定禮品

「其實各地過節的時間都不太一樣,有的地方從七月初七就開始過,有的地方要一直過到七月十六,但最重要的一天就是七月十四。」

「我們河池壯族,七月十四女兒吃過午飯還拿鴨去娘家,多少個親戚就拿多少只鴨回去。」

廣西著名的河池料理,主要用鴨內髒以及五花肉、梨、嫩薑、木薑菜等10種食材制作,當地叫鴨把

根據媒體報道,壯族的鬼節在七月十四,這時正好是春天養的鴨子長大,肉質肥而不膩的時候。

而民間傳說則顯得更加浪漫,七月半要祭祖,人們認為奈何橋是單向的,祖先的魂魄無法在鬼節這天渡河回來,需要鴨子來運送。

也有種說法是因為「鴨」與「壓」同音,可以壓住一切邪祟。

沒人知道第一個給鴨子賦予這種使命的人是誰,但可以確定的是,這種認識已經徹底融入了生活,成為某種習慣。

如今它是當地除過年之外的第二大節日,不止是鬼節,也是團聚的日子。

每到這段時間,外出的游子們都會回到家鄉,與鴨子之間產生更多聯繫。

這些鴨子既代表人們對祖先的懷念,也包含著對家庭的重視。

也許就像一位南寧網友所說的:「以前每當這個時候在家過節就是殺鴨,跟親人剪紙衣給祖先,做芭蕉葉糍粑,有很多美好回憶。」

「只有出了廣西才知道,那些東西組合在一起,就是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