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德國疫情巴伐利亞州最嚴重?

德國巴伐利亞州

(大紀元記者齊心德國報導)在中共病毒(武漢病毒)肆虐下,德國巴伐利亞州失去往日富庶之鄉風光,感染病毒者已超過北威州,该州病毒感染人數、感染密度以及死亡人數都躍居德國榜首。

巴伐利亞州以世界最大的民俗節十月啤酒節、美輪美奐的童話宮殿新天鵝堡等旅遊熱點世界聞名,境內寶馬、奧迪、西門子、安聯、空客、曼、庫卡、舍弗勒、英飛凌等衆多國際企業集團雲集,民風淳樸、經濟發達、生活安樂。而今巴伐利亞州疫情成为德国最严重疫区。

中共病毒今年初從武漢傳出,短短時間傳遍全球,瘟疫定向蔓延的特點越來越清晰,所有與中共政權走得近的國家和地區,無一例外成為中共病毒肆虐的重災區。縱觀德國境內疫情發展,這個關係得到了印證。

為延緩中共病毒的傳播速度,巴伐利亞州政府早在3月21日就實施德國各州最早最嚴厲的外出限制禁令。但截至4月12日,巴伐利亞確診人數3萬2782人,占德國全國確診人數12萬7459的25%還多,超過一直占據榜首的北威州(確診2萬6333人),成爲德國16個州中感染人數最多的州。巴伐利亞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數803人,也是德國第一。

巴伐利亞本來是一個注重傳統,虔誠信神的地方,大多數居民信仰天主教,是德國最保守傳統的州之一,許多地方在歷史上留下動人的神蹟,代代相傳。例如巴伐利亞位於阿爾卑斯山區的上阿瑪高(Oberammergau)每十年一次由村人排演《耶穌受難記》的傳統開始於17世紀。當時黑死病瘟疫席捲歐洲,全鎮約1/10的居民死於黑死病。當地天主教神父率鎮民立誓,如果上帝幫助小鎮渡過瘟疫,他們將每年舉辦一場《耶穌受難記》的演出。

虔誠的祈禱過後,神蹟發生,雖然黑死病在歐洲依然到處肆虐,卻再沒有上阿瑪高鎮居民因黑死病而身亡。幾百年來,鎮民遵守與神的誓約,每年如期上演《耶穌受難記》這一描寫耶穌受難前後經歷的宗教劇。後因戰爭等原因,劇目改爲每隔十年上演一次,演出從五月中到十月初,全民參演,是當地最大的文化宗教盛事。因此上阿瑪高也被稱爲神眷顧的地方。

巴州富可敵國 中共緊密部署拉攏

巴伐利亞面積位居德國第一(占全國面積1/5)、人口第二(次於北威州),近代以來經濟發展迅速,是德國經濟支柱地區之一。2018年巴伐利亞州生產總值為6250億歐元,比27個歐盟國家中的19個國家的全國生產總值都高。

這樣強勁的經濟發展也引起了中共政權的重視。前巴伐利亞州長、基社盟主席施特勞斯1975年應邀首次訪華,成爲首位與中共領導(毛澤東)會面的聯邦德國政治家。之後中共極力推動在巴伐利亞的布局和合作。1997年,中共在慕尼黑設立總領事館。中共黨魁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曾訪問過巴州。

在利益的驅動下,巴伐利亞政治經濟界逐漸向中共靠攏。前巴州州長澤霍夫分別於2010年、2014年、2017年多次訪華,每年雙方部長級代表團頻繁互訪。於此同時,巴州與中國的貿易額逐漸增加,中國逐漸成爲巴伐利亞全球第一大貿易夥伴。

以近年巴伐利亞經濟部統計數字爲例,2016年巴州對中國出口額達149億歐元,2017年增長11億歐元漲到160億歐元,2018年上漲到169億歐元,到2019年因美中貿易戰影響縮減0.7%,即使如此,2019年巴州同雙邊中國貿易額仍高達339億歐元,約占德中雙邊貿易總額的16.5%。

百年公司原則盡失 驚爆醜聞

在金錢的誘惑下,巴伐利亞政經界一開始想通過經濟開放把民主輸入中國的想法,漸漸被中共腐蝕,逐漸越行越遠,雖然得到一點利益,其間也損失巨大。百年大公司西門子集團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這家創辦於1847年的跨國公司,其電子與電機產品是全球業界先驅,在能源、醫療、工業、基礎建設及城市業務等領域都居於世界領先地位,在美國《財富》雜誌2017年的500大企業排名榜列第66名,公司業務遍布190個國家。

1985年,西門子與中共政府簽署了全面合作備忘錄,成為第一家與中國進行深入合作的外國企業。

截至2018財政年,西門子在中國擁有21個研發中心,三萬三千多名員工,總營收達到81億歐元,成為中國最大的外商投資企業之一。同一年,西門子在北京設立全球「一帶一路」辦公室,舉辦了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

在德國作家Gregor Schöllgen撰寫的施羅德傳記中有一段描述:「1998年成為總理後,施羅德決心每年去一趟中國。1999年秋去了日本和中國。在東京時他就建議接納中國成為G8成員。施羅德帶領的企業界代表團更為強大,包括大眾總裁Ferdinand Piech,和他一起參觀了大眾在上海的工廠。還有西門子總裁、1993年成立的德國經濟亞太分部主席馮必樂(Heinrich von Pierer)。馮必樂和施羅德關係非常密切,曾和他一起在大眾監事會。據說只要馮必樂說什麼,施羅德都願意聽。」

1999年施羅德到中國的訪問時,簽署了總值約60億馬克的合同。「這種成功的前提是施羅德避免對中國領導進行公開批評,對一個中國政策明確表態,以及他向歐盟相關部門要求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令。」

根據了解西門子中國運作的內部人士説,為打開市場通路,那時西門子在中國用現金賄賂各路官員,談生意時經常提著裝滿現金的箱子,腐敗成風。

西門子當時不僅在中國,也在其它國家比如希臘、美國用賄賂購買訂單。比如1997年在希臘曾經付七千萬歐元給希臘國家電信公司OTE以獲得訂單。

西門子腐敗醜聞在2006年11月曝光,其商業賄賂案震驚世界,成為德國經濟史上涉案範圍最廣、金額最多的賄賂案件。 2006年11月德國檢察院搜查了西門子位於慕尼黑的總部辦公室及幾個工作人員的住所,西門子公司腐敗最盛時期正是馮必樂任總裁的時期。2007年,馮必樂被迫退位,也從監事會卸職。

這系列腐敗醜聞給西門子帶來的損失高達20億歐元。2008年,美國政府向西門子徵收罰款6億歐元,德國政府向西門子徵收罰款4億歐元。

對西門子前總裁馮必樂的追究責任一直在進行。在長達13年的調查和庭審後,2019年12月希臘雅典法院判決主要被告6至15年監禁,其中包括馮必樂和西門子希臘公司首席執行官等。

巴州政府為孔子學院買單

巴伐利亞境內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林立,為其工業發展提供了強大的後援。巴伐利亞首府的兩所大學慕尼黑大學和慕尼黑工業大學多年來一直名列德國十大精英高校。中共對巴伐利亞學術教育界自然也不放鬆,四處安插孔子學院,並與州裡八十多所高校建立合作關係。

以巴伐利亞三家規模較大的孔子學院爲例。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建立時間最早,且參與的單位很多,中方有漢辦、北京外國語大學,德方有西門子集團、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以及埃爾蘭根、紐倫堡、菲爾特三個城市的政府。

慕尼黑孔子學院成立於2009年,一開始是起名慕尼黑孔子教堂,2012年改叫孔子學院。中方參與的有漢辦、北京外國語大學,德方參與者是名叫Ex oriente Stiftung的基金會,該基金會跟山東省有合作。

奧迪-英戈爾斯塔特孔子學院成立於2016年,參與單位包括漢辦、華南理工大學、奧迪集團、當地政府和英戈爾斯塔特工業技術大學。

據德媒今年2月報導,巴伐利亞州政府自2014年以來共資助孔子學院約35萬歐元,其中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獲得的資助最多。

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孔子學院頻繁組織巴伐利亞各屆人士訪華,為加大政經合作穿針引綫。如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於2017年曾帶領德國高級代表團去中國訪問,將其稱為響應「一帶一路」戰略。

結語

在嚴重疫情面前,美國總統川普把3月15日定位美國全國禱告日,鼓勵國民「來到神面前禱告」、「向神尋求保護和力量」。被任命為抵抗疫情工作組長的副總統彭斯,上任第一天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帶領他的防疫團隊向神禱告。美國正副總統的做法是否為巴伐利亞走出疫情困境帶來啓迪呢?

巴伐利亞上阿瑪高人在400年前驗證了向神虔誠禱告並世世代代遵守誓約所帶來的神蹟。如今,遠離中共、重新找回對神的信仰、得到神的護佑成為平安地走出中共病毒迷陣的道路。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