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將軍

文:蟲離先生  

唐朝時候,有醫士杜修己,娶得趙州富商薛斌之女為妻。杜家養了一條大白狗,乖巧溫順,薛氏尤其寵愛,每得珍饌,輒留出一份,分與狗食。

一日飯後,杜修己外出,薛氏獨臥寢室小憩。忽聞砉然聲響,白狗破門而入,躍上床榻,齜牙咧嘴,狀欲咬嚙。薛氏大駭,倉皇欲逃,卻給白狗壓在身下,起不得身。她掙扎半晌,但見白狗隻是跨在她身上,作交合姿勢,並未當真啃咬,心中忽而萌發了一個奇怪念頭,脫口問道: 「 你是要吃我,還是要睡我? 」白狗呼呼哈氣,在她身上蹭來蹭去。薛氏道: 「 你若當真想睡我,就不要咬我。 」白狗聽了這話,四腿一撐,立了起來,大搖尾巴。薛氏看著那狗的利牙,生怕一個不從,被咬斷脖子,只好揭開衾被,讓狗子鑽了進去。

薛氏生性淫逸,床笫之間,常苦不足,這時與狗交合,一半可說是形格勢禁,迫於無奈,一半卻也不無好奇。待到事情開始,起初那滿心恐懼,漸漸為一種奇妙的體驗化去,驀然覺得這條狗竟比丈夫更親切了。

爾後每值杜修己出門,薛氏必與白狗淫亂於室。一次杜修己出門不久,記起藥具落在家裡,折返往取。未踏入家門,便聞春聲,杜修己勃然大怒,還道妻子勾引了鄰家少年避他偷腥,悄悄取根柴棍在手,一腳踢開室門,大喝道: 「 姦夫淫婦! 」卻見與妻子同榻胡天胡地的竟是自家的狗子,不由目瞪口呆。

白狗率先反應過來, 「 嗚 」地一聲從杜修己身畔搶了出去,杜修己回身便打,只打了個空,快步追逐出去,那狗子早逃得沒了踪影。於是杜修己滿腔怒火,盡數發洩在妻子身上,他寫了一封極其不堪的休書,揪著妻子,送回薛家。薛氏之父薛斌羞慚無地,從此將女兒禁在後宅,不唯不許她見人,對外亦絕口不提,彷彿從未生過這麼個女兒似的。

如此關了半年,門禁稍弛。一日午間,天氣炎熱,家人傭僕,大都神思睏睏,要么登榻休憩,要么倚門倚壁,閉目養神。猛聽得一串驚呼之聲,自內宅而起,直通於外,一條大白狗,背上負著薛氏,疾逾駿馬,風一般狂奔而出。家人慌忙起身兜截,哪裡還來得及,眨眼被它逃出莊宅,不知何處去了。欲待報知官府,多集人手,騎馬去追,薛斌搖頭嘆道: 「 罷了!這樣的女兒,有不如無,還尋她作甚!驚動官府,是嫌我家醜傳揚的不夠么! 」

卻說那白狗負著薛氏,徑直奔進山里躲了起來,每天白晝,寸步不離守著薛氏,入夜下山覓食,或去偷盜山民人家的雞鴨,或捕些野兔田鼠之類。忽忽一年,薛氏誕下個男嬰,嬰兒長得醜陋無比,形貌如人,而遍體白毛,好像猿猴也似,薛氏只在山中靜靜地撫養。

又過了一年,白狗下山尋食,誤中獵人的陷阱,掙扎著爬回薛氏棲身之處,便即失血而死。薛氏在山中無以為生,抱了幼子,下山謀食。她不敢回家,亦無顏投奔親戚,淒淒楚楚,沿途乞討,迤邐來到了冀州。冀州乃是北國大城,四方商旅輻輳,頗不乏人識得薛氏及其父親,見這位富家千金小姐,竟在此地淪為丐婦,無不詫異,要送她回家,她卻不肯,更是異上加異。有那不知情的熱腸人,便趕到薛家傳訊,薛斌起先敷衍不理,及見來報訊者越來越多,一者此事原委難以啟齒,無法向人家解釋;二者生怕家醜因此傳的更快更廣,無可奈何,唯有派了家僕,去接 「 小姐 」回家。

令所有人不曾想到的是,小姐居然帶回了一位 「 小少爺 」,這少爺一身的白毛,人不像人,猿不像猿,簡直是個怪物,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這定是小姐同狗生的孩兒。薛斌氣得七竅生煙,對女兒益發厭惡,將母子二人鎖入一間小院,日給兩餐粗食而已。

那犬子身體發育之快,倍於常人,年才九歲,已長得如十五六歲的少年一般,輕捷剽悍,生性兇暴好鬥,更與逆來順受的薛氏是兩個極端。他自幼未經禮教,於人間律法規矩看得極輕,自懂事之後,每每逃出莊子,同江湖上的綠林強盜廝混,殺人越貨,有時數月不回。薛斌尋思: 「 這孽種在外面犯下多少案子,遲早事發,我是清白人家,豈能為這畜生的孽種所累! 」因起了殺心,幾番手執刀索帶人闖入小院來尋。

一天夜裡,犬子翻牆回來,喊醒母親,從懷裡捧出一把珠寶首飾,笑吟吟地拿給母親看。薛氏看著看著,流下淚來道: 「 又出去做賊了麼? 」犬子道: 「 母親休哭,孩兒這番不曾傷人性命。 」薛氏哭道: 「 你雖不傷人性命,你姥爺卻要取你性命了! 」犬子驚道: 「 薛斌要殺我?那是為何?他便再不喜歡我,我畢竟是他的外孫,怎會忍心害我? 」薛氏道: 「 你一向不知你的父親是誰,今日我便說與你聽,好教你知曉世事險惡。 」當下將同白狗偷情、被夫休棄、隨狗上山種種,悉數講與兒子聽,末了泣道: 「 你姥爺只當你是個怪物,從不把你當作外孫,本就不願你生在世上。你現今寄居薛家,卻一再出外做賊,他們豈能再容你?你往後需善加悛改,且莫再為非作歹,招你姥爺之忌,來日我苦苦哀求,或可保得你的性命。 」

犬子至今方知自己身世,大聲號哭半晌,收淚恨恨道: 「 我既是白犬之子,生無人心,好殺為賊,乃是天性,他薛斌能容便容,若不能相容,直言相告便了,何以竟至於殺我! 」他喘息幾下,咬一咬牙,道: 「 母親保重,薛家既不容我,孩兒這便遠走,再也不回來了。 」薛氏大驚,拉住兒子的衣袖道: 「 你……你要去哪裡? 」犬子道: 「 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存身! 」薛氏哭道: 「 你去便去,又何必不再回來?難道從此都不再見娘了嗎? 」犬子也哭道: 「 孩兒何嘗捨得離開母親!但教孩兒不死,三年之後,一定回來帶娘出去! 」說罷跪倒在地,拜了幾拜,挎一口鐵劍,踰牆而去。

三年之後,犬子果然率群盜千餘人,自稱白將軍,囂塵而返,地方官兵不敢攔阻,任其長驅直入。犬子回家,入內拜過母親,隨即命群盜盡殺薛斌全家,一把大火,把宅邸燒成白地,帶同母親揚長而去。

唐.柳祥《瀟湘錄》

 

來源      古卷傳說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