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零售連鎖店 GameStop,是如何掀起一場股市大戰的

GameStop
本文可幫助你詳細了解遊戲驛站GME的散戶與空頭之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讓你陷入麻煩的不是那些你不明白的事,而是你自以為懂的事。」這是2015年電影《大空頭》的開場白。

這部電影以現實為原型,講述了在2007年的次貸危機爆發前夜,幾名投資人是如何看穿了美國的房地產泡沫,以做空手段反在金融危機中攥取暴利。

比起刻畫幾名主角的精明,電影更把鏡頭對準了那些華爾街的精英們,力圖表現他們是如何的愚蠢、自負、貪婪和短視,並因此造就了一場禍及全球的金融危機。上面的開場白,顯然就是對著這些人說的。

如果有誰覺得這只不過是電影裡的戲劇化表現,那麼最近的現實或許能給他上一課。

1

2021開年以來,華爾街正上演著一場腥風血雨。風暴的中心是全球最大的連鎖電子遊戲銷售商,GameStop,納斯達克股票程式碼:GME。

GameStop主營傳統的線下連鎖店

GameStop主營傳統的線下連鎖店

對於國內玩家而言,GameStop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這家在上世紀以銷售電腦軟體起家的公司,在三十年間成為了首屈一指的電玩銷售連鎖店,最高時在全球擁有近7000家門店。它不僅是電玩廠商在遊戲硬體和實體遊戲碟方面的重要銷售渠道,也是歐美玩家最主流便捷的二手碟供銷網路。可以說,GameStop一度是遊戲市場活躍程度的風向標,大家選擇去GameStop選購遊戲就如同現在上Steam購買數字版遊戲一樣自然。

當然,國內玩家對其向來是只聞其聲,近年來能聽到的更是隻剩負面新聞:GME虧了、GME又虧了、GME虧得只剩褲衩了……在網購日漸發達以及廠商推動的數字化浪潮下,GME首當其衝成了夕陽產業,銷售份額不斷縮減,自2016年來營收連年下滑,大量門店關閉,2020年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而GME的內部管理從外界來看同樣是一片混亂,疫情之下,GME的管理層卻是苛刻地要求各門店員工需照常營業,甚至在一次內部評選活動中將「在黑色星期五加班10小時」設置為獎品,因此淪為笑柄。

對於這樣一家內憂外患的上市公司,就算是再新鮮的韭菜,也能看出GME的基本面已經一塌糊塗,就算隨時宣佈破產退市也不意外,誰還會去買他家的股票呢?事實上,從2016年以來,GME的股價一路走低,從20美元跌至不足4美元,到了2019年一度連股息都發不出來。

2016年開始GME的股價就一蹶不振

2016年開始GME的股價就一蹶不振

華爾街的群狼們自然聞到了血腥味兒,一些機構早早開始做空GME,準備敲骨吸髓。

這裡為不太了解證券行業的讀者稍做些淺顯的科普。

在股票交易市場中,若你看好一家上市企業的發展前景,你便可以購買其股票,以期在其股價上漲之後售出,賺取差價。這是市場上最普遍的行為,被稱為「做多」。「做空」則恰恰相反,有的人不看好某家公司,預測其股價將下滑,於是他們在股價相對較高的時候,從持有該股票的人手中將這些股票借來直接出售,等到股價下跌了,再低價把等量股票收購回來,還給原持有人,中間的差價就落入了自己荷包。

即便是在逐利的金融市場,也常有人對做空行為抱有成見,將其視為「魔鬼的交易」。其一,是做空者的獲利建立在他人的虧損之上,一次成功的做空背後往往伴隨著公司倒閉工人失業家庭破碎,儘管這些不能都歸咎於做空方,但難免有發「國難財」之嫌;其二我們暫按下不表,下文會再次提到。

任誰都能看出會長期下跌的GME當然被虎視眈眈。

截止至2020年4月,美國股市中被做空比例最高的前十名股票

2019年,GME毫不意外地「榮登」被做空榜榜首,成為了市場裡最不被看好的股票,做空股數流通股佔比高達98.9%,也就是理論上來講市場裡99%的GME股票都已經被借去做空了(但並不符合事實,下文會再提到)。

不過市場裡也並非只有禿鷲,一些個人或機構會對他們認為命不該絕卻陷入窘境的企業施以援手,通過投資或購買行為幫助企業抵禦做空和惡意收購,協助其重返正軌避免破產。這些角色就被稱為「白騎士」。

此時命懸一線的GME便遇到了他的第一位白騎士——麥可·貝里(Michael Burry)。這位老哥不是別人,正是當年《大空頭》的主角原型。

圖左為《大空頭》中克里斯蒂安·貝爾飾演的麥可·貝里,右圖為其本人

單目失明、患有阿斯伯格症候群的貝里被稱為Doctor Burry,並非他擁有金融博士學位,而是因為他曾是一名神經外科住院醫師。學醫讓他背上了助學貸款的負債,反倒是因父親被誤診得到的賠償金讓他獲得了參與投資的第一桶金,最終棄醫投身金融行業。

2005年時,當所有人都還認為美國房地產業固若金湯,貝里卻是苦於市場上甚至連個用於做空房產的金融工具都沒有,一番挖掘才抓到了信用違約交換(CDS)來作為切入點,也給後人以指導意義。當時的人們嘲笑他是個發了瘋的冤大頭,就連發掘他的伯樂都不認同他的做法。

後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現實最終站在了貝里這一邊。

十餘年過去,貝里依然活躍在投資行業。

2019年,貝里認為GME的股價已低於其實際價值,他旗下的基金持續增持GME至三百萬股,股權佔比超過5%。期間貝里多次敦促GME回購股權,備戰即將到來的與空頭的搏殺;也始終推動著GME調整經營策略,多次要求改換更懂遊戲行業的人才來擔任公司CEO。

傳奇人物的加盟給市場帶來了一些信心,一度讓GME的股價暫別頹勢。但遺憾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還沒來得及有所起色,2020的新冠疫情就又給了GME當頭一棒。

唱空的聲音再次佔據上風,GME苦苦掙扎於生死線上。

2

當華爾街的金融巨鱷們將企業生死玩弄於股掌之間時,在網際網路的另一個角落,一隻蝴蝶已然扇動了翅膀。

在美國論壇Reddit上有一個討論股票的板塊,名為WallStreetBets,簡稱WSB。

WSB板塊的版頭就充滿了戲謔感

WSB板塊的版頭就充滿了戲謔感

正如其名「華爾街大賭坊」,這兒可不是什麼大家西裝革履一本正經探討金融行情的地兒,倒更像是個「戒賭吧」。老哥們的口號YOLO,You Only Live Once,翻譯成中文,那就是「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海乾活」,買股票就是all in梭哈加槓桿,樓上晒交割單財富自由,樓下貼存款餘額洗白跑路。

 

不過聒噪之下,這裡也有不少默默分享著自己實盤操作的使用者,「DeepFuckingValue」(簡稱DFV)便是其中一位。2019年7月,他帶著五萬美元入市,定期在論壇上發表自己的月報。

他操作的股票就一隻——正是GME,讓他選擇GME的契機也就是貝里。

此時GME的股價徘徊在4美元。

DFV的月報通常也就一張收益表截圖

DFV的月報通常也就一張收益表截圖

這些帖子實在是毫無亮點,關注DFV的人當然寥寥無幾,給他的回帖更是充滿冷嘲熱諷。但DFV對這些似乎毫不介意,依舊每月晒著他平平無奇的收益截圖。他牢牢地捏著GME,即使在它因停發股息而再次跳水時依然不離不棄,甚至還加倉了一萬美元。嘲笑來得更猛烈了,正像當年貝里所遭遇的那樣。

轉眼一年過去,時間來到2020年8月,DFV的月報如期而至。這些月報帖通常只能收穫兩位數的頂帖,但這一次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因為在這個月,GME迎來了它的第二位白騎士——萊恩·科昂 (Ryan Cohen)。

萊恩·科昂創立的寵物電商Chewy被稱為寵物界的Amazon

這位年輕的企業家憑藉成功運作寵物用品電商Chewy而成為了業內明星,Chewy主打充滿人情味的服務,萊恩本人也是以親和而能幹的形象獲得投資者青睞。他攜資收購了GME9%的股權,放言要重振GME,令其成為能與Amazon分庭抗禮的新電商。GME的股價當天應聲上漲28%。

這自然也體現在了DFV晒出的收益表上。他在8月裡通過GME獲利超過44萬美元,此時他的資金賬戶裡已有超過60萬美元,但他並沒有見好就收的意思,表示這些錢都將繼續用於投資GME。

大家便又鬨笑起來,帖子裡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沒有人相信GME真能東山再起,也不信DFV能踩兩次狗屎運。

這一次DFV沒有一笑而過,他開始以Roaring Kitty的名義在油管上直播,極盡詳細地分析他看多GME的理由。

Roaring Kitty能對著他積攢的詳細資料侃侃而談幾個小時

資料龐雜,但他的邏輯清晰明瞭:GME的賣空成交比早已超過100%直逼150%!這意味著GME的大量股票就像套娃一樣被反覆借出用以賣空,如果GME倒閉退市了,這些憑空多出來的股票也就會一筆勾銷不用歸還。但現在的GME有了兩位白騎士護航,即便前路依舊艱難,短時間內已無破產之虞。

那麼「大軋空」就一定會發生。

這裡我們就可以說說做空之所以被稱為「魔鬼交易」的另一個原因了。看似空手套白狼的做空行為並非沒有代價。有貸就有息,做空方從股票持有方那裡借來股票,是要支付利息的,那麼付不上利息了怎麼辦?平倉,也就是以現股價虧本買入股票還給持股人。

有借就有還,當持股人認為股價已上漲至預期決定拋售時,做空方就只能從市場裡調撥空頭頭寸歸還股票,那如果市場裡沒有足夠的頭寸了怎麼辦?平倉。

為了確保發生上述情況時有足夠的資金平倉,做空方還需依據實時股價交納保證金。股價往上漲,保證金就往上追加。那如果保證金跟不上了怎麼辦?平倉。

做多時最糟糕的情況也不過就是股票退市,失去本金;而當你逆勢做空時,你永遠不知道為了保住本金會付出多大的代價。這也就是為什麼說做空行為是「有限的收益,無限的風險」,所以通常只有機構和大戶能夠參與做空。

於是現在GME的空頭們處境就有些尷尬了。GME已經處於一個相對低位,很難再有利空令其股價進一步下跌。而一旦有利好拉動股價,他們便不得不追加保證金。過高的賣空成交比則意味著空頭們一旦競相購入股票用以歸還,反而會互相擠兌拉高股價進一步加大虧損。這樣的狀況就被稱為「軋空」。

貪婪的獵人們過於覬覦這隻到了嘴邊的鴨子,渾然不知自己也已經成了獵物。經由DFV的點撥,WSB上越來越多小散戶開始購入GME的股票。

走勢圖裡一個個看似誇張的高峰很快就被整體拉平成了小山丘

半年不到的時間裡,GME的股價滾起了雪球,從不足3美元重返20美元。但是GME的賣空流通佔比也依然居高不下,股價的回暖對於機構而言似乎又是一次養肥了再宰的機會。

就在這時,催化劑來了。

今年1月11日,GME發佈公告,那位萊恩·科昂正式加入了董事會,意味著他接下來將深度參與公司的運營方陣制定。要知道,當初科昂高調投資GME時,那些老股董們可並不怎麼待見他,甚至還一度試圖增發股票稀釋他的權重。如今將其引為座上賓,可見GME內部確實痛定思痛進行改革。WSB的老哥們奔走相告,他們深信一輪軋空即將到來,此刻就是財務自由的機會,YOLO!

這則重大利好花了兩天時間才體現在了GME的股價上,1月13日GME暴漲50%,衝至33美元,隨後的幾個交易日裡繼續踏步向前,又一舉突破了40美元關口。

有些人坐不住了。

1月19日,知名做空機構香櫞(Citron)發佈公告看空GME,預言其股價將很快回落至20美元,並將在次日發佈視訊闡述看空GME的理由。

這也算是做空方的常用伎倆,大牌機構的做空宣告本身就足以成為一則利空訊息,GME的股價一度剎車甚至調頭向下。

然而當香櫞真的發佈了視訊後,大夥卻發現他們說的都是些浮於表面的老生常談,面對軋空風險卻是閉口不談。主播也是全程窺屏念稿,給出的乾貨遠不如Roaring Kitt的直播。

比起宣戰檄文,這反而更像是困獸哀嚎。

香櫞的直播可以說毫無亮點

香櫞的直播可以說毫無亮點

說實話,看多GME一方的理由其實也並非多站得住腳。比如次世代主機依然提供光碟機版被視為對於實體銷售商的一則利好,一些調研報告甚至誤認為這是一種「迴歸」(他們以為帶光碟機的主機早已經像PC一樣一度被淘汰了);又譬如PS5的暢銷被認為能給GME帶來豐厚的短期利潤,但實際上幾年前NS的火爆銷售也並沒能挽救GME的財報……總之如果你是一個關注主機行業的玩家,這些理由都很難說服你GME短期內能逆風上漲。

但事到如今,GME的股價早已經脫離了它的基本面。真正點燃了這隻股票的火苗,是散戶們軋空機構的決心。香櫞潑的冷水反而成了添火的油,集結號下蜂擁而至的是高喊著YOLO瘋買GME股票的老哥們。

GME的股價再次調轉龍頭,以更誇張的勢頭直衝雲霄,當週的最後一個交易日,GME盤中暴漲76%,最終收於65.01美元。這無疑讓那些空頭損失慘重,光是保證金就夠他們喝上一壺,更別說如果此時割肉平倉還會助推股價砸自己的腳。軋空已然告捷。

不僅在市場裡被打得焦頭爛額,空頭們在社交場上同樣節節敗退,香櫞在推特上發佈公告稱其創始人遭遇了網路暴力乃至威脅,因此香櫞將不再對GME發佈任何意見,並會將遭遇的罪行移交相關機構。

這則苦肉計卻沒能引起太多同情,勝利的歡呼響徹WSB,也讓越來越多的圈外人和媒體關注到了這場風波,「史詩級大軋空」「電玩宅大戰華爾街」「現實版《頭號玩家》」的新聞傳遍網際網路的每個角落。

如果這是一場電影,這裡或許已經是故事的最高潮了;但在現實裡,這只是一場更大風暴來臨的前夕。

3

如今的DFV每次晒收益表都會有上萬人頂帖

如今的DFV每次晒收益表都會有上萬人頂帖

經過了上一週的鏖戰,此時DFV的賬戶資產已經高達700萬美元,並表態將繼續持有GME。他本人已然成為這場大戰裡散戶一方的圖騰和精神領袖,「Hold $GME」成為了版裡的新口號。如果說之前購買GME的散戶大多還是衝著軋空機會有利可圖加入的,此時堅持持有GME則愈發成為一種信仰。

只是空頭一方也沒閒著,不斷傳出訊息機構正籌措資金再次做空GME,為高位絞殺散戶做準備。

大戰一觸即發,氣氛悲壯,沒人知道散戶們能在準備充裕的機構面前抵擋多久,是否又會像韭菜般連茬倒下。

然而週一開盤之後,GME的股價卻是坐上火箭,多次觸發熔斷停牌,最高漲幅145%,即便到收盤時回吐了大部分,依然高居67.79美元。

這顯然不是僅靠散戶們的資金便可以做到的。毫無疑問,此時,或者更早的時候,就已經有機構摻和進來參與做多,一同把做空方逼向懸崖,從中得利。「散戶吊打機構」的爽文多半隻是表面的幻像。

但這不妨礙越來越多的新散戶紛至沓來,站到做多GME的一邊,參與這場狂歡。WSB的註冊使用者數節節攀升,一週內新增近三百萬,以至於一度不得不關閉版面升級伺服器。

不過說到底,WSB只是一個論壇,並不能直接作為交易平臺。散戶要真正參與到股票市場中就不得不依託於券商,WSB老哥們的首選就是Robinhood。

「羅賓漢」,沒錯就是英國傳說中那個劫富濟貧的俠盜,看名字就知道,這家年輕券商走的是親民路線,主打零佣金APP便捷交易。不同於傳統看盤軟體滿屏花花綠綠的K線圖看得人頭大,Robinhood的界面簡潔明瞭,操作小白易懂,讓買股票變得就像買菜一樣容易。

Robinhood的界面清晰而扁平化

Robinhood的界面清晰而扁平化

如果說WSB是散戶們的指揮部,那麼Robinhood就是大家手中的槍桿子,大量此前從未接觸過證券的00後得以快速武裝起來湧入市場,只為買他們年輕人的第一隻股票——GME,一股不嫌少,十手不嫌多。

下面這張梗圖或許就是對當下場面的最好詮釋。

「請大家把力量借給我!」

「請大家把力量借給我!」

眾人拾柴火焰高,接下來的幾天裡GME繼續全天瘋漲,浪頭一天比一天高,週三時最高衝到380美元,WSB老哥們說的突破一千美元此時看來也不再是無稽之談。

新股民們用著Robinhood,在TikTok和推特上刷著梗圖,Twitch直播間裡幾萬人一起盯著走勢圖,在彈幕裡高喊「To the moon」……

Twitch上的股票直播在近期也熱門起來

Twitch上的股票直播在近期也熱門起來

即便股票市場被稱為資本遊戲,也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娛樂化。人們的情緒和GME的股價一樣高漲。

有人在WSB上發表公開信,稱這是普通人對華爾街的復仇,報復他們在08年金融危機給無數家庭帶去了苦難,自身卻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也沒有吸取任何教訓。現在輪到這些家庭的孩子們來讓吸血鬼們流點血了。這番言論一呼百應。散戶們紛紛表示不蒸饅頭爭口氣,持有GME不為賺錢,就為了軋空頭,不論接下來是暴漲還是暴跌都不會出手。

這場風波已然成為美國最火熱的社會議題,上至白宮表達關注,公眾人們也紛紛對此發表看法,其中也包括貝里醫生。

正如上文提到的,這位早早購入GME股票的傳奇人物這一次也可說是扮演了明燈的角色,他的基金無疑在這一波暴漲裡獲利不俗。

然而他並不認可正在發生的這一切,稱其為「不自然、瘋狂、危險」,呼籲監管機構介入。這讓他在散戶間的聲望一瞬間由「教父「淪為「叛徒」「資本的走狗「,在評論區裡對他惡言相向。最終,貝里醫生清空了他的推特賬號。

 

他的對頭艾倫馬斯克(貝里長期做空特斯拉)則恰恰相反,僅僅是轉發WSB的網址並高呼一句「GameStonk」就獲得了十萬加點贊,成功推波助瀾。

 

轉眼來到週四,全球金融市場的目光都聚焦於此,等著看將上演怎樣的拉鋸戰。然而等到開盤時,Robinhood的使用者們卻發現他們無法買進GME了。

沒有給出任何理由,Robinhood的直接讓GME從他家的App裡消失了,別說買賣,甚至無法通過股票程式碼搜尋到。

除了Robinhood,其他一些散戶常用的券商也限制了對GME的交易,多為只能平倉,限制開倉。也就是隻許賣,不能買。

看K線圖就能感受到當時散戶們的絕望

看K線圖就能感受到當時散戶們的絕望

在開盤拉昇至483美元后,GME股價開始跳水。眾多散戶們卻只能乾瞪眼,有勁也使不上。

憤怒的散戶們只能去應用市場給Robinhood打差評,這個最熱門的投資產品轉眼被一星刷爆。

 

針對Robinhood對使用者造成虧損的投訴和訴訟也已經在路上,不出意外的話,這個產品,這家券商,這下就算是完了。

究竟是什麼讓Robinhood押上性命也要反水?根據Robinhood自家的公告,由於GME帶來交易量激增和大幅波動,他們必須向中央清算所等相關機構追加鉅額的保證金,已經超過了他們作為一家小券商所能承擔的範圍,因此不得不限制交易。

但比起這種說辭,人們更相信這是華爾街使的陰招,場內被暴打,就借場外手段來逼迫散戶就犯。這反而給了散戶們以信心——連這樣撕破臉拔網線的手段都使出來了,也就意味著做空機構們真的已經被逼進了死角。

「有渠道的就改其他能交易的券商繼續買入GME;沒渠道的,那就繼續捏緊手頭的股票,打死也別賣。YOLO」

或許是WSB上這樣的指導方針真的起到了作用,GME的股價止住了頹勢開始回拉,最終收於193美元。

對於做多的散戶而言,這是艱難的一日,但還談不上被打垮。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4

截止本文發表時,本週的最後一個美股交易日已經開盤,這也是本月的期權交割日。此時此刻,Robinhood等券商依然限制著對GME的交易,而GME的股價通過盤前交易到達了352美元。多空雙方都已經被逼近極限,此刻可能真的上演著一場世紀決戰,也可能出現什麼盤外因素掀翻了桌子,留下了一地雞毛。

但不論結局如何,這場風波都註定寫入全球證券行業的歷史。

與股票市場裡的火熱相對,現實裡的GameStop卻依然門可羅雀,官方也沒有對事件進行任何表態。

有GameStop的店員來到WSB發帖,說股價的上揚分毫沒能惠及GME的一線僱員,他不僅依然在被低廉的時薪壓榨,甚至還被拖欠薪水。他實在很猶豫是不是真的要把手裡的錢投資給這麼一家公司。

老哥們安慰他:「安啦,GME欠你的薪水會通過股票還給你的。萬一它破產倒閉了怎麼辦?呃……能看到這破公司倒閉的話,損失那麼點錢又怎麼樣呢!YOL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