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互聯網

互聯網

——這已經不是你心中的「互聯網」了

1

互聯網,應該感謝他

大部分人知道喬布斯、扎克伯格、貝佐斯、馬雲、馬化騰……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蒂姆·伯納斯·(Tim Berners-Lee ), 而他才是WEB真正的教父

有了他,我們才有了現在的互聯網;

有了他,這些互聯網巨頭才能掌控億萬用戶。

1990年12月25日,Tim Berners-Lee利用萬維網實現了HTTP客戶端與服務器的第一次通訊,構建了一個可以真正使用的商用WEB網絡

32年來,萬維網改變世界,最終演變成為現在互聯網……

他被評為20世紀時代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他獲得了計算機科學的最高榮譽「圖靈獎」。

他被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頒發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

他被譽為數字時代的馬丁路德金

今天的互聯網世界能夠延伸到每一個角落,與Tim Berners-Lee免費發布源代碼有很大關係,他的無私使Web成為一個免費、開放、自由、共享的平台。

他放棄成為億萬富翁,連接了整個世界

2

萬維網之父的反擊

然而,現在的互聯網,已經不是Tim Berners-Lee眼中的互聯網

不再開放,被Facebook,Google,AWS這些巨頭切割為「信息孤島」;

不再自由,被各種傳統世界的強力機構直接壟斷

近年來頻繁發生數據泄露醜聞讓李有些遺憾地說:「萬維網的初衷遭到了破壞」。

2012年,FB對近70萬用戶進行了祕密心理實驗

2016年,微軟的個人用戶郵件被執行「祕密搜查令」。

2019年,Google和YouTube因隱私問題被罰1.36億美元和3400萬美元。

…………

互聯網本來是想帶來一個「更美好和聯繫更緊密的世界」,但今天的互聯網已經完全背離了它的「去中心化」初衷,Tim Berners-Lee眼中微含淚水:「互聯網已經演變成一個導致不公平和分裂的引擎,它被強大的力量所支配,任由其擺布。」

因此,這位本來可以功成身退的「萬維網之父」開始他的人生反擊

性格隨和的Tim Berners-Lee決定開發Web3.0Solid,該項目的原則是「通過數據賦予個人權力」,這是下一代網絡(去中心化互聯網)的核心理念,其中數據由擁有者雙向控制。

恢復互聯網平衡,讓巨頭不能再為所欲為;

還權於人,讓每個人擁有自己的隱私數據;

造就貨幣,將互聯網與區塊鏈技術結合起來。

這個恢宏而偉大的計劃,正在靜悄悄進行。即便他是萬維網的「創世者」,但這也是一場九死一生的戰役,汲取「萬維網」營養的對手已經長大……

3

理想主義的淪落?

互聯網真的發展到了這樣可怕的地步?

它最初的理想主義已經徹底淪落?

萬維網的「創世者」Tim Berners-Lee是不是小題大作?

先講兩個發生在身邊的小故事:一個是搜索引擎的故事,一個是社交媒體的故事

我們也可以看作是WEB1.0WEB2.0的普通案例。

魏則西的故事

一名叫做「魏則西」的學生因病離世後——這名學生曾使用百度搜索癌症的治療方法,引發了一連串對於搜索結果競價排名的批評。

我們已經沒有辦法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WEB1.0最初我們認為「百家爭鳴」的時代來臨了,最終發現連保命信息都可能是假的

婦聯網的故事

攜程幼兒園教師虐童事件發生初期,一個地方婦聯機構的介入,竟然可以讓WEB2.0世界「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只要搞定了一個中心節點,整個互聯網變成了婦聯網

這樣的互聯網,比曾經沒有互聯網的任何時代都要高度壟斷。

超級規模的互聯網公司已經沒有機構可以制衡,長尾效應已經失效

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的「疊加效應」,現在大型社交網站決定了用戶看到什麼、甚至決定了他們怎麼思考、怎麼行動。

Tim Berners-Lee強調道:「最可怕的,很多人可能都沒有意識到,我們已失去了最開始的互聯網精神。」

這也是他在年過60歲後,還要出來「光復互聯網」的原因。

4

「www網站與互聯網原教旨主義的遺忘

最初的互聯網是去中心化的,每個人都可以去構建自己的「數據庫」。

現在沒有幾個創業者願意去做一個www網站了

就算是做了一個www網站,上面也只是掛一個二維碼。

而這個二維碼,把自己從「去中心化」的原教旨主義世界引向「中心化」世界的WEB2.0,它在向自己的用戶呼喚:來吧,和我們一起走向這個已經被控制的 「母體世界」。

最開始的互聯網創業者都有「數據庫」情結,因為那是屬於自己的據點

今天,大部分創業者拋棄了自己的陣地,更喜歡在用戶登錄時直接導入微信、QQ、微博、支付寶的開放接口,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服務沒有辦法吸引用戶註冊,從一開始,這些創業者就拋棄了理想

為什麼這樣說,我們說一下www建站的基本流程,和現在的平台型創業有什麼不一樣:

購買域名

購買服務器

將域名解析到服務器

寫代碼,或者引用wordpress開源代碼

配置網站的設置,讓代碼跑起來

管理後台,分發帳號

設計圖片

添加內容

發布內容

大多數互聯網創業者只用到了789三條

就算是自己建網站,也仍然難以擺脫中心化命運,域名和服務器現在都被巨頭「雲壟斷」。www根節點是僅餘的一點互聯網原教旨主義,但仍然命運堪憂。

在互聯網世界,很少有企業有能力、有信心去挑戰現有巨頭

5

巨頭壟斷的互聯網:用戶即囚徒

互聯網企業從一誕生就面向全世界,它的競爭也是全球性的競爭。

全球化,這是互聯網的特質。

一旦獲得了先發優勢,同樣也會形成前所未有的壟斷。

因為數據在企業手裡,用戶別無選擇,最終淪為囚徒,這就是現在互聯網發展的必然結果。

企業擁有一切話語權和解釋權,用戶沒有任何機會。

更可怕的是,在這個世界,沒有第三方裁判

❶蘋果如果下架某APP,這就是斷了對方性命,IPhone是一個閉環體系,所以即使是「今日頭條」這樣的企業也必須低首稱臣。一家企業擁有如此權力,這是蒂姆·伯納斯·李永遠都沒有想到的。

❷Facebook如果封殺了你的個人帳號,你幾乎與朋友失去了聯繫,你就是一個沒有戴上電子鐐銬的現代囚徒

❸Google如果刪掉了你的郵箱帳號,你可能再也看不到李子柒的中國視頻了。

❹微信如果把你帳號給刪了,你還得厚著臉皮註冊個小號把朋友加回來。

這些互聯網企業都成了大數據行業的寡頭壟斷(包括被稱為FANG的Facebook、Amazon、Netflix和Google),扎克伯格、蓋茨、貝索斯等人已經成為未來世界的數據大亨

數據是現代世界驅動的燃料,這也是互聯網巨頭財富增長的源泉。

荒謬的是,用戶自己所創造的數據,卻成了這個巨頭的財產

2016年,GoogleFacebook占了美國數字廣告收入增長的75

2017年,它們占了美國數字廣告支出總額的63以上。

2018年,Google和Facebook在全球數字廣告支出中的比例達到72

問問自己,離得開微信嗎?你是不是甘心情願成為囚徒

或者說,現在大部分人類都成了互聯網世界的「斯德哥爾摩綜合徵」患者。

6

權力壟斷的互聯網:連接的幻象

 

除了互聯網巨頭的「數據壟斷」,公權力也已經開始控制互聯網。

2019年12月23日,俄羅斯宣布成功切斷了與全球互聯網的連接,「俄羅斯網絡」(RuNet) 能夠在不接入全球 DNS 系統和外部互聯網的情況下都能無間斷正常運行。互聯網流量在俄內部重新路由,將有效使 RuNet 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內部網之一。

除了俄羅斯,伊朗在一個月前已經封鎖互聯網

2019年11月16日,伊朗政府切斷與國外的互聯網聯繫,國內的手機網絡也停止提供服務,只能打電話不能上網。伊朗政府表示,只有在確保互聯網不會被濫用的情況下,才會解除對互聯網的封鎖。

這也是為什麼美伊關係緊張時,世界上最大的帝國主義國家,跟世界上最大的政教合一的神權共和國,在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網絡平台上,使用標準漢語進行外交纏鬥。

其實不僅僅是俄羅斯和伊朗,2019年12月13日,印度繼續關閉阿薩姆邦和梅加拉亞邦互聯網,聲稱此舉是為了控制一項具有爭議性且影響廣泛的新公民條例的抗議。印度是世界第二大互聯網市場,擁有6.5億互聯網用戶,而阿薩姆邦和梅加拉亞邦擁有3200萬用戶。

就算是互聯網的誕生地的美國,公權力也一直試圖控制互聯網。

2013年6月6日,《衛報》和《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聯邦調查局(FBI)於2007年啟動了一個代號為「稜鏡」的祕密監控項目,直接進入美國網絡公司的中心服務器裡挖掘數據、收集情報,包括微軟、雅虎、谷歌、蘋果等在內的9家國際網絡巨頭皆參與其中。

這種權力中心和商業公司的合作,沒有什麼能夠阻擋。

動不動就被關,這還是互聯網嗎?

「互聯網」只是一種「幻象」,互聯網隨時都可能變成「互憐網」。

7

如果這一代互聯網人老去?

作為互聯網最早的一代人,我們見識過互聯網的蠻荒時代,知道互聯網原本的樣子。

但如果再過50,Tim Berners-Lee已經死去,我們這一代也已經不在呢?

連互聯網本來的樣子都不知道,如何談光復互聯網

如果互聯網這樣發展下去,你有了孫子,他生活在蘋果構架的一個APP場景之中,吃飯、理髮、上學、醫療、坐車、買房、打老婆、搞婚外情……衣食住行什麼都有,這是一個能滿足他所有需求的世界,唯一他不知道的是,他生活在一個互聯網公司構建的虛擬場景之中。他根本不知道,APP之外還有APP局域網之外還有互聯網。他們將生於蘋果,並且死於蘋果,蘋果將是人終生的墳墓

我們這一代人還有反思的機會,但到了下一代,可能連這種反思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他們一出生就沉浸在一個互聯網「缸中大腦」裡面,在算法推薦中度過「充實的一生」,在「信息繭房」裡幸福一輩子。

就算未來有一個NEO出現,當未來人類面臨紅藍藥丸選擇時,會選擇繼續在矩陣中過完娛樂的一生,還是歸依舉步維艱互聯網的原始之城?就算這些互聯網公司隨時可以將你格式化,只怕大部分人仍然願意服從它們,這就是人類的悲劇,我們正在給自己製造囚籠

按照現在的路徑走下去,人類的未來是什麼?

8

 「萬維網之父」能「光復互聯網」嗎?

2019年12月,波士頓的冬天並不寒冷,但Tim Berners-Lee感覺到了冷意。

他推出Solid的項目已經有一年了,一切似乎波瀾不驚。

像往常一樣,Tim Berners-Lee坐在他破舊的筆記本電腦前,重新思考這一年來的發展。

一年前,他決定利用他的名聲以及掌握的互聯網技術,從集中網絡中獲利的勢力手中奪回權力,讓每一個互聯網的私人用戶,重新掌握自己應該有的數據管理權,但他規劃的這一切,似乎並沒有得到太多人的反應,針對Facebook、谷歌、亞馬遜的戰爭是長期而艱巨的。

要光復互聯網,就要扭轉兩代人形成的生活方式,這簡直在「反人類」。

我們已經習慣了「即時行樂」,很難再去「深度學習」。

他們已經習慣了「作繭自縛」,很難打破自己的舒適區

Tim Berners-Lee推出的萬維網讓用戶變得太懶,他造就了互聯網的偉大,但這種偉大正在阻礙他自己的計劃

但Tim Berners-Lee仍然相信Solid將會與開發者、黑客產生共鳴,這些人對企業和政府控制互聯網非常擔憂。他說:「開發人員一直都有革命精神。」繞過政府間諜或企業霸主可能是Solid的吸引力,但更大的吸引力將是對黑客更有吸引力的東西——自由

Tim Berners-Lee可能高估現代人類了,32年前的人類可以共同創建互聯網,但今天到哪裡去尋找這樣獨立、堅強、勇敢、熱愛自由的用戶呢?

雖然他是「萬維網之父」,但要想「光復互聯網」,很難。

文章來源:量子學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