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殯葬專業是怎樣的體驗,陰間or陽間?

學習殯葬專業是怎樣的體驗,陰間or陽間?

文:西比

葬禮,中國社會關系最隆重的場面之一,關乎一個人生命盡頭的體面。

而想體面地逝去,少不了各方團隊的支持。話術一流的主持人、演奏哀樂的樂團、放下手頭事情遠道而來的親朋、做飯的掌勺師傅團隊、甚至還有專業哭喪的。

這其中有一群人,他們服務逝者,讓逝者保持體面;服務生者,讓生者得到撫慰。
殡葬服务人员,一个存在于幕后的职业。

不少人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是:晦气

但现在的殡葬专业相当系统化、科学化,还有技术、服务等分工,甚至已经成了大学里的一个专业。

我们采访了19岁的小闫,她是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生命文化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想知道殡葬专业的学生平时到底在学啥吗?

·小闫的课表

“云蒙低沉,沂水呜咽,苍天流泪,大地悲鸣。”这是小闫的课本《红白喜事主持辞》中的一句葬礼开场白。

殡葬专业的传统,体现在学生不仅要学习开场话术,还要掌握丧葬民俗等一些理论知识,如入殓前后忌讳猫、狗接近尸体,棺材忌讳用柳木等。

还有的学校,老师在课上会给大家简单讲下《周易》中的八卦。

·殡葬学生,小红书用户“黑使小芝”的课堂

专业所学的教材,由全国五所殡仪专业学校的老师和一些民间组织,如各地的殡葬产业代表、民俗学家共同编辑,里边涵盖了大量的民俗知识,如中国殡葬文化史等。

·部分专业教材

而殡葬专业的现代体现在小闫有一门课叫陵园管理技术。

“殡葬专业又不是计算机,怎么还有软件管理?”

“不接触的人很少了解,很多公司都开发了公墓陵园信息管理App”。

其中有帮助解决殡葬环节问题的大数据软件——智慧殡葬大数据。

方便亲朋纪念逝去亲人的云纪念馆,包含虚拟扫墓、祭墓、留言、相册等功能。

逝者的生平,也可以选择做成二维码放在墓碑上,用微信扫一扫即可看主人留下的墓志铭。

在一款叫“智慧陵园”的软件上,在线可以完成墓穴预定、云扫祭、全景墓园、陵墓定位等项目。

·App页面演示

“我们自己在课上先学会熟练使用这些软件,再教逝者家属使用。”

很多人认为殡葬专业主要是跟逝者打交道,但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是跟生者打交道。

学习传统是为了更好地服务逝者,学习现代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生者。

一提到殡葬专业,第一印象就是给逝者化妆,但实际上,妆发只是整个体系里的一环,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有两个选择方向。

一是技术方向,学习如何给逝者化妆和防腐,遗体重塑。

二是服务方向,学习布置告别仪式场景,临终关怀将逝去的老者,抚慰悲伤的逝者家属等。

技术方向,是学习如何跟逝者打交道。

帮助逝者穿寿衣,是第一课。“穿寿衣讲究先穿袜子后穿裤,然后上衣最后鞋。”

·“黑使小芝”的穿寿衣练习图

寿衣袖子要长到足以遮住逝者的双手,意在表示不让逝者遭受风吹日晒雨淋。

穿寿衣时眼泪不能滴到寿衣上,意在让老人放心离去,寿衣款式基本都是“五领三腰”,棉制的五件上衣三件裙裤,数量必须是单数。

之后就是相对困难的遗体重塑。

逝者并不一定是完整离去的,家属一般会要求补全缺失部分,给逝者一个完整的遗容。

“遇上车祸的,缺胳膊少腿、头脸凹进去的很常见,有的连头都掉了。坠楼的,面部五官完全烂了,得一样样重塑。火灾是最惨烈的 ,整个人身上都黑了,被烧得焦化了……”

如何重塑成了一个十分专业的课题。

“在器官重塑课上,老师会教我们用一种特制的油泥捏器官,它能支撑逝者的面部五官,一遇热会变软,火化时不会留下痕迹。”

·小闫在课上捏的鼻子和耳朵等器官

重塑之后就是化妆,人去世后,酶类物质会开始消化细胞膜,血液流出血管,使皮肤颜色发生改变,所以需要化妆技术遮掩一下。

而与活人的化妆品能多次使用不同,逝者的全套化妆品是一次性的。

为了延缓遗体的腐败速度,这些化妆品都添加了防腐剂,带有一定的防腐效果。

·化妆品牌子“来生”

在家属瞻仰遗容之前,要保证遗体五官清晰。

对于高度腐败的尸体,仅用化妆品防腐是不够的。所以还有另一种把逝者体液抽出换成化学试剂防腐的技术,以及相应的等级证书考试。

考试中比较简单的是化学用品识别,防腐用量浓度和注射位置等,比较难的是现场塑型器官。

而殡葬专业的服务方向,更多的是学习如何跟活人打交道。

目前,主流的殡葬流程是遗体在殡仪馆里保存三天,三天以后举行告别仪式,家属都会到场。如何妥善接待家属,是服务生者的第一步。

“家属有的目光空洞,一直看天;有的坐在那儿一直颤抖、哭泣。”

“抚慰悲伤的家属,秘诀并不是靠固定话术,更多的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

在实习过程中,她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逝去艺术家的家属,女儿仅比她大一岁。

她想起第一次实习见到遗体,没有她想象中的害怕,只是看到家属在旁边精神恍惚,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小闫在模拟接待家属

而作为家属与逝者最后的生死诀别之地,告别仪式场景布置是服务生者的重要课题。

从外围的座椅、花圈摆放,到灵柩周围的插花,灵台等物品的摆放位置都至关重要。

那如何向家属展示呢?

手绘。

老师会给学生留手绘作业,让他们提供几种风格供家属选择。

逝者生前向佛,死后亦会以莲花和佛像布置灵台,播放《往生咒》等经文。

·小闫提供的告别仪式手绘作品

逝者生前爱朴素简洁,则采用较为简单的布置,座椅套用蝴蝶结做装饰,灵台呈开放式。

告别仪式场景中的遗体告别,老师在上课时会让同学们亲身模拟。

亲手制作现场的挽联、摆放长明灯和花圈也是学生课上的内容。

·小红书用户“黑使小芝”手写的挽联练习图

专业方向上,小闫选择的是服务方向。“我认为服务方向能给予家属宽慰,给予逝者体面。”

目前,她已经联系好了一家北京的老年康养机构,准备去工作。

“那你工资一定很高吧?”

小闫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或者说,从她学习殡葬专业那一天起,偏见与误解就从未消失。

工资高这种偏见,与2008年的电影《入殓师》有一定关系,片中男主大悟薪水跟国内大厂基础岗都有的一拼,月入两三万人民币不是问题。

但艺术终归是艺术,没法从坚硬的现实中抠出一块儿理想。

实际上,殡葬专业的薪资,在北京大概是7000元左右,而在别的城市,大部分还处于四五千的水平,远谈不上高薪。

小闫所在的学年有180人,除去其中2家开殡仪馆的,剩下的大部分人都将通过学校每年的招聘会流入全国的殡仪馆、公墓、殡仪服务公司、临终关怀机构,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人。

·学校采用4+1教学模式,4周校内,1周校外实习,图为小闫实习过的公墓。

除去薪资不高,学这个专业的小闫,还时常遭受非议。

“有一次,我们在宿舍练习告别仪式要用的插花,有其他寝室的人过来指指点点,说着什么真晦气的话。”

“花儿是无辜的,由同学一支支插上去的,有什么晦气的。”

与人交谈时,小闫也不愿意提及自己的专业,虽然身边的亲戚都表示理解,但邻居会有一些风言风语:“一个小姑娘家家,怎么学这个专业啊,谁还敢靠近你啊。”

起初,小闫会挨个解释什么是殡葬专业,她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日常,希望让那些没听过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专业。

直到有人在她的动态下面评论:“呸!死人的钱也赚。”

她非常不理解,送别人最后一程的神圣使命,怎么就成了骗钱的把戏了?

小闫本身没有宗教信仰,也不相信鬼神之说。

但她清楚一点:“这个行业确实不好找对象,目前班里男女比例3比7。”

像她一样既喜欢看甜甜韩剧,又看《法医秦明》这种悬疑剧的男生就更少了。

·小闫参加的殡葬专业年会

中国人对于死向来讳莫如深,也有一套相应的名词体系。

皇上死了叫驾崩、崩殂,平民死了要说“没了、走了、去了”。或者像《祝福》中的祥林嫂一样,“老了,老了”,就是不能提“死”。

而这群年轻人,正托付着中国人一生中最隆重的社会场面之一。

在文书写作课上,老师给小闫他们布置了一份特殊的作业:给自己写遗书。

她在自己的遗书中这样写道:“希望我走后,也有如我一般的人,对待着我的亲人、他们的陌生人,安详地送走我最后一程。”

·小闫在祭祀仪式

來源: X博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