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文附譯文

圍爐夜話

圍爐夜話》為清鹹豐時人王永彬所寫,書錄 221 則,以「安身立業」為總話題,分別從道德,修身,讀書,安貧樂道,教子,忠孝和勤儉等十個方面,揭示「立德,立功,立言」皆以「立業」為本的深刻含義。近代以來,其書影嚮頗大,與明人洪應明寫的《菜根譚》,陳繼儒寫的《小窗幽記》並稱「處世三大奇書」。《圍爐夜話》是王永彬將自己對生活的感悟,隨得隨錄,匯集而成。文筆典雅,意蘊悠長。在平淡而優美的敘述中,娓娓道出了瑣碎生活中做人的道理。古人認為雪夜擁被讀書和圍爐夜話乃人生的兩件樂事,對現代人來說,送走喧囂的白晝,能爐邊燈下靜讀,又何嘗不是至樂?燈火夜深書有味,還是讓我們一起細細品味《圍爐夜話》中的情趣吧!

1、教於幼正大光明,檢於心憂勤惕厲

教子弟於幼時,便當有正大光明氣象;

檢身心於平日,不可無憂勤惕厲工夫。

[註釋]

氣象:氣概,人的言行態度。檢:檢討,反省。身心:身指所言所行,心指所思所想。憂勤惕厲:擔憂不夠勤奮,戒懼無所砥礪。

【譯文】

教導晚輩要從幼年時開始,便培養他們凡事應有正直、寬大、無所隱藏的氣概;在日常生活中要時時反省自己的行為思想,不能沒有自我督促和自我砥礪的修養。

2、交游要學友之長,讀書必在知而行

與朋友交游,須將他們好處留心學來,方能受益;對聖賢言語,必要我平時照樣行去,才算讀書。

[註釋]

交游:和朋友往來交際。好處:優點、長處。

【譯文】

和朋友交往共游,必須仔細觀察他的優點和長處,用心地學習,才能領受到朋友的益處。對於古聖先賢所留下的話,一定要在平常生活中依循做到,才算是真正體味到到書中的言語。

3、勤以補拙,儉以濟貧

貧無可奈惟求儉,拙亦何妨只要勤。

[註釋]

惟:只有。妨:障礙,有害。

【譯文】

貧窮得毫無辦法的時候,只要力求節儉,總是還可以過的。天性愚笨沒有甚麼關系,只要自己比別人更勤奮學習,還是可以跟得上別人的。

4、話說平常卻穩法,為人本分常快活

穩當話,卻是平常話,所以聽穩當話者不多;

本分人,即是快活人,無奈做本分人看者甚少。

[註釋]

穩當:安穩而妥當。本分:安分守己。

【譯文】

既安穩又妥當的言語,經常是既不吸引人也不令人驚奇的,所以喜歡聽這種話的人並不多。一個人能安守本分,不希求越分的事,便是最愉快的人了。只可惜能夠安分守己不妄求的人,也是很少的。

5、處事、讀書之道

處事要代人作想,讀書須切己用功。

[註釋]

代人作想:替他人設身處地著想;想想別人的處境。切己;自己切實地。

【譯文】

處理事情的時候,要多替別人著想,看看是否會因自己的方便而使人不方便。讀書卻必須自己切實地用功。因為學問是自己的,別人並不能代讀。

6、信是立身之本,恕乃接物之要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無也;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終身可行也。

[註釋]

信:信用、信譽。立身:樹立自身。恕:推己及人之心。接物:與別人交際。

【譯文】

一個「信」字是吾人立身處世的根本,一個人如果失去了信用,任何人都不會接受他,所以只要是人,都不可沒有信用。一個「恕」字,是與他人交往時最重要的品德,因為恕即是推己及人的意思,人能推己及人,便不會做出對不起他人的事,於己於人皆有益,所以值得終生奉行。

7、不因說話而殺身,勿為積財而喪命

人皆欲會說話,蘇秦乃因會說而殺身;

人皆欲多積財,石崇乃因多積財而喪命。

[註釋]

蘇秦:戰國時縱橫家,口才極佳,游說六國合縱以抗秦,使秦國不敢窺函穀關有十五年,後至齊,被齊大夫所殺。石崇:晉人,富可敵國,國生活豪奢遭忌而被殺。

【譯文】

人都希望自己有極佳的口才,但是戰國的蘇秦就是因為口才太好,才會被齊大夫派人暗殺。人人都希望自己能積存很多財富,然而晉代的石崇就是因為財富太多,遭人嫉妒,才惹來殺身之禍。

8、嚴可平躁,敬以化邪

教小兒宜嚴,嚴氣足以平躁氣;

待小人宜敬,敬心可以化邪心。

[註釋]

嚴氣:嚴肅、嚴格的態度。躁氣:輕率、性急的脾氣。敬心:尊重而謹慎的心。邪心:不正當的心思。

【譯文】

最好以嚴格的態度教導小孩子,因為小孩心思頑皮毛躁,不能定下心來,嚴格的態度可以壓抑他們浮動的心,使他們安靜地學習。對心思不正的小人,最好以尊重而謹慎的心待他,因為小人心思邪典,如果尊重他的人格,也許他會想保有我們對他的尊重,而放棄邪僻的想法。如果不行,以謹慎的態度和他相處,至少不會蒙受其害,所以說敬慎的心可以化解邪僻的心。

9、善謀生者,不必富其家,善處事者,不必利於己

善謀生者,但令長幼內外,勤修恆業,而不必富其家;

善處事者,但就是非可否,審定章程,而不必利於己。

[註釋]

謀生:以工作來維持生活。恆業:經常而持久的事業。章程:辦理事務的規和程序。

【譯文】

長於維持生計的人,並不是有甚麼新奇的花招,只是使家中年紀無論大小,事情無分內外,每個人都能就其本分,有恆地將分內的事完成,這樣做雖不一定能使家道大富,卻能在穩定中成長。長於辦理事務的人,不一定有奇特的才能,只是就事情如何才能完成,在可行與不可行處加以判斷,訂立一個辦理的規則和程序,而且,並不一定要對自己有利益才去做。

10、名利不可貪,學業在德行

名利之不宜得者竟得之,福終為禍;

困窮之最難耐者能耐之,苦定回甘。

生資之高在忠信,非關機巧;

學業之美德行,不僅文章。

[註釋]

生資:指人的資質。機巧:機變巧妙。忠信:忠實誠信。德行:道德品行。

【譯文】

得到不該得的名聲和利益,當初以為是幸運,終究會成為災害。最難以忍耐的貧窮和困厄,若能咬緊牙關忍耐度過,最後一定會苦盡甘來。人的資質高低,在於對任何事是否盡心而有信用,並不在於善用機變與心思巧妙。讀書讀得好的人,也不僅在於文章美妙,而主要在於他的道德高尚,品行美好。

11、古樸君子力挽江河,名節之士光爭日月

風俗日趨於奢淫,靡所底止,安得有敦古樸之君子,力挽江河;

人心日喪其廉恥,漸至消亡,安得有講名節之大人,光爭日月。

[註釋]

奢淫:奢侈放縱。靡所底止:沒有止境。安:如何。敦古樸:不同於流俗,厚道而不浮華。力挽江河:大力改變現有的不良現象,使恢複之。名節:名譽和氣節。君子:有才德的人;大人:這裡意同君子。

【譯文】

社會的風氣日漸奢侈放縱,這種現象愈來愈變本加厲,一直沒有改善的跡象,真希望能出現一個不同於流俗而又質樸的才德之士,大力呼籲,改善現有的奢靡風氣,使社會恢複原有的善良質樸;世人已逐漸失去清廉知恥的心,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完全不知廉恥,如何才能出現一位重視名譽和氣節的有德之士,喚醒世人的廉恥心,作為世人的榜樣呢?

12、心正則神明見,耐苦則安樂多

人心統耳目官骸,而於百體為君,必隨處見神明之宰;

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兩眉為草眼橫鼻直而下承口乃苦字也),知終身無安逸之時。

[註釋]

統:總管。官骸:五官身體。百體為君:指心為全身之主宰。宰:治理。

【譯文】

心統治著人的五官及全身,可以說是身體的主宰,一定要隨時保有清楚明白的心思,才能使見聞言行不致出錯。人的臉是合眉、眼、鼻、口而成形,將兩眉當作是部首的草頭,把兩眼看成一橫,鼻子為一豎,下面承接著口,恰巧是一個「苦」字。由此可知,人的一生是苦多於樂,沒有安閑逸樂的時候。

13、人世滄桑,在人在天

伍子胥報父兄之伊,而郢都滅,申包胥救君上之難,而楚國存,可知人心足恃也;

秦始皇滅東周之歲,而劉季生,梁武帝滅南齊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還也。

[註釋]

伍子胥:春秋楚人,父兄為楚平王所殺,子胥投吳,佐吳王夫差伐楚,五戰而破楚都郢,掘平王墓,鞭屍複仇。申包胥:春秋楚大夫,與伍子胥原為好友,伍子胥奔吳,告申包胥:「我必覆楚。」申包胥答之:「我心存之。」及吳師伐楚,包胥入秦乞援,依庭牆哭七日,春乃出兵援楚,楚得以保全。劉季:即漢高祖劉邦,漢的開國之君。侯景:南北朝時人,降梁武帝後又舉兵反叛,圍梁都建康,陷臺城,使梁武帝被逼餓死。

【譯文】

春秋時的伍子胥,為了報父兄之仇,誓言滅楚,終於破了楚的首都郢,鞭仇人之屍。而當時的申包胥則發誓保全楚國,終於獲得秦軍救援,使楚國不致滅亡。由此可見,人只要決心去做,一定能辦得到。秦始皇滅東周那一年,滅秦立漢的劉邦也出生了,梁武帝滅南齊的那一年,侯景前來歸降。可見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14、有才者如渾金璞玉,為學者如行雲流水

有才必韜藏,如渾金璞玉,暗然而日章也;

為學無間斷,如流水行雲,日進而不已也。

[註釋]

韜藏:深藏。渾金璞玉:沒有經過提煉的金與未經彫琢的玉,比喻天然的美質,未加修飾。暗:不明亮。章:同彰。

【譯文】

有才能的人必定勤於修養,不露鋒芒,就如未經提煉琢磨的金玉一般,雖不炫人耳目,但日久便知其內涵價值了。做學問一定不可間斷,要像不息的流水和飄浮的行雲,永遠不停地前進。

15、積善祛殃,積財遺禍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

可知積善以遺子孫,其謀甚遠也。

賢而多財,則損其志;

愚而多財,則益其過。

可知積財以遺子孫,其害無窮也。

[註釋]

餘慶:遺及子孫的德澤。餘殃:遺及子孫的禍害。益:增加。

【譯文】

凡是做很多好事的人家,必然遺留給子孫許多的德澤;而多行不善的人家,遺留給子孫的只是禍害。由此可知多做好事,為子孫留些後福,這才是為子孫著想最長遠的打算。賢能又有許多金錢,這些金錢容易使他不求上進而耽於享樂;愚笨卻有許多金錢,這些金錢只有讓他增加更多的過失。由此可知將金錢留給子孫,不論子孫賢或不賢,都是有害而無益的。

16、教子嚴成德,勿以財累已

每見待子弟嚴厲者,易至成德;

姑息者,多有敗行,則父兄之教育所系也。

又見有子弟聰穎者,忽入下流;

庸愚者,轉為上達,則父兄之培植所關也。

人品之不高,總為一利字看不破;

學業之不進,總為一懶字丟不開。

德足以感人,而以有德當大權,其感尤速;

財足以累己,而以有財處亂世,其累尤深。

[註釋]

成德:成為有道德的人。姑息:過於寬容。系:關系。下流:品性低下。上達:成為品性高尚的人。

【譯文】

常見對待子孫十分嚴格的,子孫比較容易成為有才德的人;對於子孫太過寬容的,子孫的德行大多敗壞,這完全是因為父兄教育的關系。又見到有些後輩原為十分聰明,卻突然做出品性低下的事;有些原本平庸愚魯,倒成為品德很好的人,這就是在於父兄的栽培教養了。一個人品格之所以不清高,總是因為無法將一個「利」字看破;而學問之所以不長進,就是因為偷懶不精勤的緣故。能以道德感化他人的人,若身在高位而有威權,那麼,要感化眾人趨於正道就很快了。財富多到足以拖累自己的人,若處於不太平的時代,錢財的拖累就更嚴重了。

17、讀書無論資性高低,立身不嫌家世貧賤

讀書無論資性高低,但能勤學好問,凡事思一個所以然,自有義理貫通之日;

立身不嫌家世貧賤,但能忠厚老成,所行無一毫苟且處,便為鄉黨仰望之人。

[註釋]

資性:資質秉性。苟且:不守禮法、道義的;隨便的行為。鄉黨:鄉裡。

【譯文】

讀書不無天賦的資質高或是低,只要能夠用功,不斷地學習,遇有疑難之處肯向人請教,任何事都把它想個透徹為甚麼會如此,終有一天能夠通曉書中的道理,無所滯礙。在社會上立身處世,不怕自己出身貧窮低微的家庭,只要為人忠實敦厚,做事穩重踏實,所行所為沒有一絲隨便或違背道義之處,便足以為家鄉的父老所看重,而成為眾人的榜樣。

18、鄉願盡盜德,鄙夫不知德

孔子何以惡鄉願,只為他似忠似廉,無非假面孔;孔子何以棄鄙夫,只因他患得患失,盡是俗心腸。

[註釋]

鄉願:外貌忠厚相,內懷姦詐心的人。鄙夫:人格卑陋的人。

【譯文】

孔夫子為甚麼厭惡「鄉願」呢?因為他只是表面上看來忠厚廉潔,其實內心裡並不如此,可見得這種人虛偽矯飾,以假面孔示人。孔夫子為甚麼厭棄「鄙夫」呢?因為他凡事不知由大體著想,只知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斤斤計較,得失心太重,是個不知人生精神內涵的俗物。

19、勿為私己打算精明,要培子孫樸實渾厚

打算精明,自謂自計,然敗祖父子家聲者,必此人也;

樸實渾厚,初無甚奇,然培子孫之元氣者,必此人也。

[註釋]

打算:精打細算。

【譯文】

凡事都斤斤計較、毫不吃虧的人,自以為很成功,但是敗壞祖宗的良好名聲的,必定是這種人。誠實儉樸而又敦厚待人的人,剛開始雖然不見他有甚麼奇特的表現,然而使子孫能夠有一種純厚之氣,歷久不衰的,就是這種人。

20、明辨是非方能決斷,不忘廉恥身自高潔

心能辨事非,處事方能決斷;

人不忘廉恥,立身自不卑污。

[註釋]

決斷:決定麼辦。卑污:卑鄙污穢。

【譯文】

心中能辨別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在處理事情的時候,就能毫不猶豫地決定該麼辦;人能不忘記廉恥心,在社會上為人處世,自然就不會做出任何卑鄙污穢的事。

21、明辨愚和假,識破姦惡人

忠有愚忠,孝有愚孝,可知忠孝二字,不是憐俐人做得來;

仁有假仁,義有假義,可知仁義兩途,不無姦惡人藏其內。

[註釋]

愚忠:忠心到旁人看來是傻子的地步。愚孝:旁人看來十分愚昧的孝行。伶俐:靈活、聰明。

【譯文】

有一種忠心被人視為愚行,就是「愚忠」,也有一種孝行被人視為愚行,那是「愚孝」,由此可知,「忠」,「孝」兩個字,太過聰明的人是做不來的。同樣地,仁和義的行為中,也有虛偽的「假仁」和「假義」,由此可以知道,在一般人所說的仁義之士中,不見得沒有姦險狡詐的人。

22、權勢之徒如煙如雲,姦邪之輩謹神謹鬼

權勢之徒,雖至親亦作威福,豈知煙雲過眼,已立見其消亡;

姦邪之輩,即平地亦起風波,豈知神鬼有靈,不肯聽其顛倒。

[註釋]

權勢之徒:有權力威勢可倚仗的人。煙雲過眼:比喻極快消失的事物。風波:紛擾、爭端。

【譯文】

有權有勢的人,雖然在至親好友的面前,也要賣弄他的權勢作威作福,哪裡知道權勢是不長久的?就像煙散雲消一般容易。姦險邪惡之徒,即使在太平無事的日子裡,也會為非作歹一番,哪裡曉得天地間終是有鬼神在暗中默察的?邪惡的行為終歸要失敗。

23、不為富貴而動,時以忠孝為行

自家富貴,不著意裡,人家富貴,不著眼裡,此是何等胸襟;

古人忠教,不離心頭,今人忠孝,不離口頭,此是何等志量。

[註釋]

胸襟:胸懷和氣度。志量:志氣和度量。

【譯文】

自身富貴顯達了,並不將它放在心上,或時時刻意去顯示自己高人一等。至於別人富貴了,也不將它放在眼裡,而生嫉妒羨慕的心,這要何等的胸懷和氣度才能做得到?古代的人,常常將忠孝二字放在心上,不敢忘記要去實踐它。現在的人,雖不如吉人那麼敬謹,卻也對他人忠孝的行為,能毫不吝惜地加以稱道,時常去提倡它。這又要何等的抱負和度量才能實行?

24、己之不欲勿施於人,有過由改不失正道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無故卻不殺生,則物命可惜也;

聖人不責人無過,唯多方誘之改過,庶人心可回也。

[註釋]

王者:君王。物命:萬物的生命。責:要求。庶:庶幾;差不多。

【譯文】

為人君王的,雖然不至於下令叫人多多放生,但是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濫殺生靈,因為這樣至少可以教人愛惜性命。聖人不會要求人一定不犯錯,只是用各種方法,引導眾人改正錯誤的行為,因為如此,才能使眾人的心由惡轉善,由失道轉為正道。

25、不論禍福而處事,平正精詳為立言

大丈夫處事,論是非,不論禍福;

士君子立言,貴平正,尤貴精詳。

[註釋]

大丈夫:有志氣的男子。士君子:讀書人;知識分子。立言:樹立精要可傳的言論。平正:持論平正。精詳:精要詳盡。

【譯文】

有志氣的人在處理事情時,只問如何做是對的,並不問這樣做為自己帶來的究竟是福是禍;讀書人在寫文章或是著書立說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立論要公平公正,若能更進一步去要求精要詳盡,那就更可貴了。

26、不求空讀而要務實

存科名之心者,未必有琴書之樂;

講性命學者,不可無經濟之才。

[註釋]

科名:科舉功名。性命之學:講求生命形而上境界的學問。經濟:經世濟民。

【譯文】

存著追求功名利祿之心的人,無法享受到琴棋書畫的樂趣;講求生命形而上境界的學者,不能沒有經世濟民的才學。

27、遇事勿躁,淡然處之

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要亦無多,唯靜而鎮之,則自止矣。

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若甚迫,苟淡而置之,是自消矣。

[註釋]

伎倆:把戲、花樣。讒人:喜歡用言語毀謗他人的小人。簸弄挑唆:搬弄是非,挑撥離間。苟:如果。

【譯文】

蠻橫而不講理的婦人,任她哭鬧、惡口罵人,也不過那些花樣,只要定思靜心,不去理會,她自覺沒趣,自然會終止吵鬧。好說人是非、顛倒黑白的人,不斷地以言辭來侵害我們,自己似乎已經被他逼得走投無路了,如果不放在心上,對那些毀謗的言語,聽而不聞,那麼他自然會停止無益的言辭。

28、救人於危難,脫身於牢籠

肯救人坑坎中,便是活菩薩;

能脫身牢籠外,便是大英雄。

[註釋]

菩薩:指具有慈悲與覺了之心,能救渡眾生於苦難迷惑,並引導眾生成佛的人。

【譯文】

肯費心費力去救助陷於苦難中的人,便如同菩薩再世。能不受社會人情的束縛,超然於俗務之外的人,便足以稱之為最傑出的人。

29、待人要平和,講話勿刻薄

氣性乖張,多是夭亡之子;

語言深刻,終為薄福之人。

[註釋]

氣性:脾氣性情。乖張:性情乖僻或執拗暴躁,和眾人不同。夭亡:短命早死。深刻:尖酸刻薄。

【譯文】

脾氣性情怪僻或是執拗的人,多半是短命之人。講話總是過於尖酸刻薄的人,可以斷定他沒有甚麼福分。

30、千裡之途始於足下

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則同流合污,無足有為矣;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則舍近圖遠,難期有成矣。

[註釋]

同流合污:被惡人所同化而跟著做壞事。舍近圖遠:只想圖謀遠大的目標,而對就近可以完成的事不屑一顧。

【譯文】

一個人的志氣不能不高,如果志氣不高,就容易為不良的環境所影嚮,不可能有甚麼大作為。一個人的野心不可太大,如果野心太大,那麼便會舍棄切近可行的事,而去追逐遙遠不可達的目標,很難有甚麼成就。

31、分賤不能移,富貴不要濟世

貧賤非辱,貧賤而諂求於人者為辱;

富貴非榮,富貴而利濟於世者為榮。

講大經綸,只是實實落落;

有真學頭號,決不怪怪奇奇。

[註釋]

諂求:阿諛而求之。經綸:經世治國之學。

【譯文】

貧窮與地位卑下,並不是可恥的事,可恥的是因為貧窮或卑下,便去諂媚奉承別人,想求得一些卑策的施舍。富貴也不是甚麼十分光榮的事,光榮的是富貴而能夠幫助他人,有利於世。講經世治國的學問,應當是實在可行的。真正有學問,決不會高談怪誕不經的言論。

32、橋梓花萼,以物喻理,秀才孝廉,求名副實

古人比父子為橋梓,比兄弟為花萼,比朋友為芝蘭,敦倫者,當即物窮理也;

今人稱諸生曰秀才,秀貢生曰明經,稱舉人曰孝廉,為士者,當顧名思義也。

[註釋]

橋梓:古人以喬木喻父,而梓木喻子,因為喬木高高在上,而梓木低伏在下。花萼:花萼喻兄弟,因為同出一枝,彼此相依。芝蘭:比喻朋友;《家語》:「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朋友貴在相勸,故以芝蘭比喻朋友。敦倫:敦睦人倫。秀才:讀書人的通稱。貢生:科舉時代因學行優良,被舉薦升入太學的生員。明經:唐制以經義取士,謂之明經。舉人:明清時在鄉試被錄取的人。孝廉:明清舉人的別稱。

【譯文】

古時候的人,把「父子」比喻為喬和梓木,把「兄弟」比喻為花與萼,將「朋友」比為芝蘭香草,因此,有心想敦睦人倫的人,由萬物的事理便可推見人倫之理。現在的人稱讀書人為「秀才」,稱被舉薦入太學的生員為「明經」,又叫舉人為「孝廉」,因此讀書人可以就這些名稱,明白自己應有的內涵。

33、身教重於言教

父兄有善行,子弟學之或不肖;

父兄有惡行,子弟學之則無不肖;

可知父兄教子弟,必正其身以率子,無庸徒事言詞也。

君子有過行,小人嫉之不能容;

君子無過行,小人嫉之亦不能容;

可知君子處小人,必平其氣以待之,不可稍形激切也。

[註釋]

不肖:不像、不如。庸:用。徒:白費。過行:有瑕疵的行為。

【譯文】

父輩兄長有好的行為,晚輩學來可能學不像,也比不上。但是如果長輩有不好的行為,晚輩倒是一學就會,沒有不像的。由此可知,長輩教晚輩,一定要先端正自己的行為來率領他們,這樣他們才能學得好,而不是只在言辭上白費工夫,不能以身作則。有道德的人行為若稍有超過或偏失,一些無德之人因為嫉妒,一定無法容忍而群起攻擊。但是有德之人即使不犯過失,小人也不見得能容他。由此可知,有道德的君子和無道德的小人相處時,一定要平心靜氣地對待他們,不可過於急切的責罵他們。

34、守身不羞於父母,創業勿貽害子孫

守身不敢妄為,恐貽羞於父母;

創業還須深慮,恐貽害於子孫。

[註釋]

妄為:胡作非為。貽:遺留。深慮:慎重地考慮。

【譯文】

一個人潔身自愛而不敢胡作非為,是怕自己做了不好的行為,會使父母蒙羞。開始創立事業時,更要深思熟慮,仔細選擇,以免將來危害子孫。

35、待人不可勢利,習業萬勿粗心

無論作何等人,總不可有勢利氣;

無論習何等業,總不可有粗浮心。

[註釋]

勢利:看重有財有勢者,而輕視無財無勢者。粗浮心:粗疏草率而輕浮的心。

【譯文】

不管做哪一種人,最重要的是不可有嫌貧愛富,以財勢來衡量人的習氣。不論從事哪一種事業,總是不可有輕率不定的心思。

36、莫夜郎自大,要奮發圖強

知道自家是何等身份,則不敢虛驕矣;

想到他日是那樣下場,則可以發憤矣。

[註釋]

虛驕:沒甚麼真才實學,卻自大驕傲。

【譯文】

明白自己有多少內容,就不敢妄自尊大。想到不發憤圖強的後果竟是如此慘淡,就該振作起精神,努力奮發。

37、吃一塹長一智,莫到江心補漏

常人突遭禍患,可決其再興,心動於警勵也。

大家漸及消亡,難期其複振,勢成於因循也。

[註釋]

漸及消亡:慢慢地走向消敗頹亡。因循:沿襲舊法,不知變通。

【譯文】

若是一個平常人,突然遭受了災禍憂患的打擊,一定可以再重整旗鼓,因為突來的災害使他產生警戒心與激勵心。但是,如果是一群人或是一個團體逐漸衰敗,就很難指望會再重新振作起來,因為一些墨守成規的習性已經養成,很難再改變了。

38、壽有盡時天無盡,富貴有定學無定

天地無窮期,生命則有窮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貴有定數,學問則無定數,求一分,便得一分。

[註釋]

定數:猶言「定命」,命運為天所定。

【譯文】

天地永遠存在,無窮無盡,然而人的生命卻很有限,只要逝去一天,生命就短少一天。人的榮華富貴乃命運註定,然而學問知識則不是如此,只要用功一分,知識便增長一分。

39、做事要問心無愧,創業需量力而行

處事有何定憑,但求此心過得去;

立業無論大小,總要此身做得來。

[註釋]

定憑:一定的憑擾。立業:創立事業。

【譯文】

做任何事,是好是壞有時並沒有一定的標準和憑據,只求問心無愧。創立事業的時候,無論從事哪一種行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能力應付。

40、作文做人要平正,人品心術勿矯飾

氣性不和平,則文章事功,俱無足取;

語言多矯飾,則人品心術,盡屬可疑。

[註釋]

氣性:氣質性情。和平:中和平正。文章事功:學問和事業。矯飾:多所修飾,而失去本來面目。

【譯文】

如果一個人不能平心靜氣地處世待人,那麼,就可以斷定他在學問和做事上,都不可能有甚麼值得效法之處。一個人的言語如果虛偽不實,那麼,無論他在人品或是心性上表現得多崇高,一樣令人懷疑。

41、謹守拙,慎交友

誤用聰明,何若一生守拙;

濫交朋友,不如終日讀書。

[註釋]

守拙:即以拙自安,不以巧偽與人周旋。

【譯文】

把聰明用錯了地方,不如一輩子謹守愚拙,至少不會出錯。隨便交朋友,倒不如整天閉門讀書。

42、放眼讀書,立跟做人

看書須放開眼孔,做人要立定腳跟

[註釋]

放開眼孔:比喻放開眼界、心胸。

【譯文】

看書必須要放開心胸,才可能接受並判斷新的觀念。做人要站穩自己的立場和把握住原則,才是一個具有見地,不隨波逐流的人。

43、持身貴嚴,處事貴謙

嚴近乎矜,然嚴是正氣,矜是乖氣;

故持身貴嚴,而不可矜。

謙似乎諂,然謙是虛心,諂是媚心;

故處世貴謙,而不可諂。

[註釋]

嚴:莊嚴。矜:自尊自大。

【譯文】

莊重有時看來像是傲慢,然而莊重是正直之氣;傲慢卻是一種乖僻的習氣,所以律己最好是莊重,而不要傲慢。謙虛有時看來像是諂媚,然而謙虛是待人有禮不自滿;諂媚卻是因為有所求而討好對方,所以處世應該謙虛,卻不可諂媚。

44、財要善用,祿要無愧

財不患其不得,患財得,而不能善用其財;

祿不患其不來,患祿來,而不能無愧其祿。

[註釋]

患:憂慮。祿:俸祿、福氣。

【譯文】

不要憂慮得不到錢財,只怕得到財富後不能好好地使用。官祿、福分也是如此,不要擔憂它不降臨,而應該擔心能不能無愧於心地得到它。

45、交朋友求益身心,教子弟重立品行

交朋友增體面,不如交朋友益身心;

教子弟求顯榮,不如教子弟品行。

[註釋]

體面:面子。顯榮:顯達榮燿。

【譯文】

交朋友如果是了增加自己的面子,倒不如交一些真正對我們身心有益的朋友。教自己的孩子求得榮華富貴,倒不如教導他們做人應有的品格和行為。

46、君子重忠信,小人徒心機

君子存心,但憑忠信,而婦孺皆敬之如神,所以君子樂得為君子;

小人處世,盡設機關,而鄉黨皆避之若鬼,所以小人枉做了小人。

[註釋]

存心:心裡懷著的念頭。機關:計謀。

【譯文】

君子做事,但求盡心盡力,忠誠信實,婦人小孩都對他極為尊重,所以,君子之為君子並不枉然。小人在社會上做事,到處設計、玩花樣,使得人人都對他退避三舍,心裡十分鄙棄他。因此,小人費盡了心機,也得不到他人的敬重,可說是白做了小人。

47、對己要嚴,對人要寬

求個良心管我,留些餘地處人。

[註釋]

良心:天生的良善之心。餘地:餘裕;寬裕之處。「留餘地」亦即讓人。

【譯文】

希望自己有一顆良善的心,使自己時時不違背它。為別人留一些退路,讓別人也有容身之處。

48、慎言,潔身

一言足以召大禍,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墜也;

一行足以玷終身,故古人飭躬若璧,惟恐有瑕疵也。

[註釋]

召:同「招」,招惹之意。覆墜:傾倒墜亡。玷:污辱。飭躬若璧:「飭」是治理,「躬」指自己,「飭躬若璧」就是守身如玉的意思。瑕疵:玉上的斑痕,比喻過失。

【譯文】

一句話就可以招來大禍,所以古人言談十分謹慎,不胡亂講話,以免招來殺身毀家的大禍。一件錯事足以使一生清白的言行受到污辱,所以古人守身如玉,行事非常小心,惟恐做錯事,會讓自己終身抱憾!

49、處橫逆而不校,守貧窮而坐弦

顏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賢人處橫逆之方;

子貢之無諂,原思之坐弦,是賢人守貧窮之法。

[註釋]

不校:不計較。自反:自我反省。原思:孔門弟子原憲,字子思,清靜守節,安貧樂道。坐弦:自在地彈琴取樂。

【譯文】

遇到有人冒犯時,顏淵不與人計較,孟子則自我反省,這是君子在遇人蠻橫不講理時的自處之道。在貧賤時,子貢不去阿諛富者,子思則依然彈琴自娛,完全不把貧困放在心上,這是君子在貧窮中仍能自守的方法。

50、白雲山岳文章,黃花松析乃吾師

觀朱霞,悟其明麗;

觀白雲,悟其卷舒;

觀山岳,悟得靈奇;

觀河海,悟其浩瀚,則俯仰間皆文章也。

對綠竹得其虛心;

對黃華得其晚節;

對松柏得其本性;

對芝蘭得其幽芳,則游覽處皆師友也。

[註釋]

朱霞:紅色的霞彩。浩瀚:水熱廣大的樣子。黃華:菊花。晚節:菊經霜猶茂,以喻人之晚年節操清亮。

【譯文】

觀賞紅霞時,領悟到它明亮而又燦爛的生命;觀賞白雲時,欣賞它卷舒自如的曼妙姿態;觀賞山岳時,體認到空靈秀高拔的氣概;觀看大海時,領悟到它的廣大無際。因此,只要用心體會,那麼,天地之間無處不是好文章。面對綠竹時,能學習到待人應虛心有禮;面對菊花時,能學習到處亂世應有高風亮節;面對松柏時,能學習到處逆境應有堅韌不拔的精神;而在面對芷蘭香草時,能學習到人的品格應芬芳幽遠,那麼在游玩與觀賞之中,沒有一個地方不值得我們學習,處處皆是良師益友。

51、行善人樂我亦樂,姦謀使壞徒自壞

行善濟人,人遂得以安全,即在我亦為快意;

逞姦謀事,事難必其穩重,可惜他徒自壞心。

[註釋]

快意:心中十分愉快。

【譯文】

做好事幫助他人,他人因此而得到安逸保全,自己也會感到十分愉快。使用姦計,費盡心力去圖謀,事情也未必就能穩當便利,只可惜他姦計不成,徒然擁有壞心腸。

52、以人為鏡吉兇可鑒,小河不察亦可覆舟

不鏡於水,而鏡於人,則吉兇可鑒也;

不蹶於山,而蹶於垤,則細微宜防也。

[註釋]

鏡於水:以水為鏡。鑒:明察。蹶:跌倒。垤:小土堆。

【譯文】如果不以水為鏡,而以人為鏡來反照自己,那麼,許多事情的吉兇禍福便可以明白了。在高山上不易跌倒,在小土堆上卻易跌倒,由此可知,愈是細微小事,愈要謹慎小心。

53、知足者,得其樂

凡事謹守規糢,必不大錯;

一生但足衣食,便稱小康。

[註釋]

規糢:原有的法度;一定的規則與糢式。

【譯文】

凡事只要謹慎地守著一定的規則與糢式,總不致於出甚麼大的差錯。一輩子只要衣食無憂,家境使可算是自給自足了。

54、休爭閑氣處事良方

十分不耐煩,乃為人大病;

一味學吃虧,是處事良方。

[註釋]

不耐煩:不能忍耐煩瑣之事。

【譯文】

對人對事不能忍受麻煩,是一個人最大的缺點。對任何事情都能抱著寧可吃虧的態度,便是處理事情最好的方法。

55、讀書自有樂,為善不邀名

習讀書之業,便當知讀書之樂;

存為善之心,不必邀為善之名。

[註釋]

邀:求得。

【譯文】

把讀書當作是終生事業的人,就該懂得由讀書中得到樂趣。抱著做善事之心的人,不必要求得「善人」的名聲。

56、謙虛美德矣

知往日所往之非,則學日進矣;

見世人可取者多,則德日進矣。

[註釋]

非:不是之處。取:取法。

【譯文】

知道自己過去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那麼學問就能日漸充實。看到他人可學習的地方很多,自己的道德也必定能逐日增進。

57、敬人者人恆區之,靠他人莫若靠己

敬他人,即是敬自己;

靠自己,勝於靠他人。

[註釋]

敬:尊重。

【譯文】

敬重他人,便是敬重自己;依賴他人,倒不如靠自己去努力。

58、學長者待人之道,識君子修己之功

見人善行,多方贊成;見人過舉,多方提醒,此長者待人之道也。

聞人譽言,加意奮勉;聞人謗語,加意警惕,此君子修己之功也。

[註釋]

過舉:錯誤的行為。謗語:毀謗的言語。

【譯文】

見到他人有良善的行為,多多地去贊揚他;見到他人有過失的行為,也能多多地去提醒他,這是年紀大的人待人處世的道理。聽到他人對自己有贊美的言語,就更加勤奮勉勵;聽到他人毀謗自己的話,要更加留意自己的言行,這是有道德的人修養自己的功夫。

59、奢侈慳吝俱可敗家,庸愚精明都能覆事

奢侈足以敗家;

慳吝亦足以敗家。

奢侈之敗家,猶出常情;

而慳吝之敗家,必遭奇禍。

庸愚足以覆事;

精明亦足以覆事。

庸愚之覆事,猶為小咎;

而精明之覆事,必見大兇。

[註釋]

慳吝:吝嗇。覆事:敗壞事情。

【譯文】

浪費足以使家道頹敗,吝嗇也一樣會使家道頹敗。浪費而敗家,有常理可循,往往可以預料;而吝嗇的敗家,卻常常是遭受了意想不到的災禍。愚笨足以使事情失敗,而太過精明能幹亦足以使事情失敗。愚笨的人壞事,只是個小過失;精明的人壞事,事情就很嚴重了。

60、安分守成,不入下流

種田人,改習塵市生涯,定為敗路;

讀書人,幹與衙門詞訟,便入下流。

[註釋]

塵市:塵市本意為城鎮,此處泛指市場上的商業行為。幹與:參與。衙門詞訟:替人打官司。下流:品格低下。

【譯文】

種田的人,改學做生意,一定會失敗;讀書人,若是成了專門替人打官司的人,品格便日趨下流。

61、物質享受要知足,德業追求無止境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運不及我,則可以知足矣;

常思某人德業勝於我,某人學問勝於我,則可以自慚矣。

[註釋]

境界:環境,狀況。

【譯文】

常想到有些人的環境還不如自己,有些人的命運也比自己差,就應該知足。常想到某人的品德比我高尚,某人的學問也比我淵博,便應該感到慚愧。

62、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讀《論語》公子荊一章,富者可以為法;

讀《論語》齊景公一章,貧者可以自興。

舍不得錢,不能為義士;

舍不得命,不能為忠臣。

[註釋]

公子荊:《論語·子路篇》:「子謂衞公子荊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敬美矣!』。」孔贊美衞公子荊,不但知足,而且善於治理家產。齊景公:《論語·季氏篇》:「齊景公有馬千匹,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於今稱之。」自興:自我奮勉。

【譯文】

讀《論語·子路篇》公子荊那章,可以讓富有的人效法;讀《論語·季氏篇》有關齊景公那一章,貧窮的人可以為之而奮發。如果舍不得金錢,不可能成為義士;舍不得性命,就不可能成為忠臣。

63、富貴必要謙恭,衣祿務需儉致

富貴易生禍端,必忠厚謙恭,才無大患;

衣祿原有定數,必節儉簡省,乃可久延。

[註釋]

大患:大禍害。衣祿:指一個的福祿。久延:長久之意。

【譯文】

財富與顯貴,都容易招來禍害,一定要誠實寬厚地待人,謙虛恭敬地自處,才不會發生災禍。個人一生的福祿都有定數,一定要節用儉省,才能使福祿更長久。

64、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見塵世之間,已分天堂地獄;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輩,不隔聖域賢關。

[註釋]

降祥:降下吉祥。降殃:降下災禍。

【譯文】

做好事得到好報,做惡事得到惡報,由此可見,不必等到來世,在人間便能見到天堂與地獄的分別了。人的心是相同的,心中具有的理性也是相通的,由此可知,愚笨平庸的人,並不被拒絕在聖賢的境地之外。

65、要心平氣和處世,勿設計機巧害人

和平處事,勿矯俗為高;

正直居心,勿設機以為智。

[註釋]

矯俗:故意違背習俗。

【譯文】

為人處世要心平氣和,不要故意違背習俗,自鳴清高;平日存心要公正剛直,要不設計機巧,自認為聰明。

66、要救世,勿避世

君子以名教為樂,豈如嵇阮之逾閑;

聖人以悲憫為心,不取沮溺之忘世。

[註釋]

名教:指人倫之教、聖人之教;亦為儒教之別名。《世說新語》德行篇:「王平子、胡母彥國諸人,皆以任放為達,或有裸體者,樂廣笑曰:『名教中自有樂地,何為乃爾也!』」樂廣認為,聖人之教中即是一片樂園,不假外求,不必如此放浪形骸。嵇阮:嵇指嵇康,阮指阮籍,皆為竹林七賢之一。逾閑:指逾越軌範,失於檢點。沮溺:沮指長沮,溺指桀溺,為春秋時避世的隱士。

【譯文】

讀書人應該以鑽研聖人之教為樂事,怎能像嵇康、阮籍等人,逾越軌範,恣意放蕩?聖人抱著悲天憫人之胸懷,關心民生的疾苦,並不效法長沮、桀溺的避世獨居,不理世事。

67、勤儉安家久,孝悌家和諧

縱容子孫偷安,其後必至耽酒色而敗門庭;

專教子孫謀利,其後必至爭貲財而傷骨肉。

[註釋]

偷安:不管將來,只求目前的安逸。敗門庭:敗壞家風。貲財:財產。骨肉:比喻至親。

【譯文】

放縱子孫只圖取眼前的逸樂,子孫以後一定會沉迷於酒色,敗壞門風。專門教子孫謀求利益的人,子孫必定會因爭奪財產而彼此傷害。

68、忠厚足以興業,勤儉足以興家

謹家父兄教條,沉實謙恭,便是醇潛子弟;

不改祖宗成法,忠厚勤儉,定為修久人家。

[註釋]

沉實:穩重篤實。醇潛:性情敦厚不淺薄。祖宗成法:祖宗所遺留下來的教訓及做事的方法。

【譯文】

謹慎地遵守父兄的教誨,待人篤實謙虛,就是一個敦厚的好子弟。不擅自刪改祖宗留下來的教訓和做人做事的方法,能厚道儉樸地持家,家道必能歷久不衰。

69、知蓮朝開而暮合,悟草春榮而冬枯

蓮朝開而暮合,至不能合,則將落矣,富貴而無收斂意者,尚其鑒之。

草春榮而冬枯,至於極枯,則又生矣,困窮而有振興志者,亦如是也。

[註釋]

尚其鑒之:最好能夠看到這一點。

【譯文】

蓮花早晨開放,到夜晚便合起來,到了不能再合起來時,就是要凋落的時候了,富貴而不知收斂的人,最好能夠看到這一點,而知道收斂。春天時,草木長得很茂盛,至冬天就幹枯了,等枯萎到極處時,又到了草木再度發芽的春天了,身處窮困的境地而想奮起的人,應當以這一點自我勉勵。

70、自伐自矜必自傷,求仁求義求自身

伐字從戈,矜字從矛,自伐自矜者,可為大戒。

仁字從人,義(義)字從我,講人講義者,不必遠求。

[註釋]

自伐自矜:伐與矜都是自我誇燿的意思。

【譯文】

伐字的右邊是「戈」,矜字的左邊是「矛」,戈、矛都是兵器,有殺傷之意;從這兩個字,自誇自大的人可以得到極大的警惕。仁字在旁邊的「人」,義字的下面是「我」,可見得要講仁義,並不在遠處,只要有人有我的地方,就可以實行。

71、貧寒也須苦讀書,富貴不可忘稼穡

家縱貧寒,也須留讀書種子;

人雖富貴,不可忘稼穡艱辛。

[註釋]

稼穡艱辛:種田及收成的辛勞。

【譯文】

縱使家境貧窮困乏,也要讓子孫讀書;雖然是個富貴人家,也不可忘記耕種收獲的辛勞。

72、勤儉蘊育廉潔,艱辛煉鑄偉人

儉可養廉,覺茅舍竹籬,自饒清趣;

靜能生悟,即鳥啼花落,都是化機。

一生快活皆庸福,萬種艱辛出偉人。

[註釋]

清趣:清新的樂趣。化機:造化的生機。庸福:平凡人的福分。

【譯文】

勤儉可以修養一個人廉潔的品性,就算住在竹籬圍繞的茅屋,也有它清新的趣味。在寂靜中,容易領悟到天地之間道理,即使鳥兒鳴啼,花開花落,也都是造化的生機。能一輩子快樂無愁的過日子,這只不過是平凡人的福分;經歷萬種艱難困苦,才能成就一個偉人。

73、存心方便無財也能濟世,慮事精詳愚者也成能人

濟世雖乏貲財,而存心方便,即稱長者;

生資雖少智慧,而慮事精詳,即是能人。

[註釋]

貲財:財貨:存心方便:處處便利他人。

【譯文】

雖然沒有金錢財貨幫助世人,但是,只要處處給人方便,便是一位有德的長者。雖然天生的資質不夠聰明,但是,考慮事情卻能處處清楚詳細,就是一個能幹的人。

74、閑居常懷振卓心,交友多說切直話

一室閑居,必常懷振卓心,才有生氣;

同人聚處,須多說切直話,方見古見。

[註釋]

振卓心:振奮高遠的心。切直話:實在而正直的言語。

【譯文】

閑散居處時,一定要時常懷著策勵振奮的心志,才能顯出活潑蓬勃的氣象。和別人相處時,要多說實在而正直的話,才是古人處世的風範。

75、有才若無有德若虛,富貴生驕奢淫敗俗

觀周公之不驕不吝,有才何可自矜;

觀顏子之若無若虛,為學豈容自足。

門戶之衰,總由於子孫之驕惰;

風俗之壞,多起於富貴之奢淫。

[註釋]

不驕不吝:不驕傲,不鄙吝。

【譯文】

周公制禮作樂,是周朝的聖人,但是,他卻不因為自己的才德,而對他人有驕傲和鄙吝的心。有才能的人,哪裡可以自以為了不起呢?顏淵是孔子的得意門生,他卻「有才若無,有德若虛」,不斷虛心學習。求學問哪裡可以自以為滿足呢?一個家族的衰敗,總是由於子孫的驕傲懶惰,而社會風俗的敗壞,多是由於大家過度的奢侈浮華。

76、凝浩然正氣,法古今完人

孝子忠臣,是天地正氣所鐘,鬼神亦為之呵護;

聖經賢傳,乃古今命脈所系,人物悉賴以裁成。

[註釋]

所鐘:所聚集。裁成:裁剪修成。

【譯文】

孝子和忠臣,都是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凝聚而成,所以連鬼神都加以愛惜保護。聖賢的經書典籍,是從古對今維系社會人倫的命脈,所有的忠臣、孝子、賢人、志士,都是靠著讀聖賢書,效法聖賢的行為,而成為偉人的。

77、一生溫飽而氣昏志惰,幾分饑寒則神緊骨堅

飽暖人所共羨,然使離一生飽暖,而氣昏志惰,豈足有為?

饑寒人所不甘,然必帶幾分饑寒,則神緊骨堅,乃能任事。

[註釋]

氣昏志惰:神氣昏昧,志氣怠惰。神緊骨堅:精神抖擻,骨氣堅強。

【譯文】

人人都羨慕吃得飽、穿得暖的生活,可是,就算一生都享盡物質飽暖的生活,崦精神卻昏昧怠惰,那又有甚麼作為呢?忍受饑寒是人們最不願意的事,但是,饑寒卻能策勵人的志氣,使精神抖擻,骨氣堅強,這樣才能承擔重任。

78、愁煩中具瀟灑襟杯,暗昧處見光明世界

愁煩中具瀟灑襟懷,滿抱皆春風和氣;

暗昧處見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註釋]

瀟灑襟懷:豁達而無拘無束的胸懷。暗昧:事實隱祕不顯明。

【譯文】

在愁悶煩惱中,要具有豁達而無拘無束的胸懷,那麼,心情便能如徐徐春風般一團和氣。在昏暗不明的環境裡,要能保有光明的心境,內心就能像青天白日般明亮無染。

79、裝腔作勢百為皆假,不切實際一事無成

勢利人裝腔做調,都只在體面上鋪張,可知其百為皆假;

虛浮人指東畫西,全不向身心內打算,定卜其一事無成。

[註釋]

裝腔作調:故作姿態;矯揉做作。體面上:表面上。指東畫西:言語雜亂,東拉西扯。虛浮:不切實。

【譯文】

勢利的人喜歡裝糢作樣,只知道在表面上鋪張,由此可以看透他所作所為都是虛假的。不切實際的人言不及義,東拉西扯,完全不從自己的內心下功夫,可以料定他甚麼都無法完成。

80、心胸坦蕩可見光明境界,涵養成正氣做到勿忘勿助

不忮不求,可想見光明境界;

勿忘勿助,是形容涵養功夫。

[註釋]

不忮不求:《詩經》邶風雄雉:「不忮不求,何用不藏。」是說一個人不陷害人,也不希求非分之財,這種人怎麼會做出不好的事情來呢?「藏」是美善的意思。勿忘勿助:《孟子》公孫醜:「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也。」這是指養氣的功夫必定要把集聚道義當作一件事,但不可預先期望效果,只要心裡不忘記由它自然生長就是了,也不要因為氣不充足,另外想法子幫助它生長。「正」是預期的意思。

【譯文】

由安貧知足,與世無爭,不陷害別人,不貪取錢財的態度,可以看到一個人心境的光明。在涵養的工夫上,既不要忘記聚集道義以培養浩然正氣,也不要因為正氣不充足,就想要盡辦法幫助它生長。

81、求其理數亦難違,守其常變亦能禦

數雖有定,而君子但求其理,理既得,數亦難違;變固宜防,而君子但守其常,常無失,變亦能禦。

[註釋]

數:運數。理:合於萬事萬物的道理。常:常道。

【譯文】

運數雖有一定,但君子只求所做的事合理,若能合理,運數也不會違背理數。凡事雖然應該防止意外,但君子如果能持守常道,只要常道不失去,再多的變化也能禦防。

82、和氣致祥驕者必衰,從善者章為惡者棄

和為祥氣,驕為衰氣,相人者不難以一望而知;

善是吉星,惡是兇星,推命者豈必因五行而定。

[註釋]

五行:金、木、水、火、土。

【譯文】

平和就是一種祥瑞之氣,驕傲就是一種衰敗之氣,看相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並不困難。善良就是吉星,惡毒就是兇星,算命的人哪裡必需要按照五行才能論斷吉兇呢?

83、人生不可安閑,日用必須簡省

人生不可安閑,有恆業,才足收放心;

日用必須簡省,杜奢端,即以昭儉德。

[註釋]

恆業:長久營生的產業。放心:放逸的本心。

【譯文】

人活在世上是不可閑逸度日,有了長久營生的事業,才能夠將放失的本心收回。平常花費必須簡單節省,杜絕奢侈的習性,正可以昭明節儉的美德。

84、秤心鬥膽成大功,鐵面銅頭真氣節

成大事功,全仗著秤心鬥膽,有真氣節,才算得鐵面銅頭。

[註釋]

秤心鬥膽:比喻一個人心志堅定,膽識遠大。鐵面銅頭:比喻一個人公正無私,不畏權勢。

【譯文】

能夠成大事立大功的人,完全靠著堅定的心志,以及遠大的膽識。真正有氣節的人,才可能鐵面無私,不畏權勢。

85、責人先責己,信己亦信人

但責己,不責人,此遠怨之道也;

但信己,不信人,此取敗之由也。

[註釋]

遠怨:遠離怨恨。

【譯文】

只責備自己,不責備他人,是遠離怨恨的最好方法。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他人,是做事情失敗的主要原因。

86、無執滯心始通達事理,不做作氣還本來面目

無執滯心,才是通方士;

有做作氣,便非本色本。

[註釋]

通方士:博學而通達事理的人。本色:本來面目。

【譯文】

沒有執著滯礙的心,才是通達事理的人。有矯揉造作的習氣,便無法做真正的自己。

87、心為主宰,死留美名

耳目口鼻,皆無知識之輩,全靠者(俗作這)心作主人;

身體發膚,總有毀壞之時,要留個名稱後世。

[註釋]

者心:這心。

【譯文】

眼耳鼻口,都是不能夠思想的東西,完全依賴這顆心來作為它們的主宰。身體肌膚,在我們死後都會腐敗毀損,總要留一個好名聲讓後人稱頌。

88、有生資更需努力,慎大德也矜細行

有生資,不加學習,氣質究難化也;

慎大德,不矜細行,形跡終可疑也。

[註釋]

生資:天賦優良的資質。學力:努力學習。不矜細行:不拘小節。

【譯文】

天生的資材很美好,如果不加以學習,脾氣性情還是很難有所改進的。只在大行為上留心謹慎,卻在小節上不加以愛惜,到底讓人對他的言行不能信任。

89、忠厚傳世入,恬淡趣味長

世風之狡詐多端,到底忠厚人顛撲不破;

末俗以繁華相尚,終覺冷淡處趣味彌長。

[註釋]

顛撲不破:理義正當,不能推翻。趣味彌長:滋味更耐久。

【譯文】

世俗的風氣愈來愈流於狡猾欺詐,但是,忠厚的人誠懇踏實,他們的穩重質樸,永遠是眾人行事的橫範。近世的習俗愈來愈崇尚奢侈浮華,不過,還是寂靜平淡的日子,更耐人尋味。

90、交友要交正直者,求教要向德高人

能結交直道朋友,其人必有令名;

肯親近耆老成,其家必多善事。

[註釋]

直道:行事正事。令名:美好的名聲。耆德老成:德高望重的老年人。

【譯文】

能與行為正直的人交朋友,這樣的人必然也會有好的名聲;肯向德高望重的人親近求教,這樣的家庭必然常常有善事。

91、解鄰紛爭即化人之事,講說因果亦勸善之方

為鄉鄰解紛爭,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

為世俗談因果,使知報應不爽,亦勸善之方也。

[註釋]

化人:教化他人。不爽:沒有失誤。

【譯文】

替鄉裡的鄰居解決紛爭,使他們和最初一樣友好,這便是感化他人的事了。向世俗的人解說因果報應的事,使他們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道理,這也是一種勸人為善的方法。

92、發達福壽空命定,努力行善最要緊

發達雖命定,亦由肯做工夫;

福壽雖天生,還是多積陰德。

【譯文】

一個人的飛黃騰達,雖然是命運註定,卻也是因為他肯努力。一個人的福分壽命,雖然是一生下來便有定數。仍然還是要多做善事來積陰德。

93、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源

常存仁孝心,則天下凡不可為者,皆不忍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

一起邪惡念,則生平極不欲為者,皆不難為,所以淫是萬惡之首。

[註釋]

百行:一切行為。

【譯文】

心中常抱著仁心、孝心,那麼,天下任何不正當的行為,都不會忍心去做,所以,孝是一切行為中應該最先做到的。一個人心中一旦起了邪曲的淫穢惡念頭,那麼,平常很不願做的事,現在做起來一點也不困難,因此,淫心是一切惡行的開始。

94、享受減幾分方好,處世忍一下為高

自奉必減幾分方好,處世能退一步為高。

[註釋]

自奉:對待自己。

【譯文】

對待自己,最好不要把自己侍候得太好;與世人相處,最好凡事能退一步想,才是聰明的做法。

95、持守本分安貧樂道,凡事忍讓長久不衰

守分安貧,何等清閑,而好事者,偏自尋煩惱;

持盈保泰,總須忍讓,而恃強者,乃自取滅亡。

[註釋]

持盈保泰:事業到達極盛時,不驕傲自滿,反能謙謹地保持著。

【譯文】

能持守本分而安貧樂道,這是多麼清閑自在的事,然而喜歡興造事端的人,偏偏要自找煩惱。在事業極盛時,總要不驕不滿,凡事忍讓,才能保持長久而不衰退,因此仗勢欺人的人,等於是自取滅亡。

96、境遇無常須自立,光陰易逝早成器

人生境遇無常,須自謀取一吃飯本領;

人生光陰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

[註釋]

境遇:環境的變化和個人的遭遇。成器:成為可用之器,即指一個能有所成就的意思。

【譯文】

人生中的環境和遭遇是沒有一定的,自己一定要謀求足以養活自己的一技之長,才不至受困於環境。人的一生僅僅數十寒暑,很容易便逝去了,一定要及早訂立遠大的志向和目標,在一定的期限內使自己成為一個用的人。

97、河川學海而至海,苗莠相似要分清

川學海而至海,故謀道者不可有止心;

莠非苗而似苗,故窮理者不可無真見。

[註釋]

謀道:追求學問及人生的大道理。莠:妨害禾苗生長的草,像禾,俗名狗尾草。

【譯文】

河川學習大海的兼容並蓄,最後終能匯流入海,海能容納百川,所以,一個人追求學問與道德的心,也應該如此,永不止息。田裡的莠草長得很像禾苗,可是它並不是禾苗,所以,深究事理的人不能沒有真知灼見,否則便容易被蒙蔽。

98、守身必謹嚴,養心須淡泊

守身必謹嚴,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養心須淡泊,凡足以累吾以者勿為也。

[註釋]

守身:持守自身的行為、節操、戕:損害。

【譯文】

持守節操必須十分謹慎嚴格,凡是足以損害自己操守的行為,都應該戒除。要以寧靜寡欲涵養自己的心胸,凡是會使我們心靈疲累不堪的事,都不要去做。

99、有德不在有位,能行不在能言

人之足傳,在有德,不在有位;

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

[註釋]

足傳:值得讓人傳說稱贊。

【譯文】

一個人值得為人所稱道,在於他有高尚的德性,而不在於他有高貴的地位。世人所相信的,是那些凡事都能實踐得很成功的人,並不是那些嘴裡說得好聽的人。

100、稱譽易而無怨言難,留田產不若教習業

與其使鄉黨有譽言,不如令鄉黨無怨言;

與其為子孫謀產業,不如教子孫習恆業。

[註釋]

譽言:稱譽的言辭。產業:田地房屋等能夠生利的叫做產業。恆業:可以長久謀生的事業。

【譯文】

與其讓鄰裡對你稱贊有加,不如讓鄉裡對你毫無抱怨。替子孫謀求田產財富,倒不如讓他學習可以長久謀生的本領。

101、先賢格言立身準則,他人行事又作規箴

多記先正格言,胸中方有主宰;

閑看他人行事,眼前即是規箴。

[註釋]

先正:指先聖先賢。規箴:規是畫圖的器具,箴具有規勸性質的文體。規箴是指可以規正我們行為的道理。

【譯文】

多多記住先聖先賢立身處世的訓辭,心中才會有正確的主見。旁觀他人做事的得失,便可作為我們行事的法則。

102、身為重臣而精勤,面臨大敵猶奕棋

陶侃運甓官齋,其精勤可企而及也;

謝安圍棋別墅,其鎮定非學而能也。

[註釋]

陶侃:晉鄱陽人,為人明斷果決,任廣州刺史時,經常運磚修習精勤。甓:磚的一種。可企而及:能夠做至意思。謝安:晉陽夏人,淝水之役,前秦符堅投鞭斷流,人心為之惶惶,當時謝安為徵討大都督,絲毫不驚慌,閑時仍與友人在別墅下棋,鎮定如常,最後他的姪兒謝玄大破符堅於淝水。

【譯文】

晉代的名臣陶侃,在閑暇的時候,仍然運磚修習勤勞,這種精勤的態度,是我們做得到的。晉代名相謝安,在面臨大敵時,仍然能和朋友從容不迫地下棋,這種鎮定的功夫,就不是我們學得來的。

103、以美德感化人,讓社會更祥和

但患不肯濟人,休患我不能濟人;

須使人不忍欺我,勿使人不敢欺我。

[註釋]

濟人:救濟別人。

【譯文】

只怕自己不肯去幫助他人,不怕自己的能力不夠。應該使他人不忍心欺侮我,而不是因為畏懼我,所以才不敢欺侮我。

104、幸福可在書中尋求,創家立於教子成材

何謂享福之才,能讀書者便是;

何謂創家之人,能教子者便是。

[註釋]

創家:建立家庭。

【譯文】

甚麼叫做能享福的人呢?有書讀且能從中得到慰藉的人就是。甚麼叫做關於建立家庭的人呢?能夠教育出好子弟的人就是。

105、教子勿溺愛,子墮莫棄絕

子弟天性未灕,教易入也,則體孔子之言以勞之(愛之能勿勞物),勿溺受以長其自肆之心。

子弟習氣已壞,教難行也,則守孟子之言以養之(中也養不中,才也養不才),勿輕棄以絕其自新之路。

[註釋]

未灕:尚未變得澆灕。自肆:自我放縱。

【譯文】

當子弟的天性尚未受到社會惡習感染,而變得澆灕時,教導他是不難的,因此應以孔子「愛之能勿勞乎」的方式去教導他,而不要太過分溺愛,增長了他自我放縱的心。當子弟習性已經敗壞,不易教導時,要依孟子「中也養不中,才也養不才」的方式教他,不要輕易地放棄,使他失去了自新的機會。

106、若成事業,不可無識

忠實而無才,尚可立功,心志專一也;

忠實而無識,必至僨事,意見多偏也。

[註釋]

僨事:敗壞事情。

【譯文】

如果一個人竭心盡力,雖沒有甚麼才能,只要專心一志在工作上,還是可以立下一些功勞。相反的,如果一個人忠心賣力,卻沒有甚麼知識,必定會產生偏見,將事情弄砸的。

107、有時勿忘無時,踏實勝於僥幸

人雖無艱難之時,卻不可忘艱難之境;

世雖有僥幸之事,斷不可存僥幸之心。

[註釋]

僥幸:意外獲得。

108、心靜則明,品超斯遠

心靜則明,水止乃能照物;

品超斯遠,雲飛而不礙空。

[註釋]

品超斯遠:品格高超則能遠離世事的糾纏。

【譯文】

心能寂靜則自然明澈,就像靜止的水能倒映事物一般;品格高超便能遠離物累,就像無雲的天空能一覽無遺一般。

109、讀書人貧乃順境,種田人儉即豐年

清貧乃讀書人順境,節儉即種田人豐年。

[註釋]

豐年:米穀收成豐盛的年頭。

【譯文】

對於讀書人而言,清高而貧窮才是順逆的日子;而對於種田的人而言,只要省吃儉用,就是豐收的年頭。

110、講求正直,莫入浮華

正而過則迂,直而過則拙,故迂拙之人,猶不失為正直。

高或入於虛,華或入於浮,而虛浮之士,究難指為高華。

[註釋]

迂:不通世故,不切實際。

【譯文】

做人太過方正則容易不通世故,行事太過直率則顯得有些笨拙,但這兩種人還不失為正直的人。理想太高有時會成為空想,重視華美有時會成為不實,這兩種人到底不能成為真正高明美好的人。

111、異端為背乎經常,邪說乃涉於虛誕

人知佛老為異端,不知凡背乎經常者,皆異端也;人知揚墨為邪說,不知凡涉於虛誕者,皆邪說也。

[註釋]

異端:不同於一般想法的學說或人。

【譯文】

人們都認為佛家和老子的學說不同於儒家的正統思想,然而卻不知凡是於常理有所不合的,都有背於儒家思想。人們都知道楊朱和墨子的學說是旁門左道,卻不知只要內容荒誕虛妄的,都是不正確的學說。

112、亡羊尚可補牢,羨魚何如結網

圖功未晚,亡羊尚可補牢;

浮慕無成,羨魚何如結網。

[註釋]

浮慕:表面上仰慕。

【譯文】

想要有所成就,任何時候都不嫌晚,因為就算羊跑掉了,及早修補羊圈,事情還是可以補救的。羨慕是沒有用的,希望得到水中的魚,不如盡快地結網。

113、道本足於身,境難足於心

道本足於身,切實求來,則常若不足矣;

境難足於心,盡行放下,則未有不足矣。

[註釋]

盡行:完全。

【譯文】

真理原本就存在我們的自性之中,充實而無所缺乏,如果還不斷地追求,仍然會感不足。外在的事物很難令人心中的欲念滿足,倒不如全然放下,那麼也就不會覺得不足了。

114、讀書要下苦功,為人要為人好

讀書不下苦功,妄想顯榮,豈有此理?

為人全無好處,欲邀福慶,從何得來?

[註釋]

顯榮:顯達榮燿。

【譯文】

讀書若沒有下功夫苦讀,卻非分地想要顯達榮燿,天下哪裡有這種道理呢?做人對他人毫無一點好處,卻妄想得到福分和喜事,問題是沒有付出,這些福分根本無處生起,又能從哪裡得來呢?

115、有錯即改為君子,有非無忌乃小人

才覺己有不是,便決意改圖,此立志為君子也;

明知人議其非,偏肆行無忌,此甘心為小人也。

[註釋]

改圖:改變方向,變更計劃。

【譯文】

剛覺自己有甚麼地方做得不對,便毫不猶豫地改正,這就是立志成為一個正人君子的做法。明明知道有人在議論自己的缺點,仍不反省改過,反而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這便是自甘墮落的行為。

116、交友淡如水,壽在靜中存

淡中交耐久,靜裡壽延長。

[註釋]

淡中:指君子之交淡如水。

【譯文】

在平淡之中交往的朋友,往往能維持很久。而在平靜中度日,壽命必定綿長。

117、外事突來必熟思審處,家事瑕隙須忍讓曲全

凡遇事物突來,必熟思審處,恐貽後悔;

不幸家庭釁起,須忍讓曲全,勿失舊歡。

[註釋]

貽:留下。釁起:有了瑕隙。

【譯文】

遇到突發的事情,一定要仔細地思考,慎重地處理,以免事後反悔;家中不幸起了瑕隙,必須盡量忍讓,委曲求全,不要使過去的情感破壞無遺。

118、聰明勿外散,腦體要兼營

聰明勿使外散,古人有纊以塞耳,旒以蔽目者矣;耕讀何妨兼營,古人有出而負耒,入而橫經者矣。

[註釋]

纊:棉絮。旒:帽子前面下垂的飾帶。負:扛著。耒:耕田用的農具。

【譯文】

聰明的人要懂得收斂,古人曾有用棉花塞耳,以帽飾遮眼來掩飾自己的聰明的舉動。耕種和讀書可以兼顧,古人曾有日出扛著農具去耕作,日暮手執經書閱讀的行為。

119、腹飽身暖人民所賜,學無長進有負人民

身不饑寒,天未嘗負我;

學無長進,我何以對天。

[註釋]長進:增長進步。

【譯文】

身體沒有受到饑餓寒冷的痛苦,這是天不曾虧待我;若是我的學問無所增長進步,我有何顏面去面對天呢?

120、勿與人爭,惟求己知

不與人爭得失,惟求己有知能。

[註釋]

惟:只要。知:智慧。

【譯文】

不和他人去爭名利上的成功或失敗,只求自己在做事之時增長了智慧與能力。

121、依規做事要知規之所由,做事遵章莫要依樣葫蘆

為人循矩度,而不見精神,則登場之傀儡也;

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權變,則依樣之葫蘆也。

[註釋]

矩度:規矩法度。傀儡:木偶。章程:書面訂定的辦事規則。權變:通權達變。

【譯文】

如果為人只知依著規矩做事,而不知規矩的精神所在,那麼就和戲臺上的木偶沒有兩樣;做事如果只知墨守成規,而不知通權達變,那麼只不過是照樣糢枋罷了。

122、文章是山水化境,富貴乃煙雲幻形

山水是文章化境,煙雲乃富貴幻形。

[註釋]

化境:變化之境。

【譯文】

文章就如同山水一般,是幻化境界;而富貴就如同煙雲一樣,是虛無的影象。

123、察倫常留心細微,化鄉風道義為本

郭林宗為人倫之鑒,多在細微處留心;

王彥方化鄉裡之風,是從德義中立腳。

[註釋]

郭林宗:郭太,字林宗,東漢介休人。範滂謂其「隱不違親,貞不絕俗;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生平好品題人物,而不為危言駭論,故黨錮之禍得以獨免。王彥方:王烈,東漢太原人,字彥字。平居以德行感化鄉裡,凡有爭訟者,多趨而請教之,以判曲直。

【譯文】

郭太鑒察倫常的道理,往往在人們不易註意之處留意;而王烈教化鄉裡風氣,總是道德和正義為根本。

124、騙人如騙己,人苦我也苦

天下無憨人,豈可妄行欺詐;

世上皆苦人,何能獨享安閑。

[註釋]

憨人:愚笨的人。

【譯文】

天下沒有真正的笨人,哪裡可以任意地去欺侮詐騙他人呢?世上大部分人都在吃苦,我怎能獨自享閑適的生活呢?

125、弱者非弱,智者非智

甘受人欺,定非懦弱;

自謂予智,終是糊塗。

[註釋]

懦弱:膽怯怕事。

【譯文】

甘願受人欺侮的人,一定不是懦弱的人;自認為聰明的人,終究是糊塗的人。

126、功德文章傳後世,史官記載忠與姦

漫誇富貴顯榮,功德文章,要可傳諸後世;

任教聲名煊赫,人品心術,不能瞞過史官。

[註釋]

漫誇:胡亂地誇大。煊赫:盛大顯赫。

【譯文】

只知誇燿財富和地位,也該有值得留於後代的功業或文章才是。盡管聲名顯赫,個人的品行和居心是無法欺騙記載歷史的史官的。

127、目閉可觀心,口合以防禍

神傳於目,而目則有胞,閉之可以養神也;

禍出於口,而口則有辱,闔之可以防禍也。

[註釋]

胞:上下眼皮。

【譯文】

人的精神往往由眼睛來傳達,而眼睛則有上下眼皮,合起來可以養精神。禍事往往由說話造成,而嘴巴明明有兩片嘴辱,閉起來就可以避免闖禍。

128、富貴人家多敗子,貧窮子弟多成材

富家慣習驕奢,最難教子;

寒士欲謀生活,還是讀書。

[註釋]

寒士:貧窮的讀書人。

【譯文】

有錢人習慣奢華自大,要教好孩子便成為困難的事;貧窮的讀書人想要討生活,還是要靠讀書。

129、苟且不能振,庸俗不可醫

人犯一苟字,便不能振;

人犯一俗字,便不可醫。

[註釋]

苟:隨便。

【譯文】

人只要有了隨便的毛病,這個人便無法振作了。一個人的心性只要流於俗氣,就是用藥也救不了了。

130、志不立則功不成、錯不糾終遺大禍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

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禍。

[註釋]

不忍言:發現錯誤而不忍去指責、糾正。

【譯文】

一個人有旁人所不能及的志向,必然能建立旁人所不能及的功業。對人對事若發現錯誤而不忍心去指責、糾正,那麼必然會因為不忍心去說而造成禍害。

131、退讓一步難處易處,功到將成切莫放松

事當難處之時,只讓退一步,便容易處矣;

功到將成之候,若放松一著,便不能成矣。

[註釋]

難處:難以處理。

【譯文】

事情遇到了困難,只要能夠退一步想,便不難處理了。一件事將要成功之時,只要稍有懈怠疏忽,便不能成功了。

132、無學為貧無恥為賤,無述為夭無德為孤

無財非貧,無學乃為貧;

無位非賤,無恥乃為賤;

無年非夭,無述乃為夭;

無子非孤,無德乃為孤。

[註釋]

夭:短命夭折。孤:老而無子。

【譯文】

沒有錢財不算貧窮,沒有學問才是真正貧窮,沒有地位不算卑下;沒有羞恥心才是真正的卑下;活不長久不算短命,沒有值得稱述的事才算短命;沒有兒子不算孤獨,沒有道德才是真正的孤獨。

133、知過能改聖人之徒,抑惡揚善君子之德

知過能改,便是聖人之徒;

惡惡太嚴,終為君子之病。

[註釋]

惡惡:前「惡」作動詞解,指厭惡。後「惡」作名詞解,指惡事惡人。嚴:激烈。

【譯文】

能知道自己的過錯而加以改正,那麼便是聖人的門徒;攻擊惡人太過嚴厲,終會成為君子的過失。

134、詩書傳家久,孝悌立根基

士必以詩書為性命,人須從孝悌立根基。

[註釋]

性命:安身立命的根本。

【譯文】

讀書人必須以詩書作為安身立命的根本;為人要從孝悌上立下基礎。

135、德澤太薄好事未必是好,天道最公苦心不負苦心

德澤太薄,家有好事,未必是好事,得意者何可自矜;

天道最公,人能苦心,斷不負苦心,為善者須當自信。

[註釋]

德澤:自身的品德和對他人的恩澤。自矜:自以為了不起。

【譯文】

自身的品德不高,恩澤不厚,即使家中有好事降臨,未必真是幸運,得意的人哪裡可以自認為了不起呢?上天是最公平的,人能盡心盡力,一定不會白費,做好事的人尤其要有自信。

136、自大便不能長進,自卑則不能振興

把自己太看高了,便不能長進;

把自己太看低了,便不能振興。

[註釋]

振興:振作興起。

【譯文】

若將自己評估得過高,便不會再求進步;而把自己估得太低,便會失去振作的信心。

137、有為之士不輕為,好事之人非曉事

古今有為之士,皆不輕為之士,鄉黨好事之人,必非曉事之人。

[註釋]

鄉黨:鄉裡。曉事:明達事理。

【譯文】

自古以來,凡有所作為的人,絕不是那種輕率答應事情的人。在鄉裡中,凡是好管閑事的人,往往是甚麼事都不甚明白的人。

138、為善受累勿因噎廢食,諱言有過乃諱疾忌醫

偶緣為善受累,遂無意為善,是因噎廢食也;

明識有過當規,卻諱言有過,是諱疾忌醫也。

[註釋]

緣:因。噎:食物鯁在喉嚨。當規:應當糾正。諱疾忌醫:對疾病有所忌諱,不願讓人知道,而不肯就醫。

【譯文】

偶爾因為做善事受到連累,便不再行善,這就好比曾被食物鯁在喉嚨,從此不再進食一般。明明知道有過失應當糾正,卻因忌諱而不肯承認,這就如同生病怕人知道而不肯去看醫生一樣。

139、賓入幕中皆同志,客登座上無佞人

賓入幕中,皆瀝膽披肝之士;

客登座上,無焦頭爛額之人。

[註釋]

賓入幕中:被允許參與事情的計劃,並提供意見的人。又為納入心中的朋友。瀝膽披肝:比喻竭盡忠誠。

【譯文】

凡被自己視為可信任的朋友而與之商量事情的人,一定是與自己能相互竭盡忠誠的人。能夠被自己當作朋友,在心中有一席之地的人,必然不是一個言行有缺失的人。

140、種田要盡力,讀書要專心

地無餘利,人無餘力,是種田兩句要言;

心不外馳,氣不久浮,是讀書兩句真訣。

[註釋]

要言:重要而謹記的話。真訣:真實而不變的祕訣。

【譯文】

地要竭盡所用,不能浪費;人要全力耕種,不可偷懶,這是種田要謹記的二句話。心要不向外奔;氣要不向外散,這是讀書的兩句訣竅。

141、要造就人才,勿暴殄天物

成就人才,即是栽培子弟;

暴殄天物,自應折磨兒孫。

[註釋]

暴殄天物:不知愛惜物力,任意浪費東西。

【譯文】

培植有才能的人,使他有所成就,就是教育培養自己的子弟。不知愛惜物力而任意浪費東西,自然使兒孫未來受苦受難。

142、和氣以迎人平情以應物,師古相期許守志待時機

和氣迎人,平情應物。

抗心希古,藏器待時。

[註釋]

抗心希古:心志高亢,以古人自相期許。器:指才華。藏器待時:懷才以待見用。

【譯文】

以祥和的態度去和人交往,以平等的心情去應對事物。以古人的高尚心志自相期許,守住自己的才能以等待可用的時機。

143、今日且坐矮板凳,明天定是好光陰

矮板凳,且坐著;

好光陰,莫錯過。

[註釋]

且:暫且。

【譯文】

這小小的板凳,暫且坐著吧!人有許多美好的時光,不要讓它偷偷溜走了呀!

144、苟無良心則去禽獸不遠,不行正路則行荊棘之中

天地生人,都有一個良心;

苟喪此良心,則其去禽獸不遠矣。

聖賢教人,總是一條正路;

若舍此正路,則常行荊棘中矣。

[註釋]

苟:如果。去:離開。荊棘:困難的境地。

【譯文】

人生於天地之間,都有天賦的良知良能,如果失去了它,就和禽獸無異。聖賢教導眾人,總會指出一條平坦的大道,如果放棄這條路,就會走在困難的境地中。

145、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世之言樂者,但曰讀書樂,田家樂。

可知務本業者,其境常安。

古之言憂者,必曰天下憂,廓廟憂。

可知當大任者,其心良苦。

[註釋]

廓廟:朝廷。

【譯文】

世人說到快樂之事,都只說讀書的快樂和田園生活的快樂,由此可知只要在自己本行工作中努力,便是最安樂的境地。古人說到憂心之處,一定都是憂天下蒼生疾苦,以及憂朝廷政事清明,由此可知身負重任的人,真是用心甚苦。

146、人欲死天亦難救,人求福惟有自己

天雖好生,亦難救求死之人;

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禍之天。

[註釋]

好生:即上天樂見萬物之生,而不樂見萬物之死。悔禍:不願再有禍亂。

【譯文】

上天雖然希望萬物都充滿生機,卻也無法救那種一心不想活的人。人如果能自求多福,就可使原本將要發生的災禍不發生,就像得到了上天的赦免一般。

147、薄族者,必無好兒孫,恃力者,忽逢真敵手

薄族者,必無好兒孫;

薄師者,必無佳子弟,君所見亦多矣。

恃力者,忽逢真敵手;

恃勢者,忽逢大對頭,人所料不及也。

[註釋]

薄族:刻薄對待族人。薄師:不尊重師長。恃力:仗力欺人。恃勢:倚勢壓人。

【譯文】

苛待族人的人,必定沒有好的後代;不尊重師長的人,不會有優秀的子弟,這種情形見過許多了。以為自己力氣大,而以力欺人的,必會遇上比他力氣更大的人;而憑仗權勢壓迫他人的人,也會遇到足以壓過他的人。這都是人想不到的事。

148、為學不外靜敬,教人先去驕惰

為學不外靜敬二字,教人先去驕惰二字。

[註釋]

教人:教導他人。

【譯文】

求學問不外乎「靜」和「敬」兩個字。教導他人,首先要讓他去掉「驕」和「惰」兩個毛病。

149、知己乃知音,讀書為有用

人得一知己,須對知己而無慚;

士既多讀書,必求讀書而有用。

[註釋]

無慚:沒有愧疚之處

【譯文】

人難得一個知己,在面對知己時應該毫無可慚愧之處;讀書人既然讀了很多書,總要將學問用之於世,才不枉然。

150、以直道教人,以誠心待人

以直道教人,人即不從,而自反無愧,切勿曲以求容也;

以誠心待人,人或不諒,而歷久自明,不必急於求白也。

[註釋]

直道:正直的道理。自反:自我反省。求白:求說明以洗刷清白。

【譯文】

以正直的道理去教導他人,即使他不聽從,只要我問心無愧,千萬不要委曲求全,於理有損。以誠懇的心對待他人,他人或者因為不能了解而有所誤會,日子久了他自然會明白你的心意,不須急著去向他辯解。

151、粗糲能甘,紛華不染

粗糲能甘,必是有為之士;

紛華不染,方稱傑出之人。

[註釋]

粗糲:粗服劣食。紛華:聲色榮華。

【譯文】

能夠粗服劣食而歡喜受之不棄,必然是有作為的人;能夠對聲色榮華不著於心的人,才能稱做優秀特殊的人。

152、性情執拗不可與謀,機趣流通如可言文

性情執拋之人,不可與謀事也;

機趣流通之士,始可與言文也。

[註釋]

執拋:固執乖戾。機趣流通:天性趣味活潑無礙。

【譯文】

性情十分固執而又乖戾的人,往往無法和他一起商量事情。只有天性趣味活潑無礙的人,我們才可以和他談論文學之道。

153、凡事不必件件能,惟與古人心心印

不必於世事件件皆能,惟求與古人心心相印

[註釋]

心心相印:心意想通。

【譯文】

對於世間種種事情不必樣樣都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一定要對古人的心意徹底了解而心領神會。

154、人生無愧懟,霞光滿桑榆

夙夜所為,得毋抱慚於衾影;

光陰已逝,尚期收效於桑榆。

[註釋]

夙夜:早晚。衾影:《宋史》蔡元定傳:「獨行不愧影,獨寢不愧衾。」「無慚於衾影」是指獨處時沒有愧對於心的行為。桑榆:指晚年。

【譯文】

每天早晚的所作所為,沒有一件中暗中想來有愧於心的。人生的光陰雖然已經逝去,但是總希望在晚年能看到一生的成就。

155、創業維艱,毋負先人

念祖考創家基,不知櫛風沐雨,受多少苦辛,才能足食足衣,以貽後世;

為子孫計長久,除卻讀書耕田,恐別無生活,總期克勤克儉,毋負先人。

[註釋]

櫛風沐雨:形容工作辛苦,借風梳發,借雨洗頭。貽:留。

【譯文】

祖先創立家業,不知受過多少艱辛,經過多少努力,才能夠衣食暖飽,留下財產給後代子孫。若要為子孫作長久的打算,除了讀書和耕田外,恐怕就沒有別的了,總希望他們能勤儉生活,不要辜負了先人的辛勞。

156、生時有濟於鄉裡,死後有可傳之事

但作裡中不可少之人,便為於世有濟;

必使身後有可傳之事,方為此生不虛。

[註釋]

裡:鄉裡。

【譯文】

成為鄉裡中不可缺少的人,就是對社會有所貢獻了。在死後有足以為人稱道的事,這一生才算沒有虛度。

157、齊家先修身,讀書在明理

齊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

讀書在明理,識見不可不高。

[註釋]

齊家:治理家庭。

【譯文】

治理家庭首先要將自己治理好,在言行方面一定要處處謹慎無失。讀書的目的在明達事理,一定要使自己的見識高超而不低劣。

158、積善者有餘慶,多藏者必厚亡

桃實之肉暴於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

食之而種其核,猶饒生氣焉,此可見積善者有餘慶也。

粟實之內祕於肉,深自防護,人乃剖而食之;

食之而棄其殼,絕無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

[註釋]

厚亡:多有取亡之道。

【譯文】

桃子的果肉暴露在外,毫不吝嗇於給人食用,因此人們在取食之後,會將果核種和土中,使其生生不息,由此可見多做善事的人,自然會有遺及子孫的德澤。粟子的果肉深藏在殼內,好像盡力在保護一般,人們必須用刀剖開才能吃它,吃完了再將殼丟棄,因此無法生根發芽,由此亦可明白凡是吝於付出的人,往往是自取滅亡。

159、求備之心,可用之心修身

求備之心,可用之以修身,不可用之心接物;

知足之心,可用之以處境,不可用之以讀書。

[註釋]

求備:追求完備。

【譯文】

追求完備的想法,可以用在自身的修養上,卻不可用在待人接物上。容易滿足的心理,可以用在對環境的適應上,卻不可以用在讀書求知上。

160、有守與有猷有為並重,立言與立功立德並傳

有守雖無所展布,而其節不撓,故與有猷有為而並重;

立言即未經起行,而於人有益,故與立功立德而並傳。

[註釋]

不撓:不屈。有猷:有貢獻。

【譯文】

能謹守道義而不變節,雖然對道義並無推展之功,卻有守節不屈之志,所以和有貢獻有作為是同等重要的。在文字上宣揚道理,雖然並未以行為動來加以表現,但是已使聞而信者得到裨益,因此和直接建立事業與功德是同樣不朽而為人所傳頌的。

161、求孝殷殷向善必篤

遇老成人,便肯殷殷求教,則向善必篤也;

聽切實話,覺得津津有味,則進德可期也。

[註釋]

老成人:年長有德的人。殷殷:熱心切。篤:深重。切實話:非常實在的言語。

【譯文】

遇到年老有德的人,便熱心地向他請求教誨,那麼這個人向善之心必定十分深重。聽到實在的話語,便覺得十分有滋味,那麼這個人德業的進步是可以料想得到的。

162、有真涵養才有真性情

有真性情,須有真涵養;

有大識見,乃有大文章。

[註釋]

真性情:至真無妄的心性情思。真涵養:真正的修養。

【譯文】

要有至真無妄的性情,一定先要有真正的修養才能達到;要寫出不朽的文章,首先要有不朽的見識。

163、為善要講讓,立身務得敬

為善之端無盡,只講一讓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窮,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註釋]

端:方法。

【譯文】

行善的方法是無窮盡的,只要能講一個「讓」字,人人都可以做得到。處世的道理何止千百,只要做到一個「敬」字,就能使所有的事情整頓起來。

164、是非要自知,正人先正己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

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論,但須記己。

[註釋]

安:哪裡。

【譯文】

自己的行為舉止是對是錯,還不能確實知道,哪裡還能夠知道他人的對錯呢?過去古人所做的事是得是失,暫且不要討論,重要的是先要明白自己的得失。

165、仁厚為儒家治術之本,虛浮為今人處世之禍

治術必本儒術者,念念皆仁厚也;

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虛浮也。

[註釋]

治術:治理國家的方法。儒術:儒家的方法。

【譯文】

治理國家之所以必定要本於儒家的方法,主要的原因乃在於儒家的治國之道都出於仁家寬厚之心。現代人之所以不如古代人,乃在於現代人所做的事情都十分不實在,不穩定。

166、禍起於須毀臾之不忍

莫之大禍,起於須臾之不忍,不可不謹。

[註釋]

須臾:一會兒,暫時。

【譯文】

再大的禍事,起因都是由於一時的不能忍耐,所以凡事不可不謹慎。

167、我為人人,人人為我

家之長幼,皆倚賴於我,我亦嘗體其情否也?

士之衣食,皆取資於人,人亦曾受其益否也?

[註釋]

倚賴:依靠。

【譯文】

家中的老小都依靠自己生活,自己是否曾經去體會他們心中的情感和需要呢?讀書人在衣食上完全憑著他人的生產來維持,是否曾也讓他人也由他那裡得到些益處呢?

168、莫等閑,白了少年頭

富不肯讀書,貴不肯積德,錯過可惜也;

少不肯事長,愚不肯親賢,不祥莫大焉!

[註釋]

親賢:親近賢人。

【譯文】

在富有的時候不肯好好讀書,在顯貴的時候不能積下德業,錯過了這富貴可為之時實在可惜。年少的時候不肯敬奉長輩,愚昧卻又不肯向賢人請教,這是最不吉的預兆!

169、五倫為教然後有大經,四子成書然後有正學

自虞廷立五倫為教,然後天下有大經;

自紫陽集四子成書,然後天下有正學。

[註釋]

虞廷:虞舜。五倫:即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大給:不可變易的禮法。紫陽:北宋理學大家朱熹,字元晦,一字仲晦,又號晦庵,徽州婺源人。學者稱為紫陽先生。四子成書:朱熹集註《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合稱四書。

【譯文】

自從舜令契為司徒,教百姓以五倫,天下自此才有不可變易的人倫大道;自從朱熹集《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為四書,天下才確立了足為一切學問奉為圭臬的中正之學。

170、志量遠大

意趣清高,利祿不能動也;

志量遠大,富貴不能淫也。

[註釋]

意趣:心意志趣。

【譯文】

心意志趣清雅高尚的人,金錢和祿位是無法變易其心志的,志氣廣闊高遠的人,即使身在富貴也不會迷亂心志而隱溺其中。

171、最不幸者,為勢家女作翁姑

最不幸者,為勢家女作翁姑;

最難處者,為富家兒作師友。

[註釋]

勢家女:有財有勢人家的女兒。翁姑:公婆。

【譯文】

最不幸的事,莫過於做有財有勢人家女兒的公婆。最難以相處的,就是做富有人家子弟的教師和朋友。

172、錢能福人,也能禍人,藥能生人,也能殺人

錢能福人,亦能禍人,有錢者不可不知;

藥能生人,亦能殺人,用藥者不可不慎。

[註釋]

福人:使人得福。禍人:使人遭難。

【譯文】

錢能為人造福,也能帶來禍害,有錢的人一定要明了這一點。藥能夠救人,也能夠殺人,用藥的人不能不謹慎。

173、身體力行,集思廣益

凡事勿徒委於人,必身體力行,方能有濟;

凡事不可執於己,必集思廣益,乃罔後艱。

[註釋]

委:依賴。濟:幫助。罔:無。

【譯文】

不要凡事都依賴他人,必須親自去做,才能對自己有幫助。也不要事事只憑自己的意思去做,最好參考大家的意見和智慧,免得後來突然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難。

174、耕讀乃能成其業,仕宦亦未見其榮

耕讀固是良謀,必工課無荒,乃能成其業;

仕宦雖稱貴顯,若官箴有玷,亦未見其榮。

[註釋]

良謀:好辦法,好主意。官箴:官吏之誡。玷:白玉上的污點,引申為過失。

【譯文】

耕種讀書並重固然是個好辦法,總要在求學上不致荒怠,才能成就功業。做官雖然富貴顯達,但是如果為官而有過失,也不見得是光榮。

175、儒者多文為富,君子疾名不稱

儒者多文為富,其文非時文也;

君子疾名不稱,其名非科名也。

[註釋]

時文:應時文,八股文。疾:憂慮。

【譯文】

讀書人的財富便是文章多,然而並不是指一些應付考試的文章;有德的人擔憂死後名聲不能為人稱道,這個名不是指科舉之名。

176、神閑氣靜,智深勇沉

博學篤志,切問近思,此八字是收放心的工夫;

神閑氣靜,智深勇沉,此八字是幹大事的本領。

[註釋]

收放心:《孟子·告子篇》:「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收放心是指學問之道而言。

【譯文】

廣博地去吸收學問維持志向的堅定,切實向人請教,並仔細地思考,這是追求學問的重要功夫;心神安祥,氣不浮躁,擁有深刻的智慧和沉毅的勇氣,這是做大事所須具備的主要能力。

177、凡事肯規我之過者為益友

何者為益友?凡事肯規我之過者是也;

何者為小人?凡事必徇己之私者是也。

[註釋]

益友:對自己有益的朋友。規:規勸。徇:偏袒。私:過錯。

【譯文】

哪一種朋友才算是益友呢?凡遇到我做事有不對的地方肯規勸我的便是益友。哪一種人算是小人呢?凡遇到自己做錯事,只會一味地因私利而偏袒自己過失的便是小人。

178、行禮宜厚,惟行嫁娶不必厚

待人宜寬,惟待子孫不可寬;

行禮宜厚,惟行嫁娶不必厚。

[註釋]

厚:周到。

【譯文】

對待他人應該寬大,惟有對待子孫不可太寬大。禮節要周到,惟有在辦婚事時不必大肆鋪張。

179、事觀其已然可知其未然,人盡其當然可聽其自然

事但觀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

人必盡其當然,乃可聽其自然。

[註釋]

然:如此。

【譯文】

事情只要看它已經如何,便可推知它未來的發展;一個人要努力做到他的本分,其餘的可以順其自然地發展。

180、觀規糢之大小,知事業之高卑

觀規糢之大小,可以知事業之高卑;

察德澤之淺深,可以知門祚之久暫。

[註釋]

門祚:家運。規糢:立制垂範,規制法式。

【譯文】

只要看規制法式的大小,便可以知道這項事業本身是宏達還是淺陋。觀察德被恩澤的深淺,便可以知道家運是否能綿延長久。

181、君子尚義,小人趨利

義之中有利,而尚義之君子,初非計及於利也;

利之中有害,而趨利之小人,並不願其為害也。

[註釋]

趨利:急於圖利。

【譯文】

在義行之中也會得到利益,這個利益是重視義理的君子始料所不及的。在謀利中也會有不利的事發生,這是一心求利的小人不願得卻得到的。

182、小心謹慎,必善其後,高自位置,難保其終

小心謹慎者,必善其後,暢則無咎也;

高自位置者,難保其終,亢則有悔也。

[註釋]

慎:戒慎,小心。咎:過失。亢:極也,指極尊之位。悔:悔恨。

【譯文】

凡是小心謹慎的人,事後必定謀求安全的方法,因為只要戒懼,必然不會犯下過錯。凡是居高位的人,很難能夠維持長久,因為只要到達頂點,就會開始走下城路。

183、勿以耕讀謀富貴,莫以衣食逞豪奢

耕所以養生,讀所以明道,此耕讀之本原也,而後世乃假以謀富貴矣。

衣取其蔽體,食取其充饑,此衣食之實用也,而時人乃藉以逞豪奢矣。

[註釋]

本原:本意。假:借。

【譯文】

耕種是為了糊口活命,讀書是為了明白道理,這是耕種和讀書的本意,然而後世卻被人當作謀求富貴的手段。穿衣是為了遮羞,食物是為了充饑,衣食原本是為了實際上的需要而用,然而現在卻被人用以誇示豪富奢華。

184、富而不懂布置則恥,官而不諳管理亦羞

人皆欲貴也,請問一官到手,怎樣施行?

人皆欲富也,且問萬貫纏腰,如何布置?

[註釋]

布置:運用。

【譯文】

人都希望自己貴顯,但是請問一旦做了官,要怎樣去推行政務,改善人民的生活?人都希望自己富有,但是有沒有想過,自己一旦富可敵國,要如何將這些錢用到有益之處?

185、莫惟學文而離道,勿以取藝而棄德

文、行、忠、信,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

志道、據德、依仁、游藝,孔門為學之序也,今但學其藝而已。

[註釋]

文:指詩書禮樂等典籍。行:是行為。忠、信:是品性上的訓練。志道:立志研究真理。據德:做事依據道理。依仁:絕不偏離仁恕。游藝:以六種技藝作為具體本領。

【譯文】

文、行、忠、信,是孔子教導學生所立的科目,現在卻只教學生文學了。志道、據德、依仁、游藝,是孔門求學問的次序,現在只剩最後一項學藝罷了。

186、君子懷刑小人懷惠,技末之學無益身心

隱微之衍,即幹憲典,所以君子懷刑也;

技藝之末,無益身心,所以君子務本也。

[註釋]

衍:過失。幹:違犯。憲典:法度。

【譯文】

一些不留意的過失,很可能就會幹犯法度,所以君子行事,常在心中留禮法,以免犯錯。技藝是學問的末流,對身心並無改善的力量,所以君子重視根本的學問,而不把精力浪費在旁枝末節上。

187、士知學恐無恆,君子貧而有志

士既知學,還恐學而無恆;

人不患貧,只要貧而有志。

[註釋]

知學:知道學問的重要性。

【譯文】

讀書人既知道學問的重要,卻恐怕學習時缺乏恆心。人不怕窮,只要窮得有志氣。

188、用功於內者心秀,飾美於外者心空

用功於內者,必於外無所求;

飾美於外者,必其中無所有。

[註釋]

飾:裝飾

【譯文】

在內在方面努力求進步的人,必然對外在事物不會有許多苛求;在外表拼命裝飾圖好看的人,必須內在沒有甚麼涵養。

189、盛衰之機貴諸人謀,性命之理講求實用

盛衰之機,雖關氣運,而有心者必貴諸人謀;

性命之理,固極精微,而講學者必求其實用。

[註釋]

性命之理:形而上之道,講天命天理的學問。

【譯文】

興盛或是衰敗,雖然有時和運氣有關,但是有心人一定要求在人事上做得完善。形而上的道理,固然十分微妙,但是講求這方面的學問,一定要它能夠實用。

190、魯如曾子,於道獨得其傳,貧如顏子,其樂不因以改

魯如曾子,於道獨得其傳,可知資性不足限人也;貧如顏子,其樂不因以改,可知境遇不足困人也。

[註釋]

魯:愚魯。

【譯文】

像曾子那般愚魯的人,卻能明孔一以貫之之道而闡揚於後,可見天資不好並不足以限制一個人。像顏淵那麼窮的人,卻並不因此而失去他的快樂,由此可知遭遇和環境並不足以困往一個人。

191、敦厚之人可托大事,謹慎之人能成大功

敦厚之人,始可托大事,故安劉氏者,必絳侯也;謹慎之人,方能成大功,故興漢室者,必武侯也。

[註釋]

劉錯:指漢高祖劉邦。絳侯:周勃,漢沛人,佐高祖定天下,封絳侯。武侯:諸葛亮,字孔明,助劉備敗曹操,建國蜀中,與魏、吳成三國鼎立之勢。

【譯文】

忠厚誠勢的人,才可將大事托付給他,因此能使漢朝天下安定的,必定是周勃這個人。惟有謹慎行事的人,能建立大的功業,因此能使漢室複興的,必然是也明這般人。

192、漢高祖之英明不能救戚姬,陶朱公之智計不能保仲子

以漢高祖之英明,知呂後必殺戚姬,而不能救止,蓋其禍已成也;

以陶朱公智計,知長男必殺仲子,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難宥乎?

[註釋]

戚姬:戚夫人,為漢高祖寵姬,高祖崩,即為呂後所殺。陶朱公:範蠡佐越王勾踐破吳後,至定陶,自稱陶朱公,經商而成巨富。

【譯文】

像漢高祖那麼大略的帝王,明知在他死後呂後會殺死他最心愛的戚夫人,卻無法挽救阻止,乃是因為這個禍事已經造成了,而如陶朱公那麼足智多謀的人,明知他的長子非但救不了次子,反而會害了次子,卻無法保全此事,大概是因為次子的罪本來就讓人難以原諒吧!

193、處世以忠厚,傳家得勤儉

處世以忠厚人為法,傳家得勤儉意便佳。

[註釋]

處世:為人處世。

【譯文】

在社會上為人處世,應當以忠實敦厚的人為效法對象,傳與後代的只要能得勤勞和儉樸之意便是最好的了。

194、紫陽要人窮盡事物之理,陽明教人反觀自己本心

紫陽補大學格致之章,恐人誤入虛無,而必使之即物窮理,所以維正教也;

陽明取孟子良知之說,恐人徒事記誦,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

[註釋]

格致之章:大學中有「致知在格物」句,朱熹註解,指格物是窮盡事物之理,無不知曉之意見書。陽明:即王守仁,學者稱為陽明先生,其學以默坐澄心為主,晚年專提「致良知」之說。

【譯文】

朱子註大學格物致知一章時,特別加以補充說明,只恐學人誤解而入於虛無之道,所以要人多去窮盡事物之理,目的在維護孔門的正教。正陽明取了孟子的良知良能之說,只怕學子徒然地只會背誦,所以一定要教導他們反觀自己的本心,這是為了挽回那些學聖賢道理只知死讀書的人而設的。

195、善良醇謹人人喜

人稱我善良,則喜;稱我兇惡,則怒;

此可見兇惡非美名也,即當立志為善良。

我見人醇謹,則愛,見人浮躁,則惡;

此可見浮躁非佳士也,何不反身為醇謹?

[註釋]

醇謹:醇厚謹慎。

【譯文】

別人說我善良,我就很喜歡,說我兇惡,我就很生氣,由此可知兇惡不是美好的名聲,所以我們應當立志做善良的人,我看到他人醇厚謹慎,就很喜愛他,見到他人心浮氣躁,就很厭惡他,由此可見心浮氣躁不是優良的人該有的毛病,何不讓自己做一個醇厚謹慎的人呢?

196、處事宜寬平而不可松散,持身貴嚴厲而不可過激

處事宜寬平,而不可有松散這弊;

持身貴嚴厲,而不可有激切之形。

[註釋]

寬平:不急迫而又平穩。

【譯文】

處理事情要不爭迫而平穩,但是不可因此而太過寬松散漫,立身最好能嚴格,但是不可造成過於激烈的嚴酷狀態。

197、天地且厚人,人不當自薄

天有風雨,人以宮室蔽之;

地有山川,人以舟車通之;

是人能補天地之闕也,而可無為乎?

人有性理,天以五常賦之;

人有形質,地以六穀養之。

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

[註釋]

蔽:遮蔽。闕:失。五常:仁、義、禮、智、信。六穀:黍、稷、菽、麥、稻、粱。薄:輕視。

【譯文】

天上有風有雨,所以人造房屋子來遮蔽;地上有高山河流,人便造船車來交通。這就是人力能夠彌補天地造物的缺失,人豈能無所作為,而讓一切不獲得改善呢?人的心中有理性,天以仁、義、禮、智、信作為他的秉賦;人的外在有形體,地便以黍、稷、菽、麥、稻、梁六欲來養活他。天地對待人的生命尚且優厚,人豈能自己看輕自己呢?

198、知萬物有道,悟求己之理

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必全其直;

貧者士之常,士不安貧,乃反其常。

進食需箸,而箸亦只悉隨其操縱所使,於此可悟用人之方;

作書需筆,而筆不能必其字畫之工,於此可悟求己之理。

[註釋]

箸:竹筷子。

【譯文】

人生來身體便是直的,由此可見,如果人要活得好,一定要向直道而行。貧窮本是讀書人該有的現象,讀書人不安於貧,便是違背了常理。吃飯需用筷子,筷子完全隨人的操縱來選擇食物,由此可以了解用人的方法。寫字需用毛筆,但是毛筆並不能使字好看,於此也可以明白凡事必須反求諸己的道理。

199、富厚者遺德莫遺田,貧窮者勤奮必能充

家之富厚者,積田產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保;

不如廣積陰功,使天眷其德,或可少延。

家之貧窮者,謀奔走以給衣食,衣食未必能充;

何若自謀本業,知民生在勤,定當有濟。

[註釋]

陰功:陰德。眷:眷顧。濟:幫助。

【譯文】

家中富有的人,將積聚的田產留給子孫,但子孫未必能將它保有,倒不如多做善事,使上天眷顧他的陰德,也許可使子孫的福分因此得到延長。家中貧窮的人,想盡辦法來籌措衣食,衣食卻未必獲得充足,倒不如在工作上多加努力,若能知道民生的根本在於勤奮,那麼多少會有所幫助,而不必四處求人。

200、揆諸理而信言,問諸心始行事

言不可盡信,必揆諸理;

事未可遽行,必問諸心。

[註釋]

揆:判斷、衡量。遽:急忙。行:做。

【譯文】

言語不可以完全相信,一定在要理性上加以判斷、衡量,看看有沒有不實之外。遇事不要急著去做,一定要先問過自己的良心,看看有沒有違背之處。

201、兄弟相師友,閨門若朝廷

兄弟相師友,天倫之樂莫大焉;

閨門若朝廷,家法之嚴可知也。

[註釋]

閨門:內室之門。

【譯文】

兄弟彼此為師友,倫常之樂的極致就是如此。家規如朝廷一般嚴謹,由此可知家法嚴厲。

202、友以成德,學以愈愚

友以成德也,人而無友,則孤陋寡聞,德不能成矣;

學以愈愚也,人而不學,則昏昧無知,愚不能愈矣。

[註釋]

孤陋寡聞:學識淺薄,見聞不廣。愈:醫治。

【譯文】

朋友可以幫助德業的進步,人如果沒有朋友,則學識淺薄,見聞不廣,德業就無法得以改善。學習是為了免除愚昧的毛病,人如果不學習,必定愚昧無知,愚昧的毛病永遠都不能治好。

203、白得才財,賠償還要加倍

明犯國法,罪累豈能幸逃;

白得人財,賠償還要加倍。

[註釋]

幸逃:僥幸脫逃。

【譯文】

明明知道而故意觸犯國法,豈能僥幸地逃避法律的制裁?平白無故地取人財物,償還的要比得到的更加幾倍。

204、浪子回頭金不換,貴人失足損於德

浪子回頭,仍不慚為君子;

貴人失足,便貽笑於庸人。

[註釋]

浪子回頭:浪蕩的人改過自新,重新做人。

【譯文】

浪蕩子若能改過而重新做人,仍可做個無愧於心的君子。高貴的人一旦做下錯事,連庸愚的人都要嘲笑他。

205、飲食有節,男女有別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然人欲既勝,天理或亡;

故有道之士,必使飲食有節,男女有別。

[註釋]

男女:指男女的情愛欲望。

【譯文】

飲食的欲望和男女的情欲,是人的欲望中最主要的。然而如果放縱它,讓它淩駕於一切之上,可以使道德天理淪亡。所以有道德修養的人,一定要讓飲食有節度,男女有分別。

206、人生耐貧賤易,耐富貴難

東坡《志林》有雲:「人生耐貧賤易,耐富貴難;安勤苦易,安閑散難;忍疼易,忍癢難;能耐富貴,安閑散,忍癢者,必有道之士也。」餘謂如此精爽之論,足以發人深省,正可於朋友聚會時,述之以助清談。

[註釋]

東坡:蘇軾,寧眉山人,字子瞻,號東坡居士。著有《蘇東坡集》、《仇池筆記》、《東坡志林》等。

【譯文】

蘇東坡在《志林》一書中說:「人生要耐得住貧賤是容易的事,然而要耐得住富貴卻不容易;在勤苦中生活容易,在閑散裡度日卻難;要忍住疼痛容易,要忍住發癢卻難。假如能把這些難耐難安難忍的富貴、閑散、發癢,都耐得、安得、忍得,這個人必是個已有相當修養的人。」我認為像這麼精要爽直的言論,足以讓我們深深去體會,正適合在朋友相聚時提出來討論,增加談話的內容。

207、澹如秋水貧中味,和若春風靜後功

餘最愛草廬日錄有句雲:「澹如秋水貧中味,和若春風靜後功。」讀之覺矜平躁釋,意味深長。

[註釋]

矜:自負,傲氣。躁:煩躁。釋:解除。

【譯文】

我最喜愛《草廬日錄》中的一句話:「貧窮的滋味就像秋天的流水一般澹泊,靜下來的心情如同春風一樣平和。」讀後覺得心平氣和,句中的話真是含意深遠而耐人咀嚼。

208、兵應者勝而貪者敗

敵加於己,不得已而應之,謂之應兵,兵應者勝;利人土地,謂之貪兵,兵貪者敗,此魏相論兵語也。然豈獨用兵為然哉?凡人事之成敗,皆當作如是觀。

[註釋]

利人土地:貪求別國土地之利。

【譯文】

敵人來攻打本國,不得已而與之對抗,這叫做「應兵」,不得已而應戰的必然能夠得勝。貪圖他國土地,叫做「貪兵」,為貪得他國土地而作戰必然會失敗,這是魏相論用兵時所講的話。然而豈只是用兵打仗如此呢?凡是人事的成功或失敗,往往也是如此啊!

209、險奇一時,常者永世

凡人世險奇之事,決不可為,或為之而幸獲其利,特偶然耳,不可視為常然也。可以為常者,必其平淡無奇,如耕田讀書之類是也。

[註釋]

特:只是。常然:常理如此。

【譯文】

凡是人世間危險奇怪的事,絕不要去做,雖然有人因為做了這些事而僥幸得到利益,那也不過是偶然罷了!不可將它視為常理。可以作為常理的,一定是平淡而沒有甚麼奇特的事,例如耕田、讀書之類的事便是。

210、憂先於事故能無憂,事至而憂無救於事

憂先於事故能無憂,事至而憂無救於事,此唐史李絳語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書以揭諸座右。

[註釋]

揭諸座右:題在座旁,作為警惕自己的格言。

【譯文】

如果事前有思慮,在做的時候就不會有可憂的困難出現;若是事到臨頭才去擔憂;對事情已經沒有甚麼幫助了,這是唐史上李絳所講的話。這句話具有警惕人的意味,可以將它寫在座旁,時時提醒自己。

211、人貴自立

堯舜大聖,而生朱均;

瞽鯀至愚,而生舜禹;

揆以馀廣馀殃之理,似覺難憑。

然堯舜之聖,初未嘗因朱均而滅;

瞽鯀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所以人貴自立也。

[註釋]

朱均:堯之子丹朱,舜之子商均,均不肖。瞽鯀:舜父瞽叟,曾與後母及舜弟害舜;禹父鯀,治水無功。

【譯文】

堯和舜都是古代的大聖人,卻生了丹朱和商均這樣不肖的兒子;瞽和鯀都是愚昧的人,卻生了舜和禹這樣的聖人。若以善人遺及子孫德澤,惡人遺及子孫禍殃的道理來說,似乎不太說得通。然而堯舜的聖明,並不因後代的不賢而有所毀損;而瞽鯀那般的愚昧,也無法被舜禹的賢能所掩蓋,所以人最重要的是能自立自強。

212、靜者心不妄動,敬者心常惺惺

程子教人以靜,朱子教人以敬,靜者心不妄動之謂也,敬者心常惺惺之謂也。又況靜能延壽,敬則日強,為學之功在是,養生之道亦在是,靜敬之益人大矣哉!學者可不務乎?

[註釋]

惺惺:清醒。

【譯文】

程子教人「主靜」,朱子教人,「持敬」,「靜」是心不起妄動,而敬則是常保醒覺。由於心不妄動,所以能延長壽命,又由於常保覺醒,所以能日有增長,求學問的功夫在此,培育生命的方法亦在此,「敬」和「靜」兩者對人的益處實在太大了!學子能不在這兩點上下工夫嗎?

213、禍者福所依,福者禍所伏

卜筮以龜筮為重,故必龜從筮從乃可言吉。若二者有一不從,或二者俱不從,則宜其有兇無吉矣。乃洪範稽疑之篇,則於龜從筮逆者,仍曰作內吉。從龜筮共逆於人者,仍曰用靜吉。是知吉兇在人,聖人之垂戒深矣。人誠能作內而不作外,用靜而不用作,循分守常,斯亦安往而不吉哉!

[註釋]

卜筮:用龜占卦曰卜,以蓍占卦曰筮。

【譯文】

在古代占卜,是以龜甲和蓍草為主要的工具,因此,一定要龜卜及筮古皆贊同,一件事才可稱得上吉。如果龜和蓍中有一個不贊同,或是兩者都不贊同,那麼事情便是兇險而無吉兆了。但是《尚書》洪範稽疑篇中,則對於龜卜贊同,蓍草不贊同的情形,視為做內面的事吉祥。即使龜甲和蓍草占卜的結果都與人的意願相違,仍然要說無所為則有利。由此可知,吉兇往往決定在自己,聖人已經教訓得十分明白了。人只要能對內吉外兇的事情在內行之而不在外行之,對於完全與人相違的事守靜而不做,安分守己,遵循常道,那麼豈不是無往而不利嗎?

214、勤苦之人絕無癆疾,顯達之士多出寒門

每見勤苦之人絕無癆疾,顯達之士多出寒門,此亦盈虛消長之機,自然這理也。

[註釋]

癆疾:今言肺結核。

【譯文】

常見勤勉刻苦的人絕對不會得到癆病,而顯名聞達之士往往是勞苦出身,這便是盈則虧、消則長,也是大自然本有的道理。

215、肯下人,終能上人

欲利己,便是害己;肯下人,終能上人。

[註釋]

下人:屈居人下。

【譯文】

想要對自己有利,往往反而害了自己。能夠屈居人下而無怨言,終有一天也能居於人上。

216、大孝單稱虞舜,英才獨頌周公

古之克孝者多矣,獨稱虞舜為大孝,蓋能為其難也;

古之有才者眾矣,獨稱周公為美才,蓋能本於德也。

[註釋]

克孝:能夠盡孝道。

【譯文】

古來能夠盡孝道的人很多,然而獨獨稱虞舜為大孝之人,乃是因為他能在孝道上為人所難為之事。自古以來有才難的人很多,然而單單稱贊周公美才,乃是因為周公的才難以道德為根本。

217、不能縮頭休縮頭,得放手時須放手

不能縮頭者,且休縮頭;

可以放手者,便須放手。

[註釋]

縮頭:比喻不當逃避。

【譯文】

於情於理不當逃避的事,就要勇敢地去面對。可以不要放在心上的事,就要將它放下。

218、居易俟命見危授命,木訥近仁巧令鮮仁

居易俟命,見然授命,言命者總不外順受其正;

木訥近會,巧令鮮仁,求仁者即可知從入之方。

[註釋]

易:平時。俟:等待。授:給予。木訥:質樸遲鈍,沒有口才。巧令:巧言令色。鮮:少。

【譯文】

君子在平日不做危險的言行,以等待時機,一旦國家有難,便難奉獻自己的生命去挽救國家的命運,講命運的人總不外乎將命運承受在應該承受與投註之處。言語不花巧則接近仁德了,反之,話說得好聽,臉色討人喜歡,往往沒有甚麼仁心,尋求仁德的人由此可知該由何處做起才能入仁道。

219、見小利,不能立大功

見小利,不能立大功;

存私心,不能謀公事。

【譯文】

只能見到小小的利益,就不能立下大的功績。心中存著自私的心,就不能為公眾謀事。

220、正己為率人之本

正己為率人之本,守成念創業之艱。

[註釋]

正己:端正自己。

【譯文】

端正自己為帶領他人的根本,保守已成的事業要念及當初創立事業的艱難。

221、人生不過百,懿行千古流

在世無過百年,總要作好人,存好心,留個後代榜樣;

謀生各有恆業,哪得管閑事,說閑話,荒我正經工夫。

[註釋]

恆業:恆久的事業。

【譯文】

人活在世上不過百年,總要做個好人,存著善心,為後人留個學習的榜樣;謀生計是個人恆常的事業,哪有時間去管一些無聊的事,說些無聊的話,荒廢了正當的工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