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高考滿分作文的黑匣子還沒完全揭開

文:煙雨

01 

到今天,浙江高考滿分作文《生活在樹上》已經不是看不看的懂的問題了。

連續兩年,都有滿分作文「長得一樣」。

同樣的晦澀生僻,相似的謀篇布局,連閱卷大組組長都有同一個人:陳建新。

讓人難免聯想到一個詞:欽定。

從這起事件裡,逐漸拽出來一大串讓人感覺不對勁的東西。

比如:為什麼總是這一類作文?

這類作文,佶屈聱牙,陳老師們何以這麼鍾愛?這是偶然,還是真有個人喜好問題?

另外,更關鍵的是,陳建新老師二十年把持著浙江高考閱卷的評審權,同時又到處講作文課、賣作文書,兜售他的高考作文「滿分經」。

既當教練又當裁判,這合適不合適?

我們這裡不扣帽子,也不搞「有罪推定」。

但也許,高考作文的黑匣子還沒有完全揭開。 

02

高考作文,非常特殊,和高考的其他科目、其他題型都不一樣。

其他題型,物理也好,數學也罷,1就是1,2就是2。

在閱卷結果上,不會有什麼大的爭議,閱卷老師更是幾乎沒有人為干預的空間。

可作文不一樣,作文有彈性,有空間,操控性較大,評分高有高的說法,低有低的由頭,人為影響因素很大。

甚至閱卷老師的個人好惡、水平境界,乃至於閱卷時的環境都有可能影響到一篇作文的得分高低。

與此同時,高考作文的分數還占比特別多,足足60分。

這60分,幾乎是老師可以自由裁量的。當然,高考閱卷也會有抽查,也會有評議,但基本上還是老師說了算。 拿《生活在樹上》來說,一開始只給39分,後來又改成給滿分,也就是60分,這可是有足足21分的差距,高考一分能刷掉多少人大家都知道。

說作文成敗關乎著高考成敗,一點都不為過。 正因如此,不誇張的說,作文閱卷老師,尤其是閱卷大組組長陳建新,更是掌握廣大考生「生殺予奪」權力的人。

更別說,陳建新自2000年以來,連續20年參與或把持著浙江高考閱卷的評審權。

從0到60分,陳建新老師堪稱一方學閥、考閥,影響著無數的高考學子。

一個老師,假如有資歷、有能力,把持20年作文判卷大權,行不行?當然也行。

可陳老師的另外一些做法,就讓人覺得很微妙了。

03

據報道,陳建新老師用種種方式,包括講課、出書等等,兜售他的作文「滿分經」。

他主編或參與編撰的高考作文類教輔書籍多達數種,書籍很是暢銷。

像這本《高考作文實戰訓練》,售價59元,還有一本《修訂論述類文章精選精評》,售價30元。

還有2019年浙江教育出版社等製作了《高考作文密訓課》付費課程等,老王搜到的一條公眾號廣告顯示,陳老師的課程售價199元,是折後價。

還有陳老師的講座和培訓班,多是指導和教授學生如何拿到高分作文的。

網上搜索關鍵詞:陳建新、作文、講座,能出來上萬條結果,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那麼問題來了,閱卷老師能不能出書?能不能搞活動開講座?又能不能賺錢?

這就微妙了。倘若是一般的專家學者,盡可以出書、賣課。

你能賣得動,是你的本事。

但閱卷老師能不能兜售滿分經呢?這便大可以商榷了,因為這有教練員又兼裁判員的大大的嫌疑。

何況,陳建新的書和講座有個特點,必定會在顯眼處寫上「閱卷名師」、「閱卷專家」等名號。

試問:這是兜售的學問?還是兜售的權力?

這給人一種明確信號:家長們,考生們,你們的作文是我批改,你們的成績我掌握。

所以我的書你買不買?我的話你聽不聽?

別忘了,陳建新已經連續幾十年當高考作文閱卷老師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年,明年,後年,甚至未來的好多年,他還是閱卷老師,還是浙江考生的裁判。

如果你是浙江的考生、家長,陳建新三個字,你重視不重視?這會給家長怎麼樣的壓迫感?

你說是不是很微妙?

04 

更讓人擔心的是,這樣以來,會不會導致閱卷評分上的不公正?

比如,符合我講課內容的,就給高分。

符合我的書上的作文模版的,就給高分。

有沒有這種可能?完全有。

老師完全有可能認出來誰買了他的書和課,誰學了他的「經驗」和「技巧」。

比如怎麼起承轉合,比如怎麼「總分總」,比如引用名人名言時,是用尼采?高爾基?還是卡萊爾、海德格爾?是長句子多一點呢還是短句子多一點等等。

一句話一抬手,可能都有閱卷老師、組長「滿分經」的影子。

只要組長大手一揮,顯然,這些學生又是大概率的高分獲得者。

這對沒買書的學生來說公平、合理嗎?他們又會不會因此而失分或者落榜呢?

而且那些高分、滿分很快又會產生回饋:某老師的書、課,牛逼!

注意,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

我沒說陳老師在判卷給分時一定徇私,沒說有人給陳老師留了什麼「記號卷」。

但是高考公平,何等重要,一切重大的漏洞,一切會導致損害公平的「可能」都應該重視,都應該糾正。

在這個問題上你不能怪網民多心。

05 

最後,閱卷組長賣課、賣「滿分經」,會給學生和家長什麼樣的影響?

也許是陳建新賣什麼,浙江考生就得買什麼。 陳建新愛什麼,浙江考生就得寫什麼。 陳建新喜歡晦澀的,那你絕不敢整看的懂的。 陳建新想要生僻的,那你決不能寫熟識的。

老王寧願是自己想多了,但我不敢不想。

一句話,名師可以賣課,黃岡名師、海淀名師,都可以賣課。

但是閱卷組長,不能賣課。

甚至說極端點,甚至化學閱卷組長可以賣課,數學閱卷組長可以賣課,物理閱卷組長可以賣課。

但是語文作文的閱卷組長,不能賣課。

因為這賣的就不是課,賣的是身分,賣的是權力。

這賣的是一個重大的漏洞,賣的是滋生不公的可能。

這是由語文作文評分的主觀性決定的,是由作文試卷的個人風格很容易辨識決定的。

你賣的「滿分經」,會成為家長們不得不買的「投名狀」。

這會影響陳老師的利益,可是我覺得,特殊的位置、特殊的行業,就必須作出一些特殊的犧牲。

高考公平不容有失。想想陳春秀、羅彩霞們吧,有些人,一抬手,就壓了別人一輩子。

總之,我是不想再看到作文閱卷組長的「滿分經」了。

來源:王犀知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