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旦博士後的「精準複仇」算正義嗎?

複旦博士後

文: 我是北游 

濫殺無辜的人,肯定是人渣,不承認這一點的人,跟人渣相距不遠。

因為人渣跟人渣,從來都是好朋友,他們相愛相殺。

至於精準複仇算不算正義,則眾說紛紜,見仁見智。

無論是講究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西方古典正義觀,還是冤有頭、債有主的中國俠義之道,精準複仇顯然都算是正義。

所以,當39歲的複旦博士後姜某當眾誅殺院黨委書記王某時,中國輿論場對姜某的「精準複仇」表達了一邊倒的支持,就充分體現了我們文化裡這種樸素的正義觀。

尤其是被殺的王某在今日被爆料,在一名複旦女生自殺事件後,面對女生父母討要說法時,表現的極其冷漠無情,更是讓輿論產生姜某是在替天行道,而王某死有餘辜的聲音。

當然,在現代社會中,越過法律去行私刑,無論是理論層面還是現實角度來說,都難言正義,也難逃法律的審判。

因為能夠決定一個人生死的,只有法律。

這讓我想起發生在南非的一起案件。

有一個十幾歲的女孩被至少四名成年男子輪姦。而在南非,艾滋病非常普遍,這位可憐的小女孩不但被輪姦,還在之後雪上加霜染上了艾滋病。

可以想象,當女孩的父親得知寵的像寶的女兒就這樣被毀掉,心有多痛,尤其是在已經廢除了死刑的南非,於是,這位悲痛的南非的父親選擇了自己來給罪犯執行死刑。

他先後找到了四個強姦他女兒的男人,殺掉了其中三個,有一個僥幸逃脫,當他站上法庭時,南非民眾才知道,這位報仇的父親居然是當地的著名橄欖球明星約瑟夫·納舒瓦納。

這樣的故事,總是影視劇裡大家最愛看的劇情。

我們當然會對這樣的複仇報以極大的同情,因為他們原本是受害者,在此刻卻變成了罪犯,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最終,這位南非的橄欖球明星站到了被告席,他的母親試圖讓她逃脫法律制裁的方法是,說自己的兒子患有精神疾病。

而明顯不是激情犯罪的姜某,他肯定清楚知道,他精心策劃的殺人行為,即將面臨的是甚麼,對此,冷靜應對警方詢問的他顯然已經早有準備。

當一個人可以做到坦然面對死亡的結局,還確保不誤傷他人的時候,任何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任何關於正義與否的談論都顯得輕浮矯飾。

因為每個人的行為都是他自己在買單,是的,我最近反複在強調這一點,因為明白這一點真的非常重要。

公眾是否認為姜某殺人的行為是否正義不重要,因為為殺人行為買單的不是吃瓜群眾而是姜某,姜某當然也可以自認為是正義的,但這些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坦然面對複仇之後的結果——接受法律的審判,他明白他必須為之買的單,就已經足夠。

在殺人案中,王某是受害者,但是姜某和那位被他傷害的複旦女生的父母的故事版本裡,他們是受害者,而王某是加害者。

而在公眾的輿論裡,王某雖然被殺,但為之辯護的聲音是缺位的,也是不討喜的,公眾更願意看到一個精準複仇的故事,而不是一個枯燥的關於正義的辯論。

所以,問題的關鍵是甚麼?是正義嗎?不是,那是個太空的話題,問題的關鍵是,每個人都要做好為自己的行為買單的準備,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在姜某的故事版本(一直被迫害)裡,院黨委書記買單了,在現實的版本裡,姜某也將為自己的複仇行為買單,對於當事人,這顯然是個慘烈的悲劇,沒有贏家。

但複仇者的行為沒有失控,沒有把複仇行為演變為濫殺無辜的惡行,沒有讓自己變成人渣,這又是我們的幸運。

當大多數人的行為可控,那麼社會就有改進的可能性,不會因為濫殺無辜的人渣而糢糊我們的焦點,更加關鍵的是,我們大多數人有能力知道被糢糊的焦點是甚麼嗎?

也許,真正該讓我們警醒的是,甚麼樣的秩序能避免讓我們大多數人都淪為輸家,除了社會的秩序,還包括心靈的秩序。

 

來源  北游pro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