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芙蓉姐姐到馬保國,裝病的人仍在騙有病的人

芙蓉姐姐

文:穀神  

馬保國血洗B站

漫山遍野的馬保國B站視頻,帶著強烈的歡快氣息,撲面而來,席捲互聯網。

被推到熱搜前列的馬保國,也在今天下午,這樣回應:

一代腫師,江湖退隱。

只不過,生活不是你想平靜就能平靜的,武林這個金項圈,也不是你想取下就能取下的。

倒是這一次他自稱「馬老」,讓我覺得這個文盲式逗比,還真有點亦莊亦諧的味道。

高居熱搜,流量為王,這樣的硬道理,也在說明,這屆人民真的太需要馬保國了。

時而化身電風扇將軍決戰鋼鐵俠,時而變身金剛葫蘆娃大戰蜈蚣精,時而成為69歲的新一代格鬥之王。

如此氣壯山河的裝逼,怎教人不對馬大師愛恨交加?

還真是一個無恥而搞笑的老騙子。

必須要說,馬保國上演的不只是笑話,還有無厘頭的深刻。因為B站鬼畜的天才們,從來不乏深刻的創意。

幾天前,老將三箭連發,透過「馬已今服」背後的權力盛宴,剖解權貴割韭菜的高級遊戲。

當時,就用了一個B站解構《功守道》的視頻,其中,主角馬雲就是被馬保國殘忍換頭。人民正在拋棄馬雲,人們寧願選擇馬保國。

一個是中國首富,絕對精英,一個是阿Q精神變異,時代騙子。這二者的切換,何償又不是在說明,我們生活在一個被高級黑和低級騙共同裹挾的年代!

昏睡已百年,雄獅成病貓。

螞蟻鑽大象,保國橫行時。

時代的每一場狂歡,背後都有一種徹骨的冰冷。

有多少人在罵馬保國,就有多少在愛馬保國。甚至,有無數人就是一邊罵著馬保國,一邊想成為馬保國那樣的人。

因為馬保國在流量加持下,已經成為新生代網紅。

老將好久沒有提魯迅先生了,今天是得搬些這個頭髮都被氣到根根豎起的猛男了:

中國祇有兩個時代,一個是暫時坐穩了奴隸的朝代,一個是求做奴隸而不得的朝代。

當前有兩種網紅人生,一種是暫時做成馬保國的人生,一種是求做馬保國而不得的人生。

血洗B站的馬保國,之所以成為人們心中的一種反面偶像。這個69歲的老騙子,成功地為為做好互聯網生意的完成所有閉環。

不要以為深愛馬保國的粉絲才是在交智商稅,無數痛罵馬保國的清醒者,其實也正在交著自己看不見的交智商。

愛也是紅,恨也是紅,管他紅得是血還是淚。

馬保國的此時此刻,讓我想到初生代網紅——芙蓉姐姐。

十幾年前,令人浮想聯翩與胃酸橫溢的芙蓉姐姐,恰如今天馬保國一樣,是全民愛恨交集的女神——經。

自信嫵媚的笑容、凹凸有致的身材、強行被凸顯的「S形」曲線……芙蓉姐姐的鬼魅與迷幻,讓太多人陷進去,沉下去。

15年前,「芙蓉姐姐」史恆俠紅極一時的照片

那年,我在北京,碰上一個芙蓉的朋友,他對我說了這番話:

大家都覺得芙蓉姐姐有病,其實她是個很清醒的人。她只是以裝病的姿態,把看客們的錢給掏了。

其實,不是芙蓉姐姐有病,而是看客們有病,是這個社會有病。

是的,十多年以後,我依然清晰地記得,我那位朋友,用的是「看客」這個身份概念。

而這個概念,源自魯迅先生,是他用來痛罵國民性的說詞,形象姿態就是人們伸著頭,如何呆在張望著。而頭伸得越長,越易於別人揮刀斬斷脖子。

就在前段時間,芙蓉姐姐榮耀歸來,是以一個時代精英女性的形象。她身家過億,多套房子,公司老闆。而且,減肥成功。

她已經不是芙蓉姐姐,而是精幹的商業人士——史恆俠

「芙蓉姐姐」史恆俠近照

也許,這個精,從來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精明,精幹,精英。

69歲的馬保國,儼然已經現代網紅。他其實,沿著芙蓉姐姐的道路,一路狂奔,其中,自然也是跌跌撞撞,艱難行旅。

他還不止像芙蓉姐姐那樣挨罵,而且,直接被打到鼻青臉腫。

於是,遭罵挨打的芙蓉與保國,也成成為這個時代一種特殊的奮鬥者人生的形態吧。這是不正派社會的一種劣等選擇。

芙蓉姐姐當年高考失利,車禍受傷,北漂考研……她當然是讀懂人間冷暖的人。

馬保國農村出生,當過工人,為送兒子去英國讀書,年過半百,異國謀生,當武術教練,玩街頭表演。

史恆俠當年化名芙蓉姐姐,作妖成魔的每一刻,內心也許都在吶喊著這樣的詩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而馬保國嘴上猥瑣地喊著「上來就是一個左正蹬一個右邊腿一個左刺拳」,內心也許多坦然自信地在想: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當然也會有看穿看透的人,只不過,這時候往往面臨兩種選擇:

一種恪守人格底線,希望能在正派社會,站著把幸福給取回來。

一種失去道德底線,追隨異化人生,裝瘋行騙加入割韭菜大軍。

這樣的代表人物,遍地都是,比如,遭遇全民痛斥的高鐵「霸座男」孫赫,一度成為今日頭條、新浪微博等知名平台的寵兒,被認證為「大V」。

這個人渣,將民憤轉化為流量,大有成為網紅之勢,如果不是引發全民攻擊,中國又將滋生一個360度無死角社會垃圾的極致騙子。

還有一位慣偷,因有一頭神似切格瓦拉的髮型,還有一句「打工是不能打工」的語錄,竟然就能迅速躥紅網絡,被網友捧為稱為「竊·格瓦拉」。

以人格為志,本不是高標,如今卻成為笑話。

以專業為本,奮鬥實現自我,很多時候卻被潛規則擊潰。

正派社會,本不應讓權力和製度侮辱人。然而,小三和四姨太上位的種種隱秘傳說,正在毀壞人們的正當奮鬥夢想。

這樣的土壤,這樣的社會,不盛產騙子,還真對不起這個偉大的時代。

批評國民性真的太難了。因為當今中國,絕大多數的精英,也都是阿Q、閏土和祥林嫂的兒子。

而魯迅筆下的阿Q的革命夢想,是搶到一張寧式床,如果再能把吳媽摁上去「困一覺」,就更美了。

馬保國曾在英國留學的兒子,一定是不會罵馬保國。

這樣人性倫理和邏輯關係,自然又會極大弱化更多人對馬保國這類人的批判。

另一方面,像院士制假藥和四姨太賣假藥之類的「學商官一體」的權貴精英,又被權力保護得極好。

人們不得不降格,愛上騙子。

於是,馬保國正在血洗B站,人們都是一臉狂歡,覺得批判馬保國都沒有道德正當性。

而批評那些更高級的騙子,卻又容易陷入到危險境地。

如此一來,在一個連馬保國都能橫行無阻的時代,又何愁不出現在「雙黃連烏龍」事件呢?

從某種意義講,那些帶貨賣藥的院士們和姨太太們,不過也就是升級版的馬保國和芙蓉姐姐罷了。

幸運的是,馬保國這樣的假大師,只吹不打;芙蓉姐姐曾經的作妖,牲畜無害。

恐怖的是,那些虛偽作假的院士精英,陰狠掠奪;那些賣假藥的權貴和姨太太,謀財害命。

那是因為,被騙子世界養大的騙子,最容易成為魔鬼。

接下來,裝病裝病的人,還會繼續在騙真正有病的人。

來源       谷小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