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富婆到貴婦,一天一萬塊的課在學什麼?

禮儀培訓
作者:毛麗娜
上世紀60年代,奧黛麗·赫本在電影《窈窕淑女》中的表演令歐美人民瘋狂。粗野懵懂的賣花女,在中產階級語言教授的調教下,經歷了步態、語言、舞蹈等一系列禮儀課程後蛻變為優雅貴婦——階層躍遷就這麼容易,誰要像蓋茨比,有錢了也學不會貴族做派。

這樣的故事今天仍有人深信不疑。有人夢想先貴後富:省吃儉用報名媛課程的女孩們,用下午茶、藝術展營造白富美人設,期待有一日釣得金龜成為闊太。無奈畫皮被群眾識破,被冠以「拼單名媛」這樣的促狹綽號。

有人擔心自己富而不貴:一天一萬塊,還要托關係的高端禮儀培訓課,其訴求究竟是什麼?他們如何讓富婆趨之若鶩?

貴族氣質速成

35歲賺得人生第一桶金,一路拼殺至今已實現財務自由的張也(化名)兩口子,是培訓課程的忠實信徒。張也參加了長江商學院、高端飯局等諸多針對成功人士的培訓課。張太太則沉迷於各類禮儀培訓、氣質提升不能自拔。

有個老段子,末代皇帝溥儀經歷一番思想改造後重新做人。一日,普通群眾溥儀應邀替朋友掌掌眼。幾件古董放在面前,溥儀一眼便分辯出真假。身邊人大驚,問溥儀為何慧眼如炬,溥儀答「我也不知道真假,就知道和家裡的不一樣。」凡爾賽頂點莫過於此。

張太太對這個段子深信不疑,老錢和新貴之間的區別,不就在於「沉澱」二字?三代出一個貴族太慢,只爭朝夕的張太太想藉助學習的力量。

「最初參加禮儀培訓,是怕露怯。」太太與張也相識於微時,兩人最初做廣告生意時,身邊的生意夥伴文化程度、家庭背景都差不多,沒覺得有什麼違和。隨著家裡生意越做越大,接觸到不同圈層的人以後,張太太有了危機感。

公司從外地開到北京,為了拓展業務少不了四處應酬。男人的酒桌與女人的沙龍,自古便是拓人脈、拉業務的戰場。戰爭時期,王佳芝化名麥太太陪闊太們打麻將,伺機接近易先生,開展暗殺行動;21世紀,顧佳積極進攻頂樓闊太圈,為自家煙花公司謀訂單。

「不是我想學,是不學就融不進這個圈子。」為了和圈子內的其他富婆打成一片,張太太開始打聽禮儀培訓課。

經朋友介紹,張太太花幾千塊錢報名了一個「精品禮儀培訓課程」。時長一週,每次授課2小時,從最基本的餐桌禮儀學起。

「餐桌是最容易鬧笑話的場合。」張太太告訴硬糖君,那個流傳已久的笑話:一家西餐廳為每位客人準備了檸檬水清潔手指異味,有一位客人當做是餐前湯,直接喝下肚。「其實不是笑話,是真事。」

為了避免自己成為下一個段子主角,New Money跟著老師從刀叉的用法、奢侈品發音學起,以期獲得與老錢們平等對話的機會。

餐桌禮儀只是個開始,張也兩口子的生意越做越大,張太太也在學習中發現了快樂——高人一等的身分感。海外置業的華人新貴眾多,財富到了一定程度,不過數字而已。當房車不再是稀缺資源,「禮儀」便成為身分的新標尺。

還在努力學習「做個貴族」的張太太,在她的小圈子裡已然是領頭羊似的人物。她懂得多、會交際、有見識,不是那種只會血拚購物的暴發戶,其他闊太們有事願意找她拿主意。因為這份號召力,連帶著家裡的生意都跟著開了好幾單。

「很多人都覺得我們參加這類培訓是錢多了沒事幹,其實單純為了打發時間來學這個的太少了。」張太太表示,她最初是為了生意和孩子去學禮儀,身邊也有朋友為了捍衛婚姻去參加培訓。

「生意場這樣的例子挺多的,男人有錢了要出入各類高端局,又嫌原配什麼都不懂帶去丟人,不就給了別人趁虛而入的機會嘛。」

誰有資格教富婆

在短視頻平台搜索「禮儀」二字,會跳出大量教學課程。而在大眾點評等本地app上搜索「氣質」「培訓」等關鍵詞,也有大量商家供君選擇。但張太太表示,這些課程入不得富婆的「法眼」,在師資選擇上,闊太們自有一套篩選標準。

在國內禮儀培訓市場發展還不完善的時候,針對高端人士的禮儀培訓主要靠熟人帶熟人。張太太便曾在朋友介紹下,跟一位外交官的女兒學習過如何與不同階層身分外國人打交道;紫檀宮的主人陳麗華女士,還在一次朋友聚會上指點過張太太如何分辯紫檀木、紅木等硬木真假好壞。

「朋友帶朋友的模式,往往都是資源置換,大家很少會談到錢的問題。」張太太覺得熟人介紹學到的東西更「真材實料」,但無形的人情債也更令人感覺負擔。

「大概2010年前後,北京和上海出現了更系統的禮儀學校。」張太太所指的,是曾經被媒體大肆報道過的高端社交禮儀培訓。在這些培訓學校中,最知名的當屬由港女何佩嶸創立的瑞雅禮儀。

瑞雅禮儀的課程定價不低。2012年禮儀學校開業時,價格便高達8萬元。張太太記得當時瑞雅提供三種禮儀課程:8800元兩天的體驗課,和10天8萬元的女主人課程及同等價位的淑媛課程。

女主人課程針對已婚女性,淑媛課程則是為未出嫁女孩設計。張太太表示,當時吸引她報名的,除了何佩嶸本人曾在瑞士禮儀學校Institut Villa Pierrefeu學習,獲得過相關證書,還因為瑞雅可以提供「實戰」。

「最初我上的課程,以老師說為主,演示也是老師和學生之間。」張太太稱,老師講課、課上操練與真正的社交場還是不一樣的,社交場上的突髮狀況更多。如瑞雅這類的禮儀學校,創始人本身出身優渥,且有國際化教育背景,人脈廣,因此可以為學員提供更多「實操」機會。

「比如學習了下午茶禮儀後,我們就會去大使館,和大使夫人一起喝下午茶,這種經歷在其他地方是很難獲得的。」張太太承認,報名禮儀培訓就能與大使夫人談笑風生,也在無形中滿足了一點虛榮心。而且培訓班本身就是個社交場,如湖畔大學、長江商學院等學員之間多少有些同門情誼,闊太培訓班亦是如此,有生意優先想著自己人。

不少海外禮儀培訓導師,也看到了中國新貴們對禮儀培訓的需求以及背後蘊藏的巨大錢景。上海的英然禮儀培訓學校,導師團隊一水兒的外國面孔,其中包括王室禮儀培訓師、《唐頓莊園》禮儀指導師等頗有來頭的導師。

但張太太指出,不少氣質培訓會在「師資」這方面設坑,尤其是那些沒有熟人引薦的「社會課程」。師資團隊中,老師一個個來頭不小,真正上課時則換了面孔,海報上的老師只在開課和結課露兩面。

富人往往是社會潮流的風向標,十年前的闊太禮儀培訓如今也開始下沉到中產階層。針對中產女性的氣質培訓課,那「坑」就更多了。

微商們紛紛搞起了「女子沙龍」「氣質速成」課程,一場2小時的沙龍場地費不過千元,乾貨時間半小時,剩餘時間以賣貨攻單為主。在身邊人的感染下,很少有人能不加入衝動消費的行列。

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上,也有大量的氣質提升課程,價格比起貴婦培訓親民不少,100塊錢即可從鄉野粗人變身氣質女郎。雖然課程雷同,有些內容和健身操類似,但100塊錢買個新鮮,銷量都算不錯。

禮儀培訓,時代產物

從幾萬塊一期的高端培訓,到短視頻平台幾塊錢就能解鎖的普通培訓,禮儀培訓看似形勢一片大好。無論是富婆、中產還是小鎮女孩,都對禮儀學習有需求。從百度指數顯示的人群畫像來看,20-40歲之間的女性對禮儀培訓需求最高。

但實際上,禮儀學校註定是時代產物,走向消亡是它難以避免的宿命。

曾在央視等多家電視台進行電視禮儀培訓,同時在北京開設了自己的禮儀培訓學校的楊金波教授表示,在這十年間他目睹了內地禮儀培訓的發展過程。最初他以電視禮儀講座為主,線下培訓一年不過十來次,如今他成了空中飛人,頻繁地飛往各地做禮儀培訓課程。

楊教授稱,如今中國禮儀培訓市場的繁榮,與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很像。彼時因國際資本介入香港遍地機會,也造就了不少富豪。這些新富起來的人一方面為了與更高階層的人交往,拓展業務,另一方面也為了與自己「泥腿子」的出身劃清界限,產生了極大的禮儀培訓需求。有錢人對禮儀培訓需求的追捧,又在影響著普通民眾。

「這種繁榮景象大約持續了一二十年左右,香港的禮儀學校就逐漸消失。現在香港的禮儀市場都不存在了,人們主要通過家庭接受禮儀教育。」

西方媒體最初注意到何佩嶸的「瑞雅禮儀」,是因為這類禮儀學校在歐洲近乎絕跡。西方人對於何佩嶸選擇瀕臨消失的「禮儀培訓」作為自己的創業項目感到好奇。

當禮儀培訓在內地的滲透率及普及度達到一定比例後,禮儀學校便將迎來走下坡路的命運。硬糖君發現,市面上起步較早的禮儀學校,已經開始琢磨起轉型的問題。

「瑞雅禮儀」的業務範圍已經不僅局限於做富婆培訓,2018年何佩嶸在上海成立了女性生活方式文化品牌MISS WONDER OMNIMEDIA(奇蹟小姐),並且在去年搭建了奇蹟小姐網上買手店,搭上了電商業務這班車,且價格較為親民,我等窮人也用得起貴婦同款了。

同時何佩嶸於2019年推出了女性談話類節目《Sara show》進軍短視頻,該節目在北京電視台及騰訊視頻台網聯播,並在Youtbe同步發布。

雲集了一眾外國導師的英然則為品牌及個人提供派對、晚宴、節日等從內容創意到現場執行的一系列設計、布置及定製服務。除了為富婆提供培訓,英然也有幫有錢人培訓管家的管家學院服務。

另外,大概是受到了國潮熱的影響。主打海外禮儀培訓的英然,還上架了中式傳統文化體驗課程,其中包括香道、茶道體驗等。

如今,比張太太們更年輕的「富婆」,對西方禮儀培訓的興趣逐漸讓位於中式傳統文化。花上幾萬塊去山裡體驗天人合一的修禪課程,或者學習打坐、品香、搓丸子的香道課程,更受年輕新貴的歡迎。要說起來,也算是一種文化自信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