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聰明人為甚麼不統治世界——從圍棋到德州撲克

德州撲克

文:郭倞

來紐約念博士以後,漸漸認識了校內外各式各樣的聰明人。他們每每天資過人、智商極高,而且大多愛好學習、勤於工作。很值得慶幸的是,我總能向他們學習到很多東西。在學校博士的圈子裡,大多是高智商+埋頭念書的一類人。而我漸漸的認識了社會上各種不一樣的人以後,慢慢發現,如果以後不在學術這個圈子混了,即使你如何能在數學上完爆別人,甚至如何比別人更能吃苦耐勞勤奮工作,卻不一定找到比別人好多少的工作。而且隨著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智商因素在絕大部分工作中占的比重卻越來越低。說白了,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聰明人統治的。

先換個話題,聊聊我的兩個業餘愛好——圍棋德州撲克。這兩樣東西占據了很大部分的業餘生活。

我是1995年馬曉春兩奪世界冠軍的時候接觸圍棋的,一眨眼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了。圍棋曾經帶給我很多快樂,當然也有一些榮譽,各種獎杯獎狀曾經塞滿了我的書架。直到現在,我的圍棋水平,可能仍然是在北美比較高的。

但這兩年來,我除了每年偶爾參加美國圍棋協會在紐約附近組織的幾個公開賽,幾乎從來不下圍棋。原因很簡單,改打德州撲克了。事實上,我的一位「忘年」棋友,北美老圍棋冠軍、曾經在紐約文化沙龍給過「圍棋之美」講座的黃克,他跟我說,他過去的一幫老棋友,大多都開始打撲克了,而且有些還成了職業牌手。

這其實最正常不過了。在美國最大的圍棋比賽——美國圍棋大會,最高級別的冠軍獎金也不過區區五千美元,而競爭無比激烈,前幾名無不是在棋上天賦極高,天天泡在棋上的半職業選手,或者幹脆就是原來中國、南韓過來的職業棋手。而對於一個職業的線上撲克玩家來說,一天賺五千美元也不算甚麼難事吧。

圍棋雖然現在在北美的影嚮力慢慢在擴大,但與國際象棋與橋牌相比,還是要遜色得多。但客觀地說,即使是國際象棋或者是橋牌,它們的影嚮力跟德州撲克相比,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相提並論的。隨便插一句,在金融工程stochastic volatility糢型裡,有一個很著名的Heston糢型,它的發明者、馬裡蘭大學金融教授Steven Heston,也熱衷此道,並且寫過兩本關於撲克公開賽的書。而曾經被我們系錄取的MIT博士Will Ma,更是居然正兒八經在MIT開了一門三個學分的講撲克的課。

圍棋是永遠不可能像德撲那麼流行的。因為圍棋太難了。在這裡我講一個小故事作為例子吧。話說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兩個德國的數學家偶爾在報紙上看到了介紹圍棋規則的文章。他們看完之後,有一件事怎麼也搞不懂。報紙上介紹完規則以後,還附有一張當時職業棋士的棋譜。這張棋譜沒有下完,因為一方認輸了。但兩個數學家研究來研究去,都覺得是認輸的那一方領先。當時歐洲並沒有多少人下圍棋,他們也沒有地方問。於是他們覺得這棋譜印錯了。後來有一個日本的棋手到歐洲訪問,他們就專門找那個日本人請教。日本人告訴他,棋譜沒有錯,再走幾十步以後,認輸的那一方將無法繼續。

其實數學家,尤其是德國的數學家,都是絕頂聰明的人。這個故事說明了圍棋有多難。事實上,正由於圍棋如此之難,導致下圍棋的裡實力產生巨大的差距。低水平的人與高水平的人下,將幾乎沒有任何機會,而高水平的人之上又有更高水平。實力懸殊的等級森嚴,導致剛入門的人,往往遇到高手以後有畏難的情緒,於是真正留下來的人就不多了。

金字塔形的人才分布,和明顯的實力鴻溝,這種現象在數學競賽和競技體育裡面也很明顯。比如桌球比賽,市隊的打不過省隊的,省隊的打不過國家隊的,國家二隊的打不過國家一隊的,一級一級相互之間的實力差別壁壘森嚴。數學競賽也有類似的現象。

這種現象的好處是,實力的差距一旦形成,就幾乎沒有辦法被打破。因此真正有天賦的好苗子,他們不需要考慮太多東西,只要潛心訓練,把自己的實力優勢練出來,別人就很難在這個領域跟你競爭。事實上,從高中、大學一路走來,我見過太多「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去上自習」的學霸了。因為對他們來說,做一個學霸不僅能給他們成績上的優越感,而且這種優越感一旦形成,還不容易被人搶去。

但問題是,這種游戲的性質,決定了它畢竟是少數人的游戲。而德州撲克恰恰不是這種游戲。首先,我原來也說過,德州撲克是一項運氣成分占相當大比重的游戲,因此美國法律規定它是賭博而非競技。雖然也有人研究過,在世界撲克大賽WSOP中,職業選手的表現明顯好於業餘選手。但單看世界撲克大賽最終桌的那十個人,每年都幾乎沒有重樣的,更不用說衞冕冠軍的難度了(真不知道Johnny Chan當年是有多幸運才做到的),這項比賽的隨機性可見一斑。

但更重要的一點是,德州撲克這種非常流行的游戲,由於其本身變化並非那麼複雜,雖然打法上有層次,但並不具備上述的實力鴻溝。打個比方,跨欄比賽,劉翔用他在奧運會的跑法,去參加一些低級別的比賽,比如城運會,那誰都跑不過他。但在德州撲克裡,雖然也有層次,但一個頂級玩家,如果把對手想象得思維非常複雜,用非常「高大上」的打法,卻很有可能被一個最簡單的只看牌力打牌的低級玩家輕松擊潰。

舉一個很多人都知道的博弈的例子。比如現在有這樣一個游戲,班上有若幹(但很多)學生,每人在零到一百裡寫一個實數,那個寫到最接近所有數平均數的二分之一的那個學生,贏得這個游戲。比如如果所有人寫的數的平均數是60,那麼寫到最接近30的那個學生,將贏得游戲。

如果你看一下這個題目,會寫甚麼數呢?這裡的確會出現層次。比如第一層的人假設其他人都是隨機填一個數的,於是平均數會接近50,於是他會寫25。但如果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層人,那麼寫12.5的第二層人就會贏得游戲。如此類推,第三層的人會寫6.25,而如果所有人都是非常非常聰明,思維非常非常複雜,是「第無窮層」的人,那麼他應該填0!但這個數明顯是荒謬的,因為其他人不會有那麼聰明,因此如果在實際中出現這個游戲,寫0那個人反而沒有機會贏得游戲。

這個游戲就跟德州撲克很像。玩得最好的人,並不一定是智商最高、思維最複雜的人,而會是那種比在游戲桌上絕大部分人剛好高一個層次的人。當然,一個非常高級別的人,也可以用相對低級別的打法來獲取最大盈利,但不會出現劉翔用在奧運會的跑法,在城運會就能輕松奪冠的現象。

這種現象其實非常普遍。比如很多人都會驚嘆於周傑倫的鋼琴作曲才華。但事實上,如果從一個專業作曲家的眼光來看,周傑倫也許只是一個合格的藝校畢業生。但因為他符合了大多數人的審美眼光,因此他是大紅大紫的創作歌手。又比如唱歌,我們知道美聲唱法需要艱苦專業的訓練,但即使造詣很深的男高音,其知名度也不一定有鳳凰傳奇高。

像圍棋或者數學競賽這種金字塔形人才分布的智力游戲,游戲的本質決定了,只有少數最聰明最有天賦最刻苦訓練碰到最好機會的人,才能練出來,站在金字塔頂,接受萬人膜拜。但事實上這種游戲註定成為少數人參與的游戲。並不是這些游戲本身不有趣,只是絕大多數人自知自己是平庸之輩,不適合這種游戲,不跟你玩兒了。

這個社會也是如此。絕頂聰明的人在埋頭苦幹刻苦努力一層一層往上爬打敗了一個又一個的對手以後,回過頭來卻發現還跟你玩這個游戲的人已經寥寥無幾了。而對於這些聰明人來說,有點殘酷的事實是,一個游戲受歡迎與否,並不一定在於這個游戲有多複雜、多難玩、多高端。受人喜歡的東西,往往都沒那麼複雜。比如圍棋之於德州撲克,數學之於別的東西,李雲迪之於王力宏。

所以為甚麼我們把頭探出學校這個智力稱王的圈子,到社會上一看,埋頭苦幹的人,往往沒有左右逢迎的人混得好。才子往往沒有佳人受歡迎。而智商很高的人,他的領導往往是情商很高的人。

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聰明人統治的。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