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由光榮變為可憐

保守主義

文:西奈山峰

拿破侖說:「世上只有兩種力量:利劍和思想。長遠而論,無論利劍多麼強大,最終必將敗於思想手下。」

是的,無論何種武力,比如內亂,比如侵略,促成它和使用它的,都是某種思想。

獨立戰爭,當時來看就是一場英國內部的暴亂,表面的誘發理由是反抗加稅,但當時各國君王對民眾加更多稅的多了,為甚麼只有北美武裝反抗?

因為他們秉奉的,如洛克的權利論和潘恩的《常識》思想,讓他們認為那是寧可戰死也不能服從的惡政。

落後而又一盤散沙的北美,之所以能夠戰勝頭號強國英國,究其根本原因,仍然是思想的力量。

固然,獨立成功有英國在英法戰爭中國力受損的原因,也有法國和西班牙軍事援助的原因,但還有一個長期被人忽視的原因,那就是英國政界中以柏克為代表的支持北美人民的力量。

柏克,是近年來在此岸很火的思想家,公認為「保守主義」的鼻祖,有人甚至認為他是保守主義唯一的正宗。柏克體現這一思想的代表作就是《法國革命感想錄》。

伯克反對法國大革命,卻支持美國革命。

1775年,「萊克星頓的槍聲」之後,時任首相腓特烈·諾斯主張徹底踏平殖民地,而做為輝格黨領袖埃德蒙·柏克站了出來,指出是政府頒布的種種法案剝奪了他們的經濟自由,呼籲理解北美人民的訴求,聲援美洲獨立運動,譴責政府的惡行。

盡管柏克沒能立刻阻止戰爭,但他的演講改變了多數議員的態度。柏克的思想,猶如一枚鋒銳的鐵釘,釘入議員們的腦中。以致於在英軍與大陸軍決戰之際,不斷有部長在內閣會議上主張罷兵休戰。海軍大臣詹姆士·福克斯,之前還是頑固的主戰派,聽完柏克演講後竟然主張將海軍和陸軍迅速撤離北美。

最後,當北美戰場失利的消息傳到倫敦,大英帝國沒有舉全國之力去繼續平息「北美的叛亂」,而是選擇了承認「失敗」。

柏克反對法國革命,卻支持美國革命,究其根底,是因為前者是一個完全由抽象的理性所引導的「啓蒙」革命,而貌似反英國的美國革命捍衞的卻正是英國的自由傳統。所以有學者稱柏克的保守主義是保守「自由」主義。

後來的英國和美國,柏克式的保守主義思想大體都是主流,而法國革命則沿著啓蒙思想發展出了自己的半壁江山,包括蘇聯。

事實上,這兩種思想的鬥爭並沒有因為蘇聯的破產而消亡,只有非凡的慧眼才能看到,柏克式的保守自由思想於今日益窮途末路,新瓶舊酒的啓蒙自由思想才是當今西方世界政治正確的主流。

前者的代表是川派,後者的代表是拜登。

二者今天的境遇,其實正是這兩種思想的境遇:前者被視為「和普京、卡車司機們是同一類人,必須被消滅(特魯多在歐洲議會上語)」,後者則是正在消滅他們的人。前者痛哭哀嚎,被各種迫害追殺;後者則呼風喚雨,規劃著全人類的未來。

即使在可憐的川派內部,即使是自稱柏克式保守主義者,也多被後者思想攻陷,除了還保守著他們個人的一點小私心之外,根本無力對抗進步主義大潮,相反,他們中的多數人還要在拜登們策劃的事件中賣力表演善良、正義、自由、平等、博愛,譴責那些敢於用行動對抗進步主義的人。

柏克的保守主義思想,如今已經淪落成了毫無操作性和反抗力的牢騷廢話主義,並且這還算好的,更壞的則是口頭上的保守主義,靈魂上的放縱主義,早已失去了理解保守主義英雄的能力。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