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鐵鏈女」到「鐵籠女」,究竟是什麼讓我們如此恐懼?

文: 吳老師醉後笑談 

3月1日0時,公眾號「現實的模樣」發了一篇文章《陝西佳縣暴出「鐵籠女」,悲慘遭遇堪比江蘇豐縣的「鐵連女」》。文章說,有網友向該作者反映了一個類似於豐縣鐵鏈女的事件線索。

文章提到,2009年,青海一名叫王國紅的女大學在去上課的途中失蹤,2020年,有網友在陝西省榆林市佳縣金明寺鎮元團卯溝村發現一名被鐵籠鎖住的精神異常女子,容貌與王國紅非常相似。



請注意被燙傷的腳板

文章發出後,閱讀量很快便沖破10萬+,並引起了榆林佳縣警方的注意,當天下午6時,榆林公安就此事發布消息說,已成立聯合調查組進行調查。

當地警方的反應速度和態度都比豐縣高出了若干層次,不是以刪文封號的方式捂住輿論,他們沒有把它當作輿論事件,而是當作案件來處理,令人擊節贊許。

其實,收到網友反應材料的,並不只有「現實的模樣」一個號,「解文武仰天長嘯」和「兵叔評論」都收到了,我的「近距離2」也於28日晚收到了相關材料,但由於當晚赴一位好朋友孫子的滿月宴,未能成文。

昨天,我看到這三篇文章的閱讀量後決定不用再寫了;晚上讀到榆林警方的消息後,更打消了為此事寫文的念頭。

今天早上,有讀者告訴我說,除了「現實的模樣」那篇文章,解文武、兵叔的都被刪了。

我非常驚訝。三篇文章我都讀過,內容基本差不多,都是以介紹事實為主,並沒有多少評論,更沒有情緒的宣洩,為何生死存亡之命迵異?

豐縣小花梅事件雖然已從炙手可熱冷卻成了溫吞水,但仍然有不計其數地網友在不離不棄地關注、孜孜不倦地追問;李國紅事件的文章之所以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突破10萬+,就是因為豐縣事件給廣大網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們害怕,我們恐懼!

我們恐懼於犯罪分子的猖獗毫無人性。豐縣董志民將「鐵鏈女」鎖在寒冬裡連一扇門都沒有土坯屋中;在白天只有零度的天氣下,穿著薄薄的衣衫,吃著凍成冰砣的白粥;整光了她的牙齒;20多年裡生下了至少8個孩子;即使被解救,也只是長長地哀嘆一聲「這個世界不要俺了」。

佳縣李利民強迫「鐵籠女」與自己同居,用繩子將她綁在凳子上數天數夜,試圖逃跑則毒打得她遍體鱗傷,並把她的腳底燙爛;他在三輪車上焊了個鐵籠子,行路時就將她鎖在鐵籠裡;他把山洞改造成牢房,將該女子拘押其中;他還聲稱准備了雷管炸藥,如果有人來營救就同歸於盡。

如此肆無忌憚的罪行,竟能在網絡上大行其道而無人過問!


李利民和鐵籠車

我們恐懼於罪行不被懲處卻被獎賞。董志民和李利民,他們殘暴的罪行不是發生在不為人知的地下室,都是毫無遮掩地暴露於陽光之下,實在是古今中外之奇觀!即便勇猛如梁山好漢,豪邁如羅賓漢,他們都以水泊深山、叢野密林之中。而這兩個惡棍不僅沒有躲在陰暗之處,相反還在網上大肆宣揚,通過社交平台吸粉獲利。董志民在網上折騰了一個多月才東窗事發,李利民從2020年起就在快手上直播,吸粉近10萬人竟安然無恙。

那是赤裸裸地罪呀!卻有無數人關注打賞,他們也還都得到了當地的扶貧資金支持。所有目睹罪惡的人都視為尋常,都參與了罪惡的狂歡!他們難道不是董志民、李利民的共犯麼?罪惡不僅沒有被懲處,還變成了獲利的本錢,不就是對罪惡的獎賞與鼓勵嗎?

我們恐懼於基層治理力量的失職。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地方有比我們更龐大、更完備的社會治理體系,我們可以完整地流調出一個人所有的蹤跡,發現收買被拐人口犯罪本是易如反掌之事,事實上,基層工作人員完全了解於心,但他們不僅沒有制止、報案,相反還為他們提供虛假材料,辦理戶口、身份證和結婚證,從而將一起顯而易見的犯罪洗白成合法的婚姻。

通過這些基層治理人員的洗白,「鐵鏈女」被洗成了「楊某俠」,如同雨水沖洗了罪犯的腳印;「鐵籠女」被洗成了「唐小宇」,如同潔白的大雪掩蓋了雪地裡的罪行。


王國紅與「鐵籠女」對比照

我們最失望的,在「鐵鏈女」事件的通報中,明明白白地將「鐵鏈女」寫成董志民的家庭成員,暗示了以犯罪、違規手段達成的無效婚姻為有效婚姻,堵死了若干被拐婦女追求人身自由的法律通道。

我們恐懼於真相難以傳播。「鐵鏈女」事件中,被X文章屍橫遍野,被X帳號不計其數,其中就包括我本人兩篇文章、三個公眾號。

這樣的文章傳播,有什麼害處嗎?我看不出來,我只看到,這些文章可以為各地公安破案提供線索,有利於讓更多的家長、女性提高防范意識,避免悲劇發生。

我們寫文章,沒有誰給我們好處,我們只是共情於被害者的不幸,希望她們早日脫離苦海,希望再沒有人罹此厄運。

鼓勵我們去寫的,是我們的還一息尚存的良知。

我們還希望嚴懲犯罪分子,讓其他或者潛在的犯罪分子懾於法律的凌厲,避免我們的妻女、後代墜入這樣的泥潭,讓更多的無辜者能夠引起重視,提高警覺,免遭毒手。

我們之所以堅持放棄。因為,我們不僅是為當事人而寫,也在為我們自己而寫,為妻子,為女兒,為後代。
目前,徐州市正在對拐賣婦女歷史事件進行地毯式大排查,但更多的信息顯示,收買婦女並用暴力手段違反婦女意志強迫「結婚」的現象並不只在徐州才有。

我們希望,盡快在全國各地進行普查,讓龐大的農村基層人員做一些實實在在的工作,盡快在全國范圍內進行全面排查,將所有相關犯罪人員繩之以法,讓被害婦女回家!讓所有被害婦女自主選擇未來的人生之路!

來源 近距離2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