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次別離》到《一個英雄》,一脈相承的是普通人跌宕起伏的故事

從《一次別離》到《一個英雄》,一脈相承的是普通人跌宕起伏的故事

《一個英雄》是知名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的最新作品,這部影片拿下了戛納電影節的評審團大獎,也是影迷們期待很久的一部,畢竟法哈蒂那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一次別離》曾徵服過許多人。

本文有劇透。

因為沒有還清債務,拉希姆還在監獄裡服刑,期間他獲得了寶貴的兩日假期,並在獄外品嘗到自由的美好,隨即拉希姆多了個念頭,他真的再也不想回到監獄裡虛度光陰了。

面對這寶貴的48小時,他有了明確的目標,即通過還清債務來獲得自由,恰巧,他的未婚妻撿到一只裝有數枚金幣的女士包,這些「不義之財」帶給拉希姆希望,可當他帶著金幣去典當,發現換不到足夠的錢來償還欠款,加上神情緊張,商人也懷疑他並非金幣主人。

拉希姆的債權人是他前妻的兄弟,他對拉希姆耿耿於懷,似乎更希望他爛在監獄裡,而不是拿回自己的錢,無論如何,拉希姆都不算周圍人心中的「好人」,只有他的親人願意包容他。

拉希姆對親人講了自己的出獄計劃,卻隱瞞了具體細節,當然,沒能完成的金幣交易讓他躲過一劫,加上姐姐的勸阻,拉希姆感到內疚,於是他斷了出獄的念頭,決定為金幣尋找失主,但因為他留下的是監獄的電話,便為後面發生的事情埋下了禍根。

不斷打來的電話的確幫助金幣找到了失主,這個女人聲稱自己有糟糕的丈夫,唯一可傍身自救的就是這些金幣,她的故事打動了拉希姆的親人,但在領走金幣後並沒有留下任何聯繫方式,整個過程裡拉希姆完全沒有「做好人」的意識,只覺得自己沒有占用金幣便是完成道德使命。

但當監獄的管理者發現他做了這樣一件好事之後,開始動了歪心思,他對拉希姆的所作所為大加贊賞,還找來媒體進行報道,畢竟這是個能夠大肆宣揚「好人好事」的機會,會給相關的人或機構帶來榮光,可是拉希姆根本沒發現自己是被利用的。

拉希姆很短視,因為他再次看到了出獄的希望,在外來人的一致安排下,他成了全國道德標桿,從普普通通的犯人變成了幸運兒,有了這樣的形象,他不僅有了出獄和還清債務的機會,還可能得到一份工作。

面對社會對拉希姆莫名其妙的「優待」,首先覺得不公平的是獄中的其他犯人,他們對監獄的諸多規定非常不滿,而拉希姆的全新形象將把監獄修飾成「犯人的天堂」,他們認為拉希姆很狡詐,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撒謊。

站出來抗議的還有拉希姆的債權人,因為在看客眼中,欠很多錢的人突然變成了被稱頌的好人,而他則變成不懂得原諒的壞人。他認為拉希姆的好人事跡就是個笑話,畢竟這個「好人」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犧牲,只是幫金幣找到失主。

但拉希姆還是出獄了,可在找工作時卻碰了壁,此時已經有人懷疑拉希姆的「英雄事跡」是虛構的,出於妥善的考慮,他要求拉希姆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個好人,但當時領走金幣的女人已經找不到了,拉希姆無法自證。

這讓拉希姆再次墜入黑洞,他在奔波之中失去了最後的希望,沖動之下,對前妻的兄弟大打出手,這些畫面都被監控設備記錄下來,並成為他們要挾拉希姆的把柄,新工作肯定是泡湯了,連還債都成了問題,各種機構組織開始甩鍋,因為他已與官方宣傳的形象背道而馳。

從無人知曉的犯人,到全民皆知的「無名英雄」,再到被唾棄的騙子,走完這個流程只需短短數日,人們的偽善被激發出來,隨之而來的惡也一樣,當初利用他的人轉過頭來說自己被拉希姆的狡猾欺騙,拉希姆仍然找不到任何證據來洗白自己。

此時信任拉希姆的只有她的未婚妻,她不顧家中給予的阻力,非要幫拉希姆度過難關,她知道這個男人很單純,他走到這個地步並不是因為貪圖錢財或是被自由引誘,他犯下的錯均因其普通,他看不透很多人做事的隱藏目的。

除了自己的未來,讓拉希姆擔憂的還有口吃的兒子,作為一個父親,他不想讓自己的形象給孩子蒙羞,所以他放棄了募捐的錢款,放棄了最後的稻草,身邊的人不能夠理解他的選擇,可拉希姆覺得自己別無選擇,在這個時刻,他的確做了一次「好人」。

《一個英雄》延續了法哈蒂的一貫風格,他將搖擺不定、半真半假的故事碎片鋪在敘事框架上,時刻考驗著觀眾的判斷,在道德審判這一公共游戲之中,每個人都能站在自己的位置給出一種說辭,不可否認,看這部影片需要觀眾投入足夠的耐心。

影片的核心角色拉希姆,是我們每時每刻都要去剖析和審判的角色,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呢?觀眾的看法也隨著劇情的推進在改變,其實他是沒甚麼主見又有些怕事的人,其很多行為僅取決於「轉念之間」,並沒有真正堅定的信念,拉希姆頂多是個悟性不強的普通人,肯定不會是英雄。

除此之外,一些配角也成為打落社會虛偽面具的輔助工具,比如這位無名司機,他始終站在拉希姆一方,因為他自己無緣無故坐了牢,知道普通人被規則玩弄的醜陋程序。

智能行動電話的普及也是導演涉獵的命題,網路成為暗箭傷人的武器,讓每個人的糟糕時刻像病毒一樣迅速傳播,不過弱者也可以通過「示弱」來博取同情,但對於拉希姆來說,「賣慘」終歸是一件詆毀尊嚴的事情。

當然這部電影真正讓觀眾觸目驚心的還是官方聲音的流暢運作,他們能夠如此輕易地左右一個人的名聲,而伴隨著的的法律鬥爭、事實核查、對拉希姆的妖魔化,則凸顯了非營利組織和法律機構的虛偽,這些洞察讓《一個英雄》迸發張力。

無論如何,拉希姆都是一個足夠真實的人,雖然他的行為會被誤讀,他的意圖會被過度分析,他的缺點會被利用。這個愚鈍的男主角從來不是「道德高尚」的人,但他的故事告訴我們 ,做一個真實的不壞的人遠比「裝一個好人」要難得多。

來源:巴塞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