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為自由故:肉身翻牆的故事

翻墻

文:二大爺

在中國人的現代詞彙中,把能夠自由膜拜蒼老師的世界叫做翻牆,現實中直接移民,謂之肉身翻牆。有些牆是技術構建的,有些是真實存在的——比如著名的柏林牆。肉身翻牆,成就了不少令人驚歎的故事。

柏林牆建立後,東德民眾為了翻越這堵牆,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根據兩德合併後的保守統計,因為翻牆共有3221人被逮捕,239人被射殺,260人受傷。即便如此,還是有無數東德人前赴後繼奔自由。改裝汽車、挖地道、造潛艇、肉體彈弓等等,不斷突破翻牆的想像極限。而登峰造極的,就是氣球翻牆。

參與氣球翻牆的當事人

1978年3月,兩個家住東德邊境小鎮珀斯內克、早就想奔向西德的青年——斯特雷茲和韋策爾在吹牛逼的過程中,提出了一個極為大膽的翻牆計劃——造熱氣球。他們敢於吹出這種有技術含量的牛逼併不是沒有來由,斯特雷茲曾經當過空軍機械師,韋策爾則是個物理愛好者,且動手能力極強。兩個人當時都在塑料廠工作,從家庭境況來說,都不差,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有房有車,妥妥的中產階級。

但是東德是個完全模仿蘇聯建立起來的極權國家。全國僅有1800萬人口,而負責監控社會運作的祕密警察「斯塔西」在編正式人員多達9萬,編外非正式人員17萬,外加巔峰時期控制的線人60萬……他們為600萬東德人建立過監控檔案。這種肅殺的氛圍讓兩個渴望自由的年輕人一拍即合,決定放棄自己的鐵飯碗,冒著生命危險拖家帶口去翻牆。

韋策爾僅僅是在某個雜誌上見過熱氣球的原理,就冒出了造熱氣球的雄心壯志。斯特雷茲負責設計噴火的機械裝置,韋策爾負責氣球設計。不能不說德國人的基礎教育確實很牛,這兩個並沒有專業基礎也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普通人,硬是靠自我鑽研,從面料到動力,攻克了熱氣球設計的各個環節,拿出了靠家用燃氣罐供熱的熱氣球方案。

兩個人通力合作,祕密實驗,經歷多次波折之後,自家的地下室中,用一台四十多年的縫紉機成功造出了一個表面積超過1300平方米,體積超過4,200立方米的大氣球,足以載著兩家共八口人一起起飛。這個氣球在當時完全可以進入吉尼斯世界紀錄。1979年9月15日凌晨,算好了風向的兩家人坐著這個熱氣球祕密升空,飛行28分鐘後,在蘇聯駐東德軍隊啟動戰鬥機攔截之前,成功降落在西德境內。

這麼有技術含量的肉身翻牆,一般人幹不了。有知識越獄都能越出美感來。但從勵志的角度來說,還有一些翻牆不遑多讓。

楊斯和瑪麗安在中國

1987年,家住柏林呂克大街的一對東德年輕的情侶楊斯和瑪麗安,為了翻越距離他們僅僅有1400米的柏林牆,朝相反的方向跑了9000公里……

楊斯是柏林洪堡大學的學生,是一個旅行發燒友,膽大心細。當年東德嚴厲控制國民出國,旅行必須指定時間,指定國家,出門一趟可以說十分不易。但楊斯不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人,八十年代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海關漏洞頗多,他曾經憑著學生身分,連蒙帶騙,沒有簽證的情況下跑到了東歐、蘇聯轉了一大圈。這次冒險的經歷也壯了他的賊膽,摸索出一套「矇混過關」的有效方法。

1986年,因為參加環保抗爭,楊斯被當局歸類為「敵對和反抗分子」,隨即被洪堡大學開除。背著這個身分要活下去,那就太難了。楊斯身心孤傲,是個有骨氣的人,不想低頭求饒,唯一的辦法就是逃。但是近在咫尺的柏林牆守衛森嚴,要翻過去恐怕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楊斯想,老子為什麼不從相反的方向,從地球的另一邊繞過去?

為了這個驚世駭俗的念頭,他和女友瑪麗安首先開始了試探之旅。1986年6月,他們報名參加了東德的「社會主義登山俱樂部」,用自己的社保證改裝成護照,再偽造國外的邀請函,謊稱要去蘇聯登山,就這麼大搖大擺,一路通關旅行到了蒙古才停步。這趟冒險的經歷讓他們意識到,通過這種方法是可以逃出去的。

1987年6月,準備妥當的他們告別親友,再次出發,真正踏上了逃亡之路。他們按照上一次的線路到達蒙古,結果被蒙古警察盯上,歷經曲折搭上開往中國的火車。最終於在當年8月中旬抵達北京。

只是讓人遺憾的是,最後關頭,瑪麗安挂念國內家人,還是決定返回東德。而楊斯毅然決然的走入北京的西德大使館,完成了這場超過9000公里的翻牆壯舉。

與此類似的和蒙古這個國家相關的翻牆故事,不僅僅是楊斯,其實中國人也有。在革命大潮中引發大規模翻牆的,除了60年代的大逃港,70年代的北逃蘇聯,還有不少人選擇蒙古。

徐洪慈和蒙古妻子

1957年,年僅21歲又紅又專的上海醫學院學生徐洪慈在大鳴大放中按要求「向黨交心提意見」,因為「不寫就是對黨沒感情」,結果寫了又成為「反黨證據」,隨即被打倒。《人民日報》專門發表《上海醫學院三千同學聲討叛徒徐洪慈》的文章,這個15歲就加入地下黨、20歲就參加了全國青代會、前途本來一片大好的年輕人,就這麼稀裡糊塗從人生巔峰直墜谷底。

鬱悶之中,徐洪慈跟自己的女朋友發牢騷,說了一句「到底是我正確還是毛正確,三百年以後見分曉。」萬萬沒想到,女朋友隨即告密,揭發了他。徐洪慈被定為極右分子,被開除黨籍、學籍,直接送去勞教。

這個實在想不通、個性又十分堅韌的青年,開始用越獄來反抗。完全可以稱為中國版肖申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他前後越獄4次!

1958年12月,徐洪慈第一次從安徽白茅嶺越獄,回到上海家中旋即被抓送回;1959年,徐洪慈第二次從白茅嶺越獄,逃到雲南準備越境,結果又被瀘水縣公安抓獲;他隨即想從瀘水縣看守所越獄,失敗後被判刑6年,轉入麗江某農場;本來想好好改造,刑滿後過正常人生活他,在文革爆發後又被列為首批打倒對象,再次以反革命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已過了而立之年的徐洪慈這下絕望了。不甘心就此認命的他再次計劃越獄,而且要徹底翻牆。因為多次越獄前科,監獄長李光榮對他極為苛刻,盯得特別緊,但是這個聰明人經過精心準備,還是抓住看守漏洞,於1972年8月7日趁監獄斷電之際,成功逃出麗江監獄。憑藉自己偽造的介紹信和證件,徒步從雲南入四川,乘車返回上海悄悄和母親告別後,於9月10日從內蒙二連浩特越境蒙古,告別了這個帶給他無數夢魘的國度。

嚴重缺乏勞動力的蒙古收留了徐洪慈,他此後在蒙古娶妻生子,直到1984年被徹底平反後才攜家人返回上海。

翻牆這種決定命運方向的事情,往往最能為一個國家、一種制度做註腳。再完美的牛逼,都不如實際選擇的方向。所以我們平日裡根本不需要去考量用什麼樣的口舌,去說服那些頑冥不化的人。因為即便那些習慣於鞠躬頌聖的人,在背負身家性命在跑路的時候,方向極少有錯。就像那個前幾天捧著一碗麵縱論「美國要完了」的大叔,隔天就自豪的宣稱自己送孩子去美國讀書……不管是不是吹牛逼,這種精神分裂也從側面證明,想不想翻牆,不要看嘴,看腿。

懂得飛翔、熱愛天空的鳥兒是關不住的,不管是籠子還是牆。雖然大多數人不一定真正懂得「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中的自由到底可貴在哪裡,但是等到他們終於徹底失去一切,要真切面對新的柏林牆的時候,他們會懂的。

只是,到時候不是誰都可以翻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