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在中國為何沒有沉默的自由?

自由

1948年,中共軍隊包圍北平,胡適的兒子胡思杜不願隨胡適離開,留在了大陸。在57年的反右中,胡思杜在劫難逃,精神崩潰,自殺身亡。之前在1950年初,大陸開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胡適思想批判」的政治運動,學界多位門生故舊被迫表態,撰文清算胡適思想。胡思杜也公開批判父親,並與之劃清界限。胡思杜寫了一篇《人民公敵我的父親胡適》。當時,《紐約時報》記者問胡適,為什麼連你的兒子都在罵你?胡適回答:「比言論自由更基本的自由是沉默的自由,中國人連沉默的自由都沒有,我的兒子做的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言論自由,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程度的基本指標。言論自由是所有專制政權的天敵,對中共政權來說更是如此。言論自由必然會帶來思想的自由,而依靠謊言和暴力來維持政權穩定的中共,一旦失去對民眾的思想控制,就會走向崩潰。因此,中共治下的中國,不可能有言論的自由。更加可怕的是,在中國,民眾不僅沒有言論的自由,正如胡適先生說的,「比言論自由更基本的自由是沉默的自由,中國人連沉默的自由都沒有」。

與沉默的自由相關的新聞,最近發生在香港。中共官方媒體10月25日發表署名英文文章,題為《香港富豪不願在佔領混亂中歸邊》,批評香港富豪抗拒就佔領行動表明立場。文章稱上月在北京獲習近平接見的香港工商專業界代表團,除了董建華外,沒有人公開表態支持特首梁振英以及警方處理示威的做法。又指長實集團主席李嘉誠在10月15日發表聲明,呼籲佔領人士回家,未提及是否贊同他們的訴求;而恒地主席李兆基、九倉主席吳光正、以及「糖王」郭鶴年至今仍對「雨傘運動」保持沉默。

幾十年來,中共不允許人們有言論自由,而且也剝奪了比言論自由更基本的沉默的自由。在中共發起的歷次政治運動中,中共不允許有旁觀者和沉默者,每次都採取「人人過關」的表態。中共這種人人過關人人表態的方式,見於歷次整人運動,從文革、六四到法輪功問題。當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時,鋪天蓋地的透過文宣,向老百姓洗腦,國家機構動用了四分之一的財力來鎮壓法輪功。全國人民被迫人人過關,凡承認修煉法輪功而不肯放棄的人很多被開除公職,關押勞改。

在中國歷史上歷朝歷代,再嚴厲暴虐的統治者,都沒有控制民眾的思想,至多是不讓人們 發聲,最極端也就是「焚書坑儒」了,起碼民眾還可以保持沉默。所以,古時的官員因政見得罪於皇上,還可以辭官回家種地,但從1949年之後,中國所有的精神資源和物資資源都收歸黨所有了。所以1953年毛澤東和梁漱溟發生爭論的時候,梁說他可以不作「政協委員」,毛立刻說:「你試試看。」意思是說:你沒有工作單位便只有餓死一條路了。

中共不僅消滅人們的肉體,更要消滅和控制人們的思想,其根本目的是用中共的思想代替人類一切傳統的思想和普世價值,從而毀滅人類。這是在中國人們沒有沉默的自由的原因。從這一點來看,中共政權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政權。

2014年11月03日發表于大紀元,署名方林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