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關於自由市場的七個謊言

文:桑迪・池田(Sandy Ikeda)      譯 :禪心雲起

就像有永恆的真理一樣,也有永恆的謊言。

我最近遇到以下若干謊言,當然還有不少(可能會有自願主義者不完全贊同)。

1自由市場造成稀缺和物價高昂

無論什麼經濟制度——計劃經濟、干預主義還是自由市場,在價格為零的情況下,一般都會出現商品數量的短缺,需求難以得到滿足。

在自由市場上,人們對這些資源的合法權利進行交易,價格通過漲跌趨向於供需吻合的水平,如此一來,價格就能夠幫助我們解決稀缺問題。

不僅如此,自由市場藉助利潤和虧損體系,激勵企業家努力提供更多稀缺資源,不斷勘探替代資源(但並非所有「交易」都採用這種方式,見下面第4點。)

2:自由市場意味著政府賦予企業特權

這是一個非常普遍的信念。它紮根於親市場也即親企業的謬見。可自由市場之所以自由,正因為它否認無論哪個人或哪家團體的法律特權。

人們有時將「特權」定義為個人或集體相對其他人的任何潛在優勢。當然,這類優勢存在於今時今日,也存在於自由市場——你可能出身富裕家庭,精力和才華過人——從自願主義的視角,只要公平交易、童叟無欺,不針對他人人身財產施加在先的物理暴力,這樣的競爭優勢也就不符合特權的定義。

3:奧巴馬健保之前的醫療行業是自由市場

事實上,正如約翰·古德曼解釋的那樣,以前的醫療行業也是個高度干預性的市場。同樣,住房和金融市場的失敗,也不是「自由市場政策」的結果,幾乎可以認為,美國經濟的其他領域都與之類似。

自由市場擺脫法律特權及歧視的束縛:什麼地方免於了侵犯,確立了私有產權、自由交往和法治這樣的「遊戲規則」,什麼地方也就有了自由市場。

重申一遍,自由市場不親大企業、不親消費者,也不親其他倚仗政治權力圖謀損人利己的勢力。

4:自由市場要求全部有價值的資源都歸私人所有和市場交易

這即便有可能,還是不太令我信服,因為這並不總是克服「公地悲劇」的最好方法。有時個人所有權的替代方式,恰能更好地發揮作用。

實際上,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埃莉諾·奧斯特羅姆的理由,就是她對公地類型問題的研究。她在研究中發現,世界各地,從古至今,人們使用非市場合作方式(往往不干政府什麼事),避免了水源利用和森林砍伐等方面的衝突。

事實上,在沒有正式市場和市場價格的條件下,我們常和家人、熟人,偶爾也和陌生人「交換」饋贈。這是件好事。

5:自由市場鼓勵種族主義、恐同症之類的偏執

誠然你可以做自由市場上的種族主義者、同性戀厭惡者,拒絕與同性或異族家庭為鄰,或者拒絕僱用某個人,因其外表在某種程度上冒犯了你。然而,這些行動的後果,意味著你要負擔更高的房價,或要為員工支付更高的報酬,因為你故意縮小了自己的選擇範圍。

某些批評自由市場的人,嘲笑這種解釋,認為它沒有解決潛在的種族主義或性別歧視問題。我可以多說幾句,但僅限於兩點。

首先,為偏見支付代價,不一定會消除偏見,但傾向於減少偏見(即偏見的需求曲線向下傾斜)。沉溺於偏見之中,意味著輸給更寬容的家庭或更有競爭力的雇主。

其次,意圖或威脅使用侵犯來改變一個人對同性戀和種族主義的態度,並不是真正有效的方法;坦率說,從長期來看,這通常有害無益、弊病橫生。自由市場通過利益機制,激勵你和有別於自己的人交往、和社交圈子外的人聯繫,並從他們那裡學習到知識。

法令則往往滋生怨恨,帶來尋租行為。這些都會損害你和社會關係疏遠者溝通所需要的寬容。

6:自由市場促進戰爭

除了成為「國家的健康」和自由的敵人以外,戰爭確實有利於某些特殊利益集團,比如軍火生產商。但戰爭從總體上破壞了自由市場。

戰爭及其如影隨形的政府干預,制約了市場(無論是國內,還是與本國政府對抗的那些國家),阻礙了自由交往,抬高了大多數人買賣的成本,降低了家庭和企業的購買力,破壞了繁榮自由市場所必需的和平。

7:自由市場總是有效的

現實世界充斥著真實的人:沒有完整信息,信息存在缺陷,也許還會犯下過失。一個「理想的」經濟體系,不是沒人犯錯的體系;而是錯誤雖不可避免卻能得到最有效糾正的體系。

自由市場競爭往往會讓你知道,要價過高還是過低,是忽略了降低成本還是忽略了提高收入,利用新的消費方式還是利用新的生產手段。自由市場之所以是理想的,是因為它對於我們的糾錯而言,比迄今已知的任何系統都要好,而不是因為它總是以完美的方式運作。

這樣開始如何?

我將在未來專欄文章中討論更多謊言,但眼前這些謊言值得牢記。它們往往被眾人當成普遍認知,卻埋藏著形形色色的誤解。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