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孕育的偉大企業家

文:漫天雪

美國是英雄的國度,這裡孕育著偉大,鍛造著命運,培育著傳奇。我們是美國人。我們是先驅者,我們是開拓者,我們建立了新世界,我們建設了現代世界,我們擁抱永恆的真理:萬能的上帝之手使人人平等,從而永遠地改變了歷史。美國是一個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地方,美國是任何人都可以崛起的地方。在這片土地上,在這塊土壤上,在這片大陸上,可以實現最不可思議的夢想。

——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2020年國情咨文

世界上大概沒有第二個國家的人像美國人一樣,對自由的渴望如此強烈而純粹,對財富的追求如此持久而熱烈。在此過程中,把人類的智慧和創造力發揮到極致,美德也由此相伴而生。因為這是一個以自由立國的國度,是一個繼承了希臘民主、羅馬共和、英格蘭自由基因的國度,一個信奉「財富即美德」的國度。他們中有人說:我們經過上帝的揀選,肩負著天命,要創造一個「山巔之城」。

美國夢,就是自由夢,就是財富夢。

安德魯·卡耐基,就是美國精神的傑出代表。他是全世界耳熟能詳的「鋼鐵大王」。但是鮮為人知的是,他同時對經濟和政治哲學有很深的造詣。甚至可以說,正是他對政治和經濟的深刻認知,才成就了他商業上的成功,打造了屬於自己、屬於美國、也屬於全世界的鋼鐵帝國。

讓奢飾品成為必需品

在卡耐基進入鋼鐵行業的時候,鋼鐵還是奢飾品。像那個時代所有美國人一樣,雄心勃勃、勇敢無畏的卡耐基一方面認為為別人幹活無利可圖,於是想著組建自己的合夥公司;另一方面誓言:要將奢侈品變為必需品,使它惠及所有階層,走進千家萬戶。

要把奢飾品變為必需品,首先是價格的低廉,讓低收入階層用得起。卡耐基的經濟學頭腦在這時候起到了關鍵作用。他說:「在市場上,價格不是你的事——你必須面對這個價格,不管它是高是低。」他認為價格是消費者決定的,企業家應該關心的是成本。想要在低廉的價格下賺取利潤,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提高生產力的方式壓縮成本。「如果成本是正確的,利潤就會滾滾而來」。

他認為先進的技術是生產力提升的根本舉措,也是價格低廉的基礎和前提。經濟的繁榮、人的幸福的提升,就是價格不斷變低的過程。他一方面從行家那裡找出真理,將平爐煉鋼法投入工業生產,同時遠赴歐洲考察,買下冶煉和鋼鐵的專利,由此發揮先進技術對提高生產力的決定性作用,一舉扭轉了南北戰爭以來美國鋼軌全部依賴進口的局面,使鋼軌徹底替代了鐵軌,奠定了美國鐵路現代化的根基。

卡耐基認為人才是創新、技術進步和壓縮成本的根本保障,吸引最優秀的人才就像購買最先進的機器一樣,對公司的成敗至關重要。他說:「最昂貴的勞動力是最值得僱傭的,在自由的市場上,他的高生產力是他高價的唯一理由」。於是,他敞開自己的錢袋子,開出全美最高工資吸引管理人才,幫他制定出嚴密的成本控制和完美的會計核算制度,讓每一個人認清自己對金錢和原料的責任,實現單位成本的不斷降低。同時,他注重人才的發掘和培養,招募科技精英加入自己的團隊,直接為他們留出股份,使他們成為自己的合伙人,由此吸引了一大批有頭腦、有才幹、有實力的技術精英。他是第一個讓實驗室技術員全面融入工業生產的企業家。

先進的技術、精良的設備和一流的人才,最終匯聚成了強大的生產力。1900年,美國鋼產量達到1000萬噸,卡耐基的鋼鐵公司占到了其中三分之一,產量超過了英國全國,利潤4000萬美元。他的工廠勞動生產率傲視群雄,4000名工人的生產能力,三倍於歐洲最先進的克虜伯公司的15000人。鋼鐵的價格,也從1875年的每噸160美元降低到1899年驚人的每噸17美元!

從此,鋼鐵這樣的「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既造就了紐約和芝加哥這樣「轟隆作響、日夜不停」的大都市,讓它們同時「向上」(摩天大樓)和「向下」(城市地下管網)發展;又降低了與鋼鐵相關的每一種產品的價格,使得美國經濟突飛猛進,造福了全體美國人民。

沒有他,就沒有美國的崛起,就沒有我們今天的一切。

企業家除了賺錢 沒有別的任務

卡耐基既有深邃的經濟思想,又有敏銳的戰略眼光和商業頭腦。他熱愛市場和商業,喜歡那種專心致志競爭的氛圍,永遠依靠自己的實力贏得市場的垂青,在波詭雲譎的商業競爭中脫穎而出。

他喜歡在不斷變化中挑戰自己。與斯賓塞的過從甚密使自己認識到:「一切都因其不斷變化地發展而變得美好」。他人生的第一桶金來自於他供職的電報公司,因為持有它的股份而「發現了資本主義的樂趣」。後來進入橋梁建造、鋼鐵行業,都是抓住稍縱即逝的商機、迅速判斷。在鐵路建設減速的時候,他立即轉型,發現了摩天大樓的機會。憑藉自己公司生產力上的絕對優勢,以低廉的報價贏得了芝加哥保險大樓的訂單。同時,為高架橋、為美國軍方生產軍用鋼材,使他的公司始終立於不敗之地。

卡耐基擁有一個企業家面對風險的必備品格——審慎。企業家應該為應對任何經濟狀況做好準備,這當然取決於自己的眼光,但永遠不能忘記的是審慎穩健和資本積累,這樣才能首先確保自己不被市場淘汰。他認為儲蓄是一種美德,是積累資本的必由之路,沒有資本,一個人當然會一事無成。「當銀行信用擴張時,並不是所有信用都能夠得到尊重」,因此他信奉「現金為王」。他從不賒帳購買,在大蕭條發生時手裡始終保有大量現金,幫助他渡過難關。

但他同時大膽從容。他認為在繁榮的時期賺錢不是什麼本事,在經濟處於低谷的時候賺錢,才真正考驗自己的能力。他認為產品價格的下降正是擴大市場份額的好機會,每次市場衰退,都是擴張的良機,於是總能把別人眼中的不利情勢轉化為自己發展壯大的機遇。這與其說是他眼光獨到,毋寧說他的積累讓自己從容不迫。1873年經濟崩潰,他趁機將一家鋼鐵廠合伙人的股份全部買進——「他們都求著我買呢!」他的鋼鐵廠有技術和人才優勢,於是可以「野蠻降價」,拖垮自己的競爭對手,迅速擴大市場份額,在經濟有起色時給對手一個釜底抽薪。

他說:「我要做賺錢的買賣,我又不是什麼慈善家,我有很多合伙人,有幾萬名員工。當鐵軌價格很高的時候,我盡我所能將它賣到最高的價格,當它價格很低的時候,我直面不得不承受的最低價格」。

裹屍袋上沒有口袋

如果就此將卡耐基看做一個唯利是圖的賺錢機器,一個「最貪婪的小紳士」,一個眼光獨到的商界奇才,未免嚴重低估了他的思想深度,誤解了他的理想情懷,也顯然是看不到自己的眼中的梁木。

企業本身就是最大的慈善機構,企業家本來就是最大的慈善家。但是卡耐基在此基礎上又前進一步,實現了從卓越到偉大的跨越。晚年,他停止了追求財富的步伐,開始了崇高而艱巨的慈善事業。他說,「莎士比亞說出了我的心裡話:要以捐贈抵制揮霍,讓每個人都分享富足。」

他絕不沽名釣譽,而是純粹由理想驅動。每一項捐贈,都體現了他思想的深邃和人格的偉大。

卡耐基救濟基金,專門救助那些深陷債務和發生意外事故的工人。卡耐基說:他們是我最忠實的夥伴,沒有他們的巨大貢獻,就沒有我的成功」。

他捐贈修建了2800座圖書館,創建了卡耐基音樂廳,先後為各地教會購買了近8000架管風琴。他要讓知識、音樂和信仰伴隨所有人的靈魂,要用「上帝送來的一根線編織自己的慈善網」。

卡耐基英雄基金會,專門為英雄的眷屬提供撫恤。他寫到:「在野蠻的時代,英雄的舉動往往表現為傷害或殺害同類,但在我們這個文明的時代,英雄則保護或者拯救他們的同類。這就是物質與道義、文明與野蠻的區別」。他從不鼓勵英雄行為,但認為英雄的眷屬應該得到撫慰。

當然,最著名的是卡耐基基金會,引導、捐助和支持任何與科學、文學、藝術相關的領域,最終與政府、大學、學術團體及個人形成合作關係,推動美國的科技進步和文化繁榮,造福全人類。

對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群,他幾乎不假思索,立刻行動。他看到一篇家鄉蘇格蘭貧困家庭無力支付孩子大學費用的文章,「我立刻拿出1000萬美元,一半用於資助貧困學生,一半用於改善大學的基礎設施,這就是卡耐基蘇格蘭大學信託基金。」

他的捐贈五花八門無所不包。高齡大學教授養老基金、退職總統基金、國際和平基金、紐約和平協會……他甚至還捐助了一個全球性航海項目,藉助當時先進的科技,讓「卡耐基號」揚帆遠航,目的在於糾正早年海洋勘察的錯誤,為航海安全和效率做出了貢獻。

他說:「奉獻遠比獲得更幸福。那些儘自己所能幫助他人的人是幸福的。我寧願散盡財富,也不願做沒有愛心的億萬富翁。抱著自己的財富死去的人是可恥的」。

是什麼成就了卡耐基偉大而非凡一生?除了他自己的聰明才智、勤奮自律,是什麼樣的環境成就了他,造就了鍍金年代的狂飆突進,同樣值得思索。

那是一個崇尚自下而上的秩序的黃金年代,管制降到了最低程度,於是人的自由和潛能得到最大釋放,聰明才智得到了充分發揮。那個時代的美國,沒有資本利得和所得稅,創業者的財產權得到了有效的保障,激發了他們創業的激情,最終造福所有美國人。

那是一個自我奮鬥、自我負責、雄心勃勃實現「美國夢」的年代。「財富即美德」的觀念深入人心——財富是上帝對自己誠實勞動的犒賞,貧困是由於自己的好逸惡勞,坐享其成更是受人鄙視。那時沒有福利制度,於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勤勞奮鬥的勞動大軍中,每個人都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才幹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整個社會崇尚勤奮,追求自我奮鬥,沒有寄生蟲,呈現出朝氣蓬勃的繁榮景象。

那是一個自由企業的黃金時代。沒有禁止童工的法律,沒有公立學校的絕對壟斷地位,於是年少的卡耐基可以自由選擇並從小自食其力,而不至於無法入學和淪落街頭。卡耐基創業的時代,沒有繁文縟節的審批,沒有最低工資法案,於是企業和勞動者都有了自由選擇的權利,低技能的勞動者可以找到與其能力相匹配的工作,而不是被企業家拒之門外。

因此,鍍金年代的群星薈萃並非偶然。因為有一種制度,讓天才們有了施展的空間。這種制度一言以蔽之,就是——自由。

同樣也是這種制度,讓人類最美好的情感——仁慈和慷慨——得以激勵和迸發。

越是擁有自由的心智,越是有奉獻精神。越是讓人自由,人們就越是熱愛這個自由和繁榮的國度。因為這個自由而繁榮的國度就是他們創造的。一個自由的社會,人們才更願意去回饋它,人們的慈悲之心,才能享有無上的榮譽並得到精神上的滿足。

越是財產權有保障,人們才越有慈善的動力。當福利制度摧毀社會的道德根基,一部分人財富被剝奪,另一部分人享用嗟來之食且心安理得的時候,幫助他人就成了一種強制,而不是一種道德的自覺。同樣,當人們對自己的財產保有缺乏信心的時候,唯一的做法就是想方設法隱藏自己的財富,或者揮霍財富,哪裡還敢動一點捐贈的念頭。

自卡耐基以降,名目繁多的基金會,幾乎涵蓋了美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告訴我們:只要不干預,人們依靠自發秩序的組織,就能承辦更多的公益事業,同樣能組織起一個良善社會秩序的美好社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