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四任公安局長的「前赴後繼」

文:楓葉君

9月10日,一位姓鄧的男子站在了河北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他是鄧恢林,重慶市政府原副市長、市公安局原局長,檢察機關指控他犯有受賄罪,受賄超過4267萬元。

重慶過去出名,因為有紅岩,有江姐和許雲峰,有渣滓洞、老虎凳和辣椒水。現在出名不光因為是直轄市,關鍵還有一個具體單位在起作用,那就是重慶市公安局。

公安局是抓壞人的,這點小朋友都知道。但是,重慶市公安局這些年走過的路可謂曲曲折折,別人是摸著石頭過河,他們是局長一個接一個栽跟頭。這個跟頭還很大,不是工作做沒做出成績,也不是存在多少失誤,而是直接觸犯了黨紀國法——鄧恢林正在進去,另有三任原局長已經進去了。

提到重慶公安局,人們首先會想到王立軍。王立軍當年在東北幹得很火,後來調到重慶擔任公安局長。這個升遷不得了,那意味著掌管一個西南大都市的公安工作。

紅火幾年,王立軍便從巔峰直摔到穀底。 2012年3月被免去副市長、公安局長職務。同年9月,成都市人民檢察院以王立軍涉嫌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犯罪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天後,成都中院判定罪名成立,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王立軍之前還有個朱明國。朱明國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的時間是2001年6月至2006年11月,後調任廣東。 2014年落馬。 2016年11月,廣西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定其犯有受賄罪、巨額資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王立軍到重慶似乎給公安局帶來霉運,其後兩任局長都先後栽了。

接王立軍班的何挺2017年4月被調查,兩個月後被免去副市長、公安局長職務。同年10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重慶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何挺同志違反黨的多項紀律和規定,決定給予其開除黨籍、行政撤職處分,由副部級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提前退休,收繳違紀所得。

鄧恢林是何挺的繼任,幹了將近三年。去年6月接受組織調查。今年1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宣布鄧恢林因多項原因被「雙開」,隨後進入司法程序。

2020年9月,原陝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長胡明朗被任命為重慶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公安局又迎來新的領導。

現在回頭看,從朱明國算起,在過去的21年時間裡,重慶公安局有16是在這四位先後出了重大問題的局長的領導下。這讓人不禁要出一身冷汗:四個問題嚴重的一把手,對重慶的公安工作曾經造成過怎樣的影嚮?

一般人不要說直轄市公安局長,當一個單位的小科長都不容易,因為擔當一定的責任,首先要領導看上,還要經過組織部門的嚴格考察。

可是,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的職位,對組織部門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它給人的感覺是,組織部門沒考察成「他」,反倒是「他」把組織部門涮了一溜夠。你不是想考察我嗎?我還就有本事蒙混過關。

按照從落馬開始的一系列認定、指控、判決,不管是朱明國還是王立軍,還是何挺或鄧恢林,都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不是觸犯了黨紀,就是違法犯罪,總之比隨便停車、亂倒垃圾嚴重多了。

就說朱明國的搞迷信活動,就足以讓人眼睛一亮:被人舉報了,求「大師」王林給他在密室做法;平時在別墅內供奉多尊神像,熱衷於燒香拜神。這還是原海南省副省長、原重慶市公安局長、原廣東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嗎?

就以他們四位被任命為重慶市公安局長來說,組織部門想必也對他們進行了嚴格考察,把偌大一個直轄市的公安工作交給此人,能不反複再三地掂量嗎?然而,最後四人均在不同历史時期被委以重任。當然,最後也都在短則三年長則十年後出事了,或被雙開,或走上被告席。

那麼,是他們的問題都是出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之後,之前確實沒有問題,組織部門的考察也沒問題?這似乎難以置信,因為除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古訓外,在前後20年四任公安局長都先後出了大問題,這無論如何也難以把事情說圓了。

當然,我們也不能一味埋怨,因為誰也沒長著火眼金睛。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這四位的「潛伏」能力相當了得,他們勝過了《潛伏》裡的餘則成、《懸崖》裡的周乙、《偽裝者》裡的明樓、明臺兄弟,以及《風箏》裡的特工大師鄭燿先。

他們瞞過了組織,瞞過了所有人,以一個不合格者的身份,鄭重其事地從組織部門手中接過了責任重大的官印。

不過也有人因禍得福,比如,那些諜戰片的導演們。他們如果想讓自己的劇讓觀眾看得欲罷不能,現在有捷徑可走了,去採訪一下這四位落馬的公安局長,定會得到莫大的啓發。很簡單,只需問他們一句:請問,你當初是怎麼偽裝的?怎麼就一關關都過去,把組織部門的眼睛裡不揉沙子都忽悠了,變成實打實的沙眼?不用多,只要學到十分之一,這劇肯定火成熱播劇。

 

來源  楓葉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