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史上最偉大港劇,有四個女演員居功至偉

周慧敏
文:獨孤島主

今年十月正是《大時代》首播三十周年,在如箭光陰裡,昔日的監制韋家輝早已經成為香港電影中流作者,昔日的主演劉青雲也變成了香港影壇的勞糢演員。

《大時代》聚焦跨越三十年的方家與丁家恩仇命運沉浮,正是從冷戰時代艱苦奮鬥及至達到都會輝煌的時期,劇集用「不瘋魔不成活」的姿態塑造了港劇史上空前絕後的「癲佬」丁蟹,也形塑出香港在「黃金時代」的形成過程中,各色陷入生命考驗的奮鬥角色。

《大時代》(1992)

在這部劇中,值得書寫的精彩篇章與人物不勝其數,而其中出彩的,除了丁蟹(鄭少秋)、方展博(劉青雲)、龍成邦(曾江)等主體意識鮮明的男性角色,更包括了羅惠玲(藍潔瑛)、阮梅(周慧敏)、龍紀文(郭藹明)等極富性格魅力的女性角色。

甚至可以這樣說,《大時代》中書寫了真正身處「大時代」中艱難自處的女性群像,因此,劇集不僅僅借由股市與恩仇敘事回顧香港當代历史,更通過這些女性群像幽微而艱巨的抉擇,指涉了香港历史敘事中往往容易被忽略的女性環節。


更非同尋常的是,在《大時代》中爆發驚人力量的幾位女性角色,都是由劇集制作當時最炙手可熱的香港女明星出演的,她們切身經历香港影視業的一片繁華,亦以自己的人生真實嵌進了以娛樂為名曲折生長的香港影視工業圖景中。

藍潔瑛、郭藹明、周慧敏、李麗珍,當屬其中最突出的典範,她們飾演的角色也是在劇中堪成四足鼎立姿態、牽制住主人公人生路徑的關鍵人物。

在《大時代》中,羅惠玲是首當其中的第一號苦命女子,她的悲慘命運早在劇集的「前史」部分,即香港經濟仍在為起飛累積能量的1960年代就已經開始。

作為一名高中女生初登場的羅惠玲,先是遭遇表哥被丁蟹打死,複經历對丁蟹的好感轉為惡意的全過程,直到她所深愛的方進新(劉松仁)也死於丁蟹之手,展開長達數十年的漫漫持家苦路,終於難逃丁蟹魔爪,落得家破人亡。


劇中有一場堪稱香港電視劇最神來之筆的演出,是羅惠玲瘋癲之後,面對前來探望的丁蟹,面子上極盡討好,如同家常對話,背轉身去,滿眼全身的怨恨似乎要從肉身中爆發出來。

這段戲中,藍潔瑛以外化式的情節劇表演套用於通常在電影中會被運用的「無痕表演」糢式,令觀眾既信服角色瘋癲之下的痛苦底色,亦能從中讀出表演本身危步於清醒與沉淪邊緣的驚心質感。


藍潔瑛在1980年代-1990年代中,通常被世人稱為「靚絕五臺山」,意思是她的美貌冠絕當時香港廣播電視業集中的廣播道,是媒體鏡頭下的弄潮兒,也是香港影視業黃金年代的一代演員中集美貌與表演本體實力與一身的典範。


然而她本人的命運竟如同羅惠玲一樣,中年後逐漸陷入精神噩夢中,包括罹患癌癥在內的種種不幸經历,致令其無法繼續演藝事業,最終以55歲的年紀去世,未能夠如她同輩的許多演員一樣,成為引領不同時期香港電影表演潮流的人物。


在韋家輝監制的劇集中,命途多舛的角色所在多見,更有不少命運一再倒錯,如同上天玩笑一樣頻繁的角色,與羅惠玲相依為命的方展博二妹方婷(李麗珍)即是其中一位,遭遇喪父之痛,已經是人倫至哀,未料想成年後愛上了仇家丁蟹的長子,與之愛恨交錯之後,竟至被對方親手逼死。

飾演此角的李麗珍,是1980年代由《開心鬼》系列電影被挖掘的少女偶像,到1990年代成為了港產三級電影的常客,可以說在當時是比較典型的「超本色」表演個體。

《大時代》中的方婷,表層外化動作並不突出,但卻擁有倔強的眼神與決絕的做派,與她相對軟弱的妹妹產生鮮明對比。


劇中有一場戲,表現成年後的方婷被丁蟹綁架,當丁蟹提出種種自以為合理諸如「嫁給我兒子,讓我彌補你父愛的缺失」等要求時,懷抱著天然的恐懼表達出堅拒的態度,是在1990年代的香港電視劇中以清純臉孔直接面對女性身份在現代都市中的種種困局的縮影。


從這個意義上來看,無論是《大時代》中最終沒能逃脫宿命的方婷,還是李麗珍出演的電影中的角色,都是李麗珍自己所謂「我不後悔」的一部分,在1990年代香港電影接近盛極而衰的階段密集接片,到近年憑借《濁水漂流》再次以表演本身進入公眾視野,某種程度上李麗珍的表演生涯似乎應和著當年經由方婷書寫出來的香港女性史,這是一個流動的過程,恰好被演員與角色共同紀錄。


《濁水漂流》(2022)

《大時代》劇中最為人稱道的佳話應該是飾演方展博的劉青雲與飾演龍紀文的郭藹明因戲結緣。

郭藹明是1991年港姐冠軍,參賽時已經是南加大碩士,和比她早三十年由美國回流香港的曾江一樣,是當仁不讓的娛樂圈高材生。


現實中劉青雲與郭藹明經历了數年交往過程而結婚,劇中的方展博與龍紀文,則背負仇家子女的設定,共患難而終於不能在一起,是一出悲劇。

劇中郭藹明對龍紀文的演繹,基本與她個人展現於公眾之前的形象類似,颯爽、幹脆,愁悶亦不顯愁悶,一味地要身邊人樂觀振奮。


劇中龍紀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並非與方展博直接的對手戲,而是在一場三人戲中,她當著方展博的面與阮梅共述兩人游玩經历,姿態極盡輕松,展現出香港演員在華語電影表演中特有的即興一面。

龍紀文在历數了一番經历後更適時爆發出一陣大笑,神態極為投入,及至阮梅上臺去點歌,她的神色立刻凝重下來,而片刻又被拉上臺去。

這場戲最妙的便是當兩位女主角在卡拉OK機前彷如心心相印般投入到對《似是故人來》的演唱中去,此時她們的第二重假定性演出,雙雙落入了方展博凝視他們的眼光中。

渡盡劫波之時,角色本身變成了另一個角色眼中的客體而被加以打量,郭藹明的表演本身經历了三個過渡,惟最後這個被收入方展博眼光中的「投入」姿態最為動人。


歌裡唱故人相思相見相憶的悵惘,角色內心充滿著對方展博情感即將放手的猶疑。郭藹明未必是1990年代最好的香港影視演員,但一定是最有靈氣的一位。《大時代》中的女性角色,似乎唯有龍紀文始終保持天真爛漫,亦唯有龍紀文始終懷揣對世界的清醒,作出任何時候都來得及的選擇。


這樣反過來看劇集的真正第一女主角阮梅,則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種況味。

周慧敏飾演的此角,從頭到尾,是一個孤苦的人,唯有與方展博共同進退,組成了她憧憬的後半生底色,最終當兩人即將展開新生活之時,卻又十分韋家輝式地心髒病發作,死於方展博懷中。性格與龍紀文截然相反,命運也始終籠罩著宿命的陰雲,令她在面對丁家父子脅迫時的爆發戲份顯得尤為直擊人心。


周慧敏在這場戲中的表現,與其在劇中大部分時間中的被動姿態截然相反,整個人的進攻性呼之欲出。

而在周慧敏的表演序列中,幾乎從未出現過情緒如此直截了當的場面,大量近乎歇斯底裡的動作與臺詞,在在昭示角色曲線沉落到底的反彈功能,亦同時呈示出阮梅與龍紀文幾乎截然相反的兩面性。

這兩個角色被放置在主角方展博的情感天平上,頗顯意味深長。這也是《大時代》在湧動一系列風雲際會的雄渾氣象之時,輕拿輕放落下的情感動線。


周慧敏連同「小猶太」阮梅,被作為1990年代香港影視界的「玉女」典型而載入史冊,若單純從表演技巧上來說,周慧敏並不如上述三位女演員突出,但這個角色正是如此靜默無聲地發揮著定海神針的作用,在一片荒唐世界裡,為觀眾留下了一絲平泊的安慰。

這正是周慧敏潤物細無聲的表演方式恰如其分的妙處。這亦展現出港劇巔峰時代的創作人,以豐厚的人生體驗灌註於作品中,令作品全盤皆活,這幾乎成為一種本能。


對《大時代》來說,出彩的女演員遠遠不止這「四大女主」,包括黎萱、歐陽莎菲、楊羚、陳月如等不同年齡背景的女演員在此劇中共同構織出豐富的眾生女相。

同上述四位演員與他們的角色一樣,無論是表演者的經历或是角色的愛恨,都自成獨立的人生敘事體系。


這正是《大時代》在三十年後的今天依然光燿的原因之所在,寫人性,更微觀到每一個具體的人,寫女性,能夠達到通透四面八方的程度,對一部華語區域電視機構制作的電視劇的平均水準來說,可說是嚴重超綱了。

今人懷念所謂「回不去」的香港影視「大時代」,某種程度上也是因為這樣太過燿眼的作品,蓋過了幾乎所有同時代流水線作品的鋒芒。

來源: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