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美國前空軍獎章獲得者揭秘與外星人通訊內容:外星人曾促成人類某些文明

外星人

據美國「 我們是強者 」(We Are The Mighty)網站報導,這個名叫謝爾曼(Dan Sherman)的男子於1982年加入美國空軍保安部隊(Security Forces)。該部隊是美國空軍的憲兵部隊,在當年被稱為保安憲兵(Security Police)。


當謝爾曼於1984年在韓國服役時,他從另一名空軍士兵口中得知電子情報(Electronic Intelligence,ELINT)這個領域,而且產生濃厚興趣,但有同事告訴他說,他能參加ELINT訓練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然而,他後來很幸運地獲准參加有關ELINT的訓練。他於1990年前往位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奧弗特空軍基地(Offutt Air Force Base)受訓,隨後在他的爭取之下,又回到韓國服役。


到了1992年,他被派往美國馬里蘭州的米德堡(Fort Meade),參加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中級ELINT訓練課程,他的人生也因此發生改變。

依據謝爾曼所著作的書籍《黑暗之上──保護命運項目》(Above Black: Project Preserve Destiny),他被告知一個絕密項目,與美國空軍所稱為小灰人(Grey)的外星人有關。


小灰人據稱是美國於1947年首次接觸的外星人。謝爾曼獲悉,自60年代開始,美國政府一直運用一個方法與小灰人進行通訊,這也就是他後來參與的任務。

他提到,在他還沒出生之前,外星人找過他的母親。她是外星人基因操控的對象,其結果是她生的小孩對於小灰人進行通訊、接收和傳遞訊號的方式,有比較強的接受力。

美國空軍一直在等待謝爾曼。他是一個剛實現的嶄新通訊項目的一個成員。他的母親本來不應該會有孩子。而當她懷孕時,他原本也不被認為會存活太久。

終其一生,謝爾曼都被人們告知空軍生活有多麼棒,這使得空軍似乎成了他唯一的歸宿。誠如他所言,他已經準備好成為美國空軍所謂的有直覺力的溝通者(Intuitive Communicator)。


美國空軍一名退役士兵透露,他在服役期間參與一個與外星人有關的絕密項目,負責與外星人進行通訊,因而獲悉美國政府如何與外星人聯繫,以及有關外星人的一些機密。

在進入國家安全局受訓之後,謝爾曼被一輛空軍的貨車載到一個不明地點。有人給了他兩顆藥丸,並指導他如何用意念移動電子螢幕上的電波。在他熟練之後,他獲得釋放,並得到「 保護命運項目 」(Project Preserve Destiny,PPD)賦予他的新指示。

當他在他的第一個PPD基地時,他已經不需要服用藥丸。他與另一名空軍士兵在一輛通訊車裡值班。與他進行通訊的第一個小灰人的綽號叫史巴克(Spock)。他會收到對方傳送的訊息包括識別碼、一組5位數代碼、以及他相信是經度和緯度座標的一堆數字。

有一天,當他在與史巴克進行通訊時,他因為被某事驚嚇而達到一個新的「 水平 」。史巴克問他是不是故意的,當他否認時,對方結束了這次對話。

他後來嘗試了幾個月,試圖恢復當時的「 水平 」。他最終如願以償,而且問了史巴克一些有關他們的種族以及他們如何溝通的問題。


謝爾曼的上司顯然無法監控他與小灰人的通訊,所以他可以自由地提問。但在這次通訊之後,史巴克就消失了,而他則被調往一個新的PPD基地。

他在第二個PPD基地的角色與先前的很類似,但他在這裡接觸的小灰人比較健談,說話也比較直接。他為對方取了個「 骨頭 」(Bones)的綽號。

然而,當他詢問「 骨頭 」有關「 保護命運項目 」的問題時,對方突然終止對話。過沒多久,美國空軍與小灰人之間的通訊性質就發生了改變。

謝爾曼開始收到他所謂的「 綁架資料 」,包括日期、地理訊息、再次綁架的可能性、以及1至100的「 痛苦等級 」。他記得一些座標,經追查得知它們位於佛羅里達州、紐約上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地。

有關小灰人的一些提問

謝爾曼曾詢問小灰人有關年齡、生育子女、穿越時空、有無靈魂等問題,以下是部分問題與答案:

●時間──他們不是經由時間旅行,而是環繞時間而且從時間到時間旅行。

●靈魂──「 任何了解自身存在的實體都有智力,所以肯定有靈魂。 」

●交配──他們也會交配。

●排便──他們也會排便,但與人類排便的方式不同。

●壽命──他們看待時間的方式與人類不同,但他們活多長時間與人類差不多。

●能量──地球上的陽光很特殊,人類有朝一日將會學到在比較小的規模上使用相同的能量。

●其他外星人──有很多。

●造訪地球──他們造訪地球已經有很長久的時間了,因為以前要造訪地球比現在容易。他們曾促成某些人類文明的文化和技術。


由於逐漸與外界隔絕,謝爾曼開始對他的PPD任務感到灰心。儘管他被告知他無法回到ELINT領域,也無法與PPD分開,但他最終還是成功取得解職令,從空軍退役。

在空軍服役的12年期間,謝爾曼的表現良好,足以作為楷模。他曾獲得一枚空軍嘉獎獎章(Air Force Commendation Medal)、三枚空軍功績獎章(Air Force Achievement Medal)、以及四次空軍傑出單位獎(Air Force Outstanding Unit Award)。

 

 來源       美國羅文 美國的那些事兒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