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懸賞通緝的山西前首富,可不是地主家傻兒子

李兆會

文:锅盖斯基

上次講了許加印,這次說說許家印的大學校友。兩人都當過首富,一個是中國的,一個是山西的。

1946年,聖誕節,教父柯裡昂在美國街頭的水果攤上被槍殺。

一個電話把三兒子麥克叫回去之後,就改變了他的命運,後來他成了二代教父。

2003年,臘月二十,電影《教父》裡的槍聲,在山西最大鋼鐵民企的辦公室裡嚮起。

那會兒的李兆會,跟臨危受命的麥克一樣,從澳大利亞退學回國了。

這家山西最大的鋼鐵民企,就是海鑫鋼鐵。

海鑫鋼鐵的總部所在地山西運城聞喜縣,那會兒才剛剛摘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省定「貧困縣」的帽子還戴著。

別看聞喜是貧困縣,但它曾經有過一段很屌的歷史,和一個很屌的生產基地。

往遠的說:

聞喜縣歷史上出過59位宰相,59位大將軍,77位一方太守,20多位禦史常侍,15位節度使,20多個駙馬爺和70個左右的進士。

往近的說:

中國第二坦克生產基地「541工程」的總部,就在聞喜縣的東鎮。

這麼屌的縣城,全國大概找不出第二個。

到了現代,讓東鎮百姓忘不掉的有兩件事:海鑫鋼鐵一代李海倉的槍殺案,二代李兆會與明星車曉的婚禮。

那場婚禮有3000多娛樂圈人士和商界人士,9999個紅燈籠,200輛豪華迎親車輛,500桌流水席。

海鑫鋼鐵上萬名員工參加,喝完酒席,每人還拿到了500元紅包。

那會兒,在很多人眼裡,李兆會約等於那個地主家的傻兒子。

李兆會傻不傻,要從一代李海倉說起。

胡雪岩的「八個茶壺七個蓋」,李海倉經常掛在嘴邊。

但他覺得胡雪岩做得不是最好,真正經營好的,應該是「八個茶壺六個蓋」。

跟許老板一比較,可能「八個茶壺六個蓋」也不是最好,應該是「八個茶壺一個蓋」。

聯辦企業、充分用活地方政策,是李海倉創業過程中,繞不過去的兩大法寶。

1987年到1990年,李海倉一年建一個廠,建了4個焦化廠。

這裡面除了海鑫速度外,還跟一個政策有關。

投資建一個新廠免交三年所得稅,免交一年的產品稅。

這個政策,只有貧困地區、對福利作出貢獻的企業,才能享受。

進度條原因,斯基不展開講李海倉的初期創業史了,就說說1992年成立的海鑫鋼鐵。

海鑫鋼鐵的基因裡,除了李海倉,還有三個冶金廳、三個鐵路局。

6家國企參股,說明海鑫鋼鐵也算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民企。

這些鑰匙,李海倉打開是金庫;換別人打開,可能就是「潘多拉」魔盒。

當地人給李海倉的評價是:

一個聰明的人,也是一個忠厚的人。

他曾經和運城車務段合作,組建運城洗煤廠。

合作的時候,他承諾出資「四六開」,而收益則是「六四拿」。

翻譯過來就是,他出資60%創建的企業,卻只收取其中40%的收益。

李海倉還說過一句話:

要自始至終地保護最初與企業同生死共患難的投資方的利益。

他的兩個兒子海鑫鋼鐵和李兆會,後來的命運可能跟這句話有關。

1992年到2003年,差不多剛好10年。

10年裡,海鑫鋼鐵和聞喜縣,被綁在一輛利益戰車上,滾滾向前。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海鑫一家的納稅超過聞喜縣財政收入的一半。

當時,海鑫鋼鐵在聞喜縣東鎮的幾個邨占用土地近6000畝,這些土地60%都是鹽鹼地、蘆葦地及河套。

土地是從當地農民手裡租過來的,在海鑫鋼鐵租之前,農民還沒嘗過租地的甜頭。

那時候,他們一年種一畝土地,大概收入100塊。

租給海鑫鋼鐵之後,一年一畝土地租金1000塊。

當地農民都知道,種地不如「種」企業。

用老百姓的話說,

當地人每天吃的3個饅頭,有兩個是李海倉給的。

10年裡,當地父母官在海鑫現場辦公超過100次,甚至親自擔任海鑫新廠區建設總指揮。

這位總指揮還說,

我是海鑫建設指揮部的總指揮,副書記、常委、人大常委會主任、政協主席都是副總指揮,李海倉是排在最後的副總指揮。

《教父》裡,柯裡昂有一句臺詞:

我拒絕當個傻瓜,讓那些大人物在幕後操縱我。

曾經的李海倉,有沒有一剎那也想拒絕當個傻瓜,現在已經成為一個謎了。

不過李海倉可能動過外遷的念頭。

當時有媒體說,海鑫鋼鐵原來計劃在福建投資150億元建鋼鐵廠,並且已經投了3個億。

海鑫打個噴嚏,聞喜就會感冒,何況是動遷。

動遷這事,可以參考仰融的結局。

一代教父柯裡昂的命,從槍下撿了回來,而李海倉死了。

比起麥克,李兆會更是臨危受命。

看他接過權杖的前幾年,一點都不像是地主家傻兒子。

2003年,在當年一些上市公司董事會工作報告上,寫著:

2003年是我國鋼鐵工業發展歷史上形勢最好的一年。

但是,登頂之後,往往就是下坡。

2004年,江蘇常州的鐵本被查出非法占用農地,當年3月,鐵本項目被責令全面停工。

兩個月後,寧波建龍也成為打擊的對象。

當時,浙江通報說,寧波建龍公司和當地有關部門在項目審批、土地審批、環境保護等方面存在一系列違法、違規問題。

隨後寧波建龍由國企杭鋼接管,更名寧波鋼鐵。

而這一年的李兆會,卻在買買買股票,是不是有點明智?

10月,李兆會買下1.6億股民生銀行股權;一個月後,他又收購了華冠科技21.25%的股權;隨後又拿下銀華基金21%的股權、山西證券3.84%的股權。後來的故事中,說李兆會炒股賺了40億。

炒股賺錢了不說,主業也是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當年,海鑫鋼鐵實現銷售收入70多億,上交利稅12億,是國內民企第一納稅大戶。

那時候的李兆會,還不是老賴,出手闊綽。

曾經投資了7200萬元為員工建設了13棟住宅樓、31所小別墅,拿出347萬元重獎有突出貢獻的人才。

不過可能是父親被槍殺留下的後遺癥,李兆會的辦公室戒備森嚴。

以前,李海倉的辦公樓沒有門衞,誰都可以輕易進去。

他爸和當地領導經常來往,把政商關系處理得頭頭是道,為地方政府稅收、就業、面子工程出力、出汗、出錢。

到了李兆會時期,當地領導想見他也見不到。

2011年底,運城召開了一次會議,會議上就「點」了李兆會很多次。

省領導都想去海鑫看看,但是你不在,就不去了。

李兆會馬上表示,

2012年自己將在海鑫待滿200天。

然而,2012年,山西省商務廳去海鑫調研的時候,李兆會還是沒出現。

調研是由副總裁和一名處長陪同的。

果然在當年,更高一級的省領導,就不去了。

李兆會這種做派,大概率,當地有些人是看不慣的。

斯基又想起了《教父》裡的一段臺詞,是一位參議員對二代教父麥克說的,大意是這樣:

我就是要壓榨你。我不喜歡你們這類人,我不喜歡你們頭髮油亮、西裝筆挺地出現在這裡,裝體面人招搖過市。

當地政府和李兆會,大概是——誰也看不上誰。

他喜歡的圈子,是跟巨人集團史玉柱、萬向集團魯偉鼎混資本圈。

但有一點,斯基比較好奇。

不願意跟當地政府來往的李兆會,2015年被爆出一份長長的行賄名單。

名單涉及運城市、山西省及國家發改委共120多人,這些人員大多供職於經信、發改、財政部門。

更蹊蹺的是,名單對每筆行賄的時間、地點、經辦人員、事由、花銷名目等都記錄得很清楚。

單筆金額大多在3萬元到500元不等,最大的一筆金額是20萬元。

另一邊,前幾年逢年過節,聞喜縣人林剛就會去海鑫鋼鐵門口堵人。

和他一樣的人,會把海鑫鋼鐵圍得那叫一個「水洩不通」。

林剛是海鑫鋼鐵的一名普通建築工,多年前和一些朋友一起參與海鑫鋼鐵廠房建設的一個工程。

海鑫鋼鐵欠了他十幾萬工資。

他說,

也許我們的工程款跟那些大客戶大債主相比,只能算是小數字,但是這幾十萬元對我們來說那就是全部的身家,我們需要這筆錢養家糊口,我們希望海鑫鋼鐵董事長能夠體會到我們的難處。

2014年,海鑫鋼鐵破產之後,李兆會幾乎就消失了。

反正,那些很厲害的部門也找不到他。

疫情這麼排查,也排查不到。

只能懸賞「捉拿」了,獎金很高,有2100萬元。

來源:老斯基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