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夫走卒艱難復工,部分媒體粉飾真相,民間疾苦未能上傳

包子鋪

文:蘇慶

一、中國好房東

包子鋪的條幅

昨天,朋友圈有個老哥發了張街拍,讓人心裡一暖。下面是圖中的橫幅。

橫幅特寫

我吃過這家店的包子,於是上門打聽。到的時候是上午十一點,前台有位大姐在忙活,店裡沒有顧客。

空蕩蕩的包子鋪

大姐臉上的傷,是這幾天戴口罩護目鏡蒸包子的結果。我問她店門上的橫幅是怎麼回事,她說要問老闆,她是新來的,不清楚。

包子鋪所在的社區防疫到位,戒備森嚴,約有三分之一的鋪面開門營業

這是一片十年前修的安置小區,小區裡的房子是村民合夥蓋在宅基地上的。包子鋪門面的房東,就住在樓上,姓吳。我按照店門口招聘啟事上的電話打過去,開包子鋪徐老闆接了電話,說了橫幅的故事。

這家店在社區開了三年,幾經轉手,老徐是第三任老闆。門面租金半年交六萬。最主要的客流,來自小區隔壁一所大學。每年寒暑假,店裡的生意只能勉力維持,所以每年盈利的時間,只有九個月。疫情發生之前,今年的房租還沒交。

前幾天,市里同意復工,徐老闆準備招人營業,先找房東老吳商量。他實話實說,今年店裡能掙錢的日子不超過八個月,這還要看隔壁的學校會不會壓縮暑假,如果8月份照常放暑假,那麼今年實際只有七個月的生意。如果是這樣,徐老闆就不打算開門了,因為明擺著是虧本生意,還請房東老吳另找租戶。房東倒也好說話,都是老主顧,當場免了一個月的房租,還說下半年的租金也好商量。於是,徐老闆先交了上半年的五萬租金。

房東老吳就靠門面租金過日子,平常也不白吃徐老闆的包子。於是徐老闆在社區的打印店花五十塊定做了這條橫幅,也順手幫前天剛復工的打印店開了張。徐老闆說,他掛這個橫幅,就是要讓路人都知道這個房東仗義,既然房東仗義,那就讓房東在左鄰右舍面前落個好名聲。

故事雖然暖心,復工卻很艱難,我在店裡逗留了幾十分鐘,沒有客人。路上行人寥寥。店門口的主路,還用鐵板封著,本來四通八達的安置小區,如今只有北口是通行的,路口檢查站也沒撤,想買個包子還要量體溫。

徐老闆說,社區不解封,學生不開課,生意起不來的。只能熬著。

無論怎樣,老徐感謝中國好房東吳總夫婦免他一萬塊房租。

二、被粉飾的復工

疫情還不明朗,人們接收的信息幾乎全來自手機。二十天前,本地媒體開始報道餐飲業復工的消息,下面這兩條新聞,來自本地電視頻道和主要報紙的新聞客戶端。內容是城中心著名的「文化美食風情街」——「太平街的商家陸續復工。

如此看來,太平街不但早在二十幾天前就幾乎「滿血復活」,且有相關單位督導防疫,社區主任接受電視台採訪,認真落實「防疫不鬆勁,復工要精準」的新政策。

這兩條新聞,分別發表於3月5日,和3月7日。

三、求救的商戶

就在媒體報道太平街滿血復活後的第9天,313日,本地微信公眾號酒醉鞭烈馬,發表了下面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酒醉鞭烈馬」 313日推送

這篇文章至今有七千閱讀量,翻看公號以前的內容,可以推斷,這是太平街上的商人開的自媒體。文章表達了幾層意思:

1、太平街鋪面的產權業主是市國資委下屬的子公司。

2、復工前,該子公司與商戶協商,減半收取兩個月的租金,這是文字遊戲,等於實際上只減了一個月的租金。

3、復工前,市有關部門下文,對工業企業一次免除兩個月的房租。

4、商戶們覺得,給企業免租兩個月,而只給商戶免租一個月,免租力度實在太小了。

5、商戶們表示,市中心所有的餐飲購物街,主要客源有兩部分,第一是本地年輕人,第二是大學生和外地遊客。兩者的比例大約4:6。因為疫情沒有解除,本地人出門的不多;主要的外地旅遊客源和大學生客源,還都遙遙無期,很多商戶實在熬不下去了,不開門是虧,開門也是虧,他們請求市國資委,再減一個月房租吧。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又打電話問了在太平街的朋友,這幾天生意怎麼樣?他說,天氣好的時候有幾個散客,和平時不能比,最終要等到旅遊業解禁之後,生意才會正常,可那是什麼時候啊?

既要防疫不放鬆,抵抗外來病毒輸入,又要精準復工,相信管理者的工作難度也不小。減租不是一兩戶的事情,如果給這條街減租兩個月,那麼其他的街道,同樣的物業減不減?資方要損失多少?這些都頗費思量。但資方的抗風險能力顯然更強,而對於大部分鋪面的小業主來說,苦熬的最終結果,就是破產。民生多艱,還望體察。

萬幸的是,酒醉鞭烈馬的這篇求情貼,還沒有被刪除,也希望網警同志不要刪我的文章。民間的合理訴求應該被管理者聽到,為了保留你們的面子,我逐個給圖片上的的地名打了碼,本地人一看就懂,外地讀者請理解。

也希望不要因為我說了幾句有限的真話,就遭遇李文亮醫生的待遇。

四、報喜不報憂

放眼全國,商戶復工艱難是普遍現象,作為自帶公信力的主流媒體,完成政策宣傳自然是職責所在,但一昧地「報喜不報憂”,是否可取呢?

商戶們的自媒體發出的圖片,那些空曠的市井,那些無助的呼告,和主流媒體鏡頭下飽滿的色彩,激昂的空話,兩相對比,怎麼反差這麼大呢?我們真的生活在兩個平行的世界嗎?

和那位割肉免租的私人房東相比,某些主流媒體,不羞恥嗎?

不要讓共度時艱的政策,被所謂的主流媒體扭曲成一句空話。

希望真實的民意能被被聽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