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想》,白左們這盛世如你所願?

文: Art班佐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a dream)是馬丁·路德·金於1963年8月28日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發表的著名演講,內容主要關於黑人種族平等。對美國甚至世界影響很大。

我今天有一個夢想。

我夢想有一天,

幽谷上升,高山下降,

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

聖光披露,滿照人間。

但馬丁路德絕沒有想到,他的後輩們在他爭取的那些自由下,是一代不如一代……

為什麼?因為他並沒有順服真正的平等,而是用人的力量製造了相對的平等。更麻煩的是,他還把大部分白人們更左派化了,於是白左正式登台成為一個主流力量,名正言順的壓迫與他們不同意見的人……

如果按照傳統的人類價值觀來看,白左兩位最重要的思想鼻祖很可能屬於不折不扣的人渣惡棍。盧梭接連拋棄了五個親生骨肉,聲稱這是他捍衛情人名譽的必須手段;薩特熱衷於誘騙女粉絲上床,並表示這僅僅是為了尋找生命的自由……

曾經在五道口有一次遇到過一位白左妹子說亞洲的超市和菜市場是:全世界最可怕的地方!

WHY? Because因為他們的魚居然連著頭!我的天吶,這太可怕了。你敢信嗎?他們居然直接就這樣把頭砍了。太殘忍太可怕了……那些魚還活著! (我當時一位她是小岳岳靈魂附體……)

我真? !怎麼滴大姐啊,你以為你吃的魚是一塊剝皮剔骨的白嘩嘩魚肉在水里晃動著自願跳到盤子上來給你吃的嗎? ?

大家都清楚,白左很多都是老好人,但是真正起主導作用的白左卻不是這樣,如果白左頭目們真的是自我奉獻,那世界上根本不會有人反對白左,但白左的問題,是掏完自己的,還要求掏別人的腰包來奉獻給他認為對的事情。

昨天我們弟兄團契的學習非常活躍,曲哥提了一個問題延伸出來另一個問題:為了什麼可以犯罪?當你為了救一位自己的弟兄就可以殺死另一個無辜的目擊者嗎?當然不可以,包括殺了自己也不可以,都是罪上加罪的。

然後我舉了一個《射雕英雄傳》中的例子:老和尚看到一隻鷹要去吃一隻鴿子,就攔住了鷹,說你為什麼要吃鴿子呢?小鴿子辣麼可愛能不能不吃它。鷹說我本來就是吃肉的,不吃鴿子就得餓死啊。老和尚於是割下自己肉給鷹吃,怎麼稱也不夠鴿子的重量,於是最後自己直接上秤了。啪一下,這個老和尚成佛了。很多佛教徒說這個和尚捨了我,就成了佛。

其實呢?下次老鷹再餓了呢?你捨了自我,其實不是為了成就更大的自我,從和尚變佛,你能成就的還是現實世界活著的自己而已吧!

STOP,和尚的問題不說,咱們看看白左會怎麼玩。

白左看到一隻鷹去吃一隻鴿子,就攔住了鷹,說你為什麼要吃鴿子呢?小鴿子辣麼可愛,能不能不吃它。鷹說我本來就是吃肉的,不吃鴿子就得餓死啊。白左掏了一塊自己帶的肉乾給老鷹,老鷹說不夠吃。

於是白左把手往旁邊一個胖子一指:「 你這麼胖,你快把肉割下來給鷹吃,這樣鷹就能放過鴿子了,這可是個四贏的結局啊,鷹不會餓死,鴿子保住性命,你減了肥,我得到了慈悲的大功德。 」

「 什麼,你居然說怕痛,怕痛就不能忍一忍嗎?人家兔子都快被吃了,鷹都要餓死了,我口水都要說乾了,你居然還不動手割肉,你到底有沒有一點好生之德,就因為怕這一點點痛,捨不得一點點身上的肉,就眼睜睜看著生命逝去嗎? 」

「 你是個沒有同情心的人,不是人,卑鄙無恥的傢伙,自私自利的混蛋,我根本不屑於跟你這種混賬東西說話,你沒有資格在我這樣慈悲心腸的人面前出現,跟你這種道德低下素質堪憂的傢伙同頂一片天真是我的恥辱,滾吧。 」

然後白左繼續勸老鷹別吃,我再去找個願意割肉的人來,哎呀,這會怎麼找不到老和尚了呢?白左的邏輯,就是沒有邏輯。

認為出於人的理性博愛能夠無所不能,人的理性能夠建構出完美的世界,人無所不能,這就是「 白左的通病 」 。

作為「 白左大本營 」 ,法國一直是全世界左翼人士的旗幟和聖地。這段時間,美國白左們藉「 弗洛伊德事件 」 大出風頭,把美國攪了個天翻地覆。這邊白左的鼻祖——法國人坐不住了,怎麼弄一個驚天動地鬼見愁的大左事呢?

要說玩街頭政治的熟練程度,法國人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把示威遊行升級為暴力,在歐美國家並不鮮見,但這麼愛上街表達人民激烈的反抗意識,法國人那是獨占鰲頭。於是,法國動起來了,結果他們也玩了一把罪上加罪,把自己從自己的城市驅逐出去,讓給黑人……

說實話,巴黎的大部分黑人是什麼德性,難道巴黎人不知道嗎?而以往愛上大街鬧事的那些巴黎白人們又是什麼德性呢?如同英國思想家柏克所說,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是由「 下等的、無知無識的、機器般的、純屬各個各業的馴服工具的那些成員們 」 所組成,再加上毫無政治經驗的巴黎的下層文人。

這些人對於傳統的社會秩序,更多的只有仇視。當一群缺乏基本人文思考、政治經驗的社會底層人物,掌握了巨大的權力,人性中無底線的惡展現的淋漓盡致。

比如示威者開始遊行以後,很快獲得了響應和效果,但是讓人遺憾的是,即便他們成功了,他們卻並沒有建設新秩序的藍圖,反而是打砸搶頻繁爆出,並且這些與他們一起遊行示威的搶劫犯根本不聽示威組織者的話。

爭取平權的白左組織者們本來試圖搭建「 理性的天堂 」 ,把人的理性推崇到了極端,結果卻直接摧毀了文明,墮落成了血流成河的叢林社會、人間地獄。所以,白左不是高尚,而是虛偽;不是理性,而是愚蠢。

有個不能上傳的視頻講的是福克斯台說中國人都知道白左什麼意思了,美國人卻還在繼續傻白甜……

實際上,天天想著拯救別人的人,常常乾的其實是慷他人之慨,拖他人下水的勾當。所以這就是白左的本質,他們的愛,不是真正的愛,而是自我感動的愛。他們感動自己的同時,根本沒有把其他人的利益和正當權利放在眼裡。在他們眼裡,只要自己感動了,永遠站在道德的至高點上,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我們都有身邊的例子來理解這個人類的通病。小時候看《二十四孝》覺得這些人都很孝順父母,長大了才知道,背後的一些原因,其實就是為了名聲。因為你仔細看這些故事的話,會深吸一口涼氣,那些孝子們通過自殘啊,自虐甚至殺人來展現孝道,博取名聲。我不否認確實有很多人愛自己的父母,孝敬自己的父母,這是沒錯的。但是做到犯罪的地步,我就對你的目的有所懷疑了。

而名聲放到現在的美國,就叫政治資本,尤其什麼都乾得出來的那些政客們。而白左的種種腦殘行為,本質也是為了政治資本而已,所以只不過真白左清楚自己的目的,傻白左跟著瞎起哄感動自己而已。

為什麼我們都看到了呢?因為華人鄙視這些的一個深層次原因,那就是:這都是俺們老祖宗玩剩下的,一看就明白怎麼回事情了。

更要命的是,美國的白左們自己並不知道,誰讓他們只有240多年的歷史呢,他們先到250再說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