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項罪名都不成立,正義、良知和自衛權的勝利

凱爾·裡滕豪斯無罪

文:寰宇大觀察  

凱爾·裡滕豪斯被判無罪,這個新聞今天刷了屏。

去年,在威斯康辛州基諾沙,發生了黑命貴組織的破壞性「示威」活動。 17歲的少年凱爾·裡滕豪斯帶上一把AR15步槍,在基諾沙的街頭保護人們的生命財產免受黑命貴運動的侵害。

在這個過程中,幾個人挑釁裡滕豪斯,並攻擊他,用腳踢他的頭,一人還攜帶有手槍。裡滕豪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開槍自衛,兩人被打死,一人受傷,三名死傷者都是白人。

當地時間11月19日,在事件發生一年多以後,裡滕豪斯被陪審團判定:所有罪名都不成立。

民主黨人都對這個陪審團的這個無罪判決非常不滿,可是,他們再不滿,也沒有辦法,只能接受裡滕豪斯無罪的事實。

而且,裡滕豪斯將在這件事情上永遠無罪。

裡滕豪斯自衛事件發生在威斯康辛基諾沙,因此這個事情,聯邦無權過問,將會由州司法系統來解決。

起訴裡滕豪斯的檢方是基諾沙的地方檢察官,根據威斯康辛的法律,每一個縣選出一個地方檢察官(有兩個縣人口太少,共選一個地方檢察官)。

很不幸的是,基諾沙縣選出了一個民主黨人來當地方檢察官,這個民主黨人起訴了裡滕豪斯,而且還是五項罪名。

這個檢察官的名字叫邁克·格雷夫利(Mike Graveley),不過,格雷夫利檢察官顯然是沒有信心贏得這個訴訟。儘管他做出了五項起訴罪名,但是他並沒有代表檢方在法庭上指控裡滕豪斯。他派出了助理地方檢察官Thomas Binger,助理地方檢察官不是民選的,根據威斯康辛法律,是由地方檢察官任命的。

這麼大的官司,全美國都在關註,如果格雷夫利覺得他有機會成功說服陪審團給裡滕豪斯定罪,那麼他沒有道理退居幕後,除非他覺得:1)陪審團會判定裡滕豪斯無罪;2)選民們根據自己的良心,認為裡滕豪斯無罪。

無論是哪種情況,對於格雷夫利檢察官來說,在政治上,都是難以承受的。所以,他只是派出了一個助理檢察官來出庭。

陪審團制度的存在,確保了裡滕豪斯的無罪判決。

審判裡滕豪斯的法庭是威斯康辛州基諾沙縣的巡迴法庭,陪審團成員都來自這個巡迴法庭的管轄區域。

小陪審團一共有12個成員,要成為陪審員,需要沒有法律和司法方面的經歷和專業知識,這是為了讓他們根據良心和常識來做判斷。挑選陪審員都是隨機的,絕大多數人,都有機會被選中。

而且,12個人的決定必須完全一樣才行。這一次的無罪判決,說明陪審團的12個人,都認為裡滕豪斯無罪。

基諾沙縣在政治上是一個比較搖擺的縣,雖然在2016年和2020年大選中,都支持了川普。但是在那之前,他們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還是1972年的事了。州內選舉中,基諾沙大多數時候都是支持民主黨的。比如,基諾沙縣選出的州參議員和州眾議員都是民主黨人,基諾沙市的市長是民主黨人,基諾沙的地方檢察官也是民主黨人。

一個在搖擺縣隨機挑選的12個陪審員,也能夠根據自己的良心和常識來判斷,不受媒體和政治的影響,做出完全一致的無罪判決,這足以說明美國司法系統,仍然發揮著效力。

近些時間來,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都會有一些人動輒就說美國的司法系統崩壞了。其實,崩壞的,不是司法系統,是人心。尤其要警惕政客們對司法系統和司法制度的攻擊。

這一次的無罪判決後,一些左派甚至將矛頭指向了陪審團制度,這種行為,只會讓人覺得可笑。大家不必擔憂,陪審團制度在美國、在普通法體系裡,非常穩固。它不僅僅是一種司法實踐,更是一種文化、一種習慣了。

不過,我們也可以假設,如果美國沒有陪審團呢?完全由這一次的主審法官來處理,會怎麼樣呢?

裡滕豪斯大概率還是會被判無罪。

這一次的主審法官是布魯斯·施羅德(Bruce Schroeder),在前幾天的審理中,施羅德法官曾否決過對裡滕豪斯非法持有武器的指控、禁止了左媒MSNBC進入法庭進行報導、還在庭上對助理地方檢察官公開表達了不滿。

一些左派對施羅德法官的攻擊,已經持續了很久了。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施羅德法官是共和黨人。

其實,這種說法不對。威斯康辛的州法官全部都是民選的,而且根據法律規定,是沒有黨派的,是nonpartisan的。

但是,施羅德曾經有過公開的黨派認同,哪個黨派的呢?民主黨。 。 。

那是很久以前了。

記得前面提到過基諾沙的地方檢察官吧?施羅德也曾做過五年的基諾沙地方檢察官,而且,是以民主黨人的身份。

他還曾以民主黨人的身份競選過威斯康辛州的州參議員席位,並在黨內初選中獲得了34%的選票。

1983年,基諾沙巡迴法庭的一個法官職位空缺,根據法律,州長得先任命一個人來補缺,而後再選舉。當時的州長是民主黨人,他當然也就任命了一個民主黨人來當法官。沒錯,這個法官就是施羅德。而後,施羅德一直連任,直到今天。

美國當然不能只有一個共和黨,也應該有民主黨。但是,美國需要的是像施羅德法官這樣的民主黨人(儘管他現在的身份是nonpatisan)。現在的美國民主黨,偏離了太多,極端的人太多。

裡滕豪斯的無罪判決,不僅僅只是裡滕豪斯個人的勝利,也是正義的勝利,是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勝利,同時證明了美國司法系統的有效。

美國槍支擁有者協會(Gun Owners of America)已經決定贈送一支AR15步槍給凱爾·裡滕豪斯,以表彰他對捍衛持槍自由所作出的貢獻;有共和黨國會議員表示要邀請他去做國會實習生。

對了,美國檢察官沒有抗訴權。即使他們對陪審團的裁決不滿,也不能抗訴,這就是「禁止雙重危險原則」。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說裡滕豪斯將在這件事情上永遠無罪的原因。

 

來源 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