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刀切了5個冠軍」的體能測試:所有人都在等著看笑話,明哲保身

文:思想地圖 

5位選手預賽第1卻被淘汰

全國游泳冠軍賽,

傅園慧預賽第1,因為體能測試,無緣決賽……
餘賀新打破了塵封七年的全國紀錄,由於體測排名9,無緣決賽……
王簡嘉禾以15分45秒59打破亞洲紀錄,由於體測排名第11,無緣決賽……

體能第一,游泳第16名,游泳第一,體能第16名,哪個更適合參加游泳比賽,用腳跟都能想明白,但就是有的人腦子還不如腳跟。

「 一刀切了5個冠軍」的體能測試:所有人都在等著看笑話,明哲保身

全國擊劍冠軍賽,世界冠軍孫一文、林聲因體能測試成績止步女重個人賽16強。

按規則參賽隊員要分兩次進行5個體能項目的測試,當天孫一文和林聲在16強賽順利擊敗對手,隨後進行了坐位體前屈、縱跳和30秒雙飛跳繩的測試項目,最終體測總成績兩人分別排名第15和第9,無緣8強。

人生無常,擊劍冠軍怎麼也想不到,最後輸在了跳繩上。

你的劍再快有什麼用,體能測試過了嗎?

這真是現實版的不會開飛機的廚子不是好大夫。

全國田徑錦標賽女子鉛球,中國鉛球領軍人物鞏立姣,因為體能測試放棄了參賽。 (鞏立姣,2012倫敦奧運會女子鉛球亞軍,2017年倫敦田徑世錦賽女子鉛球冠軍,2019國際田聯鑽石聯賽蘇黎世站女子鉛球決賽冠軍。)

還有全國體操錦標賽女子跳馬決賽,一共只有5個人進入決賽(正常是8個,被體能測試淘汰的運動員太多),由於參加決賽的選手實力相差過大,導致決賽出現了非常戲劇性的一幕:

第4個登場的小運動員(資格賽成績第11,倒數第1,一共只有11個人資格賽過兩跳),估計是知道自己怎麼跳反正都是第5,第2跳選擇了一個難度係數只有2.0的超簡單動作跳完了,全國第5!

你們感受一下解說員當時無奈的語氣:「 第一位代碼是1,後面的代碼被擋住了,後面的代碼越小說明難度越低……哦,後面的代碼是00……」(沒有對小運動員不尊重的意思,過了體能測試就是英雄好漢)

中國體操又是世界最強的項目之一,每次奧運會的奪冠重點。你能相信全國體操冠軍賽上竟然是這樣?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以爬樹的本領來判斷一條魚的能力,那它終其一生都會以為自己是個笨蛋。 ——愛因斯坦

這個體能測試有多反人類,以游泳為例:「 預賽成績的前16名,是按體能測試成績取前8進入決賽」。是的你沒看錯,不管你比賽成績多好,預賽成績反而只成了「 達標項」,決定能不能進決賽的排名居然不是按比賽成績而是按體能測試成績來的!

不僅游泳、田徑、體操、跳水這些技巧類項目,就連象棋等腦力項目也要體測達標才能獲得參賽資格。棋聖聶衛平那看起來病怏怏的樣子,要是晚生幾十年到現在,估計也要被體能測試淘汰。

其實,下棋的還好,我去查了下標準,下棋的不一樣,大多數普通人都能過。但其他項目真的糟糕,那些體測項目能過的話能當那個體測項目的三級運動員了,再努力些能轉職當國家二級運動員了。就說三千米跑,短跑飛人蘇炳添也只能在男子項獲得評分1,女子項拿到評分2,遠遠不到能入圍的7分。

體能測試搞一刀切,用一套標準測試所有項目,到底有多扯淡,可以看看每項專業教練怎麼說:

比如測試臥推力量,一位游泳教練說:「 你讓游泳運動員測臥推,這像讓一條魚倒著遊,澳大利亞游泳隊的一大傳統,就是盡可能減少上肢推拉訓練,以增加上肢拉力的邊緣收益。」

比如測試坐位體前屈,一位花樣游泳教練說:「 手需要超過腳40CM,才可以得滿分。但花遊姑娘都是大長腿,你讓她們怎麼辦?」

比如測試3000米跑步,一位跳水教練說:「 3000米跑步這類測試,對跳水運動員的膝蓋和腳踝會帶來傷害,我們日常從不進行長跑訓練。」

比如測試體脂比,去年創下200米短跑亞洲紀錄的謝震業,體脂比這一項竟然得了0分,一位短跑教練說:「 短跑選手以爆發力為主,如果為了體脂比數據好看,就放棄肌肉和力量的訓練,那必然會影響奔跑的速度。」

比如測試左右側肢體力量均衡性,一位羽毛球教練說:「 要求網球羽毛球運動員,左右側肢體力量均衡,這就是在抹殺他們的優勢。」

每種運動都有獨特的體能需求,從來沒有一種體能測試能滿足所有項目。除了一些要求綜合發展的項目之外,所有運動員必須都是「 偏科」的。甚至在很多運動項目裡,體能只是「 附屬品」。技戰術、心理心態、甚至是針對技戰術的體能,都比這些泛泛的綜合體能訓練更重要。如果用綜合體能測試好壞決定運動成績,這就是本末倒置。

哪怕有一個人真站出來說一句:「 您真的不懂。」事情都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雖然,預賽第1的傅園慧、破全國紀錄的餘賀新,破亞洲紀錄王簡嘉禾,均無緣游泳決賽……但泳協主席周繼紅卻稱:體能測試會繼續堅持下去。

「 一刀切了5個冠軍」的體能測試:所有人都在等著看笑話,明哲保身

泳協主席周繼紅關於體能測試的這個表態,讓我想起來,以前看體育新聞報導時見過個很有趣的事,謝亞龍當年批評女足成績不好,自己造了個詞叫「 叉腰肌」,要女足姑娘去練。

當時很多人主動想盡辦法給他去圓。總算是找到個讀音相近的肌肉,講練這塊肌肉對踢足球「 真的有幫助」,還準備專門做課題,講專門練習這塊肌肉提升足球水平的辦法,哪怕根本就沒教練知道有這種訓練法,都要開創一個出來。

當然,後來課題沒了,因為謝亞龍進監獄了。

當年如果謝亞龍身邊哪怕有一個人敢和他講一句「 領導您這事可能確實不知道。」他也不會鬧那麼大的笑話。

很多事情都會反復重演,搞得大家都很累。

這次事情連一般的體育記者都知道為什麼基層教練不搭理所謂的體測,就是因為科目不同,需要訓練的東西不一樣,是領導不懂,誤以為體育項目是一樣通百樣通。

至於事情為什麼會發展到最後一個游泳比賽要根據跑步成績來排名決定能不能進決賽,有多少人真是心裡不清楚怎麼回事嗎?

哪怕有一個人真站出來說一句:「 您真的不懂。」事情都不會變成今天這樣。但是所有人都在明哲保身,等著看笑話。

反正折磨也就是基層的運動員,但是這些要為國爭光的運動員真的不應該經歷這些東西。

最後呢,個人有個建議,建議體育總局的領導也參與體測,不達標的就別乾了。

來源      思想地圖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