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未開 首位代表光榮獻身

周偉

文:李子木

中共二十大召開時間確定在2022年下半年,具體的可能在10月二十幾號,也有可能是11月幾號或十幾號,具體的還要等江澤民、曾慶紅派系與習近平人馬的最後較量結果來決定的。據我觀察,二十大的掌舵者一定是習近平,因為「天滅中共」的歷史時期,被民間稱作「中共滅亡加速師」的習近平是最稱職人選。

據自由亞洲電臺7月25日的報導,繼天津市長之後,中共二十大代表、中共甘肅省委祕書長周偉7月21日在省委辦公室墜樓身亡,終年56歲。官方24日發佈周偉死訊,但未提死亡原因。

首位二十大高官代表、甘肅省委秘書長周偉跳樓身亡,時年56歲。不知中共二十大還有多少祭品。

中共貪官污吏們一被調查就自殺、被滅口。呵,依然自稱「偉光正」。此為58歲墜樓身亡的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奮健。

坊間引述當地消息指其死於「抑鬱癥」。當地消息說,周偉死亡當天還陪省委書記尹弘在蘭州市進行疫情調研,沒想到當晚就跳樓嗚呼了。

近幾年,中共國官場流行一個名詞「墜樓」,說白點兒就是跳樓自殺。但墜樓這個詞更準確,其中包括自殺和他殺(滅口)。

近期,中共國高層官員墜樓案接連發生,可見內鬥非常激烈。官方《甘肅日報》24日在第二版刊登了「周偉同志逝世」的消息,但該報電子版獨缺第二版。上週五,就有社交媒體微信傳出周偉墜樓身亡的消息。有網民上載了當天該報有關周偉死訊的消息。

報導稱:「甘肅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周偉同志,因病於2022年7月21日19時43分不幸去世」。

據報,甘肅省委、省政府等四套班子領導出席了周偉的遺體告別儀式,並向周偉家屬表示慰問。周偉生前曾經工作過的單位代表參加告別儀式。不過,當局並未通報56歲的二十大代表周偉的死因。

甘肅一位退休幹部呂先生25日接受採訪時表示,近二十年,周偉的仕途呈上升階段,近期又當選中共二十大黨代表,他的死亡令人感到撲朔迷離。

呂先生說:「他是省委常委,等於是省委大內總管,除了書記以外,他一言九鼎,是一個從基層坐土火箭上來的官員,而且升職速度極快。1996年,他還是一個基層幹部,短短二十幾年就升到副部級。特別是剛剛開完省級黨代會改選。他要進入這個行列,上面沒人不行。」

據公開資料顯示,周偉是甘肅本土幹部,畢業於西北師範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曾任天水市秦州區區長、鎮原縣委書記、武威市市長、平涼市委書記,今年5月的甘肅黨代會晉升省委常委,6月兼任省委祕書長,成為中共甘肅省委書記尹弘的大管家,7月就自殺了?太匪夷所思了。

曾任職甘肅地方組織部門的呂先生說,按照中共中央組織部的有關規定,省級高官的人事任命需要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批準,周偉出任省委祕書長,須經最高領導層同意:

「他在武威市十多年,跟書記火榮貴(已被判刑18年)有過交集,在火榮貴掌權時,擔任武威市市長,他到平涼才幹了一年左右。各省的領導班子都是常委辦公會定的。中組部拿意見,此任命不上(政治局)常委辦公會是不可能同意的。」

貴州媒體人杜和平表示,周偉出任省委祕書長,可謂位高權重。他說:「他這個位置應該是省裡的所有大事都經歷過,一般地方能排到第三把手的都是省委常委兼公安廳廳長。這位祕書長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跳(墜樓)下來了。反正他死了以後,什麼事都可推到別人身上。」

不會是這樣吧?應該是他死了以後,什麼事都可推到死人身上。所以,他是自願跳樓、被逼迫跳樓,還是被人強行扔下樓,就不得而知了。

網絡消息稱,事發前,周偉在省委一號辦公大樓九層南面辦公室窗口跳下,摔在二層樓的雨棚上。

這不禁讓人想到那本紀實文學《天怒》,講述的就是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被滅口的內幕,寫這本書的作者數次被暗殺(未遂),儘管他一再表示這是本小說,但知情人都知道《天怒》寫的就是那個暗殺王寶森的過程。為什麼王寶森必須死呢?因為江派選定他當替死鬼,而真正要整的是時任北京市長陳希同。

周偉晉升省委常委才一個多月,巡視組就來巡查甘肅省委,其間他突然死亡的背後應該有不尋常內情。

讓我們先來看看「病死」的周偉的履歷:1988年至2010年在天水任職,官至天水市秦州區委副書記、區長,2010年至2013年任鎮原縣委書記,2013年12月起任武威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2017年7月升任武威市委副書記,2018年7月兼任市長(從2015年起一直兼任武威市直機關工委書記、市委黨校校長)。直到2021年7月任甘肅省平涼市委書記。

周偉今年5月晉升為中共甘肅省委常委,後任祕書長兼省委直屬機關工委書記、省委改革辦主任、省委財經辦主任、省委國安辦主任等職。作為甘肅省委書記尹弘的「大管家」,周偉可謂手握實權。

在中共官場中,眾所周知的是,能得升遷者沒有靠山是絕對沒門兒的,周偉的這個靠山應該是尹弘。按中共規矩,晉升省委常委由中央決定,但由省委「推薦」,如果不是中共高層另有安插,省委書記一般就是實際上的提拔者。

尹弘曾長期在上海任職,2012年起任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祕書長,一直到2017年2月升任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曾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派大員韓正的多年大祕、「大管家」。尹弘若攤上事,就牽扯到韓正,而韓正是江澤民派系推進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大員,牽一髮而動全身啊!尹弘不能倒,韓正更不能垮,只有周偉可以像王寶森一樣去死。

● 周偉接受性賄賂?

周偉是否涉貪還難以獲知,但周偉曾在武威市任職超過六年半(2013年12月至2021年7月)。這期間武威一樁官場性賄賂醜聞轟動一時。

2020年1月22日,甘肅省武威市前副市長薑保紅涉受賄罪獲刑12年。官方曾通報薑保紅涉搞權色交易,以謀求職務晉升等不當利益。

1974年生的薑保紅,2002年9月調入甘肅省維穩辦工作10年,從小科員升遷至副處長。後來她歷任甘肅省武威市招商局局長、發改委主任、副市長,2018年8月落馬。

財新網引述知情者的消息說,薑保紅在省維穩辦期間,甘肅省政法委某位副書記曾時不時帶她參加飯局,她也有意識地結交一些部門的重要官員,如政法委和組織部系統。實際上就是一種交易,就是為了職務的升遷。

與薑保紅有染的武威市前市委書記火榮貴在薑保紅出事前一個月(2018年7月)落馬,官方通報也提到火榮貴搞權色交易。火榮貴2010年1月至2017年7月擔任武威市委書記。

據薑保紅本人交代,她一路獲升遷,除了火榮貴,還與四十多名官員發生過關係,其中17名高官已被確認。那麼,漏網之魚是否就包括此次死亡的周偉?或許包括,或許不包括。這不會是此次周偉死亡的原因。

大家還記得退休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副總理張高麗多年玩弄著名網球運動員彭帥的新聞吧?甚至張高麗的老婆給把風。那是彭帥自己揭發出來的,結果怎樣呢?彭帥被迫退役,並否認有此事,然後消失,不知現在如何。張高麗呢?照樣吃喝玩樂,啥事沒有。

記得很多年前有一個大連市的新聞報導,當時薄熙來還在大連就任。在他的淫亂帶動下,市委幹部們都認為只有一兩個情婦太丟人了,說明自己沒有本事,起碼應該有五、六個才行。

周偉混到現在,已經不是個小官,他已經是甘肅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還是二十大代表,上公共汽車玩玩,怎麼可能跳樓呢?只有官場上需要權鬥犧牲品,才會被逼去死!

● 中共權鬥需要這些犧牲品

近幾年,中國不斷傳出高官非正常死亡案,2018年10月,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因患抑鬱癥」,「在住所墜樓不幸逝世」。2019年,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在北京的京西賓館墜樓,官稱「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離世」,任學鋒沒有必要跑到北京去自殺吧,如果真有必要,那就是讓逼他自殺的人看見屍體,證明他沒有逃跑。

今年4月,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廖國勛「突發疾病」死亡,也是「自殺」。今年5月,傳河北省委政法委書記趙革因病去世。雖然官方一直不披露趙革的死訊,但7月23日,河北省委政法委書記已換成董曉宇,趙革不知去向。

上個月,官方稱剛剛就任河北省副省長兼公安廳長一個多月的劉文璽「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不幸離世,享年54歲」。死因不明。今年7月還有大連市委常委、副市長、中國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曾兵因「突發疾病」死亡,河北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劉文璽因「突發疾病」死亡。

北京市公安局2021年4月18日通報,北京市檢察院政治部主任馬立娜在其住所跳樓身亡。官方稱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並引述其家屬反映,死者生前患有抑鬱癥。為什麼得了抑鬱癥?檢察院沒有透露,家屬也沒有透露,但是其自殺後,任職一中院的多名法官被查。也就是側面透露了她是畏罪自殺。

另一則報導說,中國國企中鐵建集團在2020年8月18日的一份公告中宣布,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奮健8月16日墮樓身亡,「不幸逝世」,公司未說明死因。內地媒體指國資委巡查組一個多月前進駐該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時年58歲的陳奮健是中共「十九大」代表,屬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還享受中共國國務院的「政府特殊津貼」。陳奮健於2018年6月就任中鐵建黨委書記、董事長,同年7月及9月再任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2019年8月25日,深圳市水務局辦公室主任操敬德墮樓身亡。2018年10月20日,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在其澳門住所墮樓身亡,同年 11 月 1 日,內蒙古公安廳副廳長李志斌在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休息室內自縊身亡。11月6日,官媒《人民日報》附屬刊物《新聞戰線》前總編輯胡欣被發現於報社36號大樓墮樓身亡。2019年 12 月 4 日,重慶市榮昌區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吳修遠在辦公室自殺死亡。12月5日,四川瀘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黃勇因患抑鬱癥在車庫自縊身亡。

廣州商人王愛忠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說:「這些年來,各種自殺,離奇死亡的官員非常多。官方公開報導的也很多,然後又沒有報導明確的死因。如果說是正常死亡、疾病死亡,官方是可以公開相關情況的,但是這些年一些官員離奇死亡,確實引起了社會上很多猜測。」

2017年4月,中國中央國家機關職工心理健康咨詢中心已公布數據,自2009年至2017年,共有243名官員自殺。有分析認為,官員墜樓背後總會讓人質疑隱藏著「不可描述」的政治問題。

● 品德決定未來

遼寧大學畢業的學者李飛對記者說,中國監獄中的貪污犯已人滿為患,原因就是權力使人腐敗。他說:「乾淨人也入不了這個網,進不了這個圈子。如果犯錯,恕你無罪,罰酒三杯就完了。在這種體制下,只要抓住既得利益,從下到上都是這樣,根本管不了那麼多。」

湖南網絡評論人士譚剛強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的貪污是制度現象,只要這種制度存在,貪污就不會終結,而自殺只讓案件無法追查:「如果真的調查,像他這樣級別的官員,沒有一個是沒有問題(清白)的,首先是制度的問題,這個制度對每一個有權力者來說,都可以腐敗。沒有約束力,所以任何人坐到那一個位置,都可以貪污,包括我在內」。

這兩位受訪者說的都很直白,制度性腐敗,誰上臺有了權力,誰就會腐敗,包括自己在內。原因是什麼呢?沒有強大的心法約束。

習近平剛上臺的時候告訴他姐姐弟弟,讓他們把做的生意都放棄,他說自己抓腐敗六親不認。弟弟習遠平相信了哥哥的話,把經營的公司關了。結果過了幾年發現哥哥自己說的話自己都不兌現,為了權利與三獃婊勾勾兌兌,為了繼續把握權力與江蛤掐的你死我活。

事實告訴我們:不管二十大召不召開,逆天而行的中共都沒有未來。

來源:人民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